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风速小子2020新冠疫情整个世界处在巨变的前夜美元剪羊毛原理

尼克小老鼠15年就开始处理债务问题了,给你说的好像2020年才开始一样。2020年压根不是什么债务兑现年,每年都有一堆债务要处理。还有,债务要区分外债还是内债,外债很危险,但是内债何惧之有?国家无限印钞权就可以化解了。还有中国政府手握上百万亿的优质国有资产,还怕你说的这点债务?无稽之谈。至于美国债务?人家债务跟他的优质资产比起来,占比都在安全范围之内。看数量十几万亿很多,你咋不看资产有多少?还有美国有全球印钞权,这点债务对他而言有何难的。一介平民,你觉得你手上握有的信息会比国家高层智囊团多,看的比国家高层远?你太高估你自己了。你就属于马云任正非最讨厌的指手画脚的新员工。

4月3日,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发布推文:呼吁在海外的美国公民尽快回国,美国紧急动员100万预备役军人进入战备状态,耐人寻味法庭

在疫情的重压下,一种令人担忧的趋势正在渐渐成形。无论当前的病毒是否涉及到阴谋,我们都必须正视其带来的事实——中美之间的全面对抗将加快来临,因为当下的美国正面临着其美元霸权建立以来前所未有的危机。危机并非是直接由疫情造成的,但疫情使危机失去了正常延缓的任何机会,对美国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局面,任由现状持续下去,哪怕美国能战胜疫情,也将很快丢掉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他们不可能接受这种现实。

历史上美国解决这种危机都是通过对别国发动金融攻击,通过引爆对手的经济危机从而抄底实现债务削减;通过军事战与经济战配合,在对手的战败中通过更苛刻的金融协议和经济危机的引爆,促成美元债务的彻底消除,如果美国自身不能对其当前面临的经济陷阱做出反应,那么它将很快失去赖以为生的美元霸权。疫情实质上导致了美国当前只能选择通过金融或是战争的方式化解内部矛盾。

无论是发动金融战争,还是通过发动直接战争,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都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不这样做的后果要更加严重。

这将是这四十年来世界面临的最大变局。

那么,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局面呢?美国的这些国家利益与战略选择的逻辑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走向坍塌的霸权——美国自身不可避免的矛盾

一切经济危机,本质上都源于债务危机。对美国当前而言,此话无疑正中要害。

当前,美国确实面临着生死攸关的问题,但这里必须先讲清,疫情,并不是美国当前最大的内部矛盾,疫情仅仅是矛盾的催化剂而已,自己本身并没有能力成为压垮美国的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

美国当前面临的核心矛盾在于——美国正在失去赖以为生的金融霸权。

当前的美国早已是一个依赖着金融霸权生存的国家,所以美国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即在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维持,即美元-石油环流体系的维持,虽然这是一种庞氏骗局般的模式,但只要这种模式得以持续,美国的霸权就能持续。然而当前美国面对的问题在于,由于自身巨大债务矛盾无法处理,这种模式行将失败,唯有通过将危机向另一个大国转嫁才能实现霸权的延续。

在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相当于被自己金融集团的内斗搞得元气大伤,哪怕向欧洲和世界转嫁风险后,都仍然累积着巨量的债务。并且在这之后的十年,为了让量化宽松输出的美元也继续进入循环,美国不仅用负债回购创造了一个用泡沫堆积起来的股市,更关键的是积累了天量的政府债务。

据统计,去年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已突破了23万亿美元,光年利息就需要7000亿美元。而私企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由于大量的负债回购,美国企业债接近6.5万亿美元,这是非常惊人的规模。

当然,并没有说这些债务都遇到了偿还危机,因为理论上美债是不存在这种危机的。自70年代牙买加体系形成以来,美国国债实际上成为了一种无需偿还的信用货币,但其信用必须建立在利息可按期偿还的基础上,这一点如果不能满足,其信用也就随之崩塌了,这将直接导致美元环流停止,这是美国绝不可能接受的。

