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达用车控告力帆新能源汽车质量索赔8亿力帆和盼达之间的关系

【吸收财讯】这破屋子漏雨太狠了,连兄弟都开始公开互撕了,看起来大家日子都艰难啊!-> 最近几年,稍有实力的车企纷纷入局出行市场,一方面可通过关联交易,消化汽车库存、增加销量、拿到国补、地补,另一方面,可以在出行的风口占一个坑。吉利旗下曹操专车、东风的东风出行、一汽、长安等车企联合打造的T3出行等,莫不如此。

力帆股份兄弟公司盼达用车控告力帆质量问题 索赔近8亿

兄弟公司盼达用车也忍住不对力帆股份动手了。

因采购的力帆新能源汽车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盼达用车要求力帆赔偿各项损失共计近8亿元。

这,无疑是在力帆股份本已深深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

质量问题,索赔8亿

“力帆的新能源汽车,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致使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营运等问题,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盼达用车在对力帆股份子公司力帆乘用车的索赔陈述中措辞严厉、毫不留情。

盼达用车是尹明善家族投资控制的一家汽车分时租赁公司,与力帆股份(601777.SH)是兄弟公司。2017年,力帆股份出资1575万元,获得盼达用车15%股份。

启信宝显示,盼达用车2015年5月成立,尹明善家族绝对控股,盼达用车CEO高钰直接持有10%股份。

最近几年,稍有实力的车企纷纷入局出行市场,一方面可通过关联交易,消化汽车库存、增加销量、拿到国补、地补,另一方面,可以在出行的风口占一个坑。吉利旗下曹操专车、东风的东风出行、一汽、长安等车企联合打造的T3出行等,莫不如此。

虽然各个出行平台远没有到盈利的时候,但各方也能各取所需、和谐相处。

盼达和力帆何以走上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最近,盼达用车向重庆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巨额损失。

公告显示,盼达用车成立之后,即与力帆乘用车签署新能源汽车采购协议,2015年-2018年,双方及指定公司签订22份购销合同,累计采购车辆近万台。

鉴于采购的力帆新能源汽车存在的各种质量问题,2018年9月,双方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因汽车质量问题造成停运,力帆乘用车应向盼达用车赔偿营收损失、交强险损失;因为质量问题未达到运营年限而提前下线,应赔偿资产资产损失;因问题车辆而产生的停车费、救援费,也应由力帆乘用车承担。

公告显示,2018年-2019年,经双方来往函件确认,因力帆新能源汽车质量问题,力帆乘用车应赔偿盼达用车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1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停车场租金损失198.91万元,合计7.98亿元。

期间,盼达用车多次向力帆乘用车催收,始终未获赔偿。

该案已于4月2日开庭,因交易较多,涉及年限较长,部分事实需进一步核实,仲裁庭将择日再开庭。

过半新能源车内部消化

盼达用车成立之后,与力帆乘用车的关联采购,对力帆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斑马消费统计,2015年-2018年,力帆股份共销售新能源汽车34002辆,其中高速电动车18190辆,也就是说,力帆股份生产的高速电动车超过一半都是卖给了盼达用车。

通过对最近几年的年报梳理,可以明显看出,盼达用车对力帆产品的采购量,直接影响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

盼达用车成立的2015年,与力帆股份的关联采购量最大,当年因整车销售,盼达用车对力帆股份的关联交易5.02亿元,占力帆高速电动车收入的60.55%。2015年-2018年,盼达用车对力帆股份采购整车及零部件公司9.56亿元。

2015年之后,盼达用车对力帆股份的关联采购逐年降低。2018年,盼达用车表示要加大多品牌汽车的采购量,当年,对力帆整车及零部件采购不足亿元,含充换电服务合计1.28亿元。

或许是受力帆新能源汽车质量问题影响,2019年上半年,盼达与力帆股份的关联交易急剧下降,刚刚超过500万元。

产销快报显示,2019年力帆股份新能源汽车销量降至冰点,全年仅销售3091辆,同比下滑69.49%。

力帆生存维艰

作为民企造车的典型,力帆股份一度备受市场关注。

然而,最近几年,中国汽车市场增长停滞,力帆等中小车企受到严重冲击,汽车销量骤降。2019年,力帆股份乘用车(含燃油和新能源)销售25627辆,而4年前,这一数据还有近15万辆。

受产品滞销等因素影响,力帆股份2019年预计亏损49.81亿元,同比下降2068.77%。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力帆股份乘用车销售雪上加霜。1-2月,公司累计销售乘用车仅有70辆。不过,公司传统优势的摩托车业务有一定幅度的增长。

比业绩巨亏更严重的是紧绷的资金链。

2019年三季度末,力帆股份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8.40%,期末公司货币资金25.74亿元,但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113.74亿元。

