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钦点贝莱德救市三大机制MCCF和SMCCP和MBS都是什么意思

【吸收财讯】美大帝背后还是有牌的吗,不是那么挫吧,我看股指已经止跌,没有更坏的情况下,就等待复工了!->全球第一大资管机构贝莱德继2008年金融危机后,再度协助美国政府救市。 它又被美联储钦点救市 贝莱德独家回应第一财经 周艾琳 [ 此次协助救市,贝莱德将负责三项机制,其中两项是美联储支持的公司债购买机制,即PMCCF和SMCCP。 在第三项机制中,贝莱德将代表纽约联储购买由多户住房抵押贷款机构担保的MBS。 ]

[ 2019年美国市场ETF基金的总规模已飙升至3.4万亿美元,贝莱德旗下的安硕(iShares)市场份额最大。 ]

全球第一大资管机构贝莱德继2008年金融危机后,再度协助美国政府救市。

在3月23日推出无限量化宽松(QE)以及公司债购买计划后,近期,美联储明确宣布已委派贝莱德金融市场咨询委员会(BlackRock FMA)代纽约联储开展救市计划,购买投资级公司债以及部分MBS(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MSCI执行董事、资深固定收益专家斯帕克斯(Andy Spark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联储宣布救市行动后,公司债市场的紧张局面已经有所缓解,例如10年期美国公司债期权调整价差(OAS,相对无风险利率的价差)已从3月22日最高的105bp(基点),降至3月30日的近50bp。但他也表示,这一水平仍大大高于正常时期的均值,后续市场将密切关注贝莱德将如何开展债券购买计划。

4月1日,贝莱德独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两项公司债购买机制,PMCCF(一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的具体细节条款会尽快发布,SMCCP(二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也会尽快实行。

 贝莱德将接手“三大救市机制”

具体而言,此次协助救市,贝莱德将负责三项机制,其中两项是美联储支持的公司债购买机制,即上述的PMCCF和SMCCP。PMCCF旨在支持投资级公司的新发债券和贷款融资,贝莱德将代美联储购买一级市场发行的公司债;SMCCP主要购买投资级公司发行的二级市场债券,同时购买在美国上市的、投资范围是美国投资级债券的ETF基金。

在第三项机制中,贝莱德将代表纽约联储购买由多户住房抵押贷款机构担保的MBS。美联储将决定哪些由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Fannie Mae,房利美)、联邦住房贷款抵押公司(Freddie Mac,房地美)和吉利美(Ginnie Mae)担保的证券可以购买。贝莱德将执行这些交易。

4月1日,贝莱德方面独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关于PMCCF这个一级市场工具,具体细节条款会尽快发布。具体关于发行人状况的细节此后才会公布。在此之前,贝莱德不会参与和发行人及市场参与者的讨论。”

“关于SMCCP这个二级市场机制,贝莱德也会尽快实行,届时会告知市场参与者。在此之前,贝莱德FMA不会与市场参与者进行任何相关讨论。”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贝莱德FMA是贝莱德的一个独立分支机构,其业务和公司投资业务有严格的信息壁垒,旨在防止传统基金经理和FMA的保密信息相互流通。

贝莱德表示,在SMCCP计划下,不会对任何ETF收取管理费,并会将所得费用和收入返还给美联储。此外,作为美联储受托人责任的一部分,贝莱德将会对其自身发行的ETF和其他第三方发行的ETF一视同仁。此前,各界一度质疑,贝莱德可能会从购买自己发行的ETF中受益。

美联储也披露了由贝莱德购买MBS操作的管理费,在第一批200亿美元资产购买计划中,预计贝莱德会对每10000美元资产收取2美元管理费,总计400万美元;而在另一批300亿美元资产购买计划中,贝莱德会对每10000美元资产收取1.25美元,总计375万美元,对余下资产则不会再收额外费用。

为何又是贝莱德?

上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时,美联储曾选派贝莱德接管破产的贝尔斯登和美国国际集团(AIG),全程处置遗留资产。当时,各界指责美联储不够透明,且与华尔街的关系过于“舒适”。经历了金融危机后,美联储此次尝试披露更多信息。

再度协助美国政府救市,也让拉里·芬克(Larry Fink),这位掌握着7万亿美元资产的贝莱德首席执行官,重返12年前其在金融危机期间扮演的顾问角色。

有观点提及,上述三项机制将使贝莱德获得数千万美元的政府合同,而这些合同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经过招标程序就可以获得。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危机后推出的“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禁止银行业自营交易,禁止银行实体拥有和发起对冲基金等。强监管为银行戴上了镣铐,使银行的自营及对冲基金的仓位转移到了外部,但“影子银行”却在崛起,其中一大部分就是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而贝莱德就是其中的头号机构。

