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投资人有哪些大钲资本黎辉已套现愉悦资本刘二海被套多少钱

【吸收财讯】尼玛我们只能看,不能说什么,毕竟收割了资本主义,好样得!->4月2日,瑞幸咖啡(Nasdaq:LK)自爆伪造交易额22亿元人民币。当日瑞幸咖啡股价暴跌了75.57%,市值蒸发了49.5亿美元,手起刀落,快意情仇。 原标题:“铁三角”打造瑞幸咖啡始末:大钲资本黎辉已套现 愉悦资本刘二海被套。本报记者 王力凝 西安报道

从公司成立到上市只用了18个月,瑞幸咖啡创造了全球企业最快的IPO纪录。截至2019年底,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达4507家,已经超越星巴克。

一路狂奔开店,瑞幸咖啡难以复制的商业模式背后,是一场资本“催熟”游戏:瑞幸咖啡和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大钲资本黎辉和愉悦资本刘二海,他们组成的“铁三角”,在运作了神州租车(0699.HK)和神州优车(838006.OC)之后,成功将瑞幸咖啡送向资本市场。

现在,随着瑞幸财务造假,“铁三角”似乎也在经受考验——此前大钲资本通过减持瑞幸咖啡已经收回投资,而愉悦资本却已深套其中。

愉悦资本最新向合伙人发出的信中称:“大家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因为愉悦资本没有出售瑞幸任何一股。”4月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刘二海本人,其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陆正耀此前说,瑞幸咖啡的每一步,都经过深思熟虑的精密计算。不知他是否计算出瑞幸咖啡因为财务造假走到的这一步?

资本“催熟”瑞幸咖啡

瑞幸咖啡从成立到上市,资本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虽然瑞幸咖啡创始人及CEO为钱治亚,但幕后操盘者实际为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

2017年11月,钱治亚辞去其神州优车副总经理,开始创业。陆正耀向神州优车员工发邮件称“愿意鼎力相助”。

瑞幸咖啡在其招股书中提到,公司的主要流动资金来源是历史股权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

根据融资记录,成立瑞幸咖啡初期,钱治亚、董事陈敏用借款的名义给瑞幸咖啡6000万元,2017年陆正耀旗下公司给瑞幸咖啡无息贷款9470万元,之后又给了1.476亿元的无息贷款。2018年6月,瑞幸咖啡的天使轮融资1.899亿美元全部来自陆正耀旗下公司。

2018年6月,瑞幸咖啡完成了2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分别为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2018年11月,瑞幸咖啡又完成了B轮融资。投资机构分别为大钲资本、愉悦资本、GIC和中金公司。

2019年4月,瑞幸咖啡上市5天之前,又获得了一笔1.5亿美元的融资,其中曾投资星巴克的贝莱德(BlackRock)投资了瑞幸咖啡1.25亿美元。

在瑞幸咖啡的融资背后,陆正耀和黎辉、刘二海形成了紧密的“铁三角”关系。

招股说明书显示,陆正耀家族为瑞幸咖啡第一大股东,持有969703股,占比30.53%;第二大股东为瑞幸咖啡创始人及CEO钱治亚,持有625000股,占比19.68%;第三大股东为陆正耀姐姐控制的Mayer Investments Fund,L.P.,持有393750股,占比12.4%;第四大股东为黎辉控制的大钲资本,持有377877股,占比11.9%;第五大股东为刘二海控制的愉悦资本,持有214471股,占比6.75%。

上市之前,瑞幸咖啡通过融资拿到了近10亿美元融资。上市之后,瑞幸咖啡又拓宽了融资渠道。2019年5月IPO时,瑞幸总计募集资金5.23亿美元。2020年瑞幸申请后续发行120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还宣布将发行4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上市之后,瑞幸咖啡通过“首杯免费”“买二送一”“买五赠五”“轻食五折”“百万打开抽奖反现金”等活动打起了价格战,这个和当年神州租车发动“50元新车风暴”何其相似。

从神州租车开始的资本传奇

早在瑞幸咖啡之前,刘二海和黎辉就是陆正耀资本圈的“贵人”,三人是相识10多年的老朋友。

早在2005年,当时已经是成功商人的陆正耀,在美国AAA(American Automobile Association)和携程上市的启发下,创办UAA(联合汽车俱乐部),主攻中国汽车售后服务市场。创办几个月之后,联想投资执行董事刘二海造访陆正耀,联想投资成为了UAA最早的投资人,2006年3月以800万美元“股权加债券”入股UAA。

