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大学附一院1.5万次按压 84支肾上腺素救回李灿急性心源性猝死-吸收财讯

暨南大学附一院1.5万次按压 84支肾上腺素救回李灿急性心源性猝死

症状虽然被短暂缓解,可为什么会年纪轻轻就发生心源性猝死,则还需要逐一排查。第一项就是通过影像学检查排查可能的肺栓塞。 一众专家,又小心翼翼地推着上了ECMO、呼吸机的李灿,前往CT室进行影像排查。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随着支援力量渐渐强大起来,李灿发生猝死的普通脊柱骨科病房,也拥有了成为重症监护室、重症抢救室的实力。根本来不及挪动李灿,现场医护团队在普通病床上就完成了对李灿的气管插管、深静脉穿刺和桡动脉穿刺。

1.5万次按压 84支肾上腺素 加上人工膜肺 28岁生命起死回生

1. 康复中的急性心源性猝死患者李灿(中)与参与救治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护人员合影。

1.5万次按压 84支肾上腺素 加上人工膜肺 28岁生命起死回生

2. 医护人员对李灿实施手术。

1.5万次按压 84支肾上腺素 加上人工膜肺 28岁生命起死回生

3. 为救治李灿,医护人员总共为其注射了84支肾上腺素。

对于急性心源性猝死带来的那种濒死感,年仅28岁的广东青年李灿有了一次切身的体会。

11天前,2月24日下午,作为陪护人员的他,还坐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脊柱骨科的病床旁照顾住院的父亲。等再醒过来时,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重症监护室内。其间发生了什么,小伙子完全不知情。

若不是当时医院脊柱骨科、ICU、麻醉科、心外科一群医生坚持不懈,连续实施了两个多小时的徒手心肺复苏;若不是及时调来了体外人工膜肺ECMO,让其病变的心脏能够短暂放假,缓慢恢复;若不是家人毫不迟疑的配合,用上代价高昂的生命维持设备ECMO,小伙子的结局必然只有一个,死亡。

毕竟,院外急性心源性猝死的救治成功率,在我国的救治成功率长期不足1%。3个多月前,台湾明星高以翔在有医疗保障的情况下,依然死于这一疾病。综合各种统计口径,我国每年死于心源性猝死的人数多达55万。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广为人知的人工膜肺ECMO,在这次的救治过程中同样发挥了“起死回生”的作用。医护团队成员在总结经验时呼吁,ECMO的应用应该扩大适应症,建议建立基金会解除医生在抢救治疗中使用ECMO的后顾之忧。

普通人极难坚持两分钟

医护人员按了两个半小时

李灿是一个身体健康、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在发生猝死症状之前,没有人留意到他在干什么。24日下午6点08分,小伙子突然从陪护人员凳子上栽倒在地,一旁的家人立即开始大声呼救。

暨大附一院脊柱外科病区护士最先赶来查看究竟,发现异状后立即跑到了医生休息区请求支援。当时正预备下班的年轻医生阳华,火速跑到李灿身旁时,也只看到他抽搐了几下后再无反应,怎么呼喊都不会应答。

阳华和两名护士将李灿抬上病床,进一步检查发现,他已然没有脉搏、毫无意识,心脏业已停跳。

紧急在李灿身上开辟了两条补液通道后,其中一名护士开始打电话寻求医院ICU、心外科和麻醉科的支援。另一名则开始利用心电监护设备监测李灿的生命信息。

倚靠在病床边的阳华,同步奋力地为年轻猝死者进行心脏按压。每分钟100-120次,每次下压胸廓要达到4-5厘米。看似简单、重复的机械动作,此时成为最能挽救生命的法宝。然而,纯靠体力来支撑的话,普通人极难规范地坚持按压两分钟以上。“过去这么久了,手腕依然酸痛”,阳华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并不高大的年轻医生,当时迸发的爆发力堪称惊人。“也没有去想太多,也算是有点小私心,那就是不能眼看着这么年轻的生命就没了。”

在ICU医生黄世芳赶到之前,阳华独立支撑了快20分钟。6点前后,正是交接班时间,刚刚上班没多久的黄世芳,第一时间就赶来支援。在重症监护干了10多年,他对于监测、抢救等徒手心肺复苏的专业操作,自不在话下。紧接着,赶来会诊的心脏外科李小辉医生也加入到了救援团队中来,专业的胸外按压队伍就此初步组建起来。阳华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休息。

“前后一共有5名医生、护士参与了对李灿心肺复苏的按压操作”,之后赶来的麻醉科主任李雅兰也很快加入到了救援队伍当中。作为麻醉专家,她更能从心电监护设备的波形中观察到心肺按压的直接效果。

“有一个直接的证据证明我们心肺复苏的有效,小伙子心源性猝死已经20多分钟了,可瞳孔依然没有散大。说明脑部供血依然在持续着”,李雅兰告诉南都记者,这种持续供血,是靠医生护士们坚持不懈徒手奋力下压胸廓得来的。

