如果桑德斯当选总统劫富济贫牵动华尔街波涛伯尼桑德斯对中国态度-吸收财讯

如果桑德斯当选总统劫富济贫牵动华尔街波涛伯尼桑德斯对中国态度

随着不断有竞争者宣布退出初选,民主党争取竞选总统提名的4人——“进步派”桑德斯、沃伦,以及“温和派”拜登、彭博,经过“超级星期二”一役,已确定接下来将是“桑德斯VS拜登”两强之争。

  鉴于拜登拿下关键票仓(228张)的弗吉尼亚州,又在俄州、德州等9个州份胜出,道指周三(4日)急弹1173点,医药股更大升;桑德斯未来选情会否再“咸鱼翻身”,势牵动华尔街的风险胃纳和表现。

随着不断有竞争者宣布退出初选,民主党争取竞选总统提名的4人——“进步派”桑德斯、沃伦,以及“温和派”拜登、彭博,经过“超级星期二”一役,已确定接下来将是“桑德斯VS拜登”两强之争。

鉴于拜登拿下关键票仓(228张)的弗吉尼亚州,又在俄州、德州等9个州份胜出,道指周三(4日)急弹1173点,医药股更大升;桑德斯未来选情会否再“咸鱼翻身”,势牵动华尔街的风险胃纳和表现。

 

桑德斯倡“劫富济贫” 势牵动华尔街波涛
桑德斯未来选情会否再“咸鱼翻身”,势牵动华尔街的风险胃纳和表现。

主张拆分大银行大科企,征财富税

早在2016年,当时与希拉里竞逐民主党总统参选提名的桑德斯,即毫不掩饰对华尔街的厌恶,直指其“贪婪、欺诈、傲慢”;声称若他当选,华尔街的首席执行官将不会再有“免死金牌(get-out-of-jail-freecard)”,银行不会再“大到不能倒”。

桑德斯的主张在四年前或“得啖笑”,但在民粹全球盛行的今天,面对美国贫富差距达至史上最大(1%富人持有56%市值股票),学生贷款突破1.6万亿美元,这个“民主社会主义者”正吸引一大批年轻支持者。

若要追溯现年78岁的他关于“民主社会主义(不同于中国实行的社会主义)”的起源,桑德斯早在1986年时就有论述——社会主义对我而言,即是民主,意味人们有权掌控他们的生活。那意味着政治结构与经济结构不可分割。

此或许可解释他的一系列“劫富济贫”政策主张——公立大学免费、全民医保、征收财富税、支持拆分大银行及大科企、提高企业所得税及资本利得税等。据测算,倘他设想的财富税真正实施,全球首富贝索斯每年须缴90亿美元,比尔·盖茨、巴菲特则每年须缴86亿、66亿美元。

川普御用学者警告股市或跌50%

“新债王”冈拉克于2020年年初展望时就指,桑德斯的激进政策恐令美国财政赤字刷新历史新高,警告若人们开始担心其当选的可能性,金融市场势会对他的支出计划作出反应,长债、股市恐经历相当颠簸行情。

桑德斯倡“劫富济贫” 势牵动华尔街波涛
份属特朗普阵营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Casey Mulligan称,桑德斯若入主白宫或令股市下跌逾50%之巨。

上周初,美股突现连续暴跌,冈拉克即将此归咎于当时桑德斯选情看涨。Invesco首席全球策略师Kristina Hooper同称,若桑德斯继续赢得任何引人注目的主要胜利,可能会引发标普500指数抛售。

份属特朗普阵营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Casey Mulligan,更发表最新论文称,若桑德斯当选,美国实际GDP和消费将减少24%,税后实际工资将大跌50%;他并称,尽管很难预测,但股市可能下跌逾50%之巨。

对中国而言,桑德斯或许也非善类。他上周即称,若中国武力犯台,美方绝不会袖手旁观。更早之前,他更称中国的海外经济行为是“独裁资本主义”,强调如果当选,将重新全盘审查对华关税。