UAA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经营模式,甚至研究过洗车店、修车铺、卖雨刷器。到2007年,UAA营业收入3.8亿元,利润不到4000万元,摆脱不了“烧钱”模式。2017年12月,陆正耀转身至租车领域,成立了神州租车。

要扩张市场,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2010年经由刘二海搭桥,联想控股仍以股权加债权的方式,向神州租车投入12亿元,还通过其控股的汉口银行为神州租车提供10亿元综合授信。随后,联想控股通过追加投资,获得了神州租车65.5%的股份,成为绝对的控股股东。

2012年1月,神州租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成为2012年首家启动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随后因为美国中概股行情低迷,神州租车撤回了上市申请。

首次冲击IPO失败之后,已经观察其两年的美国PE机构华平投资认为机会来了。彼时,华平投资向其输血2亿美元。当时,黎辉在华平投资负责华平在中国的投资业务,并于2012年成为华平全球管理决策委员会成员,2013年升任亚太区总裁。

2014年,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刘二海和黎辉都是神州租车的董事。2016年,黎辉从华平投资辞职,任职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神州优车的副董事长,从事公司战略和资本运作。

一年后,华平资本和联想资本通过减持神州租车股权,分别套现超过31港元和16亿港元。

2015年,由原君联资本TMT核心团队刘二海、戴汨、李潇等人成立了愉悦资本,主要投资于早期和成长期TMT及创新消费领域。2016年底,黎辉成立了大钲资本,主要关注消费、服务及医疗行业领域内的投资机会。

2018年,伴随着代言人汤唯和张震的广告刷屏,横空出世的瑞幸咖啡开始快速扩张,愉悦资本和大钲资本这两家年轻的创投机构也开始走向台前。

相伴最久的刘二海“失手”

“如果利用了新基础设施,就能构建新的价值体系,成为了不起的公司。”

2019年8月底,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回到西安——他读研究生的地方,在一场创投会议上发表了题为“新基础设施时代”的演讲,称瑞幸咖啡就是中国“新基础设施”的引领者。

2018年,刘二海也在西安参加了同样一场创投会议,当时有参会嘉宾在对话环节对瑞幸咖啡的营利模式提出置疑。相较于一年前,当时刘二海显得更加意气风发,因为这场会议的3个月前,刘二海投资的瑞幸咖啡登录美国纳斯达克市场,当时的市值近50亿美元。

从2005年的UAA开始,刘二海是陪伴陆正耀时间最长的投资者。在瑞幸咖啡的发展中,刘二海也在各种场合为其“站台”。

在前述2019年召开的创投会议上,刘二海认为,瑞幸构建了不一样的价值体系,像星巴克和大多数传统咖啡店基本是线下模式,而瑞幸构建的新的价值体系是:线下迅速铺店抢占市场,线上获取用户流量,再加上全球供应链,精准触达用户,实现快速发展。

2020年4月2日,在瑞幸咖啡自爆营业收入虚增22亿元人民币之后,瑞幸咖啡资本狂欢背后,由陆正耀、黎辉和刘二海三人组成的“铁三角”再次受到市场关注。

在2020年1月举行的一场经济任务颁奖典礼上,刘二海说他和钱治亚持有瑞幸咖啡一股都没有卖,舍不得。

4月3日,愉悦资本向其合伙人发出的公开信显示,愉悦资本似乎也成了受害方。公开信称,愉悦资本闻听此事非常惊讶,大家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因为未出售瑞幸的任何一股。此外,愉悦资本采取了快速的行动来应对,得知消息几小时后,召集了合伙人全体会议。接着当晚又与法律顾问举行了电话会议,寻找保护投资人利益的最佳方式。

另外,根据愉悦资本公布的持有瑞幸咖啡的情况,其愉悦资本二期持有3300万美元,占基金规模的10.3%,每股成本6.68美元;Joy Opportunity持有4900万美元,占基金规模的15%,每股成本11.75美元。

4月2日,瑞幸咖啡收盘股价暴跌了75.57%,收于6.4美元/股。这也意味着,愉悦资本持股市值已经开始亏损。

相较于刘二海的坚守,“铁三角”中的黎辉则显得更为精明。公告显示,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减持了瑞幸咖啡3840万股,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至12.15%,套现2.3亿美元,减持后已收回当初对瑞幸资本的投资。随后大钲资本继续“逃跑”,持股比例已下降到8.59%。

