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艾娃·塞伊凯去世箭十字党屠城她是游泳冠军让她活下去吧-吸收财讯

奥运冠军艾娃·塞伊凯去世箭十字党屠城她是游泳冠军让她活下去吧

在塞伊凯出版的三本书中,有一个细节在她生命终结后不断被报道提及。1950年,塞伊凯在一次全国比赛中获得冠军,她被告知匈牙利泳协和政治警察组织要为其隆重颁奖,在领奖台上,她看到了颁奖者的眼睛,一只是灰色的,另一只是棕色的。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艾娃·塞伊凯女士在生命最后时光里,她的世界是完全黑暗的,两眼失明了,默默地承受着病情恶化的痛苦。2月29日,92岁的老人悄然离世,上苍似乎本可以安排她在人世间再多停留些时光,毕竟90岁生日前,这位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女子200米蛙泳金牌得主还曾在泳池里享受着惬意水中时光。凡是看到那个场景的人们,都相信了老人的一句话,“在水中,我很自在,生在陆地上好像是个错误。”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1927年4月3日,艾娃·塞伊凯出生在布达佩斯。9岁那年,小塞伊凯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柏林奥运会游泳比赛的直播,匈牙利选手费伦奇·柯西克一举夺得女子100米自由泳金牌,展现了匈牙利游泳的强大。从那一刻开始,小塞伊凯有了明确的目标,自己也要成为奥运冠军,她加入了游泳俱乐部,14岁随着队友们夺得了全国公开水域比赛的冠军。仅仅两个月之后,小塞伊凯突然在校园里听到有男孩子冲着她高唱——“每个犹太人都是无赖!滚出去!”。那是1941年,纳粹吞噬了匈牙利。

爸爸安慰小塞伊凯,眼前的一切都是暂时,终将过去。此后的四年,塞伊凯先是被禁赛,进而发现身边的犹太同胞不断在消失。1944年寒冷的冬天,匈牙利箭十字党开始疯狂地屠戮犹太人,在多瑙河畔,有两万犹太人被列队枪决。塞伊凯和家人就在那死亡的队列中,爸爸伏在女儿耳边叮嘱,“躺下来,不要动,你要装病。”17岁的塞伊凯僵直的躺在冰冷的街上,终于到了决定生死的一瞬,行刑者走了过来,爸爸抢步向前,哀求道:“孩子病得很厉害,她是全国游泳冠军,让她活下去吧,日后她会感念你的。”箭十字党人俯下身看着艾娃,挥了挥手,让死神走开了。塞伊凯至死都未曾忘记,那位箭十字党党员的眼睛,一只是灰色的,另一只是棕色的。

多瑙河畔生死一瞬后,塞伊凯依旧要逃离死神的阴影,她幸运地被安排住进了瑞士人在布达佩斯开设的一处秘密安全屋。两间房子里住着42个犹太人,忍耐着恐怖的日子,等待着灾难结束。每天,塞伊凯都会在五层楼梯上下100次,那是她唯一的锻炼方式,她不想放弃运动,不想熄灭奥运金牌的梦想。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1945年,塞伊凯同另外九位幸存者一道走出来安全屋。三年后,伦敦奥运会,塞伊凯顺利参赛,最好成绩是200米蛙泳第四名,开始怯生生地走进了匈牙利游泳的黄金岁月。四年后,赫尔辛基奥运会,25岁的塞伊凯赢得200米蛙泳金牌,总算实现了9岁时许下的心愿。那一刻,塞伊凯很明确,她不仅在为自己游泳,也在为在多瑙河畔倒下的2万同胞,为在种族灭绝中丧生的数百万犹太人,幸存的生命就要释放光芒。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夺得奥运金牌后,塞伊凯嫁给了匈牙利水球名宿德索·加马蒂。1956年秋天,夫妻二人将小女儿留在布达佩斯,一道去参加奥运会。刚刚抵达墨尔本不久,匈牙利事件爆发,斯大林像被推翻,街头的坦克和鲜血,让塞伊凯夫妇寝食难安。塞伊凯更是思女心切,体重陡降10斤,但仍然获得了一枚银牌。塞伊凯的丈夫率队蝉联金牌,那场匈牙利与苏联的水中血战,他没有理由不是意欲复仇的勇士之一。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1957年,塞伊凯一家三口恐惧布达佩斯局势,飞往美国寻求新生活,但仅一年之后,因为考虑到要照顾老人,又回到了故乡。1960年罗马奥运会前,匈牙利当局告知,塞伊凯夫妇中只能有一人可以出国比赛,塞伊凯就此被迫退役,转任教练。就是那一年,塞伊凯留下一句名言——“体育是礼物,是奖赏,不仅仅是一份工作。”告别赛场后,塞伊凯专心在泳池边培养自己的女儿,并且陪伴她在慕尼黑奥运会中夺得一银一铜,母女二人日后都步入了国际泳联名人堂。塞伊凯步入名人堂时用的是夫姓,日后夫妻离异,两人未曾相伴到老。德索·加马蒂参加了五届奥运会,分别在1952、1956和1964年夺冠,被视为匈牙利体育英雄,一定是受其优势基因影响,长孙日后也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水球运动员。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慕尼黑奥运会,塞伊凯作为犹太人对于那黑色一幕留下了难以明灭的印象。“黑九月事件”发生的当天早晨,塞伊凯和以色列摔跤队教练摩西·维恩贝格一道喝了咖啡,摩西告知他并不想来联邦德国参赛,完全是因为队员一再要求之下才来的。当天夜里,摩西为了保护自己的队员,被杀害了。电影《慕尼黑》里是可以找到关于那个黑暗夜晚的情景再现的。

张斌:她是游泳冠军 让她活下去吧

塞伊凯彻底告别泳池后,居然成为作家,她毫不回避地将人生遗憾告知世人,“我虽然不断胜利,但总被一件事情击败,没有一个群体会全然接受我,给我怀抱,我总是一个时代的局外人。”在塞伊凯出版的三本书中,有一个细节在她生命终结后不断被报道提及。1950年,塞伊凯在一次全国比赛中获得冠军,她被告知匈牙利泳协和政治警察组织要为其隆重颁奖,在领奖台上,她看到了颁奖者的眼睛,一只是灰色的,另一只是棕色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