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重线是什么意思KTV酒吧为什么选择在快手复工在线营业盈利-吸收财讯

行业重线是什么意思KTV酒吧为什么选择在快手复工在线营业盈利

快手推出“原地看车”活动,东风风神、一汽奔腾、江淮汽车、雪佛兰、一汽红旗、捷达等众多品牌参与。仅是奇瑞汽车一场新车上市的直播活动,就有超过70万人观看,并获得了超过7000条销售线索,打通了线上线下、公域和私域。

【吸收财讯】-> 原来看不上快手,都是老铁现在主流的都转进来了,不在快手复工就在抖音复工!春节以来,“在线营业”成了热词。受疫情影响,线下商业按下暂停键,大量企业面临生死考验,纷纷加速转型线上,开始尝试与短视频平台深度合作,探索新的营业模式,利用直播开展“在线营业”。就连此前互联网渗透率不高的行业,如汽车、房地产、商场、家居、餐饮、Livehouse、酒吧、等,也不甘落后。

正如嘉御基金创始人合伙人卫哲所说,“在线化”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是活不活的问题。随着主流商业品牌“在线营业”的需求被极大的激发出来,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开始加速向各行各业渗透,不断扩展边界,而且速度极快。

十天推进,五天筹备。2月28日晚,网红酒吧“大冰的小屋”在线音乐会在快手举行,十几个分舵的驻场歌手参与,总观看人数超过617万。

一周时间筹备,3月13日晚8点,快手和KTV服务商雷石、100多家KTV线下店共同打造的在线K歌活动首场直播上线,传统KTV行业的线上运营走出第一步。

2月底,基于疫情期间汽车行业需求,快手推出“原地看车”活动,东风风神、一汽奔腾、江淮汽车、雪佛兰、一汽红旗、捷达等众多品牌参与。仅是奇瑞汽车一场新车上市的直播活动,就有超过70万人观看,并获得了超过7000条销售线索,打通了线上线下、公域和私域。

当“在线营业”成为大势所趋,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天然成为重要的承接者。

赋能“在线营业”

据了解,快手针对众多线下行业的需求对接,是从大年三十晚上开始的,从教育到汽车,从娱乐到家居房产,从餐饮到旅游。

“这些都是至今还无法大规模线下复工的行业,有的甚至未来几个月,也做不了生意。”快手直播活动负责人赵天一介绍,他们有在线上曝光、用户运营甚至付费交易的需求,快手也有责任让他们被看见。

快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通过商业化产品、营销工具、公域私域流量结合,不断完善生态内的商业基础设施,来帮助企业在数字世界中与用户建立新的连接,实现新场景的销售,创造新的营销模式和链路。

这个过程中,凭借在直播领域多年的技术积淀,快手展现出反应快、高效的工作能力。

从一个主意到真正上线仅仅花了一周时间,3月13日晚8点,“亲爱的,K歌啦”活动上线,这是快手和KTV服务商雷石、100多家KTV线下店共同打造的在线K歌活动首场直播,粉丝点歌,明星演唱,“水木年华”的卢庚戌、黑龙,王筝,汤潮等歌手参与。

只有5天筹备时间,2月29日晚,快手和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联合举办线上音乐会,纽约的坂本龙一、波士顿的刘与操和郭雅志、合肥的冯昊、上海的张梦、北京的庞宽等九位音乐人,共同完成了一场打破时空限制的音乐接力。

十天推进,五天筹备,四天没日没夜的落地调音测试,2月28日晚,大冰的小屋在线音乐会在快手举行,十几个分舵的歌手参与,多机位,分会场,呈现效果如同现场演出。

相比直播带货、云蹦迪等“在线营业”方式,在线音乐会,相当于一台小晚会了,歌手在不同地方,轮番登场。想要做到观赏性十足,对技术的要求极高。

“我以前以为网络直播很简单,对着手机聊天唱歌就是了。”歌手王继阳参与了大冰的小屋线上音乐会的演出,他说,“后来才发现原来这么难――我面前有三部手机一部电脑,我对面坐着小屋义工阿宁。我耳朵里有一支小喇叭,里面有导播孔小姐的流程安排,我眼睛看着主播屏幕,斜眼看着现场反馈屏幕、阿宁在对面用油性笔写板警示我和提示我。整场直播四个小时,阿宁一支新买的油性笔都写没水了。”

