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英殖民政府Hollywood Road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集中经营老照片-吸收财讯

港英殖民政府Hollywood Road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集中经营老照片

1877年12月的统计数字显示,当时香港和九龙半岛共有140间发牌妓院。按地区划分,则香港岛有135家,九龙半岛有5家。 按服务对象划分,则服务华人者有101家,服务非华人者39家。聘用服务华人的妓女有1314名,服务非华人的则有226名。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由于娼妓行业被视为“厌恶性行业”,曾经港英殖民政府在给妓院批出经营牌照时,自然亦作出了一些规定,最简单直接的,是划出了特定区域,让妓院集中经营。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主要集中在荷李活道、西街、东街、四方街、太平山街一带,长兴里、紫薇街,以及九龙的油麻地与港岛东北端的筲箕湾等地方。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1877年12月的统计数字显示,当时香港和九龙半岛共有140间发牌妓院。按地区划分,则香港岛有135家,九龙半岛有5家。

按服务对象划分,则服务华人者有101家,服务非华人者39家。聘用服务华人的妓女有1314名,服务非华人的则有226名。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在港岛上服务华人的妓院,主要散布在坚道、荷李活道、四方街和太平山街等地,服务非华人的则主要散布在东街、阁麟街、威灵顿街及船街等地。在九龙半岛上服务华人的妓院则集中于油麻地。

其中港岛上最为集中的地区,则是第三区,荷李活道则是该区其中一条妓院林立,曾达24间,时刻人流如潮的街道。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在这24家妓院中,不少属中高级妓院,其中三家——勤香(Kan Heung)、锦秀堂(Kum Sow Tong)和顺姿(Shun Chi),既颇有名气,亦甚具规模。

其一,在这三家中高档的妓院中,聘用的妓女数目明显不少,例如勤香便聘用了37人,每名妓女均有女佣跟随。妓女的年龄则相当年轻,最年幼的只有15岁,用今天的标准而言属于未成年人士,最年长的亦只有25岁,用今天的标准看,则只是刚离开校门踏足社会而已。妓院愈高级,妓女愈年轻,所以低级妓院的妓女,一般都年龄较长。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其二,三家妓院的规模明显不细,例如已经营了20年的锦秀堂不但聘了26名妓女,更有22名女佣贴身照料她们。除此以外还有超过50名看场、厨师、洗衣、艺技师等男工,全间妓院聘用超过100名员工,开支不少。该妓院每日基本开支约为21.5元,每月则要600多元,而若加上租金70元、政府征税7元和杂费10元等,则高达700元,在那个年代而言,实属不少的支出,反映其规模庞大。

香港荷李活道的妓院一条街

其三,光顾妓院的基本消费(入场费与听唱)似乎不高,但若计算饭局开支,则为数不小。在当时社会而言,明显不是一般民众能负担得来。一如所料的是,高级娼妓的每月收入相当可观,由16至17元到50至60元不等,视乎服务层面与性质而定。高级妓女更会有不错的待遇,尤其有女佣贴身照料,甚至可学习唱跳吹打等娱乐技艺,而这样的待遇当然并非鸨母特别仁慈,而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包装可以显得更高档,然后可卖得较好价钱。

中环是香港开埠以后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等的发展基地,更是香港的金融和商业中心,被称为“香港心脏”。

百多年来,中环见证了香港的殖民地时代,包括日据时期,也见证了香港回归后的发展。

1841年英军占领香港,1842年,《南京条约》将香港岛割让给英国,香港从此进入殖民地时代。位于中环的荷李活道是香港开埠后兴建的第一条街道,它的名字与美国电影业的好莱坞无关,却来自早年荷李活道一带的冬青树(Hollywood)。图为1890年的荷李活道。

早期,中环地区大多是渔村,多岩石和斜坡。1851,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很多广州人逃难到香港。土地无法满足激增的人口,于是中环地区开始填海造陆。图为1890年,香港中环进行填海时的情景。图中的堤岸,即今干诺道中。

