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丽娜现代牧业经营状况扭亏为盈向好现代牧业的牛奶怎么样能喝吗-吸收财讯

高丽娜现代牧业经营状况扭亏为盈向好现代牧业的牛奶怎么样能喝吗

下游厂商对原料奶的需求量增长,作为上游原料生产商,公司将收获红利。 不过,公司债务依然泰山压顶,截至2019年末,公司有息负债规模65.90亿元,一年之内应偿还比例达73.96%。当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93亿元。

【吸收财讯】这个奶还是不错的,没有异样,喝起来没毛病老铁,价格合适!-> 熬过长达3年奶价下行周期,中国最大奶牛养殖企业现代牧业实现扭亏为盈,总裁高丽娜总算是松口气了。公司日前披露年度业绩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14亿元,录得归母净利润3.4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25%和168.79%。

公司表示,这主要得益于单产提升、降低成本以及提升内增效益等。

随着疫情逐步解除,下游厂商对原料奶的需求量增长,作为上游原料生产商,公司将收获红利。

不过,公司债务依然泰山压顶,截至2019年末,公司有息负债规模65.90亿元,一年之内应偿还比例达73.96%。当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8.93亿元。

“奶水”充足,业绩扭亏为盈

现代牧业是国内最大的专注于原料奶的企业,公司在全国拥有26个万头牧场,合计23.36万头乳牛。其中,成乳牛13.52万头,占比57.90%。

作为上游原料奶生产厂商,现代牧业(01117.HK)出售原料奶是最重要的业务,也是收入重要来源。

公司收入高低,取决于养殖的奶牛产奶量和奶价。

从公司财报数据来看,这些乳牛在去年相当给力。

2019年报显示,公司每头成乳牛年产奶量达到10.6吨,较上年增加0.5吨/头。同一时期,公司的原料奶外部平均销售单价为4.04元/公斤,同比增长4.9%。

全年,公司销售原料奶137万吨,同比增长9.6%;公司毛利率达到38.1%,较上年增加6.6个百分点。

奶牛给力、奶价上扬,成为公司在去年成功扭亏的重要因素之一。

除了外部原料奶行情的向好,公司在内部严控成本,也是增产和止损的重要措施。

根据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每产1公斤原料奶的成本控制在2.32元,在这其中,饲料成本更是同比下降6.3%,为1.77元/公斤。

就这样,公司外靠行情,内靠节流,终于迎来2019年扭亏为盈的局面,素有“乳业铁娘子”之称的高丽娜,终于迎来较为体面的业绩。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此前3年,现代牧业虽然背靠大股东蒙牛乳业(02319.HK),在“杀牛倒奶”的较差市场行情里,公司亦未能独善其身。

自2016年起,公司呈现连续3年业绩低迷。

2016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实现48.62亿元、47.84亿元和49.5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42亿元,-9.75亿元和-4.96亿元,净利率分别为-16.15%、-20.80%和-10.21%。

去年下半年,新希望乳业(000876.SZ)入股,以3.29亿元对价持有公司股权9.28%,意味着公司在稳定原料奶下游销售渠道方面,除了蒙牛乳业,背靠的“大树”又多一棵。

公司指出,随着国内养殖门槛提高,对原料奶的需求增长,未来原料奶将主要由规模牧场生产提供,公司将充分享受到行业周期的红利。

棘手的债务

2019年,公司正式回归盈利轨道,首先要面对的是压力如山的债务难题。

年报数据显示,公司有息债务规模达到65.90亿元,其中,一年内应偿还48.74亿元,占比73.96%。当年末,公司在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8.93亿元,远不能覆盖短期债务。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在上述有息债务中,来自银行借款就有55.38亿元,一年内应偿还的借款规模38.23亿元,占比69.03%。

作为知名上市企业,公司仍能从银行机构能够获得较低成本的资金,其年利率在3.2%至5.17%区间,但一年内要拿出大笔资金偿还,对于刚刚成功扭亏为盈的公司来说,将是一个较难逾越的鸿沟。

