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休舱女护士倚靠肩膀小憩背后青海海东市一院刘海婷护师许国娟-吸收财讯

方舱休舱女护士倚靠肩膀小憩背后青海海东市一院刘海婷护师许国娟

登上意大利报纸头版武汉全部方舱医院“休舱大吉”那天,3月10日,最后休舱的武昌方舱内,两名来自青海的护理人员等待出舱时在同一张床板上歇息,一名80后护士倚靠着一名90后护士的肩膀小憩。两人在出发援助湖北前素不相识。

【吸收财讯】回家好好补觉是累了,40天内从爆发到休仓,超级英雄一般的你们!-> 武汉全部方舱医院“休舱大吉”那天,3月10日,最后休舱的武昌方舱内,两名来自青海的护理人员等待出舱时在同一张床板上歇息,一名80后护士倚靠着一名90后护士的肩膀小憩。两人在出发援助湖北前素不相识。

这两名女护士火了!登上意大利报纸头版

第二天,她们的身影连同背景中患者“清零”的方舱医院出现在了意大利当地报纸头版,身处欧洲疫情“震中”的人们纷纷留言表示受到触动,“他们成功了,我们也会做到的。”

3月17日,南都记者从照片的当事人处获悉,她们所在的医疗队在17日返程,已顺利抵达青海,开始两周的隔离。

不经意的一瞬

照片的主角之一、青海省海东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刘海婷生于1994年,工作已三年。她向南都记者回忆,3月10日那天,她在中午进舱,正好到了饭点。医务人员给剩下的患者们送完饭,帮助他们收拾行李床铺提出门外,已是15时许。随后开始进行舱内环境的消杀。

刘海婷表示,消毒完毕出舱时,排队出舱的医务人员很多,每人按步骤脱下防护装备通常需耗时十几二十分钟。她和同样来自青海的护师许国娟不约而同地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两人坐在了同一个床板上,开始聊天,说今天休舱了,送走49名痊愈者,是不是离回家又进了一步?

这两名女护士火了!登上意大利报纸头版

刘海婷

刘海婷回忆,当时两人聊着聊着,许国娟说:“我在你身上靠一会儿”,借着她的肩膀歇了一阵子。刘海婷看到有人在前面拍照,但这天举着照相机的人很多,她并没有太在意。随后,她与许国娟先后出舱。

3月11日10时许,她睡了一个安稳觉后醒来,发现同事们在群里边发了很多消息,原来是自己的照片被意大利媒体用作了社交媒体的封面。当地时间3月12日,这张照片出现在了当地报纸头版。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发出这张照片的意大利《共和国报》的社交账户上,照片获得了超过1万点赞,人们留言表示祝贺。有人对全体医务人员表示感谢,有人指出照片中的中国医护人员全副武装,说明不能轻视新冠肺炎,呼吁公众居家隔离少出门,更多的人说:“照片很动人,希望意大利也能够早些出现这样的场景。”“他们成功了,我们也会做到的。”

这两名女护士火了!登上意大利报纸头版

刘海婷向南都记者表示,她的父母注意到了这个新闻,也为她感到骄傲。但父母又说,“其实这些都不重要,你一定要把自己照顾好。”

启程与归期

约在一个半月前,照片中的两位主角踏上了这趟当时归期未知的旅程。

2月4号1时许,刘海婷正在医院值班,看到医院凌晨发出的召集医护人员支援湖北的通知后就报了名,她继续值完到8时30分的大夜班,来不及回家,在宿舍里收拾了一些东西,赶着去把长发剪短,就到了出发的时间。

这天凌晨,海东市乐都区人民医院护师许国娟与同院的另外6名80后护理人员在酣睡中被叫醒,她们接到赴湖北应对疫情的指令,当天就要出发。

医疗队抵达后经过两、三天的集中培训,就开始正式轮班。刘海婷向南都记者表示,自己在此之前并未看过方舱医院内部,2月7日左右进入武昌方舱时,床位已剩下不多。第一次轮班就在“这么多人生病”的心痛和担心防护出现疏漏的害怕中开始。