大冰的小屋是Livehouse的代表,也一个网红酒吧,在全国各地都有分舵,过去5年,他们已经举行了1700场的百城百校音乐会,但线上音乐会,这还是第一次。

赵天一介绍,这场在线音乐会,想尽可能原汁原味的还原大冰的小屋的氛围,所以用了一个分舵连一个分舵,接力的概念。用户可以在一个直播间里,看到多地多个歌手同台表演,这种技术,以前做连麦音乐会,会用到,但因为很复杂,没有被广泛应用。

一个歌手演唱结束后,下一个歌手就要跟进来,直接开始说话或表演,不能出现长时间的空场。

“两个歌手之间,最多允许有8秒的延迟。”赵天一说,为此,他们选择了在一个微信群里通知候场和人工提醒同步进行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歌手面前需要多台手机和义工的原因。

另一个参与演出的歌手麦先生说,因为没有经验,遇到各种突发状况技术难题,各种下半夜和快手的伙伴临时拉起来开会,凌晨三点还在跟大家确认信息,直播前一晚一直到直播全过程,都像是在打一场攻坚战。

“第一次彩排,效果并不好。”赵天一说,当时有一个分舵在美国,然后歌手家里面的网络环境是不太好的。音视频组的技术人员给他在后台做了一些设置,然后整体的流畅度和清晰度都上来了。多次彩排后,问题才逐渐解决。

在业界看来,技术驱动正是快手最重要的标签,目前快手员工中,工程师团队占6成以上。

快手CEO宿华曾表示,快手的愿景是希望构建一个以AI等前沿科技为核心的基础设施,用科技去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促进记录和分享,促进创造和交流,促进表达和共鸣,促进理解和成长。让每一个人都有被看到的机会。

这次疫情中,快手要推的直播已经远非卖货这么简单。而是向汽车、教育、娱乐等众多需要在线营业的多场景快速延伸,它希望推动和帮助实体企业完成一场“线上化的变革”,成为各行各业“在线营业”的赋能者。

而这正是一个“互联网基础设施”需要探索并引领的方向。

重构供给与需求

去年6月18日,快手创始人宿华、程一笑发了一封内部信,对“慢公司”正在成为快手的标签表示非常不满,称“这让我们寝食难安。”

此后,快手开始奔跑,从线下的“光合创作者大会“,到成为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紧接着不断扩展直播生态。

直播一直以来是快手具有优势的领域,去年12月发布的《2019快手直播生态报告》显示,快手直播日活已超过1亿。

在宿华平等和普惠的产品理念下,快手成长为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社区,并造就了直播的高活跃度与社交属性,而背后则是用户需求的驱动。

这一次,当“在线营业”成为浪潮和趋势,快手同样也在顺势而为,从中寻找自己的社会价值与商业潜力。以汽车行业为例,重度依赖线下销售,公开数据显示,全国有120家左右车企、28000家4S店、十几万家汽贸店,疫情之中受影响巨大。

2月底,针对汽车销售大幅下滑的现状,快手联合众多品牌推出“原地看车”活动,东风风神、一汽大众、捷达、江淮汽车等参与。

在此之前,快手上的汽车商业生态已经初具雏形。一汽丰田、特斯拉、奇瑞汽车、吉利汽车等众多国内外汽车厂商集中入驻快手。

为了在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之间架起桥梁,2019年11月快手“快说车频道”正式上线,聚集起了丰富汽车内容生态。全国各地的4S店员工、二手车从业者和说车达人,每天在快手上生产超过6万条视频。

这些为“原地看车”的火爆打下良好基础。3月9日,奇瑞汽车旗下全新一代瑞虎7/瑞虎7 PRO以“全平台矩阵云上市”在快手正式发布,连开4场直播,并邀请4位快手汽车大咖助力 “新车云发布”。

