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mini和盒马有什么区别前置仓业务mini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吸收财讯

盒马mini和盒马有什么区别前置仓业务mini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

对于盒马小站:第一,同样面积的小站跟mini比,mini的坪效要大于小站将近4倍以上;第二,单店销售线上+线下,但是盒马小站只有线上没有线下;第三,盒马mini具备新零售的所有特征,它线下门店的引流能力、品牌影响能力。

【吸收财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带我一起上路啊,我也想分一杯羹!-> 盒马的“小”业态又有了新变化。3月19日,阿里巴巴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在盒马线上发布会上透露,2020年盒马mini将加速开店,盒马的前置仓业务(即70多家盒马小站)将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今年预计至少达到100家。

据侯毅介绍,盒马在今年的战略是“双100战略”,即要开出100家盒马门店和超过100家盒马mini店。这意味着,盒马要完全淘汰前置仓模式,盒马mini这种小业态在竞争中胜出,成为主力。侯毅甚至称,mini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

2019年初,侯毅曾对外表示,中国消费市场足够大,消费升级需求旺盛,但“一套武功打天下”难以适应新的发展阶段。此后,盒马陆续孵化出F2、小站、菜市、mini等不同创新业态。

侯毅曾在2019年7月通过个人头条号声称,作为盒马尝试的多种新业态之一,盒马mini开业三个月坪效就能超过盒马大店、物流配送成本更低、线上订单超过50%,而且投资成本只是大店的十分之一,很快就可以盈利。

与此同时,盒马小站也投入运营。在2019年内,盒马开出了超过70家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同类型模式的创业公司每日优鲜、叮咚买菜都在2019年内迎来了流量的高速增长。叮咚买菜2019年GMV超过了50亿元,每日优鲜则称2.0版本的前置仓坪效最高可达19万。

然而,2019年底时候毅曾表态称,从生意模式本身来讲,前置仓是个to VC的伪命题,不可能盈利。前置仓最好的结果,是卖给一些需要本地化流量的公司。

本次分享会上,候毅详细解释了他不看好前置仓的理由:其一是流量问题解决不了,每日优鲜在各大平台开店,缺少属于自己的流量平台;叮咚买菜则依赖烧钱维持客户粘性,这样的流量无法保持稳定;其二是行业整体的毛利很低,利用价格竞争无法持久;其三是损耗过高,每天六点之后,很少有人会继续下单。

因此,候毅认为,从品类结构、流量、经营的毛利率、对损耗的处理上,盒马mini均要好于前置仓模式。究其原因,盒马mini是开在用户附近的实体店,流量是自来的,不需要烧钱。

数据显示,春节期间全国两百多家盒马鲜生门店迎来线上线下双增长,其中线上流量是去年正月的2.8倍,比节前消费最高峰还涨了一倍多。

这其中固然有疫情对线上生鲜电商的促进作用,但候毅预测,疫情过后,线上买菜必然成为一种大趋势。不可否认的是,疫情后的生鲜电商在毛利、客单价等核心指标上都会有所回落。其中,前置仓模式的客单价会回落至50元-60元,盒马的客单价会回落至80元,他认为这基本符合消费者一顿饭的花销。

候毅透露,虽然盒马小站的前置仓在疫情期间的表现不错,但前置仓有的优点mini店都有,盒马决定要把所有的前置仓改成mini店模式。目前mini单店超过3000种商品,其中生鲜商品种类超过三分之一。

不过,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阿里巴巴并未完全放弃对前置仓生鲜的布局。2019年5月,一家名为“菜划算”的生鲜电商平台获得熊猫资本的A轮投资。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菜划算”正是阿里内部对于前置仓的又一次布局,目前业务在宁波、杭州、苏州三地,并未进入上海地区。

对盒马而言,疫情重创零售业给2020年带来了略为艰难的开端,要维持行业领先,对盒马mini的运营创新将成为今年的发展重点。消息:3月19日,盒马举行线上媒体沟通会,邀请了包括《联商网》在内的数十家媒体,沟通了关于盒马疫情期间,全国门店的表现和盒马的整体策略。

了解到,疫情期间,线上买菜订单大增,盒马鲜生门店单日最高单量达到10000单,突发给盒马带来了供应链、、的挑战。盒马率先提出“共享员工”政策,来解决人员不足问题,截至今日盒马共享员工人数超过5000人。

侯毅认为,疫情加速了线上线下一体化。经过疫情期间一两个月的教育跟培养,线上的买菜心智已经完全建立,这对盒马未来新零售线上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他表示,前置仓模式是行不通的,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盒马今年的扩张计划是要开100家盒马鲜生和100家盒马mini,而已有的70多家盒马小站也将会升级成为盒马mini。

下面是采访的详细内容(有删减):

《联商网》:面对突发疫情,盒马内部开始是如何应对的?

