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战役百战经典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高树勋活埋石友三经过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本文作者系原12集团军宣传处干事原标题《毛泽东大胆提出这个想法,最终形成中国“军魂”建树的开端》当逐鹿中原的历史凯歌在我耳边一次次激荡迴响时,邯郸战役的奏鸣曲无疑是其中一个强烈的音苻。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晋冀鲁豫军区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

邯郸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晋冀鲁豫军区部队主力在平汉铁路邯郸以南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自卫反击作战。亦称“平汉战役”。毛主席曾指出:“这个仗一定要打好,如果打不好,我们又要再进山,中国革命就要推迟二十年。”

邯郸战役是继1945年9月上党战役之后的又一次打击蒋介石内战阴谋的大规模歼灭战。这次作战的胜利,成功堵住了我华北大门,掩护了我军在东北的战略展开,阻断了国军铁路运兵进东北的计划,蒋介石只得求助美国用船运等运兵,使我军早一步进军并布局东北。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上党、邯郸战役期间,大批青年为保卫解放区踊跃参军。图为刘伯承司令员在欢迎新战士大会上讲话。

邯郸战役另一重大意义,是我军利用国民党军内部矛盾和不满情绪,成功地争取了高树勋率部邯郸起义,发起了“高树勋运动”。使国民党军兵力骤减,部署出现缺口,军心动摇,加速共产党部队取得战役胜利,从而推迟了蒋介石反动派进行全面内战的计划,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中国共产党随后在国民党军队中广泛宣传,号召国民党军官学习高树勋部队,从而取得解放战争中策反工作的极大胜利。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邯郸战役经过要图

刘伯承、邓小平周密部署作战计划

1945年,10月17日,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平汉战役的指示”:“即将到来的新的平汉战役,是为着反对国民党主要力量的进攻,为着争取和平局面的实现。这个战役的胜负关系全局,极为重要。”军区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制定了周密的作战计划,决心集中第一、二、三纵队及冀南、冀鲁豫、太行军区地方部队共6万余人,进行平汉战役,另动员10万民兵自卫队参战。准备以两个月以上的时间,连续作战,歼灭沿平汉路北犯之敌。并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发动强大政治攻势,开展瓦解敌军工作。在作战部署上,决定以一纵队及冀鲁豫军区部队为路东军,以二、三纵队及太行、冀南军区部队为路西军,对敌实施东西钳击;另以太行七分区3个团,组成独立支队,结合太行、冀鲁豫地方武装和民兵,先在黄河至安阳间破坏交通,袭扰、疲惫敌人,迟滞其前进,以争取时间,掩护晋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从上党及冀鲁豫等地向平汉线集中,并迫使敌人留置大量兵力于安阳以南的铁路沿线,减少其北进部队。待敌人渡过漳河以后,即控制漳河渡口,阻其后续部队增援。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1945年平汉战役中,刘伯承司令员(左二)、李达参谋长(左一)在前线指挥部。

10月22日,国民党先头部队3个军全部渡过漳河。当晚,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兼新八军军长高树勋率部夜宿邺镇。这时,晋冀鲁豫军区主力部队尚未全部到达,只有一纵队赶到了临漳及南东坊村地区。刘、邓首长命令一纵队先行阻击敌人,迟滞其前进,争取时间,集中主力。24日,敌3个军全部进入预设战场。他们怕遭歼灭,行动十分谨慎,采取了互相掩护,交替前进的战术。

军事打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

高树勋的总部设在东城营。面对危局,高树勋清楚地意识到:借道北上已不可能,继续打下去后果更不堪没想。在北进的3个军中,他的力量最弱。他深知八路军的战术,历来是先打弱敌,后攻强敌,打起来一定先拿他当对手。即使不先向他进攻,也难免在混战中挨打,削弱部队的实力。面对这种欲进不能,欲打不得的局面,高树勋心急如焚。高树勋对蒋介石在国民党军队内部排斥异己、挑起内战的行动早已不满和反感。他曾在1945年9月上旬派人秘密到上党战役前线指挥部面见刘伯承、邓小平,商谈和平事宜,但未得到确切答复。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默默地等待和八路军的联系结果了。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邯郸起义时的高树勋

当高树勋听到刘、邓首长希望他立即退出内战,与八路军联合的消息,作为一个在旧军队里生活了几十年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现在就要准备走上一条全然不同的生活道路,他感到很突然。高树勋不安地在室内来回踱步,思考着……

此时,在高树勋身边工作的中共党员王定南劝他:“象你这样寄人篱下,终非长久之计,何不尽快走向光明呢?”

