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王静登山纪录片云端有路再度崛起王静推翻老公盛发强战略-吸收财讯

探路者王静登山纪录片云端有路再度崛起王静推翻老公盛发强战略

王静并不想过于强调自己的女性企业家身份,在她看来,领导力是不分男女的,在企业管理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女性有她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比如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会更柔和,这是跟男性领导可能不太一样的地方。”

【吸收财讯】这个女人有点甜厉害,聪明人总是最让人欣赏!-> “男人一生要做点冒险的事,我觉得女人也可以。”这是王静的登山记录片《云端有路》封面的一句话。2017年,她结束自己“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回归公司。此时的探路者,已危险至极。否能带领公司回归主业?能否引领探路者再度崛起?于她来说,何尝不是一场冒险。2019年报披露后,探路者暂停上市的警报终于解除。

艰难保壳在连亏两年之后,探路者新任董事长王静,终于力挽狂澜,将公司从退市的边缘拉了回来。

最近披露的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5.1亿元,同比下降24.12%;归母净利润1.13亿元、扣非净利润1895万元,扭亏为盈。此前的2017年和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8485万元和1.82亿元。

1999年,盛发强、王静夫妇共同创立探路者,并于2009年,作为首批企业在创业板挂牌上市。在资本的助推之下,公司发展成为中国户外用品行业的领军企业。

探路者(300005.SZ)一路高歌猛进,营收规模从2009年的不到3亿元,在2015年快速达到38亿元。

资本市场是一把双刃剑,资金的加持,可以让过去的想象变成现实,这时最考验企业掌舵人的定力,不能稳稳把握企业未来的方向,就会走向万劫不复。

探路者一直由丈夫盛发强掌舵,并担任董事长、总经理等职,王静则是以董事身份行使股东权利,同时作为户外专业人士,担任公司产品研发技术指导。

探路者上市之后,驶入快速发展轨道。2012年,王静不再担任公司产品研发技术指导,淡出公司管理,仅保留董事一职。

她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个人爱好之上,不断去征服世界高峰、写作、拍纪录片。

作为登山探险界的知名人士,她已十次成功登顶8000米以上雪山(4次登上珠穆朗玛峰)。特别是在2014年,她连续142天完成地球九极(7大洲最高峰+徒步南北极点)探险项目,成为当时全球完成该探险项目最快的人。

失衡

2011年,是探路者直线飙升之年,亦是转折潜伏之年。

这一年,公司根据国内户外用品行业的发展趋势,在外部咨询机构的协助之下,规划了未来发展战略。

将公司主体户外用品市场业务细分为三大板块:较专业的户外运动市场、户外休闲用品市场、户外用品市场等。

随后几年,公司根据既定战略急速推进,投资并购成为战略推进的最快手段。

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公司不再满足于卖户外用品,而是逐渐构筑起户外用品、旅行服务、大体育三大板块,形成所谓的“生态圈”。

短短几年间,公司对绿野网、图途、易游天下、行知探索等公司进行战略投资,并在冰雪运动、赛事运营、体育传媒、体育培训等领域直接或间接投资。

摊大饼式的发展,让公司的营收规模快速壮大,但盈利能力并未明显提升。

2015年,公司营收达到38亿元,主要得益于当年以2.3亿元收购易游天下,强力切入旅行服务行业。

发展的天平已开始失衡。

作为一家户外用品公司,旅行服务行业收入超过半壁江山,两项业务的协同效应并未明显体现出来,户外用品收入并未明显提升。

旅行服务和大体育行业发展的难度,显然超过了公司的预期。这两大板块的持续亏损,吞噬着公司的利润。

2015年,公司户外事业群净利润2.87亿元,旅行事业群亏损0.23亿元;

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8亿元,远未达到45亿元的年初预期,户外板块盈利能力下降,旅行和大体育板块亏损加速。