令贝莱德处于金融科技革命的前列,并巩固芬克在政治和金融交会处地位的,就是提供此次交易的核心——贝莱德庞大的技术平台“阿拉丁”(Aladdin)。2000年,芬克将自己的分析师团队分离出来,组建了贝莱德解决方案公司(BlackRock Solutions),随后开发出了一个名为阿拉丁的风险管理系统,其强大之处在于,能够为投资者的资产组合定制特定的风险情景。每个投资者都可以通过阿拉丁针对各自投资组合中的特性来进行调整,包括模拟某种市场情况或历史情景,以此得出在这些情况发生时投资组合的风险和收益变化。自上次金融危机以来,阿拉丁的影响力激增。如今,许多全球资管机构都使用该系统,这也使贝莱德从2008年一家有影响力的大型基金公司,成长为今天的一个庞然大物。

自那以来,该公司的资产翻了三倍。当然,这也主要归功于芬克在2009年决定收购巴克莱的投资管理业务,其中包括著名的安硕(iShares),其ETF业务现已成为扩大资管规模的利器。

在此前美股长达11年的牛市中,低费率的被动投资不断受到追捧,ETF规模大涨。2019年美国市场ETF基金的总规模已飙升至3.4万亿美元,三巨头的格局基本形成:贝莱德旗下的安硕(iShares)市场份额最大,领航(Vanguard)次之,道富(State Street)排名第三。贝莱德的5660亿美元固定收益ETF约占全球总数的一半。此次,美联储的购买计划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贝莱德ETF资产规模,提高其流动性,甚至可能吸引新的投资者。

据说,美国的白宫天天都要给它打电话,中国政府股票救市也曾请教过它,英国女王也曾向它咨询,美联储、美财政部高层还经常邀请它“搭把手”,顺便再与它签订政府外包合同。它是华尔街的权力的中心,对美国政府和金融监管层影响巨大,而它手中的权力,则牵涉到了太多人的命运前途。

区区的一个金融机构管理着“富可敌国”的资产总值。没有任何一家银行、基金公司、保险公司在这一点上能够与之匹敌。

中国政府曾邀请(它)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黑岩)集团的CEO拉里芬克来华,探讨中国股市的现状和策略。芬克应中国政府的邀请来到中国,与政府官员会面并共同就救市展开了深入的讨论。政府希望能够借助芬克的专业知识,对持续下跌的股市提出应对策略。

为什么国家队会相中贝莱德?这个低调但实则掌管着6.3万亿美元的超级资产管理公司到底是什么来路?公司神秘的CEO拉里·芬克又是何许人也?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一一解密。

贝莱德概述

贝莱德(BlackRock),又称“黑岩”,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旗下掌管的资产高达6.3万亿美元。集团总部位于纽约曼哈顿,办事处遍布欧美亚,共计拥有超过12000名全球员工。

贝莱德建立于1988年,刚开始建立的时候只有8个人,初期业务涉及风险管理和固定收入机构资产管理。截止2014年底,贝莱德公司管理的资产65%是来自机构投资者。黑岩公司独立管理经营,没有控股股东;股票由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所有,也包括黑岩公司的雇员。

作为一家大型的跨国公司,贝莱德拥有21个投资中心,在30个国家拥有70个办事处以及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客户。

据说,微观到美国包括加州在内的多个州动辄上万亿美元(1.42万亿美元)的退休基金,迪拜投资局的主权财富基金(2400亿美元),宏观到美国政府的政治经济决策,各国的央行、股票债券市场,贝莱德管理的巨额资本的强大影响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多数人想象的范围。

而且,作为帮美国政府处理金融危机善后工作的得力助手,贝莱德还管理着金融海啸中从美国国际集团(AIG)等金融巨头中抽离出的1500亿美元的有毒资产。

贝莱德所拥有的让美国政府青睐华尔街不可小视的能力,是一种继次贷危机浪潮冲击世界后更具有价值的东西——分析风险的能力。这种能力尤其表现在债券风险,尤其是抵押贷款债券风险层面。不用等到2008年金融危机,贝莱德1994年其就做起了抵押贷款相关的数据收集和整理工作,这个宝贵的大数据库也向全世界证明了它是少数几个可以赶在全球银行高管和政府的前面意识到有毒证券的可怕威力并且可以给出专业分析的机构。