从阳华开始进行心脏按压算起,到最后停止按压,这群医生、护士们一共坚持了近两个半小时。前前后后持续的有效心肺复苏按压动作,超过1.5万次。

大剂量推入肾上腺素

掰掉99支,用掉84支

随着支援力量渐渐强大起来,李灿发生猝死的普通脊柱骨科病房,也拥有了成为重症监护室、重症抢救室的实力。根本来不及挪动李灿,现场医护团队在普通病床上就完成了对李灿的气管插管、深静脉穿刺和桡动脉穿刺。

心源性猝死,意味着心脏停跳,血压快速下降到0。“经过桡动脉穿刺的穿刺针,能够从血管内,监测到最为真实的血压情况”。

最为关键的,还是要尽快恢复李灿的心、血管循环系统。能够使心脏收缩力加强,让心脏、肝和筋骨的血管扩张,皮肤、黏膜血管收缩的关键药物,就是肾上腺素了。这种可合成的药剂,也是拯救濒死患者最为关键的必备药品。

为了将濒死状态的李灿拉回来,现场临时组合的救治团队,开始不计成本地使用肾上腺素。一开始是每间隔3分钟1毫克这样使用,可类似添灯油的方案,根本不足以重启这名猝死者的心脏。

之前建立的两条补液通道里,随后开始大剂量地推入肾上腺素。一个补液袋里被推进了8毫克,另一个则被推进了10毫克。整个脊柱骨科病区里的肾上腺素全部用完,科室的护士和支援医生又从邻近的科室里借来了几十支。“事后我们计算了一下,总共掰掉了99支1毫克装的肾上腺素。患者通过补液渠道、推注的就达到了84支。”

可即便如此,李灿的生命,依然不掌握在阳华、黄世芳、李小辉等现场进行心肺复苏的医生、护士们的手中。

“我们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叫家属进来观察过抢救状况。只要停止心肺复苏,心电监护设备上会很快显示一条代表死亡的直线”,李雅兰表示。

此时,现场抢救已经过去了1个多小时,心外科李小辉医生很快给上级医生、副主任陆华打电话寻求支持;麻醉科医生卢浩依然往返麻醉科、脊柱外科病房间,拿急救设备、药品、耗材;已经完成交班的ICU医生高露则多跑出了一万多步,往返ICU和病房检查李灿的生化指标,并通知ICU护理团队准备接收病人。

李灿当时反映出来的一切症状,都提示着只能使用ECMO,才有挽救年轻生命的可能。

“他要真是新冠患者,

也得先让他活过来”

陆华主任接到电话时,当时正在十公里外流花湖附近的家中。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城市居民减少了外出,从流花路到黄埔大道之间的城市核心路段的交通变得非常顺畅。不到20分钟的时间,他就赶到了医院,出现在了脊柱骨科的病房里。

另一名心外科医生则从心脏外科,推来了体外人工膜肺——ECMO。这种机器,原本更多地应用于心脏外科手术或者心、肺移植手术当中。特殊的离心泵加导管、膜肺,能够让使用的患者即便在心脏、肺脏完全怠工的情况下,依然维持生命必须的血液、氧气供应。得益于前些年流感流行期间的爆款科普文章,它近乎逆天的功能开始为普通人群所知。

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当中,ECMO被广泛运用于危重型患者的救治当中。有了它,患者病变的心脏、肺脏能够部分甚至完全地解放出来放个假——心肺不工作,患者也依然可以存活。

ECMO是最高级的生命支持设备,明显的缺点就是贵。“耗材开包需要的费用接近4万元,这还是取消耗材加成之后的收费标准。而运营维护期间的高昂治疗成本,每天以万元计算”,陆华告诉南都记者。

患者这么年轻,总不能就这么不救了。ICU医生黄世芳最先出来和患者家属开始交流,说明病情的同时,也点出了当下救治的希望全部仰仗于一台运营成本高昂的生命支持系统。“虽然患者当时还在脊柱骨科,但我觉得已经是ICU管的病人了,我有必要和患者交代清楚抢救方案”。

与此同时,现场的医护人员也叫来了医院的行政总值班。万一家属不能及时签字、缴费,行政总值班将为这些现场抢救的医护人员做主,签字继续必要的治疗。

通常急危重症的抢救,前进一步就是生,退后一步或者暂停多一刻都意味着死。横亘在生死之间的,或许不是医疗技术上的因素,而是患者家属基于经济基础、伦常纲理进行的考量。

猝死者李灿的父亲本身还在病榻上,闻讯赶来的叔叔,在目睹了整个抢救过程后,现场拍板,签字继续抢救。这一决定,解除了现场十多名医护人员的后顾之忧。

李灿胸廓外的按压依然在持续着,陆华和李小辉等心外科医生,开始着手利用导管、ECMO建立一套独立的体外循环。

切开李灿股动脉、股静脉的期间,按压短暂停止了10秒钟,是李雅兰主任在一旁做的计时。将导管接驳进入动静脉时,也暂停了10秒钟。直到人工膜肺的离心泵开始发出细微的嗡嗡声时,坚持了近两个半小时心肺复苏操作的阳华他们才彻底停下来。