侯毅:疫情突然来了以后,也是一下子忙不过来,当时也出了很多问题。一两天以后,我们发现这件事情是一个中长期的事情,就快速调整了策略。要求我们所有管理人员春节期间全部回来到岗,这个动作还是比较快的,如果晚几天到岗,回来就要被隔离。所以,我们迅速就恢复起来了。这次疫情期间,盒马的整个工作、运营管理都相当有序。

联商网》:疫情期间盒马遇到的挑战是什么?这些挑战给盒马未来的经营和发展带来什么影响?

侯毅:疫情期间,我们最大的挑战,第一个是供应链的稳定性。原来很多盒马蔬菜水果都是自己加工包装的,疫情发生以后,我们发现产能远远跟不上需求。所以疫情以后,我们会快速的把全国加工中心的能力进一步提升,来提升我们的核心能力。

第二个挑战是人力资源上的缺乏。其实我们能力还可以远远提升上来,但是实在没有人,虽然共享员工来了一部分,我们缺口是5万人,只来了5000多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们想未来能不能建成一个社会化的共享员工体系,能够在一个非常时期,通过社会的市场组织方式,快速的把社会闲置人员组织起来到盒马上岗,而不只是企业对企业的,这个效率还是比较低。所以,我们在积极探索,未来的共享员工这样一种平台模式的创建,有没有可能性。

第三个挑战是对食品安全跟食品经营场所健康的挑战。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店里有可能是中国零售业来的人最多的,从早上到晚上,店里人始终还是相当相当多的。虽然我们也做了1米线,做了戴口罩,做了清洁放毒,包括每天晚上进行消杀,保证第二天的经营场所的卫生。明显感觉到,老百姓对经营场所的健康卫生特别关注,所以疫情以后,我们会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健康的经营环境。

《联商网》:您觉得为什么是由盒马最先在行业提出共享员工?

侯毅:由于我们春节期间很多员工回不来,就发起了共享员工的活动。这次一共40几家企业来了5000多个员工。从表面上看是他们来门店工作,但是本质上是盒马用了完全智能化的系统,完全的实现了人与技术的脱离,你只要学会用我们的操作枪,几个简单的步骤就能上岗。所以盒马完全实现智能化以后,对员工作业的技术、技能要求是远远的大幅降低,才有这么多的共享员工来盒马上班,快速能上岗。

《联商网》:疫情后是否会导致线上买菜订单回落,盒马如何应对?

线上的买菜提升,我认为这是必然趋势,因为消费者逐步逐步在养成在家买菜做饭的习惯。但是疫情后,有几个核心指标我认为会回落到常态。

第一个线上买菜的客单价,前置仓模式在50-60元,而我们认为一个消费者买一顿饭大概是50-60元,这个会回归常态。所以盒马准备好回到原来的常态,在80元左右;

第二个我认为毛利结构是回落的,除非你具备特别强的供应链优势。

第三个损耗率回归常态。

第四个配送成本,从趋势来讲是会涨而不是跌。因为你的线上大量种草,你的配送工可能更加紧缺,配送成本大幅上升。

这几个因素就是我们为什么决定把前置仓退出的原因。所以我认为前置仓模式未来是没有未来的,我们毫不犹豫把它退出来,做盒马mini去。

联商网》:您认为疫情对整个行业带来什么最显著的变化?

侯毅:疫情加速了线上线下一体化。经过疫情这样一两个月的教育跟培养,我认为线上的买菜心智已经完全建立了。尤其年纪大的消费者,在这次疫情当中,普遍的学会用智能手机在线上买菜。所以这样一来对盒马未来新零售线上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联商网》:疫情是否影响了盒马新店的扩张?

侯毅:原来我们3月份有十几家店开,现在都推到4月、5月了,因为工程全部停掉了。但是,今年盒马开新店的进度一点不会变。

这次疫情,我个人认为有可能是利好,这次疫情对实体零售业冲击很大,尤其是餐饮业、。大量的企业会退出这个市场,对我们而言是个大发展的机会。疫情导致大量的饭店倒闭掉了,尤其是500-1000O这些主力饭店,一下子市场出来很多很多门店。所以今年,盒马开店是加快而不是减缓,因为难得有这么多机会,这么多门店出来,只要符合的我们迅速把它开掉。

《联商网》:今年盒马的开店目标是什么?