止2019年5月16日,已有21名民主党人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
  为了了解美国未来的(可能的)总统对中国的看法,以及这些参选人对特朗普和共和党形成的压力,我们有必要认识一下他们之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对中国的态度。
  01
  乔 · 拜登(Joe Biden)
  这位前美国副总统目前领跑民主党民调,他还未公开提出自己对华政策的完整论述,但是我们可以从他在竞选活动上的讲话看出一些端倪。
  拜登在本月初爱荷华州的一场竞选造势活动中说,“中国会抢了我们的饭碗?拜托了大哥!” 拜登长期坚持以 “公平贸易主义者” 自居,并曾公开表示 “我们应该以他国对待我们的方式对他们。。。 至于中国,他们如果想跟我们做生意,那就得遵照同一套规则。”
  特朗普在过去的两周内多次于社交媒体上发文抨击拜登,指责其在对华问题上 “软弱”。拜登的竞选团队对此回应道,“目前唯一被强硬对待的群体就是美国农民、小企业主和消费者,只有他们感受到了特朗普贸易战的冲击力。” 拜登的发言人还在回应中特别提出,拜登如果当选总统,将会 “投资美国的核心实力”,并确保 “美国与盟友共同制定应对中国的策略。”
  可以看出,作为前美国副总统,拜登并未偏离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方向 — 在国际机制和多边框架内与中国展开斗争。
  02
  伯尼 · 桑德斯(Bernie Sanders)
  桑德斯与拜登在贸易议题上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拜登投票支持NAFTA(北美自贸协定),桑德斯积极反对NAFTA;拜登投票支持与中国贸易关系正常化,桑德斯反对;拜登投票支持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桑德斯反对。
  但是,桑德斯在处理对华竞争与争端的方式方法上与拜登接近。他主张美国应该加强世贸组织(WTO)和联合国等国际多边机制的力量,而不是单打独斗。桑德斯同样支持与盟友一道对中国施压的观点,他认为这么做不仅符合美国的利益,也可以帮助中国改革的进程。
  另外,桑德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不避讳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肯定。在CNBC对民主党参选人的一份问卷调查中,桑德斯指出,中美经贸关系在过去25年中一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而且应该认识到,中国使成千上万的人脱离了贫困。
  桑德斯认为,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除了特朗普关注的国与国之间的不平衡(贸易逆差),还需要特别关注贸易红利分配的不平衡,美国最富有的人获得了最多的利益,底层人民的利益得不到重视。他认为,美国应该认识到自身内部存在的不平等问题,在向中国施压的同时,美国自己也必须改革。
  03
  其他参选人
  除了拜登和桑德斯以外,其他参选人的支持率都在10%以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预计会在接近初选投票的时候陆续宣布退出初选并支持拜登或桑德斯。
  这些参选人在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议题上几乎失声,只是零星地批评了特朗普的关税政策。照理来说,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应该是民主党参选人们打击特朗普选情、抬高自己声势的好机会,那么为什么他们不这么做呢?
  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贸易问题上缺乏一致的立场,生怕讨论贸易议题会引火烧身。
  例如,卡马拉 · 哈里斯(Kamala Harris)虽表示美国应该与盟友共同应对中国,是却与特朗普一样反对北美自贸协定。其他很多民主党议员和她一样,对于特朗普退出TPP的决定都投了赞成票,他们中还有一部分人甚至支持特朗普近期升级对华贸易战的举措。这些民主党人无法维持一致连贯的贸易政策论述,所以不敢过多地触碰贸易议题。
  然而,民主党选民对于自由贸易的态度或许会改变这些总统参选人的态度。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在2018年4月的民调结果显示,有67%的民主党选民认为自由贸易对美国总体来说是有好处的。
  当时中美贸易战还处于初期阶段,可以预计,在贸易战持续了一年多以后,支持自由贸易的民主党选民对于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政策会更加反感,这可能会使民主党参选人在贸易议题,尤其是对华贸易议题上更加敢于说话。加之民主党人希望在2020年夺回铁锈带(美国中西部地区,大豆和玉米的主要产区),因此帮助深受贸易战伤害的美国大豆和玉米农场理应成为他们竞选的重要主张之一。
  04
  民主党对华观点分裂
  布鲁金斯学会国际秩序与战略项目高级研究员托马斯 · 莱特(Thomas Wright)近日发文指出,想要在2020年击败特朗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需要把中国摆在他们外交政策的中心,而不应仅仅是被动地回应特朗普的言论。
  莱特指出,特朗普在对外军事、美国国内经济等领域的主张和成绩已经使得民主党人难以 “下手”,而在对华政策方面,民主党人仍有空间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同时不必彻底回归奥巴马政府的路线,以此联结国内政策和外交议题,获取选民支持。
  然而事实上,民主党的智囊把外交政策看作一张烂牌,他们觉得应该把施政论述的重点放在美国国内议题上。虽然他们承认,美国处理对华关系的难度将越来越高,需要下更多的力道,但是他们在对中国的重视程度上无法取得共识。
  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接受了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报告的内容:美国正处于强权竞争的新时代。这些人提出的批评主要集中在特朗普的应对方式上,他们认为,特朗普的政策不仅无效,还会适得其反,使得美国处于下风。
  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对华竞争被过分夸大了,可能会进入失控的恶性循环中。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管基伦 · 斯金纳(Kiron Skinner)近期把中美竞争称作 “文明冲突” 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种担忧。所以他们主张低调处理对华竞争问题,把主要精力放在美国国内的议题上,由内向外彰显美国的实力。
  民主党内部对于中国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角色、重视中国的程度、对华竞争的方式方法等所谓的 “中国问题” 尚无法达成共识,而共和党内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担心自己2020的选情而反对特朗普继续贸易战,所以更不用说有什么 “跨党派共识” 了。
  美国国内的政治环境对特朗普施加的压力有利于中美在今年第三个季度正式达成协议,最后 “临门一脚” 的进展应该会在下个月的日本G20峰会前后出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