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柴琇家族资金危机怎么了广泽乳业蒙牛收购妙可蓝多问题多

【吸收财讯】能把自己的生意卖了,能不是为了钱吗?你看人家老干妈,你想都不要想!-> 蒙牛入局、股价猛涨后,妙可蓝多(600882.SH)的股东和董监高选择了减持。4月2日,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其持股7.09%的股东刘木栋减持计划实施时间过半,2020年1月2日至4月1日,刘木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90.23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71%,减持总金额为4686.72万元。

刘木栋的减持与蒙牛入局有关。根据妙可蓝多1月7日披露的《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刘木栋及其他相关方与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蒙牛”)于1月5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刘木栋将其持有的568.61万股公司股份协议转让给内蒙蒙牛。目前,上述股权转让已完成股份交割变更登记工作。

引入蒙牛后,妙可蓝多于3月25日发布定增预案,拟通过向吉林省东秀实业有限公司和蒙牛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8.9亿元。其中,内蒙蒙牛拟认购2078万股,认购金额3.15亿元。认购完成后,内蒙蒙牛将合计持有妙可蓝多8.81%的股份。

与此同时,妙可蓝多正陷入监管风波。3月26日,公司连收三封警示函,妙可蓝多、公司控股股东柴琇及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白丽君,均被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究其主要原因,是妙可蓝多控股股东的多个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且未及时信披,造成上市公司多个财务数据不准确,共涉及虚增账面现金2.4亿元。

蝴蝶效应正蔓延至上述定增预案。妙可蓝多表示,若监管部门对上述资金占用问题启动纪律处分,则此次发行存在终止风险。根据公告,该预案也将于4月10日举办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

这起资金占用事件,也揭开了柴琇家族企业资金危机的一角。目前,柴琇家族旗下港股上市公司广泽国际发展(00989.HK)已成为一只仙股,深陷经营危机。而妙可蓝多的主要资产、股权也已经被大股东柴琇家族质押。

柴琇家族面临的资金危机,对妙可蓝多的持续性影响几何?妙可蓝多如何杜绝再次发生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形?蒙牛入股后,对公司治理和经营将作何调整?4月6日,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函妙可蓝多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自1月6日晚间宣布与蒙牛达成战略协议后,妙可蓝多的股价不断创新高,截至4月3日,股价为21.78元,较1月6日的14.76元,涨幅达47.56%。

负面缠身

柴琇夫妇均为吉林人,二人于房地产起家。2001年,柴琇进军乳制品行业,创立了“广泽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泽乳业”)。

5年后,广泽乳业从省内5家乳品企业中脱颖而出,生产量占到吉林省当地乳品企业总和的90%以上,成为吉林地区乳制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广泽乳业步入奶酪这条赛道。2007年,柴琇在巴黎世界食品博览会上遇见奶酪后,开始布局奶酪产业,并于2015年正式确定以奶酪为主营业务。这一年,柴琇夫妇将旗下乳业资产注入华联矿业实现借壳上市,华联矿业后更名为广泽股份,2019年改名为妙可蓝多,打响了“奶酪第一股”的名头。

实际上,蒙牛对妙可蓝多青睐已久。早在2015年借壳上市之时,蒙牛就一度想要参与柴琇发起的定增募资,进而参股上市公司。2019年,关于蒙牛将收购妙可蓝多的传言再起,但始终未被证实,直到2020年,蒙牛才得以凭借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入局妙可蓝多。

尽管有蒙牛的加持,但实际上,自柴琇入主后,妙可蓝多这些年的业绩并不十分稳定。

2015―2018年,妙可蓝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61亿元、5.12亿元、9.82亿元、12.26亿元;同期净利润为-2.75亿元、3221万元、428万元、1064万元;而扣非净利润,除了2017年之外,其余3年均处于亏损状态。

相比之下,柴琇更擅长资本运作。

2017年,妙可蓝多曾进行定增募资,定增对象为柴琇、蒙牛等特定投资者,但该定增计划最终夭折。2018年9月,妙可蓝多发布重组公告称,将收购长春市联鑫投资咨询公司100%股权,长春联鑫下属实际经营主体为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Brownes Foods Operations Pty Limited。

不过,筹划近一年后,上述重组计划仍未完成,上交所于2019年8月16日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和披露增持计划而进行不当市值管理,以缓解大股东股份质押风险的情形。

虽然妙可蓝多对此予以否认,但并未能完全消除市场质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9年12月,妙可蓝多披露了其控股股东柴琇通过“口头”方式将2.4亿元资金划转给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19.66%。

根据公告,上述资金被柴琇配偶崔民东及儿女崔薪瞳控制的公司占用,主要用于后者的公司偿还银行借款。对此,柴琇发表了致歉声明并归还了全部占用资金,支付了资金占用费990.99万元。