2017年,户外板块收入和利润持续下降,旅行板块仍旧亏损,加之商誉、投资、资产减值对利润的影响,探路者首个亏损年诞生。

推翻重来

也就是在2017年末,王静回归从丈夫盛发强手中接过探路者接力棒,以董事长兼总裁身份掌控公司,盛发强则仅保留了董事一职。

当年,公司即着手调整战略发展节奏,提出“业务重心回归户外用品主业”。收缩战线,整合旅行和体育投资项目,对整合后与户外用品主业不符的业务逐步剥离和退出。

2018年,王静首先从户外用品板块下手,将公司持有的阿肯诺公司股权转让出去,确立了主攻探路者和Discovery Expedition两大品牌的品牌发展战略。阿肯诺是探路者在2012年成立的品牌,其本意是以该品牌来征战户外用品电商领域,但随着公司的战略扩张,该品牌始终没有发展起来。

重新回归公司,面对庞杂的业务体系,王静用了一年去熟悉和梳理,“生态圈”战略带来的问题仍在延续,2018年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至1.82亿元。

留给王静的时间只有一年。

从2018年起,王静开始对探路者大动手术。

12月,公司与图途原股东签署协议,回购公司所持图途股权;

经与易游天下相关股东协商,2019年11月,公司转让所持该公司29%股权,不再拥有该公司控制权;

绿野国旅因未达到业绩考核条件,原股东按协议约定,回购公司所持43%股权,持股降至19.5%;

对于绿野网、六只脚等相关业务进行盘活重组,重组完成后,探路者仍作为重要股东,继续加强与各方在户外用品销售方面的协同合作。

启信宝显示,以上公司股权转让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经过一系列调整,公司逐步退出旅行服务行业,2019年公司户外用品行业占比回升至84.34%,回归主业的战略初成。

回归户外用品主业,作为曾经的研发技术指导,王静更注重产品研发的投入,当年超过4600万元的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3.08%,为多年之最。

与此同时,公司加速对门店的调整,新开门店188家,关店428家,年末连锁门店共计1173家。

全年,公司户外用品主业实现收入12.75亿元,同比下降4.67%,但效率得到提升。直营门店平均月店效提升约4%。

斑马消费注意到,2019年,公司户外、户外鞋品、户外装备销量分别同比下降3.56%、56.04%和50.74%。

2020年开年遭遇疫情,开局不利。一季度亏损500万-100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4048万元。

“公司快速进行了防护型渔夫帽、非医用防护服等防疫类产品的研发、生产供应,通过一系列综合举措为疫情过后的恢复性消费需求提前做好充分准备”。在近日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探路者董事长兼总裁王静表示。

面对1月以来突然而至的疫情,众多实体企业、特别是实体零售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面临着新的变局。作为“户外运动第一股”和鞋服行业龙头企业,探路者备受关注。

王静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探路者的经营,尤其是线下店铺的运营、客流量受到了疫情扩散带来的不利影响。目前,探路者绝大多数工厂均复工,同时,线下门店也在陆续恢复营业。

王静预计,疫情结束后,一方面全民健康意识将随之进一步提升,会有效带动外出锻炼的动力和需求,另一方面线下消费将恢复活力,激活户外运动鞋服零售。因此看好本次疫情结束后,户外运动鞋服能实现良好的恢复性反弹。

以下为正文:

新京报:目前探路者总部、生产基地和销售门店停复工情况如何?能否详细介绍?

王静:面对本次疫情,公司快速应变,在防疫用品及时配备、防疫文化宣导等方面加强对员工健康的防护。同时,公司已于2月5日启动全员在线信息化办公,保障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有序进行。

目前,公司整体人员复工率达到90%(包含线上办公人员)左右。探路者目前严格按北京市政府规定的办公场所员工到岗率不得超过50%的要求执行。

目前全国疫情防控向好的态势持续拓展,探路者的绝大多数工厂均复工,由于部分疫情严重地区还未恢复,物流运输时间上会相对延长,物流成本会有小幅度增加。同时,线下门店也在陆续恢复营业。

新京报:本次疫情对探路者业绩影响会有多大?探路者近年来大力聚焦主业,疫情会否打乱公司的这一计划?

