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尔的年化收益为什么伟大投资稳赚约翰博格

伟大的wall街下的巨人,用成分股来趋势弊害,了不起的老头子啊!“如果非要在华尔街给谁立一个雕像,以纪念为普通投资者贡献最大的人的话,那么这个人非约翰·博格莫属。”——投资大师巴菲特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为什么伟大?文|望京博格

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为什么伟大?

 

约翰·博格是先锋领航的创始人与前任CEO,以及指数基金之父。毕业于布莱尔学院与普林斯顿大学,并将其整个67年职业生涯奉献给共同基金行业。也正是在其职业生涯中,仅凭借其一己之力改变美国整个共同基金行业。接下来,我们通过三个故事为大家分享指数基金之父约翰·博格的伟大之处。

一、指数基金并非一帆风顺

约翰·博格曾经对于无数普通投资者说过:“如果你领悟到金融市场的运行机理,你就会发现想要获得属于你的那份回报,投资低费率基金是唯一的选择。”

约翰·博格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如果不考虑税费成本的话,股票指数是市场中所有人投资者的平均收益,也就是说有人获得的超额收益为正,同时有人获得的超额收益为负;但是如果考虑到税费成本的话,市场中正的超额收益加上税费成本才等于负的超额收益,换句话说就是负的超额收益永远大于正的超额收益。因此,如果通过低成本复制指数收益的话,便可以跑赢市场中多数投资者,而且长期下去,这个“跑赢市场多数投资者”是拥有复利效果的,长此以往便可以将投资者的长期投资收益最大化。

如同所有伟大创新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指数基金成长之路同样充满荆棘。1975年先锋领航的第一个指数基金标普500原本计划募集1.5亿美元,但是最后仅募集0.11亿美元,渠道发行商都劝说约翰·博格放弃这个指数基金并宣布产品募集失败。但是约翰·博格却说:“这0.11亿美元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在那个时代这个产品被基金同业称为:“博格的愚蠢”,并开玩笑的说:“有什么样的投资者宁愿只获得市场平均的收益呢?”

这个基金起初的0.11亿美元根本无法买够标普500指数的500个成份股,只能先配置权重最大的200只股票,剩余3000只股票则采取抽样复制的方法拟合指数走势。困难不仅于此,先锋领航的第一个指数基金在此后面临连续83个月净赎回。指数基金起初并不为广大投资者所认可,直到1990年之后指数基金才迎来大发展的机会并一发不可收拾。先锋领航的标普500指数基金从1975年的0.11亿美元,经历四十多年之后,已经成长为全球规模最大指数基金之一。截至2019年10月31日,先锋领航的标普500指数基金规模高达5007亿美元,规模增长了差不多五万倍……

二、先锋领航独特的“共同化”结构

在2019年福布斯财富豪榜上,投资大师巴菲特以825亿美元位居第3,量化大师西蒙斯以215亿美元位居第44,按照惯例福布斯富豪榜51-100会出现不少对冲基金大佬与公募基金大股东,例如富达集团的所有者约翰逊家族。

目前先锋领航的管理规模已经超过6万亿美元,作为全球最大基金公司创始人,约翰·博格为何并不是一个“有钱人“?这个取决于先锋领航独特的股权结构。

传统的基金公司都会有自己的股东,还有自己的客户。通常的方法是按资产管理规模收取固定的管理费,在扣除基金运营成本之后,剩余的盈利归公司股东。

通常而言,管理费越高,基金公司剩余的利润越多,公司股东获得的利润也就越多;反过来如果降低管理费,将导致公司股东利润的降低。通常情况下股东是反对基金公司降低管理费的,这就会出现股东利益与客户利益不一致的情况。

但是在行业竞争激烈,股东也意识到降低基金费率会为基金公司获得更多客户,并着眼长期利益的时候,也会在降低费率这个件事情上面进行妥协,毕竟公司倒闭了对于股东也没有什么好处。

先锋领航的公司架构非常独特,被约翰·博格称为真正”共同化”的基金公司。对于传统基金公司而言,如果你持有某个基金公司旗下的基金份额,仅代表你是这个基金公司的客户,但是基金公司的股权是归约股东所有。

但是先锋领航却没有外部股东,作为先锋领航创始人的约翰·博格也没有先锋领航的股权。如果你持有先锋旗下的基金份额,不仅代表你是先锋领航的客户,而且是先锋领航的股东,当然在你赎回基金份额的同时,你也丧失了股东权利。