根据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警示函,除了资金占用之外,妙可蓝多也存在持续三季度虚增货币资金的情况。经查,由于妙可蓝多未对上述资金占用进行会计处理,导致该公司虚增2019年一季报货币资金8950万元,虚增2019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货币资金2.395亿元。因此,妙可蓝多已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半年报及三季报的资产负债表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该公司财务状况。

“妙可蓝多的行为,目前来看属于大股东利用上市公司为其私人企业通过违规占用而进行利益输送,因为尚未发生违规占用无法偿还,所以还不能定义为掏空。上市公司在大股东的授意下进行违规占用,说明其内部就不存在治理机制。”4月6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家族生意危机

除了妙可蓝多,柴琇家族的产业还覆盖地产、金融等领域。其于2009年成立广泽地产,并于2013年斥资2.44亿元入主港股润迅通信,润迅通信变身为广泽国际发展。广泽国际发展业务覆盖物业发展管理、物业投资及零售管理服务三大领域。

此后,柴琇将其持有的广泽国际发展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女儿崔薪瞳。2017年底,崔薪瞳成为广泽国际发展的董事局主席。在2018年发布的中国女富豪榜单中,她以61亿元的身家上榜,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女富豪,一时风光无限。

好景不长。柴琇家族生意的问题在2019年集中爆发。

2019年9月,崔薪瞳将其持有的广泽国际发展进行质押融资时,因未及时缴纳保证金被券商经纪强制出售;同年年底,因未及时偿还一笔本息7000多万港元的金融借款,先锋系关联公司亚联发展起诉广泽投资及崔薪瞳,截至2019年9月底,广泽国际发展亏损4.4亿元。

进入2020年以来,广泽国际发展相继发布公告,先是拟3.05亿港元变现香港九龙多处物业,再拟1.22亿元出售其融资担保业务。

股价也一路下行。截至4月6日,广泽国际发展只有0.050港元/股,市值仅剩2.64亿港元。

柴琇家族产业股权也多处于质押状态。据不完全统计,崔民东名下股权至少已经有15亿元被质押。

妙可蓝多旗下资产和股权也不例外。今年3月5日,妙可蓝多已将广泽乳品价值2.8亿元的股份质押给内蒙蒙牛。3月10日,广泽乳品又将其子公司天津妙可蓝多价值1451.2万元的股权质押给内蒙蒙牛。此外,广泽乳品还质押了大量不动产。

根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柴琇未解押股权质押数量为7200万股,占其持有股份96.43%。虽未能获悉柴琇家族企业面临的资金窟窿之大,但从频频质押股权和资产的动作可见其资金链之紧张程度。

截至2019年半年报,妙可蓝多关联方担保7.57亿元,占到了净资产的60%。

蒙牛何为?

在柴琇家族企业身陷资金困境的情况下,妙可蓝多引入蒙牛被市场视为是自救的举措,同时也是借机扩大奶酪市场布局的机会。

根据定增预案显示,本次募集资金全部投向奶酪产能建设项目。公告显示,未来双方将在原材料采购、产品生产、技术研发、销售及营销、企业管理和产品质量管理等领域开展合作,且双方可以根据具体合作需要进一步扩大合作领域。

具体到公司经营管理方面,妙可蓝多在公告中表示,各方同意,战略投资方有权依照原战略合作协议的约定向上市公司提名一名董事候选人,经上市公司履行必要审议程序后担任上市公司董事。各方同意,战略投资方有权依照原战略合作协议的约定向上市公司推荐一名财务副总监人选,并经上市公司必要审议程序后被选聘为上市公司财务副总监。

这意味着,如果顺利,蒙牛未来将参与到妙可蓝多的经营管理中。

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内部出现巨大内控问题,可能会影响非公开发行,至少参与认购的投资者会需要重申审视和评估定增方案。如果定增完成,蒙牛作为主要股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平衡大股东的话语权,但如果不是深度介入,那么可能也无法改变现状。

4月6日,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妙可蓝多实控人此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也不止一次暴露出来,目前需要将这些问题逐渐化解。而引入蒙牛,现在来说,在公司治理方面还是由柴琇团队掌握决策权,继续推进其市场计划。蒙牛目前可能还不会插手,同时,蒙牛也希望能够跟妙可蓝多形成良好的上下游的关系。

“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奶酪市场增长应该没有问题。今年1―2月份,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奶粉等产品进口都下降了,奶酪依然保持增长,这也是为什么蒙牛能够冒着风险去和妙可蓝多进行合作的原因。”宋亮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图片来自 图虫