2019年以来,公司累计因合同纠纷、债务纠纷涉诉金额合计超过22亿元。

缺钱已导致公司债券违约。2016年3月15日,力帆股份发行“16 力帆 02”债,今年3月15日到期,涉及债券余额5.303 亿元,利率7.5%,债券未能按期兑付。

评级机构已将力帆股份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BB”调整为“C”,同时将“16 力帆 02”公司债券的信用等级由“BBB”调整为“C”。

上市公司亦被查出,存在对力帆控股违规担保的严重问题,涉及未偿还金额5.5亿元,本月21日之前若不彻底解决,上市公司或被实施风险警示。

尹明善家族通过力帆控股持有力帆股份6.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08%,其中5.93亿股已本质押,占其持股总数的95.80%。截至目前,力帆控股持有上市公司的6.16亿股已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

作为力帆控股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盼达用车自上线以来,其使用的绝大部分车型一直是力帆330EV纯电动车,另外还有一些力帆650EV。

但近日,红星新闻发现,成都街头行驶和停车点停放的盼达共享汽车则由以往重庆力帆的车子,变成了长安奔奔的车型。红星新闻记者此前采访了解到,盼达用车很多力帆的车子因为故障等原因已无法上路行驶,由于供应商的配件不能到位,只能搁置待修。

↑力帆汽车有限公司 资料图 据东方IC

力帆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其工厂生产还正常吗?通过转让土地出售造车资质能够成功实现纾困吗?带着诸多疑问,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探访。

盼达用车主力车型从力帆变长安

盼达共享汽车的用户应该都知道,盼达用车的共享汽车虽然采用了包括力帆、奇瑞和长安在内的几家厂商的相应车型,但作为力帆控股投资的共享汽车租赁平台,其自上线以来,使用的绝大部分车型一直是力帆330EV纯电动车外加部分力帆650EV

但在最近,红星新闻发现,成都街头行驶的盼达共享汽车换车型了,具体来说就是从力帆的车变成了长安的奔奔

在成都市锦江区福字街社区附近的盼达用车停车点,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虽然盼达用车使用指示牌上的示例车型仍旧是力帆的330EV,但是在该处停放的共享汽车却都成了长安奔奔ev系列车型,而在锦江区长城锦苑,停放的5辆盼达共享车也都是长安奔奔。红星新闻记者还发现,这些长安奔奔从外观来看几乎都有凹陷、掉漆、磨损等明显的长期使用痕迹,看上去不是新车。另据红星新闻了解,长安奔奔是盼达用车较早使用的车型,很多都已经被淘汰。

↑成都街头盼达用车很多力帆的车变成了长安的奔奔

此前,红星新闻曾报道盼达用车将数百辆共享汽车堆积停放在城郊的情况。据了解,这些车都是力帆的车型,都是因为故障问题不能上路行驶,而之所以堆积,则是因为力帆被上游配件供应商断供,这些车子就只能处于等待修理的状态。

如今,半个月过去,盼达的力帆共享汽车不见重新上路,很多车辆还被换成了长安奔奔的老旧车辆。

去年3月开始陆续停产 目前欠债高达14亿元

从重庆市轨道交通6号线向家岗站2号出口出来以后,右手边就是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嘉德大道的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而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三工厂就在旁边。

↑重庆北碚区嘉德大道的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

红星新闻记者顺着厂区围栏绕行了一圈,没有发现工厂的生产迹象,各个出入大门也只有零星的车辆和人员出入,中午时分,出门取外卖的厂区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工厂在放高温假,工人们都已经休假去了,只有行政人员还在上班。当红星新闻记者询问厂区详细的生产情况时,该工作人员则表示不方便透露。而厂区值班安保人员则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有时候有生产有时候没有。

在距此不远的凤栖路12号力帆新能源汽车生产区域,值班的安保人员则表示,车早就不做了,很长时间了,之前因为发生了车辆爆炸事故,都是在召回车辆了。

↑凤栖路12号力帆新能源汽车生产区域

从三工厂北门出来的一位男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力帆汽车的配件供应商,来此是商谈相关事宜的,他说厂区现在没有生产,车间门是关闭的。

“从2018年3月份4月份开始就没有常规计划性的生产了,都是有了订单才做……”

至于原因,该供应商认为,主要是力帆现在资金困难,缺启动资金,所以没有办法安排生产。

“力帆从去年4、5月份开始就付不出我们的钱了,现在力帆欠了很多供货商的钱,就我了解,欠几千万欠几百万的都有,最多的欠了三四千万吧,力帆现在在和供货商谈,但是欠得多的供货商还没有和他们谈好,人家不给他配件物流这些,所以力帆现在没法生产。”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力帆原计划在7月份开始国六新车的生产,但是目前因为没钱,拖到现在都还没有生产,力帆那边说是计划9月份生产。“8月份员工的工资还没有发,本来是5号就该发,但还没发,说是要一周之后了。”该人士补充道。

