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聪儿子丁纬告赢孔夫子旧书网倒卖名人家信孔夫子旧书网可靠吗

【吸收财讯】这不跟淘宝一样吗,挣得是眼力劲! ->2019年10月时,一篇《孔夫子旧书网,中文互联网最赚钱的垃圾回收APP》的网文火爆网络,揭开了一个关于名人逸闻的故事。这则网文写道:

孔夫子旧书网每年光名人书信的交易额就有5000多万。但你永远不知道这些信札是如何完成奇迹漂流的。有六旬老人在孔网看到了6岁时父亲写给自己的信,他气愤地说道,“它应该在家里,不应该在这里。”

孔网旧书业务主管坦言,“这些人是这么干的,我在社科院家属宿舍蹲着,看到谁死了就盯着他们家,要盯住一笔我就能赚20万。”

“跟小区保洁谈好,哪家有东西扔出来,都给我攒着,到最后称斤买。”

有人通过这种渠道用20块钱一封收了18封丁聪的信札,在孔网卖了近三万元。动辄百倍的回报率让炒鞋炒币的人像极了弟弟。跟炒鞋者熟知鞋型一样,孔网老炮对硕导的了解往往比底下的研究生深刻,这是其价值投资的基本前提。

事实上,丁聪的后人把这已经看在了眼里,早在2018年,丁聪的后人就把孔夫子旧书网和拍卖丁聪信札的店主告上法院。2019年8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决孔夫子旧书网和店主侵犯了隐私权。这份判决书于近日公布,给拍卖名人家信、手稿的二手网站敲响了警钟。

被拍卖的名人书信

丁纬是丁聪、沈峻夫妇的独子,二人去世后,他成为唯一法定继承人。2016年9月,丁纬发现,孔夫子网出现大量丁聪、沈峻夫妇及其家人、朋友间的私人信件以及丁聪手稿的拍卖信息,涉及到大量家庭内部的生活隐私,其中18封信件由孔夫子网昵称为“墨笺楼”的赵利娜拍卖。

这些书信是从何而来?赵利娜称,这是她从潘家园市场“夜市”(俗称鬼市)上买来的,在此之前,此物品在市场上已交易或流通很久。

2016年8月至11月间,孔网举办“纪念丁聪诞辰一百周年:丁聪沈峻家书及旧藏友朋书信专场”及“【百场庆典】风云穿行过-丁聪沈峻夫妇旧藏早期家书、友朋信札与漫画原稿等”活动,赵利娜的上述书信全部成交,拍卖价格共计28370元。其中,丁聪、沈峻、丁纬以及丁聪之父丁悚之间的书信共10封,丁聪手稿共1封,他人写给丁聪的书信共7封。

丁纬认为,孔夫子网未经权利人允许擅自展示涉案信件,也未尽到审查义务,构成了对丁聪、沈峻及本人隐私权的侵犯,要求进行道歉和赔偿。

家信和手稿属于隐私

案件的争议在于,书信手稿的内容是否属于隐私。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书信,是将文字通过一定的有形载体,向特定对象传递信息、交流思想感情的应用文书。在电话通讯尚未普及之时,书信往来便成为公众之间彼此联络的最主要方式。尤其是亲人之间的书信往来,基于亲缘关系形成的彼此信赖,其内容往往涉及家庭生活的安排、个人感情的真实交流,体现了彼此的性情、情趣以及价值观。因此,亲人之间特别是家人之间的书信具有鲜明的私密性,通常情况下书信双方均不愿被外界所知,很可能触及隐私。

此外,对于隐私范围的认定还应适当考虑当事人合理的主观因素,即在不违背善良风俗,符合社会公众普遍价值判断标准的情况下,尊重当事人对于私人空间范围的划定。

但哪些书信内容为隐私,哪些不是隐私,需要区别对待。

案涉书信中,一部分属于丁聪、沈峻、丁纬以及丁聪之父丁悚之间的书信往来,丁纬认为这些内容均属于家庭生活范畴,不应受到他人知悉,属于隐私。

法院认为,根据拍卖信息及书信内容,上述书信的主要内容包含家事安排、思想交流、感情抒发等纯属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交流。丁纬认为这些家信内容属于隐私,属于合情合理的主张,应当予以充分尊重。上述书信内容属于隐私范畴,应当受到我国法律保护。

案涉书信中还有一部分系他人写给丁聪的书信。

法院认为,根据拍卖信息和书信内容,主要是介绍写信人的近况和感想,交流公开事务,表达对丁聪的问候,并未涉及丁聪、沈峻、丁纬的隐私。

关于案涉手稿,法院认为,由于被告未举证证明该手稿已经公开发表,且手稿内容涉及丁聪在当时历史时期的思想表达,仍属于丁聪的隐私范畴,应当受法律保护。

名人有多少隐私权

丁聪作为名人,其隐私是否要让渡于社会公共利益?