王静:和大部分消费型企业一样,公司经营尤其是线下店铺的运营、客流量受到了疫情扩散带来的不利影响。但同时,公司已经采取了有效措施快速应变积极应对,比如合理调整经营规划节奏,综合利用微信小程序、抖音等新营销工具,强化与天猫等第三方平台的资源合作,加强直播营销等多种方式触达消费者,促进线上业务发展。

另外,公司也在产品、营销、品牌等多个方面进行细致规划,快速进行了防护型渔夫帽、非医用防护服等防疫类产品的研发、生产供应。

疫情结束后,一方面全民健康意识将进一步提升,会有效带动外出锻炼的动力和需求,另一方面,线下消费也将恢复活力,激活户外运动鞋服零售。因此,我们看好本次疫情结束后,户外运动鞋服能实现良好的恢复性反弹。

我们也为疫情过后的恢复性消费需求提前做好准备,疫情不会对公司聚焦资源、促进户外用品主业长期健康发展的战略方向产生影响。

新京报:探路者2019年业绩快报提到,公司逐步退出旅游服务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减少24%。目前探路者的旅游业务还有多少,计划何时完全退出,该业务受到疫情影响有多大?

王静:公司现阶段聚焦资源促进户外用品主业的长期健康发展,挖掘国内外户外运动市场的发展空间,努力提升经营业务盈利能力,并持续优化非户外主业的相关业务结构,基于未来发展战略优化旅行服务业务结构,主动调整缩减利润率较低的旅行服务业务规模。

公司此前已公告,2019年已逐步转让易游天下、绿野国旅等旅行业务子公司的股份,退出了对其的控股权。2020年以后,旅行相关业务将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另外,易游天下、绿野国旅等公司管理层也已采取积极措施来应对疫情影响。

新京报:探路者的体育资源、体育项目、户外用品等不同板块受到疫情影响是否严重?企业的发展计划做出了哪些调整?

王静:公司嵩顶滑雪场2019年已外包运营,非控股类的体育相关投资项目在2016-2018年连续三年对其投资、资产减值进行足额的计提,因此前期相关体育投资项目对公司2019年和以后的经营业绩预计将不会再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新京报:探路者此前公告,公司拟新增经营范围“组织生产、销售防护服,销售医疗器械”,目前哪些产品已经投入生产,产量为多少,是否会给公司带来收益?探路者的生产计划是短期还是长期,疫情结束后是否还会生产?

王静: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公司利用自身在相关领域的技术研发、生产组织能力,积极投身到非医用防护服的研发、生产供应当中,为守护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同志们提供应急防护装备,非医用防护服已陆续供给最需要的防护一线。

目前公司非医用防护服的组织生产、销售对主营业务经营业绩没有重大影响,后续策略需要综合考虑疫情持续影响情况、后续市场供需情况等因素,具体情况以公司官网新闻、正式公告为准。

新京报:探路者2003年在北京开设第一家专卖店,非典时探路者业绩是否受到影响,当时如何应对?

王静:从2003年非典时期的经验来看,疫情对户外用品销售的影响比较大,但疫情结束后,户外用品行业迎来了一个恢复性、反转式的快速增长时期;当前的户外行业环境虽然与2003年不完全相同,但国内户外用品行业未来仍具备巨大的发展空间。

2022年北京冬奥会逐步临近,国内徒步健身步道、骑行大道、露营地等户外基础设施建设也在逐步增加完善,预计大众将会逐步提升对户外运动、户外文化的认知和参与度,在疫情结束后,行业有望进入新一轮的健康、稳定增长期。

142天完成地球九极(七大洲最高峰+南北极极点)探险、4次登顶珠峰、先后10次登顶8000米以上雪山,她是登山探险圈的知名人士,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上市公司探路者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她是王静。

“户外运动和企业经营,两者不冲突,我的状态一直是:攀登中工作,在工作中攀登。”

3月8日,王静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疫情下这个女性的节日里,王静仍忙于公司管理的各项事务,在加强对员工健康防护的同时,带领探路者启动全员在线信息化办公、员工轮岗制线下办公等方式,保障日常经营管理工作的有序进行。“我想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他人做些事情,而作为女性本身,我相信女性可以活得更精彩,也更有力量。”王静对记者说到。

