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落之前琼瑶发文小别了关闭脸书为什么说琼瑶三观不正是第三者-吸收财讯

雪花飘落之前琼瑶发文小别了关闭脸书为什么说琼瑶三观不正是第三者

初三十三二十三,两口子吃饭把门关。最近吃胖的牛站小编又来给大家报新闻啦。小编整理了半天,给大家带来了这篇文章。下面一起让我们去吃瓜围观吧。82岁琼瑶发长文“小别了”,因精力有限将关闭社交媒体

无论婚外爱的多么壮烈,都是不道德的!都是可恨可耻的!【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 初三十三二十三,两口子吃饭把门关。最近吃胖的牛站小编又来给大家报新闻啦。小编整理了半天,给大家带来了这篇文章。下面一起让我们去吃瓜围观吧。82岁琼瑶发长文“小别了”,因精力有限将关闭社交媒体

互联网讯3月11日晚,82岁的作家琼瑶发长文,透露未来将关闭社交媒体。这篇长文的开头,她就写到“这是一篇很难下笔的信,因为,我要跟大家小别了。”

琼瑶透露,2017年开通社交媒体,是因为要写《雪花飘落之前》,这期间也因为各种原因关闭又开放过。“从2017年至今,我‘努力’活着、‘努力’工作、‘努力’笑着。”她说,“过去的三年,我面对了很多负面的事:生离死别、背叛、栽赃、谎言、抹黑、颠倒是非……但是,我没有被打倒,反而让我对人生,有更深刻的领悟和正面的思考。打击不是坏事,是考验你的良药。虽然苦口,却能治病。”

谈及为何如今要关闭社交媒体,琼瑶说自己已经82岁了,视力精力都大不如前,社交媒体成了她“甜蜜的负担”,“为了你们,我一直维持着它,可是,亲爱的朋友们,我真的累了!我好想海阔天空地去云游四海。随心所欲地写我的小品,即使写不出来,我的人生,也够丰富了!”

82岁琼瑶发文"小别了" 因精力有限将关闭社交媒体

琼瑶在文末表示,几日后将正式关闭留言区,并送上五张近照和两首小诗,送给喜欢她的朋友们。

这几年琼瑶没有再推出新剧,却和她的家人,亲身演绎一出比她编写的电视剧还要热闹的连续剧。

小三固然遭人嫌弃,但是又是谁始乱终弃,造就了小三。。。先是平鑫涛前妻所生的儿女控诉琼瑶想要放弃已经失智的平鑫涛,然后是琼瑶回应以长信,抒情但也意志坚定地表示,这是他们共同的选择,平家儿女直指她曾经给自己的母亲带来羞辱,琼瑶声称那么好吧,我就此退出……这一场场争执还未结束,一个一直隐藏在幕后,但分量极重的人物登场,平鑫涛的前妻林婉珍出书,讲述自己当年受到的伤害。

我说句公道话,古代正派文人,写书目的是“以文载道”,弘扬道德文明。琼瑶却专写风月悲情,勾无数少女怀春思淫,爱水横流,早就该批判了。这情节,真是太琼瑶了,草蛇灰线,有始有终,双方暗中对峙多年,终于图穷匕见,所不同者,琼瑶从手握生杀予夺之权的编剧,变成一个任由命运做主的角色,面对这种转换,一向强势如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一种荒诞的无力感。

但也不能说这是类似于罗生门式的大剧,林婉珍陈述的一切,当年在琼瑶的笔下也有呈现。比如说林婉珍说当时还是自己丈夫的平鑫涛,开车带着琼瑶去台中散心,路上出了车祸,琼瑶也写过,还说正是这件事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事情都过去以后,他对我说:‘你那几句话,真正讲进我内心深处去,只有你,在那么凄惨的状况下,还顾及我的感觉,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当时看了,只觉得琼瑶和平鑫涛的感情是命中注定,毕竟,不是所有感情都能经历生死关头的考验,他们都爱成这样了,也许多少可以获得一点豁免权吧。