1841年,香港政府在香港岛西营盘至中环之间以移山方式建造第一条大马路,于1842年2月落成通车。这是香港最早的填海工程。其英文原名“Queen’s Road”原是纪念当时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皇。图为1895年的皇后大道中。

中环街市前身是广州市场,位于皇后大道中与嘉咸街交界,为早年居于中环一带的华人而开设,一直是中西文化的汇聚点。中环街市约1850年代迁至现址,2003年3月停止运作。图为1920年的中环街市。

上世纪30年代,中国开始抗日战争,香港成为文化人的避风港,在这里进行抗日救亡活动。中环皇后大道中18号即为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1941年12月25日,经过一番抵抗之后,香港总督杨慕琦向日本投降,香港沦陷。图为日军占领香港后在皇后大道中举行入城式。

日据时期,香港很多街道被改名,并带有日本色彩,如“皇后大道”更名为“明治通”。图为日占后的香港中环德辅道中与德忌利士街交界,汇丰银行外籍工作人员被押送离开。

三年零八个月之后,1945年9月16日,中华民国、英国及日本代表于香港总督府联合签署香港的受降文件,正式代表了日本在香港的投降,香港重光。图为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香港总督府位于中环半山上亚厘毕道。

日军投降后不久,同盟国在香港中环和平纪念碑前举行胜利纪念仪式,中国国民政府派军队参加。香港和平纪念碑位于中环遮打道,原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阵亡的军人。

日军投降后,1945年10月,英军驻港部队举行了胜利大游行。

香港重光后,英国重新接管香港,暂时以军政府形式管治,致力维持公共秩序。直到1946年5月1日,曾被囚于沈阳集中营的前总督杨慕琦复职,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恢复正常。图为1946年,中环沿海工作的码头工人。

香港中环砵甸乍街上,匆匆的行人和售卖商品的小贩。这条街又叫石板街,为纪念香港首任总督砵甸乍爵士而得名,总是充满怀旧的气息。

香港中环德辅道上的公共汽车。在1890年至1904年,中环填海得出57英亩土地,德辅道成为新建成的街道之一。

1946-1947年,香港中环,售卖香烟的女子。

1946-1947年,香港中环,另一位售卖香烟的女子。

1946-1947年,香港中环,街头美容师在给一位客人编头发。

1946-1947年,香港中环石板街上,照顾兄妹的小男孩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图为10月29日,守卫在香港中环总督府门前的卫兵。

1951年,香港中环荣华里。

1960年夏天,香港中环石板街。

1963年,香港中环街市。

香港中环海边的天星码头,对岸为九龙半岛。这个码头由天星小轮经营,天星小轮是历史悠久的渡海交通工具。天星码头曾搬家4次。1966年4月,天星小轮因船费加价,引起九龙区出现骚乱及暴动。图为1962年、位于爱丁堡广场的第三代天星码头。

1966年,中国内地发生“文化大革命”。尽管国务院负责港澳事务的廖承志指示不在香港发动文革,但香港依然受到了影响。图为1966年,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书店橱窗里展示的毛泽东肖像和语录。

1967年5月,香港左派在文革的影响下,展开对抗港英政府的暴动。图为左派人士与罢工工人到中环一带示威高呼口号,在港督府门外大举张贴大字报。

1967年暴乱被普遍地认为是香港历史上最严重的平民骚乱。暴乱最初因劳资纠纷引发,随后逐步升级为工人与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后来,本地的左派人士利用这一契机对香港政府进行攻击。图为1967年香港中环,警察殴打示威者。

1970年8月,香港遮打道人行隧道前的人流。

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香港,在中环皇后码头检阅英军驻港部队。

1990年,香港中环街头,流离失所的香港市民。

1997年6月30日黄昏,中环香港和平纪念碑前,英国国旗降下。在香港主权移交前,香港义勇军每日早上8时及下午6时在和平纪念碑进行升降旗仪式。1997年,升降旗任务改为英军黑卫士兵团负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