而实际上,几千万的供货商欠款只是力帆目前欠债的零头,据7月26日力帆股份发布的公告披露的近12个月内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统计数据显示,力帆涉及的诉讼(仲裁)金额合计人民币已达14亿元之多

曾低价处理车辆引发经销商集体退网维权

在力帆汽车三工厂北门旁边的停车场,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停放了数十辆正在充电的盼达共享汽车,车型有力帆也有长安奔奔,对于红星新闻记者提出的问题“好多力帆的车都换成了长安,是以后盼达都不用力帆的车了吗?”现场的工作人员称,目前力帆在整改,整改好了还会换回来的。但对于正在如何整改的疑问,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个就不知道了”。

↑力帆汽车三工厂北门旁边的停车场

在离工厂不远处的商店里,老板和一旁闲坐的顾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去年的时候来这拉新车的挂车还很多,今年就没有了。

老板称,现在力帆已经没有新车了,全部处理完了,都是以低价处理给了外地的二手车商和买家。

“现在厂子里停的都是盼达的共享车,力帆的车都已经处理完了,没有新车了。”

老板称,处理的价格非常低,有的2万块钱就卖掉了,“经销商之前就来这个门口维权,因为当初力帆给经销商的价格是九五折,然后他们自己处理的时候是七五折、七折、五折卖给那些外地的车商和二手车贩子之类的,经销商就不愿意干了。”

而红星新闻记者在对成都力帆汽车销售门店的走访过程中则发现,很多力帆4S店已经停止营业,位于石羊工业园的一家店铺已是人去车空,门口张贴着“展厅招商”的告示,只留下了一些还未来得及更换的力帆汽车宣传横幅。

另一家位于西部汽车城的力帆销售门店,狭小的店面里目前在售的只有一款国五标准的白色迈威(参数|图片),官网指导价6.28万。

老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力帆集团近期在重组资产,所以在售车型比较单一,很多4S店都没车卖了。像我们这种经销商,力帆工厂有一定的政策,每辆车会比官网价格便宜三四千元拿给我们。”

↑石羊工业园的一家力帆4s店铺已经人去屋空

今年5月6日下午,数十名力帆经销商来到位于两江新区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的力帆汽车重庆总部维权,据新京报相关报道称,力帆汽车以市场指导价4-5折的低价,将汽车卖给一些汽车资源公司和汽贸店,从而打乱和冲击了4S店的价格体系。也就是说,这些经销商从力帆拿到的价格比非4S店渠道还要高。

力帆难题何解?尹明善被传或将复出救火

面对当前的困局和尤为重要的流动资金问题,力帆已经用了很多办法。

今年1月初,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已将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转让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合计获得33.15亿元资金。

而在早前的2018年12月,力帆已经将重庆力帆的乘用车生产资质以6.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车和家,这些土地和资质可以说是力帆的优质资产,不到万不得已恐怕力帆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就目前力帆车辆依旧难产的状况来看,这些资金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对于力帆汽车走到如此近况的原因,上述供应商认为,问题还是出在力帆的产品身上,“力帆的车子车型和性能不能跟上主流趋势,得不到消费者的青睐。”他称,力帆的研发确实有问题,可能是投入不够的原因吧,“车子生产出来之后,消费者不接受,不接受你就卖不掉,卖不掉你就没有资金,没有资金你研发就跟不上,研发跟不上你做出来的车子还是不行,这就成了恶性循环了。”

↑力帆研究院

而在成都的走访中,红星新闻记者还采访了几家二手车店铺,老板大多表示力帆汽车的保值率差,买的人少,一般不会收力帆的汽车。

对于力帆目前所面临的包括经销商维权、供应商讨债、涉及巨额诉讼等在内的难题和状况,力帆目前都是怎么处理的呢,目前力帆的总体情况究竟是怎样呢?带着这些疑问,红星新闻记者拨通了力帆公关部负责人的电话,他表示,目前力帆的状况,一切都以公司公告为准,有什么情况,也都会在公告披露。

↑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的力帆中心

在采访中,包括供货商在内的多位人士均表示,力帆内部相关人士透露说目前有关方面可能会以注资或者入股的方式进入力帆,但目前还未有定论。

而据中国经济周刊本周报道,因为力帆处境堪忧,2017年9月已经卸任力帆股份董事长的创始人尹明善最近也被传将要复出救火。

然而,尹明善今年已经是年满81岁的老人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