做空机构打击、自爆财务虚增、股民用脚投票……瑞幸贴钱买卖爆大雷,惊醒了投资梦中人。

“烧钱”拓疆再次被市场证伪,但在此前,向往实现快速造富的机构不在少数,瑞幸也步了神州系团队“定制化上市”后尘,甚至吸引国资机构为其站台。

但瑞幸上市之后,定制融资跟风的威力不再延续,机构开始伺机而逃,但终究没能跑赢泡沫吹破的速度,神州优车苦不堪言,瑞幸咖啡一地鸡毛。

被称作“定制化上市”的投资经

在投资界,瑞幸咖啡“爆雷”被看做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而他背后的资本运作方式和商业模式是广被诟病的。

有投资人坦言,这就是所谓“定制化上市”的下场。“我知道瑞幸的创始人跟神州系是同一个团队,都是陆正耀手下的一批人在做,而且几乎是同一批人,为了上市策划的项目。”北京一位投资人向理财不二牛(ID:buerniu5188)说道。

相比于其他项目的资金需求,瑞幸咖啡“烧钱”的速度极快,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动辄就是数亿美元的融资,背后却是企业抢占市场所必须付出的获客成本,不惜开出1.8折优惠卖咖啡;有意思的是,神州优车也在之前如法炮制,开出“充一万送一万”的让利优惠,而早期投资人和企业管理者都是陆正耀。

不仅如此,在陆正耀及其团队或直接注资或通过其他方式抵押信贷融资的支持下,如此“烧钱”的企业甚至得到了国资系背景的机构关注。如中金资本就在两家的融资历程中先后出现。

2016年,中金公司在完成对神州优车C轮融资之后的第二年,其就参与了瑞幸咖啡的B轮2亿美元融资。而作为一家国有资本为主的资管机构,在先投资神州优车失利的情况下继续跟投模式相近的项目,令外界不解。

2017年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之后,企业的经营状况并没有因此得到改善,反而市场份额进一步被滴滴及快滴挤占,企业更是加大了再融资力度,先后两笔定增补血,中金公司再度参与,彼时的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湖北)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在其中的一起46亿定增案中认购5亿元。

而新三板流动性欠佳,投资股权的流动和退出效率受到制约。对此,牛妹也向中金公司致函询问投资收益情况,但截至发稿暂无回应。而在前述投资人看来,在2016年~2017年,企业登陆新三板是个值得尝试的机会,因此无形中放大了各界投资者对股权上市愿景的期待,而陆正耀等神州系团队在定制化上市的速度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该投资人坦言,作为国有企业,其对风控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既然已投资项目收益不佳,为什么会继续投资下一个同样“烧钱”的项目很值得反思,但至少定制化上市的速度也对外发出一种不好的信号。

相比于神州优车第一笔融资到挂牌新三板历时23个月的时间,瑞幸咖啡仅仅用了17个月就登陆美股市场。“相互站台的投资架势把市场的估值意愿推向顶点,而一旦上市,企业就再次面临流动性匮乏的尴尬,神州租车的返送减少,瑞幸咖啡的优惠降低。”

虽然他们的投资版图都是以陆正耀展开的,随后可以吸引各路资本蜂拥而至,愉悦资本、中金公司无不如此。但与此同时,原先创始人在企业上市之后又把精力转向其他领域进行融资环境培育,轮番进行准上市公司的“催熟计划”。

瑞幸股权尚无明显变化

作为补偿开支的基础,瑞幸咖啡的上市一举发行了2640亿A类普通股,而其他作为天使股份和其他可兑换可赎回的优先股份则被转换为300.26万B类普通股,后者多来自于IPO前的股权融资和信贷募资计划。

但据牛妹调查发现,企业在上市之前,融资需求不断加大,但股权的转让却不活跃。根据股本说明,瑞幸咖啡所授权的股份种类繁多,包括天使一期、天使二期、A系列可转换优先股、B系列可兑换可赎回优先股以及B-1可兑换优先股。

各种类型股份被企业给予不同的额度,如B系列、B-1系列可兑换可赎回优先股被给予100万股的空间,其他也有几十万到数百万的定向配比,但从企业近乎两年的融资过往来看,机构投资者的进场均有划分,即便是同一家机构在不同时期投资,也被以不同的股份形式确定下来。

2018年6月29日,瑞幸咖啡向Primus Investments Fund,L.P.、Mayer Investments Fund,L.P.以及Star Grove Global Limited发行了91.58万“天使一期”股份,总价值为1.22亿美元;亦对Haode Investment Inc.发行了51.3万“天使2期”股份,合计约6820万美元,总计接近2亿美元,构成了其最早的A轮融资。