所以先锋领航的基金都没有固定管理费率,基金在扣除运营成本与人员工资之后,所有的盈利都计入基金资产,被所有基金持有人所享有。对于先锋领航而言,客户与股东都是先锋旗下的基金持有人,而且先锋领航的主要产品都是指数基金,那么对于先锋领航而言主要的工作就是降低基金运营成本(费率),因为省到就是赚到,基金费率越低持有人的盈利越多。

先锋领航这样的独特的组织结构,解决了大多数公司股东与客户之间的矛盾,创造性地使得公司股东与客户合二为一,结果就是:指数基金费率越低,长期投资复利效果越显著,同时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来投资,基金的规模也越大,相对固定的运营成本占比越来越小,基金的费率越来越低……

在先锋领航旗下基金持有人获得公司股东权利的同时,先锋领航的创始人与管理层丧失了股东权利,所以即便作为全球最大基金公司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在2019年初去世的时候,全部身家都不到1亿美元。成就与财富不匹配的人,才是更值得我们尊重的人。

三、推出“免佣基金”,催生买方投顾

在先锋领航创立之前,美国基金销售如同国内现状一样,几乎所有的基金销售都以赚取销售提成为生。在那个时代,基金的认/申购费为5%,即投资者买100美元基金,仅有95美元归入基金资产,其余5美元作为基金销售的费用。

虽然博格的指数起初发展并不顺利,但是他也没有闲着。1975年,纽约交易所受到各方压力,结束了证券交易的固定佣金模式,美国市场开始走向低佣金时代。

1977年在博格主导下,先锋领航最先推出“免佣”基金,即销售先锋领航的基金,先锋领航不支付基金销售任何费用。这一举措在当时的同行看来似乎是“大逆不道”,先锋一边推出“免佣“基金,一边进一步降低基金费率,在之后四五年中,先锋领航靠降低费率导致其基金业绩大幅跑赢同业,投资者开始追捧先锋领航旗下的产品。

其他基金同业(例如富达)被逼推出“免佣”基金,销售基金再也没有销售费用提成了,导致当时大部分基金销售人员失业。但是投资者还需要专业人员帮助构建投资组合,在这个时候投资顾问(FA)诞生了。

投资顾问帮助客户构建资产配置组合并收取咨询费,基金公司也不再支付销售提成。对于投资顾问而言,提高客户业绩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低成本的指数基金构建资产配置组合。

先锋领航的产品受到投资顾问的偏爱,而先锋领航特殊的结构决定了随着其管理规模进一步增长,其基金费率进一步降低,导致投资顾问更加偏爱先锋领航的产品,以至进入指数基金与投资顾问相互促进的螺旋增长模式。

传统投资顾问的人力成本较高,所以享受投资顾问服务的投资人需要一定的资产规模。但是在二十一世纪,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与金融科技的崛起,为服务更多中小投资者,先锋领航在业内首批推出基金在线投顾服务,截至目前,先锋领航的在线投顾服务的资产规模已经突破1500亿美元,遥遥领先同业竞争者。

全球最大公募资管机构Vanguard集团,正式官宣与蚂蚁金服强强联手,共同打造人人可用的“100”理财新服务 ,你的专属理财管家 “帮你投”。上支付宝App搜索“帮你投”,即刻体验新的理财方式,省心又省力!

$阿里巴巴(BABA)$ $腾讯控股(00700)$ @今日话题 @蛋卷基金

约翰·博格尔(图片来源:网络)

Why Index Fund Creator Jack Bogle Hated ETFs

by Larry Light

The late Vanguard founder was best known for passive investing. But he decried its offspring, exchange-traded funds, as an abomination.

The encomiums are pouring in for Jack Bogle, who launched the first index funds and sang their praises for decades. But what’s less known about Bogle, who died Wednesday, was that he loathed index funds’ progeny, exchange-traded funds.

Like index mutual funds, ETFs are low-cost and mostly follow the S&P 500 and other such indexes. To Bogle, who founded Vanguard Investments and powered it to prominence on index funds, ETFs are nasty creatures. Because they can be bought and sold like a stock (unlike mutual funds, which all settle at the end of the day), ETFs are used for fast trading by Wall Street sharpies, who often short them to hedge their positions.

