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鲍威尔降息大放水你这是要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拿住

疫情的演变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极其不利,白宫或明或暗的压力相信对此次紧急降息有直接的影响。其次,市场的确存在流动性短缺,银行纷纷自保,市面上可供拆借的银根萎缩,而杠杆投机者急需资金来补仓。前言:最近股市又开始了一轮刻骨铭心的惨痛下跌,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对股票投资者的重大考验,无论是从投资理念还是操作策略还是心态上,都是一次严峻的大考。

在这次股市下跌中,我当然也是非常郁闷的,对于常年选择重仓、满仓股市的我来说,满仓被锤这么久,心情当然不会好。

面对这样的惨烈调整,我的应对策略就只有 2 个字,拿住!

背后的核心逻辑是:我无法预测市场;从长期来说,股市是回报最高的大类资产;当前整体估值不贵。

以下是正文:

01短期市场无法预测

我完全清楚一个事实:自己压根就无法预测市场的短期走势,但我坚信长期来看,市场一定会不断走高。

单单说本次肺炎疫情导致的股市下跌,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对于国内新型肺炎的严重程度,在疫情初期,大家普遍预测影响程度绝不会大于非典,因为如今我国医疗技术和经济实力远超过 2003 年。

对于这个事实,我想绝大多数人是无法反驳的,当初香港一位防疫专家管轶发表对疫情极度悲观的看法时,受到了从上到下的猛烈批评。至少我当时在网上没有看到一个支持管轶观点的评论,最多只是呼吁应该让管轶能够畅所欲言罢了。

其次,就算疫情严重程度已经得到比较的充分认识的时候,对于股市的影响会有多大,依然难以判断。

在这个阶段,大家都能想到疫情会对经济造成负面冲击,但是会导致股市跌多少就难以预期了。更何况,开年第一个交易日,A股直接大跌超过8%,可操作性极低,而且我们会倾向于认为,那次大跌已经释放了对于疫情的悲观影响。

再之后,股市很快就开始暴力拉升,于是许多朋友戏称,大家宅在家里没事干,只好在最大的线上赌场(也就是股市)押大小,炒股的人大大增加,所以股市行情走好了。

至于后来,疫情扩散到国外,欧美西方国家那么不经打,这确实又令人觉得意外了。之后,美国股市大崩盘,并带动A股下跌,这种情况谁预料到了吗?

疫情在国内严厉防范,举国蹲家一个多月后,我国每日新增确诊已经从峰值四位数快速下降到两位数,可以说国内疫情战役已经快要宣布胜利了。

可是外围却突然爆发了,3 月 15 日,海外疫情单日新增确诊突破了 1 万人!

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

特别是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瑞士、法国已经呈现了爆发之势,疫情爆发导致了全球股市大跌,蒸发总市值超过 100 万亿人民币。

走出了 10 年长牛的美国股市,也在短短 3 个星期下跌超过 20%,更是在上个星期一周之内两次触发跌停熔断,这又有谁能够预测到?

就算有人预测到了,那也只可能是极少数人,毕竟如果悲观的人足够多,那么这些人的抛售,早就会导致市场提前下跌反应这些悲观预期了。

直白点说,预测到这种情景的人,绝对是很少见的。预测市场,更不是我等平凡之人能够做到的。

02股票是长期回报最高的大类资产

长期来看,股票是投资回报最高的大类资产,这句话绝不是我随口一说,而是来自于严格的数据统计。

据西格尔教授在《股票长线法宝》一书的统计,1802 年花 1 美元购买股票,并将投资所得再投资于股票,那么 2006 年总资产将累积至 1270 万美元;

而如果投资债券则只能得到 18235 美元,投资国库券只能得到 5061 美元,投资黄金只能得到 32.84 美元。

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

在经过通货膨胀调整后,1802~2006 年 12 月投资股票实际总体回报率依然高达 75.5 万倍,远高于债券、国库券、黄金和现金资产。

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

有人可能会觉得 200 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我们再看看自 1925 年 12 月到 2005 年 12 月的资产收益统计情况。

如下图所示,在 80 年的时间内,投资大盘股(普通股)的收益高达 2658 倍,远远高于公司债券 100 倍收益、美国长短期国债 71 倍、18 倍的收益。

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

当然了,以上统计仅仅是针对美国股市,像俄罗斯、法国、德国、日本和阿根廷等国家的股市都在 20 世纪初非常亮眼,却因种种原因一度中断。

但是美国股市的统计无疑非常具有参考性,因为展望未来,我相信世界越来越和平是大势所趋。并且毫无疑问的是,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和平的阶段。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国会更专注于经济发展,股市因外力因素被迫中断的概率也会大大降低,有理由相信美国股市的经验数据在未来具有普适性。

03股市整体估值不贵目前上证指数只有 2792 点,处于相对较低的点位。

更直接的证明在于下图,沪深全A指数PE百分位只有 20.47%,PB百分位只有 9.27%,要注意的是,这个指数估值还是今天大跌前的统计。

跌的郁闷了!我用这2个字来应对

当然也可以看到,目前中小板和创业板真的不便宜了,特别是创业板全指,PE百分位高达 97.5%,这是显而易见的高估。

这里,我必须要说的是,下跌时不在场,如何保证能够享受到上涨?