然而,当前美国所难以负担的债务,不仅包括23万亿的政府债,还包含了规模庞大的企业债以及民间居高不下的债务率,这其中企业债同样可能恶化成对其统治阶级具有巨大威胁的风险。

这些债务风险的互相叠加,本身就构成了巨大的系统性风险,而这种系统性风险如果不能得到缓解或转化,在如今的美国一旦爆发,其规模和严重性必然超过08年的金融危机,而高负债的美国一旦再发生这样的危机,其苦心经营的美元霸权就难免走向末路。而当下的美国经济其实早已是寄生在了其金融霸权之上,失去金融的力量,对于实行了二十年去工业化政策的美国而言,无疑将会是灭顶之灾,这个强大的世界一极,必将如往日的旧帝国一样走向崩溃,这绝不会是他们能够接受的选项。

为了阻止这一切的来临,整个美国的精英阶层,会高度一致地站在一起,并且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必会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他们的本性。

这正是当下危险的根源。

二、疫情与经济——背水一战的号角

局势,本已岌岌可危,而疫情,则使局势变得彻底不可逆转。

今明两年,本身就是美国国债利息额度超越政府支出能力的关键年,同时也是大量美国企业债集中兑付之年,尤其是作为重中之重的美国国债,正面临着利息将大于政府偿付力度的财政悬崖,这是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形成的局面。

而疫情在美国的爆发,无论其是否含有阴谋的成分,都客观上形成了两个重要的现实:

1、因为疫情的爆发,美国的社会各领域事实上陷入了大量的普遍的局部停摆状态。

2、为了抗击疫情,美国政府必须用不得不投入大量公共卫生资源,这进一步加剧了其债务问题的严峻性。

3、美国在疫情问题上对欧洲的态度,客观上加剧了欧美国家间的离心程度,对美国这种依赖霸权的国家而言,卫星国的离心无疑有着巨大隐患。

这三个问题若是单独来看似乎并不严峻,但如果互相叠加,再加之美国当前面临的严峻矛盾,我们便不难看到其形成的可怕后果:

1、当前的美国GDP中70%是对疫情高度敏感的服务业,由于社会经济的客观停滞,今年的美国必然将经历历史上罕见的经济低迷和债务累积累积,在这种经济状况下,联邦财政的紧缩程度将超过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

2、公共卫生的巨大投入,将使原本困难的联邦财政陷入更进一步的困难当中,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而且低迷的经济将断绝财政改善的一切可能性。

但是我们别忘了,今明两年是美国财政悬崖危险期,大量的美国国债利息需要集中偿还,大量企业债也需偿付,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疫情的爆发,使美国彻底失去了通过正常手段解决或缓解债务问题的一切机会,债务问题,已经不可能用财政、税收等一般的手段解决了。

所以,这个时候的美国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当正常的方法失效,他们唯一能保全国家利益的做法,只能是将危机向他国转嫁,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历史上的传统。从牙买加体系建立以来,无论是周期性的缩表“剪羊毛”,还是引爆别国经济危机从而抄底,支撑美元环流这个庞氏骗局体系运作的,历来都少不了对国外的金融掠夺。

然而这一次的危机不同于以往,其深度和广度都已经超过了美国从前的任何一次危机,故要化解这种等级的危机,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采取的手段不止要达到回流美元的效果,而关键是要达到冲销债务的效果,只是投资性的美元回流不起作用。而想冲销债务,必须是利得性质的美元回流才是有效的,而这种性质的大规模回流在历史上其实只有一种方式——即大规模金融抄底所形成的资产掠夺所得。

2、当前美国有23万亿美元国债,企业债至少6.5亿万美元存在风险,要化解这种体量的风险,其被转嫁国必须有相应的体量去承接这种大规模的转嫁和洗劫,并且这里可能并不只是一个国家,甚至可能是多个国家,但最能满足这种条件的国家,正是中国。

在这样的历史关口,我们要尤其警惕美国的异常的动向,因为美国这样的由殖民扩张而诞生的帝国,绝不可能在如此关头选择默默走向灭亡,反而在这种时候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破局,这才是他们会做出的选择,他们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他们具体会怎么做?