人工膜肺不仅解放了猝死患者李灿的心脏、肺脏,同时解放了5名轮番心肺复苏操作的医生、护士的双手。

血管切开时,看着喷溅出来的血液。李雅兰才想起当下依然是新冠肺炎流行期间,李灿的感染状况并不明确。“他要是新冠患者,我们这个房间的医生、护士估计都得中招”,李雅兰现场提示了一句。

“他要真是新冠患者,我们也得先让他活过来”,埋头操作的陆华没有太多在意。

缺血缺氧带来脑损伤

丢掉了1个月记忆

ECMO的神奇之处不是吹出来的,机器一转动起来,李灿的血压、循环、心跳等指标,就开始直观地反馈在了心电监护设备上。而细心的ICU医生,在李灿的胸部,数出有九条电击除颤遗留的痕迹。200焦耳的电流刺激纠正室颤,小伙子一共挨了九次。

症状虽然被短暂缓解,可为什么会年纪轻轻就发生心源性猝死,则还需要逐一排查。第一项就是通过影像学检查排查可能的肺栓塞。

一众专家,又小心翼翼地推着上了ECMO、呼吸机的李灿,前往CT室进行影像排查。“抢救车床,那一刻成了医院里行走的ICU”,黄世芳如此形容。

影像结果很快排除了肺栓塞的可能。

“结合各种症状、表现来判断,他其实极可能患的是布鲁加达综合征,一种遗传心脏病,是导致青壮年群体猝死的主要原因。”黄世芳告诉南都记者,后续的排查治疗,已经非常支持这一诊断。

各种对应的治疗还需继续,为了预防救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感染,陆华给李灿开出了最高规格的抗生素。“毕竟当时的治疗环境并不是绝对洁净的手术室,而是患者发生猝死的病房,感染几率大大增加。花了这么大精力去挽救这个年轻人,总不能让他倒在感染关上。”

此外,急性创伤带来的肾脏损伤出现后,血液滤过团队也及时在ICU里给李灿进行了透析。

各种针对性的措施,只为保住艰难抢救下来的年轻生命。

直到使用了人工膜肺88个小时之后,李灿得到足够休息的心脏彻底缓过来,黄世芳所在的ICU团队,才给他撤离了ECMO。在当下用血十分紧张的情况下,ICU给李灿争取到了两个单位撤机用的红细胞。

又过了两天,李灿彻底撤离了气管插管、呼吸机。撤机当天,小伙子就悠悠醒来,浑然不知自己躺在父亲住院的医院ICU里,甚至忘记了父亲住院这回事。“最近的记忆,停留在春节前和好友聚餐的片段,他会反问我们医生,自己是不是喝大了。”

小伙子生命确实保住了,但是因为短暂脑部缺血缺氧带来的脑损伤,李灿丢掉了1个月的记忆。当然,那场持续了两个半小时的胸廓按压,也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副损伤,胸骨出现骨折。“这很正常,有效的下压胸廓和保护胸骨之间,再专业的医生都难于把握分寸和力度”,黄世芳表示,这样的骨折也并不严重,慢慢休养,骨折自会愈合。

“只是小伙子罹患的布鲁加达综合征,今后复发的可能性极大,可能需要安装一个起搏器,预防第二次心源性猝死。”黄世芳补充道。

探索建立ECMO基金会

解除抢救治疗后顾之忧

李灿最终能够被抢救过来,让医护团队兴奋不已。年资最高的李雅兰则一直在思索着案例成功后最需要总结、归纳的原则。“在整个心脏按压的过程中,我们坚持原则,持续按压,如果有任何操作需要停顿心脏按压,也坚决不超过10秒钟,这是心肺复苏里面的原则,我们整个抢救都在坚持这个原则”。

所以,虽然患者心脏停跳近两个半小时,但是脑功能恢复接近正常。“我们应该以此宣传,让社会群众都知道。如果发现心脏骤停,一定要持续做心脏按压,并就近借助AED(电除颤仪)进行除颤。同时拨打120,120急救团队的医生对患者应该做正确的心肺复苏和后续的积极治疗”。

李雅兰同时表示,这一案例也提示,对年轻、没有基础疾病的患者,ECMO的应用应该扩大适应症,要积极把ECMO在心脏骤停中急救的应用推广开来。“如果能建立一个基金会,在患者家属经济上不支持上ECMO的情况下,医生也能通过基金会解除抢救治疗的后顾之忧。毕竟不上就意味着死亡,上了才有时间、空间让现代医学去放手一搏。”

(因涉及隐私,患者李灿系化名)

采写:南都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张灿城

供图:现场救治的医生、护士

他要真是新冠患者,我们也得先让他活过来。   ——心外科副主任陆华

如果能建立一个基金会,在患者家属经济上不支持上ECMO的情况下,医生也能通过基金会解除抢救治疗的后顾之忧。毕竟不上就意味着死亡,上了才有时间、空间让现代医学去放手一搏。

——麻醉科主任李雅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