文 | 大摩财经 海星

柴琇家族疑似深陷资金危机,旗下“奶酪第一股”妙可蓝多的问题也集中爆发,早就想参股妙可蓝多的蒙牛得以成功入股。

1月6日,妙可蓝多(600882.SH)发布一系列公告,称公司引入蒙牛(2319.HK)为其战略合作方,蒙牛拟以每股14元价格、总价2.87亿元受让公司现有股东王永香、刘木栋等持有的妙可蓝多5%的股份;同时,蒙牛作为战略投资方还将以4.58亿元增资入股妙可蓝多全资子公司吉林广泽乳品科技公司,蒙牛总计为两项交易花费7.45亿元。

此次转让及定增完成后,蒙牛将持有吉林广泽乳品42.88%的股份,妙可蓝多持有剩余57.12%的股份。

蒙牛一直以来与妙可蓝多关系紧密,早在2015年蒙牛就一度想要参与妙可蓝多实控人柴琇发起的定增募资,进而参股上市公司;在2019年妙可蓝多负面缠身时,市场更是传言蒙牛将收购妙可蓝多,但始终被否认。

蒙牛是妙可蓝多的重要合作伙伴。过去12个月,妙可蓝多子公司与蒙牛及其下属子公司开展了有关奶酪产品代工业务的合作,截至公告日,涉及交易金额1615.5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吉林广泽乳品科技是妙可蓝多奶酪业务生产主体,但近两年一直未盈利,其在2018年亏损6.1万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120.06万元。蒙牛出资7.5亿元拿下的不仅是一个亏损的生产商,直接进入妙可蓝多股东名单后,蒙牛还面临着负面缠身的妙可蓝多内部治理问题。

问题妙可蓝多

妙可蓝多由广泽股份于2019年3月更名而来,后者是广泽乳业借壳上市的主体。

广泽乳业由柴琇创立于2001年,柴琇的丈夫为崔民东,女儿为崔薪瞳,其家族生意在内地及香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柴琇与崔民东均为吉林人,二人起家于房地产业,后进军乳制品业发家,旗下广泽乳业在吉林当地较有知名度,是吉林等周边地区乳制品行业的龙头企业。2015年左右,广泽乳业借壳华联矿业(上市公司前身)实现上市,随后通过将妙可蓝多置入上市公司,打响了“奶酪第一股”名头。

柴琇夫妇擅长资本运作,旗下上市平台除了妙可蓝多外,还包括2013年在香港上市的地产业务板块广泽国际发展(0989.HK)。

蒙牛对妙可蓝多“心痒”已久。早在柴琇广泽乳业借壳上市时,蒙牛就参与其中,彼时的交易方案为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募集配套资金,当时的募资对象主要为柴琇及蒙牛,但之后由于方案迟迟未实施,交易方案又变更为资产置换,即上市公司原有铁矿石业务被置出,同时置入柴琇的广泽乳业、吉林乳品等业务。

截至2019年三季末,妙可蓝多由柴琇持股18.24 %,为其实际控制人,公司第二大股东兴业信托计划为员工持股平台,持股8.75%。

柴琇入主后,妙可蓝多主营业务为以奶酪、液态奶为核心的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同时也从事以奶粉、黄油为主的乳制品贸易业务。旗下产品包括马苏里拉奶酪、奶酪棒、儿童成长杯、芝士片、奶油芝士风味发酵乳、酸奶饮品等。

但妙可蓝多的业绩说不上亮眼。数据显示,妙可蓝多长期增收不增利,收入虽从2016年的5亿多增长至2018年的12亿多,但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分别为3221万、427.86万、1064.1万元,非常惨淡。事实上,妙可蓝多的利润主要靠政府补助,扣除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妙可蓝多仅在2017年实现了盈利。

为提振业绩,妙可蓝多聚焦奶酪业务,并为突出“妙可蓝多”奶酪品牌产品,于2019年初更换了公司名称,同时加大了对“妙可蓝多”奶酪品牌的推广,其套用的“两只老虎”的广告更是在分众传媒(4.160, 0.00, 0.00%)的电梯广告等场景不断刷屏。

2019年前三季度,妙可蓝多实现收入11.59亿元,同比增长50.77%,归母净利润1178.26万,同比大增347.8%。但上市公司前三季度营销费用却同比增加了超40%。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提振业绩,柴琇在入主上市公司后大玩资本运作。先是2017年后再次进行定增募资,定增对象为柴琇、蒙牛等特定投资者,后该定增计划又将定增对象调整为吉林省盈佳商贸公司,后者是柴琇、崔民东夫妇实际控制的企业。但该定增计划筹划一年多因获得证监会通过而夭折。

定增失败后,柴琇又对妙可蓝多筹划了一起重组交易。2018年9月,上市公司发布重组公告称,将收购长春市联鑫投资咨询公司100%股权,后者下属实际经营主体为澳大利亚乳制品公司Brownes Foods Operations Pty Limited。

然而,上述重组交易筹划多时却再次流产。据妙可蓝多2019年10月份公告,其收购长春市联鑫投资的交易因交易价格、实施步骤等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而终止。

