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佳士得封面拍品流拍唐代御制青玉龙首照片史蒂芬·蒋康三世旧藏-吸收财讯

纽约佳士得封面拍品流拍唐代御制青玉龙首照片史蒂芬·蒋康三世旧藏

正常情况下,大部分拍品都会拍出,只有小部分流拍。流拍的拍品如是估价低的拍品,对大拍卖行的盈利、商誉影响不大;如是大价拍品流拍,除了影响盈利,更对商誉有所损伤,故此大拍卖行一般对待大价拍品非常小心慎重,除了要搞清楚真假。

大拍卖行每一次的拍卖会,拍品数以千计,正常情况下,大部分拍品都会拍出,只有小部分流拍。流拍的拍品如是估价低的拍品,对大拍卖行的盈利、商誉影响不大;如是大价拍品流拍,除了影响盈利,更对商誉有所损伤,故此大拍卖行一般对待大价拍品非常小心慎重,除了要搞清楚真假、来源,更对估价非常小心谨慎,因为估价太低,货主不高兴;估价太高,可能引致流拍,如何取舍,就可以看出拍卖行专家的专业水平及市场触觉。

一件大价拍品流拍,主要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买家对拍品的真实性、来源有怀疑;另一种是拍品估价太高,令到有兴趣的买家却步。另外一个不大不小的原因是拍卖行张冠李戴、指鹿为马!

大行老马失蹄记:拍品“黄”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唐代御制青玉龙首 来源:纽约佳士得

图片由作者提供

去年纽约亚洲艺术周,纽约佳士得的封面拍品是一件“唐代御制青玉龙首”。这件拍品的来头大,乃史蒂芬·蒋康三世(Stephen Junkunc III,1904-1978)旧藏,估值高达250万-350万美元。拍品由160万美元起拍,经过六口叫价,只到220万美元便戛然而止,不到250万的最低估价,以流拍告终。

封面拍品流拍,是非常失面子的一件事,纽约佳士得有没有就这件事作出事后检讨,我不得而知。

拍卖行认为大藏家的藏品一定是真品是常见现象,也是一个不甚美丽的误会。大藏家也是人,不是神,偶而犯错是无何避免的,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1929-2014)的藏品之中也有赝品,卖得出是因为估价低,吸引到一班不懂行的买家竞拍。

唐代御制青玉龙首估值250万-350万美元,虽非天价,但以青玉饰件来说,亦绝对不便宜。要知道这一个级数的买家,绝非盲毛,他们会以相类似的青玉饰件的价值作出价格比较,如觉得估价太高,便不会举牌。

大行老马失蹄记:拍品“黄”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唐代青玉龙首 陕西省西安博物院藏

图片来源:中国艺术报

唐代青玉龙首只有一例,是于1980年于唐代都城长安(今西安)的曲江池芙蓉园遗址出土的青玉龙首,现藏陕西省西安博物院。以美学眼光来看拍品“唐代御制青玉龙首”的造型与雕工,我认为是其丑无比,并没有皇者气派,与西安博物院的馆藏品相比较,更是显得不伦不类。拍品“唐代御制青玉龙首”如此粗糙,并不容易令人信服是唐代御制之物。

有趣的是蒋康三世将青玉龙首断代为汉,但没有指出它是御制玉器,更没有说它是车辇玉辂。天子座驾谓之车辇,车辇玉辂是天子座驾的珠玉装饰。《文选·班固·东都赋》:“登玉辂,乘时龙。”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书证》:“良马,天子以驾玉辂。”也作“玉路”。

佳士得的专家称“此尊青玉龙首可能乃为唐玄宗(公元712-756年在位)所作,当时正是他叱咤风云、如日中天之时。”我认为这种说法有点穿凿的味道。他说青玉龙首是车辇玉辂,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大行老马失蹄记:拍品“黄”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元代青玉龙首建筑构件 来源:香港苏富比

图片由作者提供

大行老马失蹄记:拍品“黄”了,还能有什么原因?

大理石雕龙首建筑构件 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藏

图片由作者提供

2016年10月5日,香港苏富比拍卖一件“元代青玉龙首建筑构件”,其造型与拍品的造型大同小异,也是体积巨大,但雕工更为精致。此物估价3,000,000-5,000,000港元,最终以3,680,000港元成交。

类似的大型青玉龙首,有学者汤马士·罗顿Thomas Lawton指出“此类建筑构件多见于山墙上,用于装饰传统中国建筑之屋脊。”另一件形制与拍品相近的大型玉雕龙首,底部有双孔,售于纽约佳士得1987年12月10日,编号62。还有一例,踞姿蜷背,录于Brian Morgan,《Naturalism and Archaism. Chinese Jades from the Kirknorton Collection》,伦敦,1991年,图版64。元上都遗址发现大理石雕龙首建筑构件,其形也与此类,现藏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馆,录于《The World of Khubilai Khan: Chinese Art in the Yuan Dynasty》,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纽约,2010年,页49。凡此种种,足以证明拍品是车辇玉辂一说有点牵强。

一件大价拍品流拍,行家之间的说法是拍品“黄”了,意指全世界的买家都知道拍品的价格不到最低估价或描述、断代有误,因此将来要出货,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除非大幅度割价!