高树勋叹了口气,又说:“刘秀珍和你妻子唐宏强,都还在徐州车站,如果我们马上起义,国民党一定会迫害她们的。”接着,高树勋又谈到部队起义后的一些问题。

王定南说:“你提出的问题,我想八路军方面是会很好解决的。” 这时,高树勋郑重地对王定南说:“定南,请你再到刘、邓那里去一趟,请八路军方面派人来谈!”

刘、邓即派参谋长李达和靖任秋前往面谈。双方就起义后的具体问题进行协商。李达提出:部队起义后,改编为和平建国军,高树勋担任总司令,在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之下,与刘伯承同辈,高树勋颇为满意。

最后高树勋担心地说:“我的夫人刘秀珍和王定南的夫人唐宏强尚在徐州,西安也有我的子女和眷属,宣布起义后,恐被国民党扣押和迫害。”

李达参谋长安慰他说:“高将军请放心,这件事我们回去后一定向刘、邓首长汇报,采取必要的措施。”

28日晨,李达参谋长和高树勋将军热情话别后,返回晋冀鲁豫军区指挥部。

靖任秋按照李达指示,留在高树勋部继续协商具体工作。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起义的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在与驻地老百姓谈话

晋冀鲁豫军区指挥部里,正在等待着谈判消息的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听取了李达参谋长的汇报,并对高树勋提出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刘伯承司令员当即给高树勋写信,表示欢迎高将军准备退出内战,宣布起义的行动,同意双方达成的协议。

为了配合高树勋部的起义行动,刘、邓首长还派申伯纯同王定南一起前往高部,和靖任秋协助高树勋处理起义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此后,经双方往返联络,书面商定高树勋部在八路军的四面包围之下宣布起义。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高树勋率所部1万余人,于1945年10月30日在邯郸南码头镇起义。图为欢迎起义官兵的大会会场。

对高树勋所担心的家属、子女的安全问题,也进行了妥善处理。10月30日,刘、邓首长给中央发出专电;“请军委立转山东陈毅、罗荣桓、黎玉:(一)高树勋率新八军与我合作已明朗化;(二)十一战区长官部自新乡至徐州开专车一列,内载留守人员及眷属,请加快派人往徐州接出高树勋、王定南二人眷属至我地区并护送来此,……(三)事关高之巩固工作,处理情形立复。”后又转告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妥善解决高树勋在西安的子女及亲属的安全问题。

10月30日,高树勋率新八军、河北民军全体将士万余人在马头镇正式宣布起义,以通电形式向全国发出了《停止内战团结建国的起义宣言》,声明脱离国民党阵营。

31日拂晓,晋冀鲁豫军区指挥部和新八军军部的电话接通了。高树勋听说天亮后,刘伯承司令员要亲临马头镇和他会晤。

当天上午,滏阳河畔的马头镇,阳光明媚,风和气爽。高树勋将军面带喜色,站在门前的台阶上,等待着刘司令员的到来。

大约9点钟左右,刘伯承司令员、薄一波副政委、李达参谋长等军区首长,以及朱穆之、安岗等同志乘坐的汽车开来了。刘司令员等老早就下了车,和起义官兵见面。他们满面笑容,不断向两旁的官兵们挥手致意。高树勋将军高兴地迎上前去,刘伯承司令员等军区首长和他热烈握手,互致问候。刘司令员亲切地对高树勋说:“欢迎你反对内战、主张和平的正义行动。对高将军的义举,毛主席、朱总司令都给予高度评价。我代表毛主席,朱总司令、还有邓小平政委,向你和全体起义官兵,表示慰问和祝贺!”高树勋激动地说;“毛主席、朱总司令如此关注,我高树勋是愧不敢当。刘司令员军务繁重,还要远道来此,真是不胜感激!”刘司令员接着说:“高将军深明大义,以大局为重,高举义旗,不仅为人民立下了功绩,也为一切愿意同共产党合作的国民党将领树立了榜样,实在是可喜可贺!”高树勋连连说。“过奖了,过奖了。”

当天,晋冀鲁豫中央局向全区党政军民发出通知,要求采取张贴标语、口头宣传等各种形式,尤其在铁路沿线顽军新到或将到地区,广泛宣传高树勋将军率部起义、参加和平建国的正义行动。