抗击疫情

组织生产非医用防护服

王静对记者谈到,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后,她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立刻召集高管开会,快速成立公司疫情应急响应小组。在疫情不确定性陡增时,要求团队成员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展开各项抗击疫情工作。比如了解一线的物资需求,快速调拨冲锋衣、睡袋、帐篷等探路者最具优势的产品,并决定通过探路者公益基金会捐赠价值500万元的物资全力支持抗击疫情。

1月26日,探路者收到武汉市武昌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等单位对冲锋衣物资的紧急需求,探路者公益基金会连夜筹备首批物资,上千件套绒冲锋衣通过“疫区物资绿色通道”发往武汉,后续物资也分批发出支援前线的医护工作者、社区志愿者和工程建设者。

“我后来又了解到,很多医生在防护服实在缺乏的情况下,会穿探路者的冲锋衣,在外面套一层无菌手术衣进行应急隔离。这让我感觉心疼又备受鼓舞。”王静说,基于医护人员的需求,探路者紧急筹备,向赴武汉的中日友好医院医疗救援队、北京广安门中医院医疗救援队和四川省妇幼保健院感染科的医护人员等分别发出物资。

疫情对于医疗防护用品的需求量大增,而探路者在防护用品相关领域具备很强的技术研发能力,这让王静觉得,有责任也有义务为抗击疫情提供更多帮助。

“比如我们自主研发的TiEFPRO-X2防水透湿环保科技面料(主要应用在冲锋衣、连体服等相关产品中)不仅具有优异的防水透湿功能,具有一定的持久性,还能够有效阻隔病毒刺穿。所以公司也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积极快速投身到非医用防护服的研发及生产供应当中。”王静说,目前,公司生产的非医用防护服已陆续供给雷神山、华大基因等最需要的防护一线。

王静也坦承,在新增非医用防护服的生产供应过程中确实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要快速地调度生产线及基础材料物资、了解并采用辐照灭菌新技术对防护服进行灭菌处理、及时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等。

“但我始终觉得,只要大家的心在一起,有问题就能快速解决,有困难也能一起快速找到解决办法,整个效率是非常快的。能够尽自己所能积极为国家抗击此次疫情做出更多贡献,让探路者所有的同事都倍感欣慰。”同时,王静也认为,尽管外在防护是有效的,但最根源的还是人体自身的抵抗力、免疫力。

生命在于运动,加强锻炼提高自身免疫力,才是身体最好的防护盾。

勇攀高峰

聚焦主业已见成效

1999年,王静与先生盛发强创立了探路者品牌;2009年,探路者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国内户外用品第一股。由于2007年探路者引入职业经理人,王静曾淡出管理层岗位,开始了全球户外探险体验及系统的知识学习;十年后,2017年,王静回归,担任探路者董事长兼总裁。

“登山者需要思考,如何将钢铁意志转化到每一步的上升中直至顶峰,而这与企业经营其实是相通的。管理企业和登山,对于我,是不断革新探路者产品的一个过程,也是自修自悟的人生历程。我用自己的经历,去设身处地了解目标用户的实质性需求。而整个企业团队,则是帮助一起去把这些理想化和概念化的东西转变为产品的重要伙伴,也是我‘攀登’路上的重要队友。”王静说。

王静并不想过于强调自己的女性企业家身份,在她看来,领导力是不分男女的,在企业管理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女性有她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比如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会更柔和,这是跟男性领导可能不太一样的地方。”

而对于个人成长,王静认为,不同时期也给了她不同的角色定义。“一开始就是一个纯粹的创业者,每天只需要把创业这件事做好。

后来有了孩子,就转换成母亲的角色,更多是照顾好家庭,公司更多是先生(盛发强)在管理。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公司引入更多职业经理人,我也就逐渐淡出公司日常管理,并成为了公司特殊的‘首席产品官’,对产品研发提出意见。”王静说,非常幸运的是,登山和自己的事业完全融合在一起,这让她感到幸福。

如今,重回公司管理一线,王静对公司提出了“聚焦主业”的新战略,目前也已见成效。

近日,探路者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预计2019年度实现净利润1.10亿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其中,营业利润同比增长153.66%至1.10亿元,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53.48%至1.12亿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