刘海婷向南都记者介绍,武昌方舱运行时,内部分为ABC三个区,她主要在A区工作。护士们在4个小时的轮班时间里,平均每人负责二十多张床位。工作内容包括监测生命体征、分发口罩和药品、发放食物、心理疏导、采血,咽试子采集等。

2月15日,主要负责在C区轮班的许国娟在日记中写道,“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迈着像熊大一样的步伐走过每一个患者的床旁,一圈下来我已汗流浃背了。忙完以后抬头看外面,大雪纷飞,寒潮来袭,嗖嗖冷风吹。”她又检查了一遍患者们的保暖。

刘海婷回忆,后来看到每天出院的人数渐渐超过入院的人,她特别高兴,“他们能平安回家了,就是代表着我们也快能够回去了。”偶尔,她会特别想吃家里的拉面、面片,火锅和酸奶。

后来成为照片主角的两人来自同一城市,曾因工作单位不同素不相识,却在异地产生了交集。在武昌方舱内工作的还有武汉本地、江西医疗队和广西医疗队的医护人员。

3月17日凌晨,休舱后原地休整待命6天的青海医疗队医护人员接到了撤离的命令,当天中午整队返程,刘海婷与许国娟也在其中。驻地外,曾在武昌方舱共事的江西医疗队员与青海医疗队员拥抱送别。

据央视新闻报道,3月17日,41支国家医疗队3675人踏上返程之路。他们在武汉期间共支援当地14所方舱医院、7所定点医院。

“2月4日那天我上夜班,凌晨1点钟接到单位赴湖北武汉支援的通知,我当时就报了名。那天早上下班以后,我们简单准备了行李,剪掉头发。下午3点我们就出发了,下午5点左右到达武汉!”刘海婷对记者说。

在武汉先进行了两天的紧张培训,经考试合格后刘海婷便和同伴们上了岗。

刘海婷在武昌方舱医院A区工作,这个病区的88个床位由青海护理队护理,平均每个队员管理22个病人。病人大都属于轻症患者,刘海婷和同伴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为病人发放药物、食品、测量生命体征等。

▲ 刘海婷

此前一直在内科工作的刘海婷从来没有接触过传染病区,刚到方舱医院上班时,刘海婷特别小心。

“那阵儿总怕防护服穿不好,或者是某个细节操作不到位,心里很紧张。”刘海婷说。

刚上班那些天,最让刘海婷不适应的是眼眶上戴的护目镜。因为那时候每天配发的护目镜型号有差异,有的护目镜戴上很不舒服。有一天临近半小时就要下班时,刘海婷戴的护目镜把眼眶勒得实在疼得不行,加上戴着口罩憋闷,刘海婷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那天感觉都有些发晕了,这个时候,一个同伴发现我不舒服,她就连忙让我先出去,她代我顶一会儿班!”提起这件事,刘海婷还一直对那天提前离岗感到内疚。

还有一次,刘海婷在下班后脱防护服的时候,因为操作不慎,两层口罩直接先脱落了,因为当时还在污染区,这个意外让刘海婷无比紧张。那天回去后,刘海婷反复消毒后,饭都没好好吃。

“那是刚来那几天发生的事,到现在为止我没有任何症状。”刘海婷笑着说。

接下来的日子,刘海婷逐渐适应了工作环境和流程,她会注意每天把自己的各方面状况都调整到最佳状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工作。

▲ 刘海婷

白班的时候,空闲时间刘海婷会和病人们聊一聊,注意他们情绪、心理的变化,及时化解他们的不良情绪;夜班时,病人们大都睡着的时候,刘海婷和同事们只能在凳子上坐一会儿,她们要不断巡视,随时观察病人们的情况!

“病人们住院时间长了头发没办法理,这段时间,我还学会了给病人们剪头发,虽然技术不好,但病人们很满意。”采访中刘海婷有些得意地对记者说。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送走了病人,刘海婷和同事们也暂时处于休整状态。但这一个多月特殊的经历给了刘海婷很多触动。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肯定是我今后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从最初面对病毒的紧张害怕到每天正常开展工作,特别是看到我们护理过的病人开心地出院回家,我觉得自己也长大了!”

“疫情还没有结束,如果有新的任务的话,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奔赴新的战场,和大家齐心协力,去战胜疫魔!”刘海婷对记者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