在快手网红“虎哥说车”直播间里,限时抢购半价车等动态营销活动带来了远远超过传统营销的效果。最后,这场活动以超70万的直播总观看人数和近7000条销售线索,刷新了汽车云发布直播记录。

在“全民直播”的趋势下,车企正在迈出数字化营销的关键一步。经历过这次疫情后,用户的消费习惯很可能也会发生改变――线上消费、无接触消费等概念将大行其道。

家居房产、KTV、餐饮等行业也纷纷加入进来。以KTV为例,参与快手直播合作的都是纯K、酷秀、星聚汇、好乐星等头部KTV品牌,总参与门店数达100多家。据了解,100家店只是开始,三月底之前参与店数将达到1000家,四月底之前到10000家。

如今,快手上除了过去我们已知生活化的直播,正在出现更多高品质的垂类直播内容,以及不断破圈的用户结构。

“快手直播和其他平台有很多不同,最大的不同点是快手上的用户把直播当作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当成工作。”宿华曾这样表示。

服务与交易是每个人自然的生活需求,而当这种需求和供给的场景在快手重构,直播便不再只是一种商业模式,而演化为一种数字世界中的基础服务能力,这大概就是快手的野望。

在持续了将近2个月的疫情影响下,全国KTV几乎全部闭店,如何扭转全行业停业的损失,重塑消费者信心,成为KTV从业者最焦虑的事情。

在焦虑“待业”的过程中,KTV们只能苦等开店通知,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号称北京曾经行业第一的“K歌之王”,发布公告要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有30%的人不通过该方案,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的程序。也有KTV的店长鼓励店员做“共享员工”,送快递送外卖,暂且度过零收入的难关。

3月13日,快手上的老铁们与“待业”的艺人歌手,在快手线上KTV包房里聚在了一起。

在“亲爱的,K歌啦”直播界面里,卢庚戌、汤潮、王筝、黑龙、刘飞鸣等歌手,开设了5个包厢,主持人带着直播间观众依次转场5个包厢。

除了知名艺人参与之外, 严艺丹、小娜娜、莫龙丹、莎妞妞、广东雨神等,快手上的红人们,则参与了包厢做客,由主持人带领着,与知名艺人同台K歌,观众们在直播间利用投票功能进行点歌和评分。

这是快手与线下KTV服务商雷石的一次“在线营业”实验。

明星“老铁”在线K歌

受此前酒吧、夜店、livehouse在快手上“云蹦迪”的启发,服务于KTV行业的雷石,主动找到快手,希望以“短视频+直播”的形式,打造一次线上KTV的欢唱活动。

在三周前,快手与雷石联动了国内KTV行业头部4大品牌,以及全国100多KTV门店、知名艺人和快手红人,发起了这场线上KTV的欢唱活动。

快手上线了“亲爱的,K歌啦”系列活动

打开“亲爱的,K歌啦”直播界面,钛媒体进入到了卢庚戌的K歌包厢,其早年成名作《一生有你》的旋律响起,瞬间把人的记忆拉回到灯光零星闪烁的KTV包厢场景,而屏幕上不时飘过一排“666”的弹幕,则取代了线下KTV包厢里的音效欢呼。

在与卢庚戌互动K歌中,严艺丹难以压抑见到年少时偶像的激动

与线下K歌不同的是,在快手的线上包厢里,我们不用逐个敲定小伙伴约时间定合适的包厢,也不必找准时机抢夺麦霸手里的话筒,包厢里的人可以跟着原唱一起怀念KTV的怀旧金曲。

除了在线K歌,在主持人的互动环节,纯K、酷秀互联网+KTV、好乐星KTV发出了三小时免房费K歌券,待疫情结束时重返线下KTV消费。

如何“复活” KTV

“春节期间,大家都憋在家里,云蹦迪的事情,其实对我们刺激蛮大的。”活动的主要发起方之一,雷石科技合伙人王翔宇告诉钛媒体,联动KTV来快手上K歌,是受到不久前上线的“云蹦迪”项目的启发。

自今年2月起,几十家头部夜店和厂牌,都已入驻快手,并且都取得了不错的观看效果。王翔宇说,“云蹦迪”这个概念,最初对于KTV老板们而言,是不可思议的。在他们的设想中,互联网蹦迪几乎不可能,因为蹦迪极度现场交流和互动。