然而,林婉珍却揭露,事后,平鑫涛让她带琼瑶去医院换药,这好像就有点欺负人了。不过林婉珍把这场车祸,和琼瑶力大无穷地阻拦平鑫涛驾车驶向悬崖的事弄混淆了,这次事件是两人感情的确定,又过了几年,平鑫涛无法离婚,琼瑶提出分手时,平鑫涛将车开到山上去,他们之间,出现了这样惊悚的一幕:

他脸色一暗,突然间一个急煞车,把车子停在窄窄的山路上,他蓦地打开车门,对我命令的说:“那么,你下车!”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把我往车外推去,我四面一看,荒郊野外,一个行人都没有。心想,这人也真狠,说分手就要把我抛弃在野外,难道他以为我在野外就没办法了?下车就下车!我心一横,一句也不说,就跳下了车子。

谁知,他看我下了车,就一把关上车门,然后,我只听到引擎狂鸣,再定睛一看,老天!他正在猛踩油门,车子对着悬崖就要冲下去。我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车子如果冲下去,这万丈深渊,必然粉身碎骨!我一急之下,连思想的余地都没有,就合身一扑,也不知道那儿来的力气,竟整个人扑到了引擎盖上。他看我突然扑上车盖,也大惊失色,又猛踩煞车,车子及时停在悬崖尽头。我手紧紧抓着车子的侧镜,隔着玻璃,瞪视着车内的他。他一动也不动,脸色惨白,也惊怔的瞪视着我。

这场景,太震撼了,然后,作为一个老司机,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可置信,对着悬崖大脚踩油门,然后又迅速刹住,停在悬崖尽头,这技术,好像比韩寒也不差了,要么平鑫涛开的是我所不了解的手动挡,还请行家赐教。

 

不纠缠于细节了,总之,琼瑶的意思是,是平鑫涛以死相逼,她不得不“被小三”,非常无奈,甚至找林婉珍谈过:“如果你还爱他,不准备放弃他,就牢牢的守着他!他走到哪里,你跟到哪里,他可以来我家,你也可以来我家。只要你不给他机会,我就不会给他机会!无论如何,你是妻子呀!你可以名正言顺的跟着他呀!”

林婉珍否认了此事,并且指控琼瑶装修新房时,选的却是平鑫涛最喜欢的大红色窗帘,还穿了新衣服去平家,问平鑫涛自己的新衣服好不好看,听上去,就是一个实力绿茶。

真是细节决定成败,故事还是那些故事,选取的细节不同,画风就完全不同了。在琼瑶笔下,她是情非得已,在林婉珍笔下,琼瑶却是又当又立,结论不太好下,只是当年琼瑶的叙述被普遍认可,如今林婉珍的揭露却获得更多同情,这里面,或者反应了时代与个人的许多变化。

 

先说时代,这几年,频频有人表示重看琼瑶作品觉得毁童年毁三观,当年觉得无比浪漫的男女主角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说,他们甚至还能大言不惭地说出:“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紫菱失去的却是整个爱情”这种台词,那么当年为什么无感呢?如果说当年的自己不够成熟,大人们为什么也没有提出抗议呢?这或者是因为,那时候,琼瑶式的浪漫,跟时代是合拍的。

琼瑶作品被引入大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大陆结束动乱不久,改革开放刚刚开始,从朦胧诗到意识流小说,各种文学流派粉墨登场,质疑、打破、重建成为文学主题,传统道德也不断被挑战。记得当时就有一部电影叫做《谁是第三者》,就是讨论到底是法律意识上的配偶,还是婚姻外的真爱是第三者。正室的形象被塑造得十分可憎,这部放现在分分钟被拍死的电影,在当时只是引起议论,并没有受到特别激烈的指控。