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的财务开支3.77亿元,同比增长11.3%。公司的财务开支绝大部分为借款成本,其借款成本基本维持与2018年同样的水平。

鉴于财务开支庞大,公司已经决定暂停新签牧场计划,要采取各项可行措施降低有息负债。

公司在年报里披露的措施是,利用所获得的金融机构信贷额度偿还旧债。

截至2019年底,公司可动用及未动用信贷融资额度约37.53亿元。除此之外,公司于2019年底,已在银行取得额外信贷融资额度26.50亿元。

公司认为,这可以为日常业务营运及于2019年12月底已订约资本开支提供资金。

应该说,公司采取的措施主要以利用金融机构资金拆借腾挪来处理借款,靠自身造血偿付债务尚不太现实。截至2019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54.16%。

所幸的是,2019年,公司的经营现金净入流量约20.49亿元,相较于2018年14.06亿元,增幅45.7%。

3月24日消息,经历了2015年至2018年奶价下行周期的低迷,2019年,国内原奶价格明显上涨,奶牛养殖企业的境况开始好转。

昨晚,中国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现代牧业(0.79, 0.05, 6.76%)称实现了同比扭亏为盈。根据其2019全年业绩,公司销售收入55.14亿元,同比增长11.2%;净利润录得3.50亿元,同比大幅增长8.56亿元,全面回归了盈利轨道。在此之前,中国圣牧(0.213, 0.01, 2.40%)也曾发布2019年盈利预告称将扭亏,预计全年税后溢利不少于1亿元。

据新浪财经整理总结,在今天早间的投资者电话会上,现代牧业董事长高丽娜等高层表态:1、疫情暴发初期,作为养牛企业受直接影响的是饲料运输,不过,春节前已采购足量青储饲料,采购和供应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2、预计一季度奶价会因疫情有所下降,其实原本春节期间就是奶价低迷的阶段,全年整体的奶价仍将上升,甚至高于2019年;3、奶业的基本逻辑不会因为一时的疫情而改变。疫情期间,牛奶成了消费者增强营养的首选产品,相信疫情过后会有销售高峰,2020年景应该相当不错;4、疫情让消费者的需求升级,对价格的敏感性也变得更低,相信未来国内的牛奶消费潜力巨大。5、据了解,现代牧业未来还将推一款增强免疫概念的产品,涉足高端线。

具体来看现代牧业的运营数据。2019年,现代牧业全年原奶总产量达139万吨,同比增长8.6%。成乳牛年单产达到新的高峰10.6吨,较去年提高0.5吨。

受惠于运营指标的再创高峰,公司销售收入录得55.14亿元,稳健增长11.2%;现金EBITDA录得20.45亿元,同比大增33.8%,净利润录得3.50亿元。同时,公司的现金流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为20.49亿元,同比大增45.7%。核心指标自由现金流录得10.23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增6.79亿元,大幅增长197.1%。

往年的春节是乳制品企业的奶源高峰期,然而,因为疫情爆发,交通被阻断,牧场等不来饲料,出现断粮,乳企等不来原奶,上下游流通受创。另外,往年消费者拎着牛奶走亲访友几乎是惯例,今年春节产品销售惨淡,超市大量货品积压。一些企业选择大量喷粉(喷成干粉便于储藏),部分地区的奶农开始倒奶。

作为国内最大的原奶供应商,现代牧业将遭受何等影响?

高丽娜在电话会上坦言,新冠病毒疫情对各行各业都有不同影响,作为养牛企业来说,受到最直接的影响是饲料采购,此前全国多条道路封查,运输受限。不过,公司去年购买了150万吨青储饲料,春节前,对各牧场的备料达到15-20天,远距离的可满足一个月的使用,因此,采购饲料和供应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

2019年,国际奶粉拍卖价稳中有升,国内原奶价格明显上涨。然而因为疫情,2020年后这段时间,奶农日子不好过,奶价明显走低,现代牧业对奶价走势如何预估?