“他们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大家行业之间,都在相互借鉴。”王翔宇说,从不理解到惊叹,圈内开始讨论的话题是,就连蹦迪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像一股风潮被大家所推崇,那么,KTV是不是也可以在云上实现?几家KTV老板们已经跃跃欲试。

王翔宇告诉钛媒体,疫情对线下实体影响非常大,尤其是娱乐行业,包括影院、KTV、网吧、酒吧在内,都是最后一批复工的产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线上红利期也到了一定天花板状态,线上流量的成本与日俱增,还有数据真实性问题的困扰等。

“疫情推动了传统线下娱乐和线上协同的加速发展,这对双方都是非常迫切的。”王翔宇说。

面对行业主动找来的需求,快手直播活动运营负责人赵天一感触颇深,“KTV是我平时喜欢去释放压力的地方,疫情对他们的影响还挺大的,我们希望能帮助他们解决些当下一些困难。”

作为一线城市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他喜欢在KTV、酒吧等地方,去排遣日常高节奏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力,他对KTV一直有一份情怀所在。在赵天一的观察中,因为疫情的影响,全行业员工只能在家苦等“待命”,但公司却必须照样支付薪酬,这期间的成本之高,多数门店都难以承受。

快手和雷石,两家此前未有太多交集的公司,在一种“出乎意料的顺利”中,完成了从业务探讨到执行落地,并且只花了不到三周的时间。

合作顺利的根源在于,双方都认为,“互联网+KTV”是有前景和方向的。拥有了这样的共识基础,他们愿意不遗余力去投入资源,不大在乎和计较活动中彼此之间的得与失。

已经突破3亿日活跃用户的快手,拥有全国最大的私域流量,直播生态和商业化探索已经成熟。而深耕线下KTV行业解决方案24年雷石,有国内最广泛的KTV渠道和K歌线下用户人群,全国同步联网在线超过2万家KTV,点歌互动屏幕超过100万,歌手、艺人、主播很大的宣传推广资源,从而众多艺人明星非常愿意和雷石合作。

据钛媒体了解,在参与第一期活动的明星艺人选择中,为了实现更好的效果,KTV方面基本上尊重了快手的选择和判断,而不像以往的项目中,作为行业中的重要的一环,必须考虑其他太多额外的因素。

但这不意味着中途没有波折。毕竟,从前期带动行业KOL,敲定艺人人选、档期,到后续场地选择,这都需要面对诸多疫情发展不确定情况,还要在极其有限的准备时间内完成。

首先,摆在王翔宇面前的难题是,该如何从海量且分散的KTV门店中,精准挑选出愿意且适合参与活动的品牌?

一方面,在本土市场,KTV行业目前属于分散的市场,没有形成几家独大的寡头。虽然雷石在全国服务大约有4万多家门店,但它们大多数集中在区域分散的市场,比较少有具备全国范围内影响力的连锁品牌。

另一方面,KTV线下经营的商业模式已经成熟,管理层大多年龄偏高,而这行业的决策者们,对于线上化和互联网相关的信息,是处于保守和观望的态度,对于新生事物接纳的意愿较低,如何说服他们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KTV是一个很传统的传统行业,伴随几代人的成长,形成了固有的模式,包括很多管理团队,都是从当年‘钱柜时代’传承下来的模式,互联网对线下娱乐的冲击融合有个过程。”王翔宇说。

而值得庆幸的事情是,经过这些年的行业洗牌,业内已经有知名标杆品牌的存在。由点带面,从行业的KOL突破,成为了王翔宇破局的办法。

他找到了纯K、星聚会、酷秀和好乐星这四家品牌。他们一向走在行业前沿,管理团队偏年轻化,易于接受新鲜事物,也了解现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

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王翔宇告诉钛媒体,刚开始发起活动之时,90%以上的KTV都是持犹豫和观望的态度,当这四家品牌宣布加入之后,就像是鲶鱼效应,瞬间激起了大多数公司的敏感神经。