最为深入人心的名著是《简爱》,罗切斯特和简爱爱得轰轰烈烈荡气回肠,却被一个万恶的疯女人阻隔,好在最后疯女子死于她自己放的火,简爱和罗切斯特苦尽甜来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这种文化气氛中,琼瑶作品里对于婚姻的质疑,对于爱情的鼓吹,当然不会受到任何抵抗,没有任何人想听那个“疯女人”发声。

 

然而如今《简爱》也受到质疑,罗切斯特的婚姻状况完全出自男方的叙述,出轨男当然会对第三者,将自己的妻子描述成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并且有将其封锁在家中的冲动——假如他不想离婚的话。有本以疯女人视野进行叙事的小说《藻海无边》更多的被提及,这跟在经济得到一定发展之后,开始进入相对保守时代有关。人们收回对所谓真爱的豁免权,而根据普通道德原则,进行一票否决。

而平鑫涛的前妻以及儿女,选择现在而不是当年发声也极有道理。在遇到琼瑶之前,平鑫涛事业平平,皇冠出版公司不过是众多小出版公司中的一个,《皇冠》杂志发行量不过几千册,是琼瑶让他的事业扶摇直上,提升到几万册,平鑫涛跟琼瑶说,《皇冠》有了你,就开始腾飞了。

 

无论是平鑫涛还是皇冠,都无法离开琼瑶,这一点平家儿女也非常清楚。平鑫涛健康时候,平家儿女可能也没有勇气与琼瑶对峙。

这几年,随着琼瑶的年事渐高,最主要的是,她与时代的脱节,使得琼瑶作品远不像过去那么受欢迎,她的威力迅速减弱。经济飞速增长时期被掩盖的矛盾因此纷纷呈现,行走在下坡路上的双方终于无所顾忌的撕破脸,应该说,这也是历史的必然。

但是,在梳理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出,平鑫涛才是其中的“罪魁祸首”,虽然说,允许离婚,就是为婚姻设置了准出机制,而且,当爱意已尽,勉强维持婚姻,对于双方也未必是好事,但是周作人有句话说得好:“恋爱自由只能应用于女子能够独立生活之社会里”。

那么,平鑫涛的前妻林婉珍算不算能独立生活呢?看上去是算的,她原本就在皇冠做财务工作,后来又成为很出色的画家,她的生存能力是有的。但是,许多年来,她不肯离婚,在书中,她也特地写道,她和平鑫涛离婚不久,平太太这个头衔就另易其主了,看得出很介意,然而,类似于这样的头衔,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没有那么珍贵,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很多年。

不过这里我们也不用装外宾,在这个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上,一个离婚女人,遭遇到的不只是生活上的困窘,还有声誉上的影响,单身女性尚且会落个“剩女”的名头,被讥讽为“没有男人要”,离婚女性,更要承受各种压力。这种压力里,有人为的成分,对于单身以及离婚女性的污名化,能够增加她们的焦虑感,将她们困囿于哪怕不如意的婚姻之类,变得更好控制,更符合男性利益。这一点上,我得说,台湾尤甚。

可同时,也使得女性将婚姻看成自己的全部,比如林婉珍,在许多年里情知琼瑶存在,也选择哑忍而不是高昂着头出离这一夫二妻的屈辱局面,心中的痛苦,转化成巨大的恨意,三个人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好。貌似平鑫涛曾经享尽齐人之福,可但凡良心还没有被狗吃完的男人,也不可能活得很畅快,“悬崖刹车”那一段固然夸张了点,但他一定确实有过生不如死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刻。

那把西厢记红楼梦梁祝都拉出来吧,依君之理风月不配书以文字,诗经也删了吧,诗三百关雎为首。郑卫二风也不该存世,唐诗宋词元曲也可以去掉大半了。所以,想爱得更自由,首先要活得更自由,双方都能活得更自由,当这个社会不再将伴侣价值当成女性的核心价值,社会不仅仅歌颂女人的母性与妻性,女性作为人的价值更多地彰显出来,才能有有一别两宽的佳话,像琼瑶平鑫涛和林婉珍这样扭结在一起的痛苦,才会少一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