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品牌roseonly什么档次门店停摆渐显颓势roseonly产品老化吗

【吸收财讯】实体店如果转外卖还能支撑小段时间,但是你说花是不是不受待见啊?-> 原标题:陷闭店欠款泥潭 ROSEONLY渐显颓势自诩奢侈品的鲜花品牌ROSEONLY问题不断。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知情人士报料称,ROSEONLY故意拖欠供应商款项,80%的门店没有按时交租。记者调查时发现,ROSEONLY已有部分门店停摆,产品许久未更新且定价颇为随意。曾几何时,ROSEONLY是明星们的宠儿,更是不少消费者眼中的奢侈品,而如今,该品牌却只是靠当红明星增加曝光度,品牌本身的价值尚未树立。

桃花落尽换新颜,最是人间四月天。

4月2日,美团闪购宣布,将联手平台鲜花商家发起故事征集活动,与消费者一起寻找居家防疫三个月期间,最难忘或者最感动的小故事, 以此跨出2020年这个全民难忘的冬天。

故事征集为期一周,入选故事将获赠ROSEONLY许愿花球、一年免费鲜花以及千元无门槛礼品献花券等奖品。消费者通过美团外卖App,点开“超市/药店”按钮,再点击进入鲜花/绿植频道,即可点击活动页面参与。

“4月5日故事征集结束后,我们将选出50个故事,为提供者送出免费鲜花一束。”美团闪购有关负责人介绍,我们还会在6日至10日邀请用户评选,最终选出10个故事,为为用户提供平台大礼包——承包未来一年鲜花需求。其中最高的5个故事,将额外获得ROSEONLY许愿花球。

据了解,第一家鲜花绿植店入驻美团可以追溯到2014年11月10日,是北京朝阳SOHO附近的一家时尚花店;到了2019年末,鲜花绿植就成为了独立运营的平台品类,用户打开美团外卖的“浪漫鲜花”频道,就能选择种类繁多的鲜花外卖商品。

“2020年年初的情人节、女神节等营销活动中,鲜花类商品表现非常亮眼。”美团闪购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情人节的线上零售订单中,传统的鲜花礼物销售额周增58倍多,红玫瑰成为销量最高的商品。

该负责人还透露,目前美团鲜花业务的整体增长速度很快,预计2020年鲜花绿植类目的流量可以翻倍。

在此背景下,主打“一生只爱一人”的国内高端鲜花爱情信物品牌ROSEONLY日前也正式入驻美团闪购平台,首批预计将有31个门店上线营业,包括武汉、北京、成都、青岛、上海、深圳、沈阳等在内的20个城市都可以通过美团App和美团外卖App下单选购。

“鲜花都是传达情感的重要介质,疫情期间,一束鲜花也有可能带来缓解焦虑的治愈效果。”美团闪购有关负责人表示,ROSEONLY等鲜花礼品品牌入驻,并携手平台发起营销活动、故事征集等,是传统花店开启数字化转型的拐点。平台也会持续助力传统零售行业加速度线上化,打造30分钟即时送达的鲜花零售新体验,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让“万物皆可外卖”的进程持续推进。

门店萎缩

ROSEONLY的众多门店几近停摆。数位接近ROSEONLY的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报料,ROSEONLY从2019年至今,以各种理由陆续关闭了多家门店。“2019年初时,ROSEONLY对外宣称约有50家门店,期间陆续关店,到了2020年初只剩下36家门店。”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盘点ROSEONLY门店状况时给出了上述数据。记者在ROSEONLY官网看到,其显示当前门店数共32家。

该人士还表示,今年3月,一部分门店的房租合同已经到期,ROSEONLY会酌情考虑续租情况,后期也许只有十几家门店能正常开业。

针对门店运营状况,ROSEONLY相关负责人回复北京商报记者时称,目前为止ROSEONLY全国共计30多家店,集中在一线、新一线城市,并不存在陆续关闭的情况。回复内容中,上述负责人并未给出ROSEONLY历年来所开门店总数。

北京商报记者陆续调查走访了ROSEONLY多家门店。在北京,ROSEONLY国贸商城店、三里屯太古里店、颐堤港店和金融街购物中心店在正常营业,北京SKP店已经撤店数月有余,新中关门店则拉起了重新装修的幕布。

“ROSEONLY新中关门店从去年底就已经开始装修,目前仍未看见进度。”新中关商户称。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在ROSEONLY新中关门店的幕布墙上贴有一份《工程部二装巡视签到表》,显示从3月27日起,巡视情况一栏均登记为无人状态。

除了北京门店,ROSEONLY位于上海的门店同样出现了关店情况。据了解,ROSEONLY上海环贸广场IAPM店在3月28日闭店,位于港汇恒隆广场的门店则收到了一份关于未履行《终止协议》的文件。

该文件指出,上海港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ROSEONLY(智德诺誓天津商贸有限公司)签署了协议编号为BC-00037的《终止协议》,协议规定,《上海市房屋租赁合同(上海港汇恒隆广场商场)》于2020年2月28日提前终止,但至今公司未按该协议规定履行付款义务及房屋交还义务。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ROSEONLY官网发现,ROSEONLY SKP店、新中关店和港汇恒隆广场店已经被删除于全国门店列表之外。