侯毅:首先,今年盒马鲜生我们继续要开,在核心区域大店还是要开。如果全是小店,他对商品的经营能力会下降,只有做大店,做足够多的商品池,才能有效的支持小店的经营。所以我们今年会是双100,一个是继续在全国开100家以上的盒马鲜生,一个是继续在全国开100家以上的盒马mini店。

另外,今年我们也果断的做了决定,盒马小站全部升级为盒马mini,对于一些特别偏僻的地方,或者原来纯粹仓储一样的地方,有可能我们会退出一部分,运营差的盒马鲜生门店我们也会关闭。今年要把盒马mini作为我们覆盖整个上海市的主力军。整个上海市我们会沿着地铁沿线,每个地铁站沿线我们要去开个盒马mini。上海有将近十几个中心城镇,我们盒马mini快速进入。我们希望经过今年一年的努力,把上海市盒马mini跟盒马鲜生快速覆盖掉,不管是市区还是郊区。

我们认为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我们今年的第一个战略,就是要开盒马mini

《联商网》:为什么认为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

侯毅:从去年五大坑提出来以后,我一直在深刻反思、在深刻调整。去年年初我们发现盒马这个模式发现最大的弱点就是规模很大,投资很大,对门店的要求很高。所以盒马的发展速度快不起来,找门面很难。去年年初我们发现这个问题以后,在北上广深同步开始了两个方面的尝试,第一个是盒马小站,类似于前置仓模式;第二个是盒马mini,类似于小店模式。到今天为止,我们小站已经有将近70几家,盒马mini在上海有6家。

我们发现,对于盒马鲜生。盒马mini最大的优势是投资相对很低,盒马mini的投资大概是盒马鲜生投资的十分之一左右;第二个相对门面的要求不是很高,所以可以快速的拓展;第三个他可以进入我们很多原来盒马鲜生进不了的郊区、城镇。我们今天6家店里面4家店开在郊区,2家店是开在镇上。

对于盒马小站:第一,同样面积的小站跟mini比,mini的坪效要大于小站将近4倍以上第二,单店销售线上+线下但是盒马小站只有线上没有线下;第三,盒马mini具备新零售的所有特征,线下门店的引流能力、品牌影响能力。但盒马小站需要靠促销、靠烧钱去不断的拉新才能维持他一定的销售;第四,盒马mini本身具备了盒马鲜生一样的品类的丰富性,要远远比小站能做,因为盒马mini同样带了餐饮功能,带了熟食加工功能,而小站是一个仓,不具备这个条件,他的商品的局限性就很大。

所以从这几个维度角度来讲,我们认为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我们今年的第一个战略,就是要开盒马mini

《联商网》:永辉、、都在做mini店,盒马mini与其他的有什么不同?

侯毅:第一,盒马mini是一个新零售,新零售的核心是线上线下一体化,新零售就是全面的数字化跟全面的智能化,这个是原来传统超市都不擅长的东西。我们看了这些企业以后,认为虽然它是一个社区型超市,但是还停留在原来超市的经营管理水平上。

第二,盒马mini线上都是大于线下销售,现在盒马mini虽然只开了3个月到半年时间,但是线上订单都已经超过50%以上,基本上每家店线上订单都是在2000单的水平。

第三,从坪效来讲,今天盒马的mini是永辉mini的坪效的34倍,我们远远比他们高得多。

第四,盒马mini的商品结构跟传统的mini大润发、永辉、沃尔玛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的mini店就是小超市,盒马的mini店就是一个购物中心。所以这个是有本质区别的。

《联商网》:盒马mini既然是未来的终极模式,是不是意味着盒马鲜生大店会慢慢的消亡或者战略上作为重点?

侯毅:不会。盒马mini今天经营成功,其中有个很关键的事儿,就是我们商品的组织能力要远远大于做mini店的组织能力。今天盒马mini所有的商品是盒马鲜生里面最好的商品。如果没有了盒马鲜生,盒马mini的商品组织能力会大幅下降。

盒马鲜生有一个巨大的内仓,还可以承担其他的作用,包括盒马鲜生在一个城市的品牌影响力跟号召力,跟的竞争能力,都是需要盒马鲜生来承担的。

所以未来盒马鲜生和盒马mini是长时间同步存在,我们判断这个地方有足够人群足够消费者就开盒马鲜生,如果这个地方相对偏弱一点,有可能开盒马mini。对我们来讲是两种不同业态在这个城市里面,覆盖不同区域,用了不同的策略。所以今年我们是双100战略,100家盒马鲜生店,100家盒马mini店同时开。

未来进入郊区,进入三四线城市,盒马mini会成为主力业态,盒马鲜生会开小一点,但是今天在盒马鲜生已经进入的城市,一线城市、二线城市,这两个业态我们认为是并行的,是针对不同商圈我们采用不同的战略组合,而不存在盒马mini做了以后盒马鲜生逐步不做。

《联商网》:盒马mini是否会开放加盟?

侯毅:盒马mini会不会加盟?未来一定会考虑,但是目前阶段我们还太小,至少我们做到100、200家以上,各种模式充分成熟以后,加盟的伙伴做了以后马上能赚钱,那我们才会开始加盟,如果做了不赚钱的,这个加盟我认为不现实的。所以,我们更多的等到我们100、200家店以后再看。

(文/联商网 木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