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小镇伊施格尔滑雪圣地新冠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泛滥的起点-吸收财讯

奥地利小镇伊施格尔滑雪圣地新冠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泛滥的起点

阿尔卑斯山一带的聚会上流行着一支小调,里面将(奥地利)蒂罗尔州的小镇伊施格尔称颂为“白色冬季之梦”。但是,对伊施格尔近来的游客而言,这里却更像是一个无休无止的噩梦。

【吸收财讯】这个英国人跑到新加坡然后回来去滑雪,现在欧洲沦陷了吗?这个超级传播者不是已经治愈了吗,我记得!-> 早在3月5日,冰岛便针对蒂罗尔州发布了首个旅游风险警报;9日,芬兰和丹麦同时将蒂罗尔州列为“红区”,与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并列;11日,瑞典紧随其后,再次发布旅游风险警报。然而,直到北欧各国连续预警数天以后,奥地利当局才终于开始行动。

一个奥地利滑雪小镇,成了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的起点

翻译/ Qiu 1024校对/古典 编辑/声几又石“新冠专题”是欧罗万象为帮助中文受众全面、深入地理解欧洲疫情而新推出的译介项目。本期介绍北欧的情况。

三月初,当新冠疫情爆发中心逐渐从武汉转移到意大利北部,北欧五国却接连将目光锁定在奥地利西部的蒂罗尔州——北欧人钟爱的滑雪胜地。截至目前,挪威境内近1500例累计确诊病例中的近一半以及丹麦确诊病例中的三分之一都指向了蒂罗尔州境内仅有1500名常住居民的小镇伊施格尔。早在3月5日,冰岛便针对蒂罗尔州发布了首个旅游风险警报;9日,芬兰和丹麦同时将蒂罗尔州列为“红区”,与意大利伦巴第大区并列;11日,瑞典紧随其后,再次发布旅游风险警报。然而,直到北欧各国连续预警数天以后,奥地利当局才终于开始行动。

一个奥地利滑雪小镇,成了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的起点

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the-austrian-ski-town-that-spread-coronavirus-across-the-continent/

作者/MATTHEW KARNITSCHNIG

本文版权归Politico所有

阿尔卑斯山一带的聚会上流行着一支小调,里面将(奥地利)蒂罗尔州的小镇伊施格尔称颂为“白色冬季之梦”。但是,对伊施格尔近来的游客而言,这里却更像是一个无休无止的噩梦。

每年冬季,伊施格尔所能提供的丰富的滑雪及社交活动都会吸引数百万人前来,如今它们却被证明是传播冠状病毒的绝佳孵化器。有关机构认为,二月下旬,大量欧洲游客从这个“阿尔卑斯山伊维萨”离开时,带走的不仅仅是小麦色肌肤和宿醉。(译注:伊维萨岛Ibiza是西班牙境内的度假胜地,酒吧、夜总会遍布,以丰富的夜生活著称。)

当奥地利的官员们意识到伊施格尔疫情的严重程度时,悲剧已经酿成。斯堪的纳维亚各国的卫生机构此时已经追踪到了数百个伊施格尔的输出病例。周二(注:3月17日),挪威表示,该国1400余例确诊病例里的近40%与奥地利有关。当局相信在奥地利和德国境内,更有其他数百例病例与伊施格尔直接相关。

凭借对于疫情的积极主动应对,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近日在国内外赢得了高度赞扬。但批评家们指出,维也纳当局的政策在上周突然转向是因为意识到了蒂罗尔州的情况正急转而下。尽管其他国家已就伊施格尔的状况发出早期预警,蒂罗尔州的官员们却由于害怕经济受挫,拒绝采取果断的行动。蒂罗尔州的经济依赖于旅游业。对此,维也纳并未出面加以干预。

“在维护社区与顾客健康的职责之前,贪婪占据了上风。”奥地利媒体Der Standard在本周的一篇评论中总结道。

(蒂罗尔州)疫情严重的第一个迹象出现在3月1日。当天,冰岛官方在前一天由慕尼黑抵达冰岛一架航班上,确认了15例病例,其中14人都曾到访过伊施格尔。

冰岛当局警告了奥地利,但后者的卫生机构对于来自雷克雅未克(冰岛)的担忧未加考虑。警告)

当地高级卫生官员弗朗茨·卡茨格拉博(Franz Katzgrab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从医学角度来讲,这些感染不太可能发生在蒂罗尔州。”蒂罗尔州官员们还暗示,更可能的情况是飞机上一位曾前往意大利并已被确诊阳性的旅客,感染了这些从伊施格尔出发的游客们。

维也纳无视了冰岛针对蒂罗尔州所发布的旅游风险警告。

尽管在随后几天,类似感染病例也发生在了来伊施格尔度假的丹麦、挪威、瑞典和德国游客身上。

3月7日,伊施格尔一家颇受欢迎的酒吧的老板被确诊阳性。

但奥地利当局依然没有开始行动,直到这位酒吧老板在工作中的15名密切接触者均被确诊。3月10日,当局终于下令关闭了伊施格尔的所有酒吧,但滑雪场缆车和酒店依然正常营业

病毒在继续传播着。迫使奥地利政府于3月13日采取史无前例的措施,将伊施格尔所在的帕茨瑙恩山谷(Paznaun Valley)全面封锁,包括附近的另一个滑雪圣地圣安东(St。 Anton)。

即便如此,滑雪场缆车仍然被允许继续运营到了周日(3月15日),用狭窄的车厢将滑雪者运送上山。

德国n-TV新闻频道记者克里斯托弗·朗(Christof Lang)在3月5日与5位朋友一同来到伊施格尔,当三天之后几人离开时,他们全部都感染上了新冠肺炎。

谈及奥地利当局,他表示:“这是一个丑闻。在我们到达的一周以前,他们就掌握了这里可能已出现疫情的情况,但他们忽视了这些迹象。”

但奥地利官员坚称,在意识到疫情严重性之后,他们立即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来阻止病毒传播。

蒂罗尔州高级官员伯恩哈德·蒂尔格(Bernhard Tilg)在奥地利公共广播公司ORF的采访中表示:“我认为蒂罗尔的机构严格采取了应有的行动。外国媒体让冠状病毒听起来就像起源于伊施格尔一样,可事实并非如此。”

作为奥地利的主要游客来源地,伊施格尔疫情爆发的消息在德国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在奥地利国内,蒂罗尔州官员们正在被审查,因为他们没有阻止很多离开伊施格尔的游客在回国前都会前往其他城市,如该州首府因斯布鲁克过夜。因此,疫情目前的扩散程度尚不清楚。

在奥地利已确诊的1648名感染者中,近四分之一位于蒂罗尔州境内,但该州人口只占奥地利全部人口的不到10%。(译注:截至3月24日,奥地利境内确诊总数已升至4474例,其中蒂罗尔州1183例)

与此同时,为了应对这一危机,奥地利政府采取了欧洲最为严格的措施以防止疫情加速扩散。

政府在近几日下令暂停了几乎所有的公共活动,并且除了少数情况以外严禁民众外出。

各大滑雪场也被关闭。

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于本周表示,需要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这个阿尔卑斯国家才能最终恢复正常。

版面编辑:杜卿

一个奥地利滑雪小镇,成了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的起点

播客:考拉播客FM,搜索“欧罗万象”

微信公号:搜索“欧罗万象EuroScope”

群邮箱:euroaffairs2017@gmail.com

一个奥地利滑雪小镇,成了病毒在北欧五国肆虐的起点

关于欧洲政治的一切,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