佳士得纽约中国瓷器及工艺品部专家童凌骜与您一同赏析此件气势宏大的唐代青玉龙首。这件珍品将在9月举行的佳士得纽约亚洲艺术周的拍卖中亮相。

童凌骜表示,尽管中国有长达数千年的玉雕传统,传世的唐代玉雕寥寥无几。他说:“虽然在拍场上偶尔能见到一些唐代玉器,但都是平面的佩饰,如带銙、发饰和玉佩,以及小雕件。”

唐青玉龙首。长 16.5 cm。,估价:2,500,000 – 3,500,000美元。将于9月13日在佳士得纽约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拍卖会中呈献

唐代的玉器产量处于严格管控之下,只有名门望族和王公贵戚才有资格使用玉制饰物。专家表示:“中国自古以来就十分珍视玉器,玉之于中国文化的地位就如同黄金之于西方文化中的地位。”

玉石乃永生不朽的精神象征,亦是儒家道德观的最高体现。“这就是为何皇帝们都倾向于将绝大部分珍贵玉石留为己用。”他解释道。

此尊青玉龙首的利齿外露,咆哮慑人,尖锐上昂的鼻尖旁可见怒张的圆形鼻孔,紧锁的浓眉下双目炯然,鬃毛向后形成卷曲而有力的造型。玉雕的风格大胆生动,极富感染力,与唐朝盛世之皇室气魄一脉相承。

龙首的穿孔部位证明其曾被挂于长杆之上,可能为皇家马车或轿子所用

童凌骜解释道:“此尊青玉龙首的主题之威严,用料之奢华,体现出无上皇权的气度,而龙首的巨大尺寸则是为了让人从远处即可感受出其气势。”

那么此龙首的用途为何?从它表面的穿孔和底部的雕槽可以推断,龙首原为一件饰物,极有可能曾挂于皇家马车或轿子的辕末端。

《旧唐书》中记载,以玉器装饰的皇家御用车辇只有在祭祀先祖或是皇后加冕等最重要的典礼仪式中才会使用。此尊青玉龙首可能是在唐玄宗统治如日中天之时制作的。

这尊玉雕是已知私人收藏中唯一仅存的唐代御制青龙玉首。

—— 童凌骜

已知唐代青玉龙首仅有另外一例,1980年于西安曲江池芙蓉园遗址出土,现藏于陕西省西安博物院。

“从玉雕主题、形态尺寸、雕塑力道和采用物料多个方面来看,曲江龙首是唯一可与本次上拍的青玉龙首相提并论的作品。”童凌骜赞叹道,“两尊龙首的相似程度表明二者来自唐代的同一时期,更反映出此尊青玉龙首的皇室渊源。”

此次佳士得纽约呈献的这尊青灰绿色青玉龙首来自著名亚洲艺术藏家史蒂芬·琼肯三世(Stephen Junkunc, III)收藏。龙首曾于1963年蒋康出版的著作中出现,但公众从未得见其真容。近60年后,此尊玉器珍品如今终将于拍卖中亮相,实为新一代学者和藏家提供了宝贵的购藏机会。

“这尊龙首体量惊人,以上等玉料制成,色泽青白,是已知私人收藏中唯一仅存的唐代青玉龙首。对早期中国玉器的藏家,以及希望购藏稀世巨作的跨类别藏家而言,可谓千载难逢的绝佳良机。”专家总结道。

更多同场精选拍品

拍品编号806

商晚期

青铜小提梁卣

高 11.5 cm。

估价:美元 200,000 – 300,000

拍品编号831

西周中期

青铜直棱纹方座簋一对

高 35 cm。

估价:美元 500,000 – 700,000

拍品编号840

三彩马

高 76.8 cm。

估价:美元 400,000 – 600,000

拍品编号847

宋/金

黄釉狮子坐像

高 28 cm。

估价:美元 50,000 – 70,000

拍品编号1091

清康熙丁酉(1717年)

青花“赤壁赋”大缸

直径 58.4 cm。

估价:美元 50,000 – 80,000

拍品编号1134

清嘉庆

粉彩百花不落地灯笼瓶 矾红六字篆书款

高 33.6 cm。

估价:美元 300,000 – 500,000

拍品编号1047

南宋/元

龙泉青釉浮雕牡丹纹大鼓钉罐

直径 23.9 cm。

估价:美元 150,000 – 250,000

拍品编号914

黑漆螺钿嵌庭院人物图八方盖盒

宽 25 cm。

估价:美元 120,000 – 180,000

拍品编号928

清康熙

蓝缎地绣彩云金龙龙袍

长 135.9 cm。 宽 154.9 cm。

估价:美元 70,000 – 90,000

拍品编号929

清嘉庆

御制蓝地绣金银龙袍

长 146 cm。

估价:美元 60,000 – 80,000

拍卖时间

9月13日 上午 10:00 下午 2:00(纽约时间,下同)

预展时间

9月6及7日 上午10:00 – 下午5:00

9月8日 下午1:00 – 5:00

9月9及10日 上午10:00 – 下午5:00

9月11日 上午10:00 – 下午2:00

地点

佳士得纽约

纽约洛克菲勒广场20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