贝莱德这种出色的分析能力为它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回报。由于能力受到美国政府高层的青睐,贝莱德实质上被赋予了诸多的“金融特权”,譬如它几乎不受奥巴马颁布的新金融改革法案的冲击,尽管这一新法案的严厉程度已让多家银行战栗不已。而且,贝莱德曾参与了美国政府的金融救援计划,受邀对花旗、贝尔斯登以及引发了金融危机、美国曾经两家最大的“国企”房利美、房地美的有毒资产进行分析、剥离和管理。瑞银也曾雇用过贝莱德来分析其价值高达220亿美元的与债券相关的资产组合。

贝莱德“世纪CEO”——拉里·芬克

谈到黑岩,不得不提拉里·芬克,公司的主席兼CEO,8位联合创始人之一,贝莱德大帝国的掌门人。

芬克在一个加州犹太人的家庭长大,母亲是一名英语老师,父亲是鞋店店主。他毕业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在那里获得了学士学位,并继续在UCLA攻读了MBA的硕士学位。

芬克在创立黑岩之前,在投行第一波士顿(后并入瑞信)工作。他在31岁的时候就成了这家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的董事经理和高管成员。转折点在1986年。第一季度,芬克为公司大赚了1亿美元的利润,但随后的二季度他又巨额亏损了1亿美元。这犹如过山车般刺激的职业生涯,将芬克从一个镁光灯下的明星惨烈地打回了原型。不过,也正是1亿美金的失误使得芬克吸取了教训,并且下决心要开一家帮助客户投资的同时兼顾风险管理的公司。

金融危机之后,芬克由于帮助美国政府出色完成了善后的工作而与政府高层保持密切互动。

芬克经常在第一时间内接到世界各国政要的咨询电话,他也为他们提供咨询建议,不乏一些大人物,这其中就包括英国女王、纽约银行、谷歌等。中国政府还就股市救市问题向芬克请教过。另外,美国93%的退休基金计划也由其公司管理。

芬克还是纽约大学董事会的一员,并在金融事务委员会任过主席。同时,芬克在自己的母校——加州州立洛杉矶分校出资建了一个以他和妻子的名字命名的研究中心,专注于金融和投资,同时芬克也为UCLA捐过不菲的款项。

芬克和其妻子在曼哈顿、纽约、科罗拉多等多处拥有房产。他们有3个孩子,最大的儿子是一家名为恩索资本的对冲基金的CEO。这家公司芬克亦有股份。

芬克似乎被不太愿意人们经常把贝莱德和大投行高盛一起作比较,他曾说:“虽然我们和高盛在资产管理领域既是竞争对手,也是合作伙伴,但我们和高盛之间的业务类型差的太远,甚至完全不全。贝莱德是贝莱德,高盛是高盛。

芬克的自信也来源于在对自家公司的业务能力的认可上,金融危机后,他曾经说过,“也许你们会觉得我目中无人,但我相信贝莱德现在是唯一一家有能力能够帮助政府管理巨额有毒资产的公司。”

提到芬克,也不能不说他手中放出最强大的一盏神灯“阿拉丁”。“阿拉丁”系统最大的价值,在于它可以分析以股票和债券为代表的诸多金融衍生产品,并且更为神奇的是,它还可以设置“次贷危机、亚洲货币贬值、疫情爆发”等多项假象参数,来对证券市场的价值走势进行预测。

芬克是贝莱德董事会心中的万王之王,在对他的个人绩效评估表上,一位董事写道:“我有点担心芬克的健康,他坚持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的时候只乘坐商业航班。我想,我们或许应该为他配备一架私人飞机……”

贝莱德简史

建立于1988年,致力于为为客户管理资产的承诺,把顾客的需求放在首位,用创新性思考与持久的热情为顾客创造革新的奇迹。

初创期

1988年,贝莱德由拉里·芬克和苏珊·瓦格纳等8人建立,旨在从风险管理的层面,为机构客户提供资产管理的服务。最初,芬克得到了全球最大私募黑石集团皮特·彼得森的初始经营资本的稳定资助。彼得森相信芬克做致力于风险管理领域公司的眼光,于是为公司命名为“黑石财务管理”。

1992年,由于与大私募集团黑石的名字会产生混淆,他们决定从“黑石财务管理”改名为“黑岩”。1995年,芬克与施瓦兹曼对于股权分配上产生了分歧:芬克想和员工分享股权,但是施瓦兹曼不愿意。于是他们协定分道扬镳,黑岩的合伙人、公司的创立者之一的苏珊·瓦格纳精心策划了一场与总部位于匹兹堡的PNC金融服务集团的交易。1995年,黑岩中止了与PNC的交易,继续独立管理。1998年,PNC的股权、流动资金、共同基金业务被并入了黑岩。

1995年,贝莱德抓住了让自己打响业界知名度,成为顶级资产管理公司的一笔重要业务:替通用电气(GE)评估加处置一笔高达100亿美元的不良贷款证券资产组合,从而为通用避免了10亿美元的损失。