Result: Their prices jump around too much, which as a true believer in stable, buy-and-hold investing, Bogle found troublesome. In an interview last fall with Morningstar’s director of personal finance, Christine Benz, he lamented that the S&P 500 SPDR and kindred ETFs “turn over, I think, 5,000% a year.”

“Is there anything the matter with that?” he asked. The rapid trading, he said, doesn’t have “any social good.”

Bogle liked the reliability of index funds, where risk is relatively lessened because you own the market as a whole, as opposed to taking a chance on an active manager who may bomb out. Active fund managers charge too much money, he famously contended. ETFs are just as low-cost as their index fund relatives, but he was dismayed at the increasing use of them—and when Vanguard started offering them after his retirement, he was enraged.

A few years ago at a conference of his devotees, known as Bogleheads, he said that “ETFs are like the famous Purdey shotgun. Great for killing big game in Africa and great for suicide.”

He loved to disparage the new, and frankly offbeat, indexes that have been invented to issue ETFs. “We have a vegan ETF,” he marveled. And he especially denigrated “reverse leverage” ETFs, where investors are betting against the market and magnifying their gambles with high debt. For him, this practice was a recipe for disaster.

“Trading,” he told Morningstar, “is the investor’s enemy.”

(This article is by Larry Light and was on ai-cio.com, Jan 17 2018.)

爱因斯坦曾说过:“复利的威力比原子弹还可怕,复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价值投资核心理念便是基于复利原理。“股神”巴菲特是价值投资践行者,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向普通投资者推荐指数基金。其实,在指数基金投资中也可应用价值投资理念。

在实际投资过程中,我们需对投资品种的价值进行判断。价值规律的基本内容是价格受供求关系影响围绕价值上下波动。根据“华尔街教父”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中的观点,股票也有内在价值,股票价格围绕内在价值上下波动。在选择指数基金时,我们可借助一些估值指标判断指数基金价格是否低于内在价值。但是,我们需通过哪些估值指标来判断呢?被誉为“指数基金之父”的美国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锋集团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提出的指数基金收益公式对指数基金价值的判断,可带给我们很多启发。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曾对约翰·博格尔高度评价道:“巴菲特不可能告诉你如何成为沃伦·巴菲特,而约翰·博格尔对他的投资原则的详尽描述使我和上百万的投资者在二十年后将令我们的邻居羡慕不已。而与此同时,我们在这充满变数的二十年中又能高枕无忧。”约翰·博格尔在长期投资过程中总结了影响股市长期投资回报的三大因素:初始投资时的股息率、投资期内的市盈率变化、投资期内的盈利增长率。

接下来,我们将分析这三个因素分别代表什么。首先,股票投资收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股价上涨收入,另一部分来自于分红。指数点数可视为指数所包含的所有股票价格的平均值,但并未考虑指数成分股的分红,因此在计算投资期内实际投资收益的时候还需考虑成分股的分红收益。其次,根据市盈率公式PE=P/E,变换可得P=PE×E,于是股价上涨部分则主要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投资期内指数的市盈率PE的变化,另一个则是投资期内公司平均盈利E的变化。

基于上述分析,约翰·博格尔提出了指数基金的收益公式:

指数基金未来的年复合收益率=投资初期股息率+投资期间市盈率变化率+投资期间每年盈利变化率。

当然,这个公式计算的只是理论收益。在实际投资指数基金过程中,我们还要扣除一定成本费用,比如基金每年的管理费等。

那么,如何运用约翰·博格尔指数基金收益公式挑选指数基金呢?在上述三个因素中,有的是确定性因素,有的则是不确定性因素。首先,第一个指标股息率,是一个确定性因素。一般来说,指数基金越是被低估,即价格越低于其内在价值时,股息率越高。第二,投资期间市盈率变化,是一个不确定因素。根据历史数据,我们只能得到当前市盈率所处的历史位置,但未来市盈率如何变化以及未来盈利增速如何都是不确定的。在长期投资中,我们可根据历史数据计算出历史市盈率波动范围,利用市盈率周期性判断当前市盈率是处于历史低位还是历史高位。如果当前市盈率处于历史低位,那么未来市盈率上涨概率较大。第三,投资期间公司平均盈利变化,也是一个不确定因素。一般而言,股市是宏观经济晴雨表,当国家宏观经济长期向好发展时,长期来看,指数一般是会上涨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