此时,敌三十军、四十军已成惊弓之鸟,准备向南突围逃跑。在这种情况下,刘、邓首长果断地下命令说:各部队迅速出击,把不投降的敌人全部消灭。

根据双方商定的条件,刘、邓首长重新调整了作战部署,由一纵、二纵集中优势兵力,狠狠打击四十军的主力一〇六师。三纵和太行军区部队钳制三十军,佯攻新八军。经过一场激战,敌三十军、四十军大部被歼。我军俘获十一战区副司令兼四十军军长马法五以及一〇六师师长李振清、三十军三十师师长王震、六十七师师长李学政等高级军官以下23000多人,11月2日,邯郸战役胜利结束。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邯郸战役中,某部缴获的美制武器。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邯郸战役中,缴获的迫击炮、火箭筒。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1946年2月,邓小平(左一)、刘伯承(左四)、薄一波(右一)、杨秀峰(左二)、高树勋(右三)与邯郸战役中被俘的国民党军第11战区副司令官马法五(左三)合影。】

毛主席、朱总司令高度评价高树勋起义

当天,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给高树勋发来了贺电。各解放区党政军负责同志和群众团体也相继发来电报,祝贺高树勋起义。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1945年11月2日给高树勋的贺电,图为毛泽东主席起草的电报稿手迹。

11月7日,新华社发表了民主建国军总司令高树勋及全体将士10月30日致全国 的起义通电。

郑重提出三项主张:“第一、本军坚决反对内战,并愿全国同胞一致为制止内战实现民主政治而奋斗。第二、拥护蒋主席和平民主团结统一之建国方针,国事应取决于民主的政治协商,不应以军事方式解决。第三、应立即联合各党各派组织联合政府以解决当前之政治危机。”通电发出后,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毛主席说:“开展高树勋运动,使大量国民党军队在战争紧急关头,仿照高树勋榜样,站到人民方面来,反对内战,主张和平。为使此项工作切实进行和迅速生效起见,各地必须依照中央指示,设置专门部门,调派大批干部,专心致志,从事此项工作。各级领导机关,则要给以密切指导。”“高树勋运动”兴起后,1946年5月22日,在毛泽东主持下,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迅速积极开展国军工作》的文件,再次强调:“各地应根据中央指示,迅速积极开展国军工作,开展高树勋运动。”正是在毛泽东的多次亲自指示和大力号召下,“高树勋运动”在全军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朱德总司令在延安宴请高树勋起义部队代表

“高树勋运动”兴起后,1946年10月30日,朱德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祝高树勋将军起义一周年》一文,对“高树勋运动”作出两点精辟阐述:“高树勋运动”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真理;“高树勋运动”必然会得到更大发展。统战工作是战争年代我军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解放战争时期我军通过开展“高树勋运动”,促使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接受改编、被我军俘虏的达636万人。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1946年4月,高树勋将军为《人民日报》题词。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1946年6月28日,晋冀鲁豫军区刘伯承司令员(左)在河北省磁县马头镇举行的自卫作战誓师大会上。

邯郸战役与毛泽东提出的“高树勋运动”

【1946年6月下旬,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扶持下,向解放区全面进犯。这是晋冀鲁豫军区邓小平政委在河北省磁县马头镇动员全体军民保卫解放区。】

邯郸战役虽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它仍然在我军辉煌的战史中闪烁着特殊的异彩,其历史意义至今对我们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

高树勋

1946年2月邓小平(左一)、刘伯承(左四)、 薄一波(右一)、杨秀峰(左二)、高树勋(右三)与邯郸战役中被俘的国民党第11战区副司令官马法五(着长衫者)合影。

高树勋,字建侯,河北省盐山人,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因家中生活困苦,十几岁就外出做学徒工,后来投奔到冯玉祥部队当兵,在旧西北军十几年,从士兵逐级晋升到师长。

1931年,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二次围剿。高树勋率部参加,差一点当了俘虏。

1933年5月,高树勋与吉鸿昌一起

,奔赴张家口,协助冯玉祥将军组织冀察民众抗日同盟军。这支部队在长城内外抗击日寇,连克数城,威震中外。1937年,卢沟桥事变发生,高树勋集中河北民团近万人,在大名进行整编,组成河北暂编第一师,不久,奉命改编为国民党暂编第九师,后又改为新编第六师,与日寇周旋作战。