黑岩1999年,以每股14美元的价格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而上市的前5年,黑岩管理的资产就超过了200亿美元。

1999-2007壮大期

1999年上市的时候,黑岩管理的资产为1650亿美元,2004年这个数字增长到了3420亿。

(上市以来,公司股价走势图,截止2018/7/6)

2000年,贝莱德又抓住了一次飞跃的机会,成立了由一支分析师团队组成的“黑岩解决方案”公司。这个公司现已经拥有800多人的庞大分析师团队,2000多名雇员,学科背景覆盖数学、金融、经济、工程等多个领域。

2004年的8月,黑岩迎来了它的第一次重要的收购,从Metlife手中购买了了SSRM控股的3.75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其中包括SSRM的共同基金业务。这笔交易在2005年的1月定音。

永不止步的兼并是黑岩自身发展壮大的利器。2006年9月,黑岩用90亿美元吞并了美林证券公司的投资管理部门,这一举动也让它的管理资产总额第一次达到了1万亿美元,丰碑式的象征。

风光无限的金融危机时期

美国政府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与黑岩签署了善后的协议。根据《名利场》杂志,华盛顿的华尔街的金融机构都认为黑石是接手这一工作最适合的人选。

其实,危机前夕贝莱德就曾扮演过”救市主“中的一员。芬克和贝莱德的多位高层在2007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全线崩溃之前,就已经受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与纽联储主席盖特纳的邀请,成为金融监管当局的高层会议上的重要宾客,畅所欲言地发表意见和提出对策。

贝尔斯登从金融危机的有毒资产的管理中大赚了一笔。2008年,曾经风光无限的5大投行之一贝尔斯登宣布破产,兼并前,摩根大通的CEO雇佣了贝莱德的“斯巴达50勇士团队”来对贝尔斯登残余的流动性资产进行评估。纽联储的主席曾亲自打过电话,指示摩根接手贝尔斯登之前,高达300亿美元的有毒资产先寄放在贝莱德处管理。类似这样的有毒资产管理,给贝莱德带来了大量的收入,仅仅是美联储给贝莱德支付的服务费就有1.2亿美元。

贝莱德在这场风雨飘摇、人人自危的金融风暴中,不但毫发无伤,而且还在2008年的最后一个财季里生出了5400万美元的纯利润。与杰西·利弗莫尔类似,贝莱德早早就把那些资产列表中高风险的债券扫地出门了。

2009年12月,黑岩收购了巴克莱全球投资(BGI)。巴克莱总部在旧金山,在伦敦、悉尼、东京、多伦多以及其他主要城市拥有调查和投资组合管理团队。黑岩也得到了巴克莱的部分基金。

后金融危机时期

2010年,黑岩的联合创始人之一Ralph将黑岩成为“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金融机构”。2011年4月1日,黑岩在标普500指数上取代了Genzyme。

2010年,贝莱德向监管部门提交的一份文件显示其在1800家公司中拥有5%以上的股权。

2015年8月26日,黑岩为了得到“未来咨询”,进入了最终协议的签署期。未来咨询是一家数字财富管理供应商,名下管理的资产达2.32亿美元。

黑岩与其他的资产管理公司最大的不同在于,在于其将风险管理融合在一起。风险管理是公司整个平台运营的基础。“阿拉丁”系统与30,000种投资组合联系密切,除了黑岩自己,还有竞争对手、银行、养老金和保险公司。经济学人说,黑岩的平台监控着全世界225万亿金融资产的7%。

美国财政部在2009年5月的时候,曾经使用黑岩的平台来管理金融危机中的不良贷款,这些贷款牵涉到了贝尔斯登、摩根士丹利等多家知名金融机构。

2017-2018的贝莱德

香港/上海/北京,2017年12月28日 — 贝莱德在上海的外商独资企业贝莱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已成功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成功完成该登记将允许贝莱德为中国的合格机构及高净值投资者提供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产品。

截至2018年3月,贝莱德在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机制下拥有投资额度共计约为98.2亿美元。此外,贝莱德通过沪港通及深港通计划,以及发行两只为中国合格投资者而设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投资产品,积极参与中国资本市场活动。

2018年6月7日, 贝莱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成立的“贝莱德中国 A股 机遇私募基金1 期”,已完成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登记备案。该基金将投资于中国境内资本市场,利用贝莱德在科技及大数据方面的专业优势获取投资回报。

贝莱德亚太区主席杜礼安(Ryan Stork)表示:“中国既是全球最具潜力的投资市场之一,也是贝莱德全球战略关键的重要一环。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完成是贝莱德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让我们继续履行资产受托人的责任,为全球和本地客户提供最佳的投资机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