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乱射弹药疫情下的杀戮港股场恐慌链条何时可以被打破?-吸收财讯

特朗普乱射弹药疫情下的杀戮港股场恐慌链条何时可以被打破?

市场给予的反应是盘前三大指数就达到5%的交易限制,开盘的瞬间就同时都触发熔断,并在收盘时创出本轮最大幅度12-13%的下跌,差一点创出下跌13%即触发当天第二次熔断的记录。市场的解读是大小王都炸了,联储手里已经没有牌了。

今天又是暴跌,一直唱多的哪些仙咋不说话了呢?还年终总结翻翻!姊妹们,正如我在《经济通》的另一个专栏所说,我的股龄也不算浅,但亦未见过近期环球金融市场的“惨烈”场面。

自从前周一起,美股道指连续8日的每日收市点数变化,都是4位数,即是升过千点,或跌过千点(上周一几乎是跌足3000点)。

本来,前周一已经有人形容是“黑色星期一”,因为当日道指大跌2013点。但原来,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上周一,道指再急泻2997点,是历来最大点数跌幅,也是自1987年股灾后,最大的单日跌幅。

这又是一个“黑色星期一”,希望今日的星期一不会再如此吧,但上周五道指仍跌913点,收报19174点!

特朗普乱射弹药

今次的环球股灾,肇因当然是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正当内地疫情开始受控的时候,病毒却传播到世界各地,尤其是欧洲和美国等先进国家。

根据我的观察,欧美几个国家对疫情的处理大约迟了8个星期。这一刻的意大利,就等于2月上旬的湖北,伦巴底地区就等于当时的武汉。

而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美国,因为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重点似乎不在于控制疫情,而在于控制国民的期望,以及在金融方面乱射弹药。

这一刻的美国,可能只处于1月初时的湖北,还未到武汉封城的那天(武汉于1月23日封城),所以,如果美国不再加大力度防控疫情,恐怕最坏的情况还未出现。

我这个是财经专栏,所以不再深究疫情,还是让我们检视一下自己的“荷包”。

其实,环球股市也是跟着疫情走,现在疫情受控的中国,股市跌势已经放缓,近期主要受外围影响;而疫情正处于高峰的欧美地区,股市跌势最凌厉。

航空业最受打击

附表列出环球主要市场年初至今的跌幅。到上周五为止,环球股市大多已经下跌了3成左右,而跌幅最大的是美股道指,大约下跌了33%,大部分跌幅集中于2月下旬之后。

 

疫情下的杀戮股场

欧洲3大指数,包括英国富时指数、德国DAX指数和法国CAC指数的跌幅也不遑多让,都跌32%左右。值得一提的是,道指30只成分股都是传统的大型工业股,这次疫情对传统经济的打击,可谓十分巨大,以航空相关的行业最受影响。所以,道指跌得深,也是可以理解的。

美股的纳指和标指(前者以科技股为主,后者包括500只普通股,覆盖面较广),跌幅相对较小,尤其是纳指,暂时只跌23%,因为一些大型科网股仍会稍为受惠于疫情。

姊妹们,大家最关心的,当然是港股吧!原来,相对欧美股市,港股的跌幅尚算轻微(上周五刚反弹了1096点),差少许未够2成。

至于刚提到的内地A股,到上周五为止,年初至今累计只下跌了1成,跑赢了全球其他市场。到底情况如何?小投资者又应该如何应对呢?下次再续!

来源:雪球App,作者: 黄弢-创金合信,(https://xueqiu.com/3186487370/144819594)

历史规律总是那么容易被打破,以致有投资者说:我已经不在乎我账户上那点钱了,我只想见证历史。上周的美股给熔断的历史记录又加了两笔,划出了第一个完整的“正”字,周一三大指数的跌幅更是在12-13%之间,道琼斯指数当天的跌幅创了美股历史上第三大的跌幅,仅次于1987年黑色星期一和1929大崩盘日的跌幅。

上周在外围疫情和市场走势影响下,A股恐慌情绪明显加大,全周上证50下跌6.09%,沪深300下跌6.21%,中证500下跌4.36%,创业板指数下跌5.69%。道琼斯工业指数全周下跌17.30%,标普500下跌14.98%,纳斯达克指数下跌12.64%,恒生指数相对坚挺,只下跌5.11%。

联储还有多少牌?

上周联储再次降息,此次降息有两个特征,一是又一次在非正常议息会议期间宣布降息,而本来只需要耐心等待不足24个小时就到正常议息会议了,二是降息幅度超出市场预期,一次性100个BP,联邦储备基金利率第一次达到0的水平。

市场给予的反应是盘前三大指数就达到5%的交易限制,开盘的瞬间就同时都触发熔断,并在收盘时创出本轮最大幅度12-13%的下跌,差一点创出下跌13%即触发当天第二次熔断的记录。市场的解读是大小王都炸了,联储手里已经没有牌了。

客观上来讲,联储并非没有牌,联储还有量化宽松手段,可以买国债、买商业票据、买政府债券等,甚至还可以下场买股票。

市场连续下跌的根源在哪里?

上周市场的问题在于恐慌的链条还没有被打破,联储放出来的水大量囤积在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一级交易商那里,而市场的买方主体如上周的绯闻主角桥水之类的对冲基金,还在被动地调整交易策略卖出各类资产以获得流动性。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受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沃尔克规则的限制,风险偏好收缩,大量执行风险平价策略的对冲基金由于波动率的上升而被迫降低仓位,同时或许还遭遇阴谋论中的大客户赎回压力。

短期应对极端状况的解决方案已经有人开出,或者是沃尔克规则的放松,或者是联储类似日本和瑞士央行那样直接买ETF。

市场的下跌空间还有多少?

就这次联储的反应而言,可以说远超2008年金融危机的应对措施,在2008年的时候,联储在半年内采取的动作,在最近两周内就全部扔出来了,有人在探讨说联储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地全线出击。或许联储看到了什么,或许联储也没有看那么透,但是决心摆在这里。所以就金融市场而言,短期我们似乎可以不用那么悲观,在百年一遇的2008年金融危机中,美股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50%的跌幅,现在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跌去了三分之一。而当下的危机比之2008年而言,底层资产的系统性问题小多了,金融系统的杠杆率也要远低,来自于华尔街的消息是执行风险平价策略的对冲基金仓位调整已经差不多了,另外长线的如养老基金基本的策略是越跌越买。

从经验值来判断,VIX指数大概率已经见到了阶段性的顶部,如果把全球市场比作一个池塘的话,池中掉入巨石后的主震已经产生,之后波动率的回归可能是一个常态。我们观察2008年10月24日,也就是雷曼倒闭的30多天后,VIX的数值和上周一样达到85左右,当时对应道琼斯指数9000点,之后vix基本处于下行趋势。当然市场并没有见底,市场直到2009年2月道琼斯才真正见到底部6500点,这个过程类似于池塘中余震不断发生的阶段。

因此我的观点是市场最恐慌、波动最大的阶段基本就在这个位置附近了,之后会迎来反弹。但由于疫情本身对经济的巨大冲击,就好像我们还不知道池塘中掉下的这个巨石短时间是否已经彻底破坏了池塘的生态系统一样,市场真正的底部可能还没有到来,这也是个真正的难题。芒格说过:我们能成功,不是因为我们善于解决难题,而是因为我们善于远离难题,就当下市场而言,多看少动,继续忍受时间的煎熬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上均为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