在共产党的帮助下,高树勋仿照八路军的样子建设部队,士气大振。彭德怀、萧华、杨得志、朱瑞、解方等都会见过高树勋,八路军的作风和战略战术也让高树勋非常赞佩。在部队驻守鲁南、滨海地区休整待命期间,高树勋很注重部队素质的提高。他仿照八路军的政治工作方法,招收青年学生入伍。然后从部队抽调数十名对政治工作感兴趣的初级军官,组成了一个训练班,由政治部主持学习。学习内容包括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抗日战争中的战略问题》、《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等文章。

后来,高树勋的新六师被改编为国民党十军团第八军,高树勋任军长,受大汉奸石友三的节制。石友三,与韩复榘、刘汝明、孙连仲、孙良诚等被称为冯玉祥的“十三太保”。石友三与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拉上关系,借助日本势力,勾结失意的军人政客,组织队伍在冀东活动,为日本侵略军开辟道路。

石友三与日伪军勾结,其部属十分不满。师长米文和、张雨亭等不愿当汉奸,准备伺机除去石友三。高树勋因不愿进攻八路军,石友三便挑动日军袭击高部。这样,石、高之间的矛盾就进一步加深了。石友三第六十九军政治部主任臧伯风及总参议毕广垣,利用这些矛盾,与高树勋策划,寻机杀掉石友三,以除大患。

石友三

石友三

1940年11月,石友三与日方开始商谈投降条件。臧伯风、毕广垣、高树勋等感到形势紧迫,决心赶快下手。他们请出原西北军将领、时任鲁西行署主任兼游击主任的孙良诚,由他出面请石友三到高树勋部面谈,说是要消除两人的隔阂。石友三见是老长官出面邀请,便表示同意。

12月1日,石友三率一连骑兵随孙良诚到高树勋部驻地河南濮阳柳下屯。高树勋率旅长以上军官将他们迎进会议室。不一会儿,一勤务兵入内对高树勋说:“太太有事相请。”高树勋即离室而去。突然,4名卫兵进入会议室,将石友三架走。孙良诚这时才知受了利用,但已无可奈何,只得独自离去。当天夜里,高树勋命士兵将石友三活埋于黄河岸边。

日军见石友三被除,便集中优势兵力向高树勋部进攻。高树勋的部队在八路军的援助下,才艰难地生存下来。高树勋在敌后坚持抗战整整5年,给国民党带回了三十九集团军两个军的兵力。当时蒋介石要他到重庆晋见,他走后没几天,汤恩伯就挖走了他的六十九军。不久,蒋介石又派胡伯翰任新八军军长,夺了他的军权。更让高树勋想不到的是,他在重庆晋见蒋介石时,蒋介石竟差一点让戴笠把他扣起来。以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愤愤不平:他要求发给三十九集团军三百万元开垦费,蒋介石让他去找何应钦,何应钦只是一推了之,而同样是总司令的胡宗南一要就是三千万,十倍于他所要之数,蒋介石却并未驳回;1945年国民党六全大会圈定中央委员时,全国的总司令,仅高树勋一人未被圈定当选,让高树勋倍感难堪。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此时高树勋率部驻扎在伏牛山麓南召一带。他接到的命令是“原地驻防待命”,限制他的受降权。但高树勋急欲北进,想造成已行进在北上途中的既成事实,迫使蒋介石承认他的受降权。高树勋这一违抗之举,使蒋介石十分愤怒,欲对他严加惩治。当时,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向蒋介石陈述了欲利用高树勋和八路军的关系,让其开路,打通平汉路的打算,不想这恰中蒋介石逼高树勋进攻八路军的下怀。9月19日,蒋介石委派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宣布,高部正式编入第十一战区序列,归孙连仲指挥,同时还宣布:任命高树勋等为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

王定南

由于刘、邓手下陈锡联三纵和苏振华一纵的顽强阻击,马法五、高树勋部被迟滞在邯郸、磁县一带,伤亡也不小。高树勋本来就对蒋介石在国民党军队内部重用嫡系、排斥异己有所不满,尤其对蒋介石无端挑起内战,驱赶他们这些非嫡系部队做反共先锋,假共产党之手消灭异己的做法更是反感。早在9月上旬,高树勋就派战区总部参议王定南,秘密到上党战役前线指挥部面见刘伯承、邓小平,并转交高树勋给彭德怀的一封亲笔信,言明自己不愿内战。邓小平当时指示王定南:为了在政治上孤立蒋介石,首先要争取受蒋排挤、歧视的非嫡系部队,尽一切可能争取国民党将领站到和平、民主的旗帜下面来。