此外,在重组交易过程,柴琇还宣告对上市公司进行增持,但柴琇仅完成了增持计划的64.97%,剩余增持安排则被其一度延期。

虽然重组迟迟没有完成,增持计划也一推再推,但妙可蓝多在此期间股价持续上涨。自重组交易抛出后,股价从去年年初的6元左右涨至10月份的15元左右。股价上涨受益最大的自然是实控人柴琇。

自柴琇入主上市公司后,就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7200万股股权进行质押,质押比例占其所持股份的96%左右。因此,妙可蓝多股价的暴涨一度引起监管的注意,并发函问询上市公司是否存在通过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和披露增持计划进行不当市值管理以缓解大股东股份质押风险的情形。

此外,妙可蓝多存在的内控问题也备受市场关注。2019年12月,妙可蓝多披露了其控股股东柴琇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4亿元,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19.66%。

根据公告,上述资金被柴琇配偶崔民东及儿女崔薪瞳控制的公司占用,主要用于后者的公司偿还银行借款。对此,柴琇发表了致歉声明并归还了全部占用资金,支付了资金占用费990.99万元。

这起资金占用,掀开了柴琇家族生意危机的一角。

家族危机

柴琇家族生意除了上述乳业外,还有地产及金融业务,其中地产业务主要在香港上市公司广泽国际发展旗下。

柴琇家族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始于2013年,彼时柴琇夫妇携旗下广泽地产的资金南下,斥资2.44亿入主了广泽国际发展(时名润迅通信)55.13%的股份。2015年左右,柴琇将重心放至A股上市公司,并将其持有的广泽国际发展的全部股份转让至女儿崔薪瞳。

崔薪瞳出生于1990年,2013年毕业于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后,崔薪瞳主要在家族公司广泽投资控股任总裁助理一职;2016年9月开始担任广泽国际发展的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之后在2017年底成为广泽国际发展董事会主席。

崔薪瞳闯荡资本市场时,以其“豪华”朋友圈惹人关注。在多起交易中,崔薪瞳与先锋系等交集颇深,也与香港股坛大佬任德章、丁鹏云等往来密切。除此以外,崔薪瞳还是香港六大慈善机构之一香港仁爱堂的名誉理事,仁爱堂曾集聚多方大佬,包括壳股大玩家曹贵子、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女何超云、海王集团董事会主席连卓锋等。值得一提的是,崔薪瞳的丈夫李强义,是私募公司黑石集团香港区的负责人。

作为一家从东北起家的公司,柴琇家族的生意圈触及到香港主要是通过广泽国际发展,该公司此前由号称“香港股神”、收购《福布斯》杂志的任德章实际控制,任德章还曾是香港仁爱堂的董事局主席,此外其还曾参股过中国信贷,该公司之后被先锋系收购并更名为中新控股(8207.HK)。

截至2019年9月底,崔薪瞳通过美成公司和家译公司合计持有广泽国际发展70.6%的股份。截至2019年9月底,任德章持股广泽国际发展9.2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7年,崔民东、柴琇夫妇的广泽集团等公司联合先锋系组建长青(香港)公司收购了平安证券集团控股(0231.HK)63.43%的股权。截至2018年底,平安证券集团控股的控股股东长青持股58%,而先锋系的中新控股通过永阶公司持有长青(香港)37%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初媒体发布的中国女富豪榜单中,崔薪瞳以61亿的身价上榜,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女富豪。

但好景不长,2018年资本市场风云变幻,先锋系等资本玩家陨落,崔薪瞳家族的生意也不好过,至2019年时问题集中爆发。

2019年9月,崔薪瞳将其持有的广泽国际发展进行质押融资时,因未及时缴纳保证金被券商经纪强制出售;同时,崔薪瞳之父崔民东因一笔合伙份额转让纠纷被诉至公堂,导致柴琇所持上市公司部分股份被冻结;2019年年底,先锋系关联公司亚联发展(7.280, 0.28, 4.00%)起诉广泽投资及崔薪瞳,起诉原因为后者未及时偿还一笔本息7000多万港元的金融借款。

目前广泽国际发展已是一只仙股,股价不足0.1港元,市值仅4亿港元左右。业绩方面,广泽国际发展主营地产、物业及金融担保业务。其中地产业务仅在吉林地区发展,物业主要有香港九龙湾广场和中国白山市购物中心。

截至2019年9月底,广泽国际发展经营陷入困境,营收6510万元,同比降54.3%,净亏损4.4亿元,2018年同期则为盈利1亿多元。

为了扭转业绩及减轻资金压力,崔薪瞳已经决定将广泽国际发展持有的九龙湾物业进行出售,售价3.053亿港元,届时广泽国际发展将取得119.9%的投资回报,出售资金的大部分将被其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