高丽娜表示,事实上,即使没有疫情的发生,春节过后的1月和2月上旬原本就是传统的销售低迷期,包括乳企也一样。与此同时,牛奶的产量却是最高峰,正好南方不热、北方不冷,往年比如蒙牛、伊利选择少量喷粉,今年可能喷粉的量稍多一点,但考虑到乳企全年奶粉的销售量巨大,可以此减少进口量。

她表示,近期奶价确实较低,其实奶价在第一季度原本就是全年最低迷的,今年赶上疫情,影响更大一点,回落多一点,但是疫情过后,随着人们对营养的追求、对健康的重视,对牛奶增强免疫力知识的丰富,后期对牛奶的需求量会很旺盛的,预测今年整体奶价还是会上涨,并相信疫情过后会有销售高峰。

“经历了15-18年的低迷,19年初行业专家预测到了拐点了,从我们的业绩报告也能看出来,2019所有养殖企业都不错,大家也预测,2020也将是不错的年景,需求继续旺盛。一季度肯定受疫情影响,但2、3季度就会追回来,我们认为全年奶价不低于甚至高于2019年,再加上我们降本增效、提高奶牛单产,也给我们增加了效益,对2020年充满信心。”她说。

目前国内养殖门槛提高,业界认为原奶的需求增量将通过规模化牧场增群扩产解决。现代牧业是万头牧场养殖模式的代表,目前共有26个万头规模牧场。公司会否继续扩产?

高丽娜透露,公司此前已接到了一些政府和企业的邀请,包括公司战略股东蒙牛也提出需求,在一些缺奶地区进行扩产。

“去年一年做扩产计划的时候,首先考虑是自己牧场的满群。有些万头奶牛牧场因土地等原因不能实现养一万头牛,实际利用率还没有达到满群,因此我们目前还没有签约新的牧场。蒙牛有相关计划,和现代牧业共同投资。去年我们(业绩)有了好转,但是负债率并不是很低,首先需要把负债降下来,再考虑扩群。”她说。现代牧业财报显示目前公司有息负债规模为65.9亿元。

对于公司未来的战略,现代牧业首席财务官苏建功介绍称,公司未来几年经营策略是适度增加牛群规模,保持合理牛群结构,提高牛奶单产,保持产量稳定增长。

针对如何提高奶牛单产,苏建功指出,中国奶牛单产对比发达国家依然有差距,国内牛奶单产提升空间仍然巨大。“国际高产的地区大约是13吨的水平,结合国内的养殖环境和饲料的质量情况,公司未来3年的目标是达到12顿左右,现有一些牧场已经实现了12吨的产量。

针对成本控制方面,苏表示,2019年公斤奶现金成本进一步降低至2.32元,公斤奶饲料成本降至1.77元,达到历史新低。2019年三季度,公司从周边采购玉米青贮142万吨,创下采购量历史新高。另外,公司根据大宗饲料价格规律逢低价适时锁单。

除了上游业务以外,现代牧业旗下还有下游的品牌奶业务。目前,该业务交由股东蒙牛方运营。

财报显示,该业务2019年为公司贡献利润约3500万元,同比增长近40%。除布局三四线城市及传统下沉渠道外,一线城市采取商超直营方式,同时为瑞幸咖啡生产特供奶。

据现代牧业品牌奶销售总监费理华介绍称,现代牧业品牌奶的新品占比超过40%,专营独立客户占比超过50%,从去年5月开始,基本上月均增长率30%以上。疫情期间,已在一季度实现了业绩的超额达成

“此前公司以‘自家牧场、优质营养’进行了全产品线布局。这次疫情让我们看到了新的销售方式,对我们有利的是消费者的需求升级了,之前的消费者对价格更加敏感,经过疫情,消费者更愿意选取品质有保障的牛奶来进行日常消费,牧场奶的未来空间非常大,我们今年在规划一只有免疫概念的产品导入到市场,占据更高端的位置。”

近年来,过去将重心放在上游养殖业的现代牧业已接连结盟了若干下游乳企。2017年,蒙牛增持现代牧业并成为现代牧业的战略股东,在原奶销售、品牌奶销售、财务融资、饲料采购等方面加强协同。2019年7月,现代牧业又引入新希望乳业为第二大股东,在原奶业务上加强合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