本案中,被告就辩称丁聪作为漫画界名人,其隐私要顾及社会公共利益,不能阻碍文化的发展进步。

法院认为,为促进社会公共利益而合理、审慎的利用一部分隐私,由于其用意系出于社会整体考虑,不属于侵权行为。但是,赵利娜出售丁聪家信、手稿的行为,则完全基于营利目的,与社会公共利益无任何关系。

此外,不可否认,作为广受关注的公众人物,名人在公众场合、公共领域的表现,往往基于公众合理兴趣,以及与其社会角色相匹配的容忍义务,引起包括隐私权在内的一部分人格权被合理限缩。

但是,名人的公众属性,并不导致民事权利被限制,更不等同于私人生活的完全曝光,与公共利益无关的私人生活应当受到充分的保护。

丁聪系漫画界名人,并不意味着其与亲人之间私下往来的书信及其他未经公开发表的手稿因其具有的身份而自然地进入公共领域供公众阅览,甚至供他人谋利。

法院认为,赵利娜未经权利人授权,通过在互联网平台售卖的方式,公开展示丁聪家信、手稿的行为,已经构成对丁聪、沈峻的隐私,以及丁纬隐私权的侵犯。

法院未支持返还丁聪书信

此案还衍射出另一个问题,即丁纬作为丁聪的唯一法定继承人,是否有权收回被拍卖的书信?

判决书显示,18封书信已被拍卖成交并交付买家,未由赵利娜占有。

丁纬提出了返还书信,法院认为,案涉书信手稿内容记录于纸张之上,即形成了民法上的物。在丁聪、沈峻在世时,其物权应当归属二人所有。在二人去世后,丁纬通过继承取得了案涉书信手稿的物权,可以请求无权占有该物者予以返还。

然而,本案中,丁纬起诉的是孔夫子网和店主侵犯隐私权,并未起诉其侵犯物权,因此对返还案涉书信手稿的主张,法院表示无法支持。

本案还是给拍卖名人书信的二手网站敲响了警钟。判决书的最后写道:

作为专业的收藏品交易平台,古城堡公司(孔夫子网的运营公司)应当以本案为鉴,加强对入驻商户出售商品的特殊属性、权利来源等方面的审核力度;另外,古城堡公司应当防患于未然,将与收藏品相关的重要法律知识,特别是涉及隐私权的内容,以公示的形式对网络用户进行警示和教育,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侵权行为,从而促进收藏品交易的电子商务模式健康、有序的发展。

丁聪是我国著名的漫画家,曾任《人民画报》副总编辑。作品有《鲁迅小说插图》《丁聪插图》、老舍的《四世同堂》《骆驼祥子》等众多作品的插图。2016年9月,丁聪的儿子丁先生发现“孔夫子旧书网”上出现大量丁聪、沈峻夫妇及其家人、朋友间的私人信件以及丁聪手稿的拍卖信息,涉及大量家庭内部的生活隐私,于是提起诉讼维权。

我国著名漫画家丁聪

丁先生起诉说,自己是丁聪、沈峻夫妇的独子,也是唯一法定继承人。2016年9月,他发现“孔夫子旧书网”上出现大量拍卖信息,涉及自己家庭内部的生活隐私。审判长赵长新宣读了法院查明的事实:

2016年8月至11月间,被告以昵称为‘墨笺楼’的拍主身份参与古城堡公司经营的孔子旧书网在大众拍卖区举办的纪念丁聪诞辰一百周年,丁聪、沈峻家书及旧藏友书信专场的活动,公开拍卖丁聪、沈峻与亲友之间的书信以及丁聪的手稿一共18件,并全部成交,拍卖价格共计28000余元。

丁先生认为,昵称为“墨笺楼”的赵女士,未经权利人允许擅自展示涉案信件,构成了对丁聪、沈峻及丁先生本人隐私权的侵犯。“孔夫子旧书网”的经营者古城堡公司,也未尽到审查义务。丁先生起诉要求二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删除信息,公开赔礼道歉;赵女士赔偿丁先生精神损害抚慰金和律师费共计90000元,古城堡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还要求赵女士将所有涉及侵权的信件返还给自己。被告方提出了反驳。审判长:

被告古城堡公司辩称,被告公司主体不适格。经营的‘孔夫子旧书网’只是网络商品交易服务的提供者和经营者,作为平台已履行通知删除义务,本案中的书信手稿内容不构成对原告隐私权的侵害,丁聪作为名人,其隐私权的行使要顾及社会公共利益。

被告赵女士的答辩称,涉案书信、手稿是她以合理对价购买,丁先生无权主张返还;自己不是首位将涉案书信、手稿在市场上公布的人,不符合侵犯隐私权的认定条件,也提出名人的隐私权应让渡于社会公共利益。

丁聪漫画展

对此,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名人家书属于个人隐私范围。审判长:

涉案书信中一部分为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交流,属于个人隐私。另有一部分系他人写给丁聪的书信,内容属于公开事务,未涉及丁聪、沈峻的隐私。涉案手稿被公开发表,其内容涉及丁聪的思想表达仍然应属丁聪的隐私。

法院判决认定,涉案家信、手稿不属于社会公共利益,指出赵女士出售丁聪家信、手稿,完全基于营利目的,与社会公共利益无关。审判长:

名人的公众属性并不导致民事权利被限制,更不等同于私人生活的完全曝光,与公共利益无关的私人生活应当受到充分的保护,涉案家信手稿不能因丁聪具有名人身份而自然进入公共领域,供他人阅览、牟利。

丁聪作品

法院一审判决二被告在“孔夫子旧书网”首页公开向丁显示赔礼道歉;被告赵女士赔偿丁先生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合理开支(律师费)共计30000元,被告古城堡公司承担连带责任;驳回丁先生其他诉讼请求。

这份判决提示,名人与公共利益无关的私人生活应当受到充分的保护,他人不得侵犯。收藏品交易平台应当对书信、手稿等涉及隐私属性的物品来源、内容尽到合理的审核义务,否则要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