纠纷不断

ROSEONLY在门店数量缩水的同时,还存在其他“遗留”问题。熟悉门店运营状况的知情人士透露,ROSEONLY希望商场物业方能减免从疫情发生后到4月期间的房租,但实际情况则是各商场免租的时间段不同,ROSEONLY的部分门店已经需要向商场支付房租,但未如期交租。

“全国所有门店中,ROSEONLY如期交付房租的门店只占10%左右,到期却没交租金的门店占80%-90%。”该人士举例称,ROSEONLY三里屯店、颐堤港店疫情期间房租都没有交,而且也不打算交,已经产生罚金和滞纳金。

针对ROSEONLY是否有门店未向商场支付房租等费用一事,ROSEONLY相关负责人回应,随着疫情得到逐步控制,ROSEONLY零售店现陆续恢复正常营业,未支付房租问题不属实。

“ROSEONLY拖欠款项主要包括物业费、房租和门店业主租金,以及供应商货款,还包括需要支付给艺人的代言费等。ROSEONLY市场部合作的供应商,以及电商采购花材的供应商款项也存在没有支付的情况。”接近ROSEONLY的知情人士如此解释。

或许,ROSEONLY门店状况是个未解之谜。该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称,2017年ROSEONLY计划上市,因此需要提升整体的销售额,随即大规模开店。但快速开店并没有提高销售额,反而摊薄了单店收入并削弱了单店的盈利能力。

除了开店遇阻外,部分供应商也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ROSEONLY存在拖欠账款的情况。一位为ROSEONLY提供广告宣传服务的下游供应商向记者透露,从去年开始就与ROSEONLY的广告供应商有合作,按照约定,广告等款项是每月一结,然而每次结款都会拖欠大约两个月以上。“这次合作后,不仅几千元的款项未结,还被拉黑了好友。”

ROSEONLY相关负责人对“供应商称ROSEONLY存在还未还清款项”予以否认:“以上情况不属实,公司所有运营及合作都在正常进行中。包括但不限于,5月20日会和一些国际奢侈品牌合作,还有一些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今年也会陆续和消费者见面。”

产品老化

欠租、拖欠供应商款项只是ROSEONLY的冰山一角,其电商业务的营收下滑还在继续。“2017年,ROSEONLY业绩开始下滑,2019年上半年尤为明显。ROSEONLY 2019年营收同比下滑约24%。”知情人士给了北京商报记者这组数据。

当北京商报记者向ROSEONLY官方询问营业状况、营业额、运营成本等数据时,ROSEONLY相关负责人回应中并未给出准确数据,仅表示“品牌营业状况良好……2020年3月ROSEONLY整体销售额对比2019年同期有明显增长”。

与此同时,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时还发现,ROSEONLY的产品上新似乎停滞了,定价标准还有些“随心所欲”。记者在ROSEONLY官方网站上“新品活动”频道中的“最新上市”一栏中浏览发现,部分商品如永生花品类中的全世爱系列和玫瑰公仔系列曾于去年在其微信公众号中被推荐过。不仅如此,记者还注意到,部分“新品”的价格出现了变化。例如现价2999元的中型方形单朵版嫣红留声机曾出现于2019年1月18日的微信文章中,而文内的同款价格为1999元。而另一款中型方形单朵版许愿留声机的价格从2399元变为现在的3399元。

“价格涨幅没有明确标准,如果卖不动了就降价促销,如果认为有市场就涨价。”“产品从去年开始就被要求不允许再出新品,必须清理大量库存。”“ROSEONLY产品单一很难产生复购,其产品线、设计和风格基本都一样,只有价格上不一样。”“产品质量和产品更新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因为商场方希望与品牌合作期间会有产品更新,但ROSEONLY并没有采纳商场提出的建议。”在采访期间,数位爆料人纷纷表达了上述观点。

不过,ROSEONLY相关负责人回应时则认为公司每年都会开发和推出新的产品,“公司内部有强大的设计团队在研发新品,另外还与很多国际知名设计师有合作……因为ROSEONLY的定位是奢侈品品牌,所以支撑我们定价的因素除了功能性价值,还有精神性价值以及运营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产品或许不尽如人意,但ROSEONLY依靠明星增加了不少人气。ROSEONLY的明星代言阵营里,包括杨洋、王俊凯以及肖战,在淘宝ROSEONLY官方旗舰店,销量最好的一款是肖战同款ROSEONLY甜心兔公仔,月销量达到549。从购买评论来看,粉丝成为消费主流,不少评论多次提及“因为肖战才认识了这个品牌”。

对此,奢侈品中国联盟荣誉顾问张培英分析认为,目前市场存在一些品牌依托金融手段、营销手段引爆一波销售造成一种假象,以为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预期。事实上,在整个细分领域市场中,到底真正占了多少份额,是一个需要长期脚踏实地去做的过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