9月20日,刘、邓联名电告党中央和军委,提出要充分利用矛盾,争取蒋介石非嫡系部队中立,以便专力对蒋的建议。中央书记处复电同意刘、邓提出的方针,指示加紧在西北军中进行工作。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刘伯承亲自给高树勋写信,欢迎他派人来联系。不久,刘伯承接到高树勋的回信,他在表示自己反对内战的同时,还在信中提供了国民党军队关于华北作战的军事情报。

10月25日,刘、邓再次召见王定南。邓小平指示说:高树勋已经开进邯郸以南的马头镇,毛主席指示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拦阻高树勋这3个军的北进。你现在回去立即劝说高树勋就地起义,配合我们完成阻止国民党军队北上的战略任务。

高树勋沉思良久,有些犹豫。仓促起义,蒋介石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在徐州和西安的家眷。王定南10月28日凌晨再次去见刘、邓,说明了高的顾虑。1945年10月30日,刘、邓为此事专电中央,“请加快派人往徐州接出高树勋、王定南二人眷属至我地区并护送来此”,又转告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帮助妥善解决高树勋在西安子女及亲属的安全问题。毛泽东和党中央即刻电令新四军第四师张爱萍部,设法将高树勋的家属送往河北。张爱萍不敢怠慢,立刻命淮北行署公安局便衣大队派出精干人员三进徐州,终于接出高夫人一行。

起义的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长官高树勋在与驻地老百姓谈话

高夫人出城不久,蒋介石即派出宪兵四团空降徐州,企图把高夫人等接往南京,但终归是晚了一步。在毛泽东和党中央的关怀下,高夫人等由专人护送到河北武安伯延,与高树勋团聚。高树勋见到亲属,再无后顾之忧,连声称赞共产党、八路军言而有信。为了促使高树勋下定起义的决心,在刘、邓首长的亲自组织下,经王定南牵线,军区参谋长李达冒险穿过火线与高树勋面谈。见面后,双方一拍即合。10月30日,高树勋率新八军及河北民军万余人,在马头镇正式宣布火线起义,声明脱离国民党阵营。

1945年11月1日,高树勋、乔明礼等率领新八军、河北民军1万多人迅速撤离战场,离开磁县马头镇,到武安县伯延镇一带休整、补充。11月4日,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邓小平指出:因为汪精卫曾用过和平建国军名义,故高部应改用人民建国军或民主建国军或其他名称或仍用新八军旧名均可。1945年11月10日,民主建国军成立大会在太行山麓的武安县伯延镇隆重举行,任命高树勋为民主建国军总司令、王定南为总政治部主任、范龙章为第一军军长、乔明礼为第二军军长。

回到驻地,高树勋还沉浸在欢乐之中,见到李达,他郑重地提出了加入共产党的请求。几天后,高树勋见到了刘伯承、邓小平、薄一波,再次提出要求入党的问题。1945年11月13日,经中共中央书记处批准,由邓小平、薄一波介绍,高树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关于高树勋起义,毛泽东致电指出:“马头镇距邯郸很近,邯郸系历史名城,因此可称为邯郸起义。”

1945年11月12日,毛泽东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时说:“蒋介石的基本弱点有两个,兵心不固,民心不归。高树勋起义影响很大,起义通电传得很广,现在已令各处庆祝。”毛泽东亲自起草文件号召“开展学习高树勋运动”。他明确指出:“从国民党内部去准备和组织起义,开展高树勋运动,使大量国民党军队在战争紧急关头,仿照高树勋榜样,站到人民方面来,反对内战,主张和平。”毛泽东还提出“为使此项工作切实进行和迅速生效起见,各地必须依照中央指示,设置专门部门,调派大批干部,专心致志,从事此项工作。各地领导机关,则要给以密切指导”。

为了把民主建国军建设成一支新型的军队,晋冀鲁豫军区派去一批政治工作干部到军中建立政治工作系统,但在民主建国军的政工人员,采取“左”的关门主义态度,争取下级排斥上级,鼓动士兵反对军官。所以,他们与起义军官的关系闹得极不融洽。加上一些政工人员品质不好,弄虚作假以邀功请赏,渐渐把事情推向了极端,以至在1947年6月15日,连高树勋夫妇也被押到军区驻地受审查。晋冀鲁豫军区很快将情况报告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回电说:高树勋邯郸起义有功,必须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这样,总算把高树勋保了下来。

新中国成立后,高树勋曾任河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国防委员会委员等职,1972年1月19日在北京逝世,终年74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