股市在大多数的交易日,其实都是下跌的。如果拿掉股市表现最好的 10 天,平均投资收益率就会减少 1/3,拿掉次佳的10 天后,几乎会再减少 1/3。

有人说等跌到位了再抄底,但是前面已经说了,市场短期极难预测,只能买到相对底部,绝对底部只有走出来了才知道。并且,每次铁底,成交量实际上极为稀少,想着抄到最低点的人,最后往往只能追高了。

所以非常遗憾的是,我们都希望能把握股市最火热的 20 天,但没有人能准确地知道这 20 个最好的交易日到底是哪些天。

短期的扰动是我们无法掌控的部分,至少对于平凡的我来说,无力掌控。只需要明确当前估值整体不贵,自己持有的公司估值也合理甚至偏低,长期前景看好,值得担心的东西就不多了。

总之,在近期股市重挫中,我也损失惨重,心情自然会比较郁闷,但我还是会继续持有,因为我很难预测现在到底是不是还会继续跌。所以万一现在跑了,股市行情很快就好转了怎么办?

所以,在查看检阅了我持有的个股,发现估值普遍OK,不会因为疫情导致长期价值大幅受损后,我就坚定持有了:只要当下估值不贵,跌去的市值迟早会涨回来。

特朗普逼疯了鲍威尔,鲍威尔吓呆了市场。

美国联邦储备局于两个星期内,第二次采取紧急措施,一口气将联储基金利率下调到0-0.25%,并宣布重启QE计划,7000亿美元的资金入场购买国债和房产抵押债券。公开市场委员会连三天后的例会时候再出招也等不及,一则显示市场状况之紧急,二则凸显白宫在背后的压力。与挤牙膏式地推出救市政策的欧洲央行不同,鲍威尔一口气射出了弹夹里所有的子弹,就是为了向市场表达“whatever it takes”的破釜沉舟般气概。

然而,市场被吓瘫了,股市再次狂跌,两个星期内鲍威尔第二次失败了。上周五原本市场气氛已经有所缓和,鲍威尔的大手笔反而打破了弱平衡。资金焦虑监管当局是不是知道自己尚不知情的危机,在避险意识极端浓厚的市场环境下,夺路而逃成为条件反射,而此又触发ETF被动式出货,更多杠杆投资者遭遇margin call,新一轮恶性循环产生。

许多投资者将这次市场调整与2008年金融危机相比,那是错误的方法论。2008年是金融危机,高杠杆和衍生产品导致金融市场火烧连营,流动性突然枯竭,伴随而来的是全球系统性金融风险。那是一场流动性骤停触发的金融危机,2020年的则是经济危机。疫情带来了供应链断裂,全球工业生产放慢甚至停止,工业生产面临断崖式下跌。各地封城对消费的冲击巨大,而此影响企业投资,冲击企业现金流,最后殃及就业,结果是经济衰退。上次是流动性出事,这次是经济出问题,光靠注入流动性无法解决问题。

这次疫情也不应该与2003年SARS对标。2003年SARS爆发时间较短,而且集中在中国、周边国家及华人社区,中国当年也不是世界加工厂。笔者认为,COVID-19可能夏季在北半球稍微放缓蔓延的节奏,但是病毒不会主动消失,之后还会卷土重来;输入性感染导致疫情反复。这种情况下,人群厌恶心理下会长期存在,人们憋一段时间后可能有若干补偿型消费,但是上次所见的报复性消费未必重现,消费常态性下滑也无可避免。

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次疫情是被货币政策消灭的,这次也不例外。那么为什么鲍威尔要出如此的激进招数呢?首先,因为他不是传统的央行行长,对政治压力很敏感,独立性不足。疫情的演变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极其不利,白宫或明或暗的压力相信对此次紧急降息有直接的影响。其次,市场的确存在流动性短缺,银行纷纷自保,市面上可供拆借的银根萎缩,而杠杆投机者急需资金来补仓。再者,VIX指数飙升说明资金陷入恐慌,而恐慌可以如同病毒一样传染。出重招旨在稳定情绪,重塑信心。

可是货币政策有其局限性,政策效果取决于银行的信心、资金的信心。央行可以将钱送至银行手中,但是如果银行没有信心,不愿充当中介,流动性仍无法送抵实体经济手中。市场没有信心,投资者去杠杆去风险,则加大的基础货币被放慢的乘数所抵消,市场还是要继续下探。此次调整的一个突出特点是,算法、杠杆和ETF的同时逆转,触发被动式的自相践踏,跌势就如之前的升市一样难以控制。

那么,鲍威尔的政策是不是无效的?不是,重要的不是降息多少,而是联储的态度。美国货币当局摆出了whatever it takes的姿势,一招没用就来第二招。笔者作以下判断:1)减息用处不大。在经济彻底下滑、不确定性高企的时候,资金成本再低也不会令企业增加投的。2)QE有用。巨额的流动性早晚会把资产价格拉起来,早晚会帮助修复市场信心,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时间。3)财政政策很重要。这是经济衰退,市场的彻底复苏必须有实体经济的改善支持。多数国家现在有放松财政政策的空间和政治意欲,不过需要一点时间。4)财政货币联手操作。世界范围内零利率环境和各央行保驾护航的决心,可能开创史无前例的财政货币利益攸关者局面。5)后遗症严重。财政货币联手操作的做法,或许要改写经济学教科书,其后遗症估计大过病毒后遗症,不过那是后话。

笔者认为,联储所为对疫情帮助不大,对经济的短期帮助不大,但是空前的流动性以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早晚可以带起风险资产价格。市场震荡期间,切忌杠杆过高,不过也许这是慢慢建立核心资产组合的良好时机,前提是要有承受巨大风险的资金实力和心理素质。笔者在等三个讯号,1)鲍威尔登上撒钱直升机,2)中国美国财政出大招,3)巴菲特开始“贪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