同年11月15日,发行了27.23万B系列可兑换可赎回优先股给予Fortunate Cup Holdings Limited、Joy Capital II,L.P.、Honour Ample Limited、Joy Luck Management Limited、Carob Investment Pte Ltd以及Blue Fortune Limited等机构,随后在2019年1月9日,公司向Galaxy Shine Limited发行了6809股B系列可兑换可赎回优先股,价值500万美元。构成总价值超2亿美元的B轮融资。

此后在2019年4月17日,瑞幸咖啡发起B+级融资,授权股权性质变为B-1系列可兑换可赎回优先股,包括贝莱德私募基金在内的20多家机构平台对其注资,合计价值为1.5亿美元。

尽管如此,瑞幸咖啡的资金缺口依然较大,根据企业的信贷设施方案,公司与TTCO在2018年6月就签订了一项营运资本贷款安排协议,授信额度达3亿人民币,彼时年利率高达8%,但到2019年3月31日,贷款未偿还总额达到2.998亿元人民币。

作为提供贷款的依据,瑞幸咖啡此前已授予TTCO一项高达6000万元的股权投资认证权利,2019年4月,TTCO行使该权利冲抵近890万美元,与之相称的15211B-1系列股份与之相送。

需要指出的是,该公司招股书显示,这15211B-1系列股并没有作为“IPO前股东”身份出现,其来源是否是其他股东筹码暂无定论,但愉悦资本4月3日公开表示没有出售瑞幸的任何一股,且投资收益尚在50%以上,其中,愉悦资本二期账面价值95.7%,Joy Opportunity 54.5%。

工商信息显示,愉悦资本的法人是刘二海,也是公司上市前后的第五大股东,直接或间接持股数量1.07亿股(上市前股份按1:500进行过转换)。与此同时,陆正耀、钱治亚、黎辉等虽为各轮主要机构投资方的实控人,但从瑞幸咖啡上市到最新一期(2020.1.21)股权结构说明的情况来看,均为发生减持。

大钲资本曾获1亿美元套现空间

虽然在上市之初,瑞幸对外发出了限售承诺,表示公司董事及现有股东和期权所有人在180天内不减持,也就是6个月时间的限售期,到去年底基本已经结束。今年伊始,机构股东确实坐不住了,首当其冲的正是原神州系投资人。

今年1月8日,瑞幸咖啡申请后续发行1200万股,且拟发行4亿美元2025年到期的可转高级债券。其中,献售股东将提供480万股,瑞幸咖啡不会从献售股东出售美国存托股票的交易中获得任何收入。

尽管管理层没有出售任何股权,但大钲资本表示将参与限售。此前Centurium Capital Partners 2018,L.P.持有的27.23万A系列可赎回优先股和10.55万B系列可赎回优先股均由黎辉控制,其也是大钲资本的法人代表,目前为瑞幸咖啡第四大股东,共计持有1.89亿股。

如果大钲资本在此前推进完成减持计划,以首发上市17美元/股计算,到今年1月8日收盘(39.46美元/股),至少已获得1.07亿美元的获利空间。彼时,大钲资本方面曾公开表示,此次略微减持后,大钲资本仍然是瑞幸咖啡最大的机构股东,并持续看好瑞幸的长期发展前景。

公开信息显示,大钲资本瞄准的投资领域是消费、服务和医疗等行业。但该公司也在管理附件优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神州优车为股东之一,黎辉在该基金担任高管一职。

此外,虽然在此次增发时,瑞幸咖啡明确公司管理层和其他原始股东不减持,但根据瑞幸2020年1月8日披露的二次招股文件,董事会主席陆正耀、公司CEO钱治亚、陆正耀的亲属Sunying Wong分别质押了所持有ADS的30.0%、46.8%、100.0%,合计质押的ADS占到公司总ADS的24.1%。

工商信息显示,陆正耀目前仍是神州优车的法定代表人,而钱治亚为原神州优车的创始成员及COO,现任瑞幸咖啡创始人、CEO。

另据此前做空机构浑水指称,虽然瑞幸咖啡的管理层称自己从未出售过该公司一股,但他们已经通过股权质押方式套现。质押股份数量几乎占其拥有全部股份的一半,按照目前价格计算,价值约为25亿美元。以陆正耀为首的创始人派系,整体股权质押率在50%左右。

4月2日晚,瑞幸咖啡盘前发布公告称,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及部分下属存在伪造交易等不当行为,涉及金额约22亿元人民币。受此消息影响,瑞幸咖啡开盘暴跌81.6%,盘中6次暂停交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