“这件事必须干了,否则就落后了。”主动要求加入线上KTV的公司,几乎打爆了王翔宇的电话,他们参与的热情超乎想象,在第一期活动还未开始,第二期参与报名KTV的名额已满。

而王翔宇现在不止想把这件事做成疫情期间的营销活动。见证过国内KTV行业起起落落的他,一直想探索一些更深层次的议题。

“KTV行业自诩面对的是年轻化的潮流客户,但我们在这个风口上,再不去做直播的方向的事情,其实我们就Out了,就被时代淘汰了。”王翔宇说。

随着直播技术的发展,在互联网上,我们已经有了无数种交流的方式。人们不仅已经习惯在网上隔空唱歌、听演唱会,还衍生了“云喝酒”、“云蹦迪”这样新鲜的玩法。

互联网利用了人们的碎片化时间,而KTV则是超长时间的社群重度体验。在王翔宇的设想中,通过“短视频+直播”的玩法,未来直播KTV的Party,就可能线上线下联动,甚至增加线上线下的交互和消费。与快手的长期合作将打通线上与线下的互动连接,甚至可以探讨提供联合会员服务。未来一旦5G成功商用,以及其在VR和AR等新兴形态上的落地,都会为现场娱乐迁移至线上提供了无数种可能性。

随着线下娱乐产业的细分发展,越来越多年轻人娱乐消费习惯开始分化,KTV产业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也从当初的鼎盛辉煌,到如今遇见了一些瓶颈。但这一次,在快手上,老铁们对雷石和四大品牌KTV在线营业合作的认可,意味着人们对唱歌、音乐和社交的刚需的并没有消退。

快手与KTV龙头公司的联动,也为线上线下融合提供一种新的思路。

“在线营业”正成为基础能力

事实上,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很多企业不仅开始思考恢复营业之后的事情,甚至触及到更深层面的商业模式变革,将目光转向线上,希望通过上线改善当下或者未来的境遇。

作为平台,快手也在加快“在线营业”的探索,从在线音乐会,到云旅游、云健身。如今,汽车、房产家居、餐饮、百货零售等行业,快手在主动开放技术能力和运营,帮助众多行业“在线营业”,并获得了不错效果。

比如汽车行业,受疫情影响,汽车销量严重下滑,据中汽协发布最新产销数据:2月汽车产销分别为28.5万辆和31.0万辆,环比下降均为83.9%,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许多品牌发动4S店及员工入驻快手,探索线上销售,不仅收获了大量粉丝,也直接带动了销售。

据钛媒体获悉,东风风神目前已经有95家专营店开通了快手直播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民和江源店,快手直播线索占比80%,销量占比85%,2019年8-12月通过直播产生订单超过350台。

而在快手商家号不久前举行的“理想家”活动中,家居家装行业的的头部品牌尚品宅配,依靠快手开启超级直播团购会专场。这次直播活动尚品宅配的直播间人数达到116万,收获了3673个留咨获客,有家装需求意向用户信息过1万,相当于一个运营较好的线下门店200天的获客量,以尚品宅配的平均客单价保守估计,提前锁定了至少1亿的营业额。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银泰百货,疫情期间,银泰百货携手淘宝为10位湖北导购开通直播专场。参与这次直播的导购分别来自武汉、荆州、孝感等城市,整场直播时常3小时,观看人数达7.5万人,相当于1家顶级购物中心的周末客流。直播期间,有多款商品被抢光。

在沈阳五联商业广场,几乎每个业户都注册了快手账号,快手号有600多个,直播销售额占到实体店销售比例约20%。

这次疫情直接加速了企业的线上化,而快手基于产品与价值观,在关系链和私域流量方面有着优势的明显。

根据快手官方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快手上日活跃用户在2020年初已突破3亿,快手App内有近200亿条海量视频。在过去一年,有2.5亿人在快手平台发布作品,平台累计点赞超过3500亿次。

“在线营业”的商业场景也随着线上流量在无限拓宽。快手目前的一系列尝试,不仅是帮企业度过疫情困难时期必要之举,更是在各个产业线上和线上融合、会员体系打通等方向上,带来新的想象空间。未来,“在线营业”可能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为一种基础能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