三、金融攻击——不惜代价的掠夺性自救

这里需要论证的不是金融战争的机理,而是疫情下美国发动金融战争的动机,对于当前的美国而言,维护其摇摇欲坠的美元霸权是国家一切决策的根本目标,而维护霸权的方法,只有在不破坏美元信用的前提下,化解美国从国家到企业的巨大债务问题,使美元环流可以重新健康延续,这也才是霸权的延续。

那么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当前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呢?答案是大规模的金融掠夺。

当然,近来看着连日熔断的美股,再来这个观点就难免会让人产生困惑。所以有人会问,“如此大规模的金融战争难道美国说发动就发动?为什么身陷疫情泥潭的美国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呢?他们有条件这么做吗?他们为这种金融攻势做了相应的准备吗?为什么当前美国股市经历了如此的暴跌,美国还会想着来发动金融攻击呢?”

其实,针对着这场金融战,美国的准备早已深深做好了各领域的准备,种种相关的也迹象早已出现,只是我们未必发现了这些迹象,当下我国的金融领域可以说处在非常危险的环境中,美元资本一旦开始金融攻击,必将对我国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国存在着同美国相似的债务风险

我国当前大部分行业都运行在高杠杆高负债的基础上,疫情的影响下,我国的债务风险在陡然上升。

今年原本是处理我国各领域债务集中兑付的关键年,无论是各地的隐性城投债还是大量的地产及私企不良贷款都到了兑付的临界点。

然而这个时候疫情来了,社会各领域立即陷入了停摆,并且至今也没完全好转。为了抗击疫情,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都投入了巨量的资金,这似乎如官方所言并没有严重影响经济的基本面。

但实际上,我国大部分地方都早已是负债累累,地方财政的运行高度依赖着转移支付,尤其是各地隐性的城投债,更是多到积重难返。

各地方在疫情爆发前,基本都是在用土地财政和转移支付来维持住经济的基本面,然而在疫情爆发后,房地产市场立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萎缩,同时今年的中央财政不仅因为疫情开销巨大,并且由于社会经济的停摆,财政收入的下跌必然严重,这就造成了今年的转移支付额度也必然随之下降。但地方债的压力,并不会随之下降。

美国资本做好了发动金融战的准备

其实讲到这里还是会有人困惑,当前的美国经济遇到了史无前例的问题,美股遭遇百年罕见的接连熔断,配合以美国当前爆发的疫情,确实给人一种美国行将崩溃的错觉。

然而,真正了解美国经济的人,反而这时会高度警惕起来,因为这看似一片哀嚎的熔断,恰恰是美国金融资本一手策划的举措,是故意的战术性欺骗,而其欺骗的目的则只有一个——在悄无声息中做好发动金融战争的准备。

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这得从美股这十年来的增长机理说起。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除金融和传统高端领域的产业外,绝大部分产业实际上一蹶不振,根本不可能撑起我们看到的十年连涨。然而在金融危机后,量化宽松流出的美元必须找到办法回流美国,否则在那个时候美元环流就有崩溃的危险。

而回流的方法,除了最传统的国债,主要就是美股。所以美国选择用杠杆举债的方式,通过回购股票将市场整体保持高位,吸引巩固全世界的投资向美流动,这种方式自然带来了巨量的企业债务。

所以当用这种方式吹了十年泡沫的美股出现熔断,其根本不意味着其经济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反而传递出的是另一个信息——股市上巨量的资本正在腾出手来,主动转化为流动的游资。

本次美股暴跌,本身的第一因素并不是因为疫情的影响,而是因为国际油价的骤降。然而,我们千万不能忘记,主导油价下跌的沙特,本身就是石油-美元体系中最关键的角色,其不仅受到美国的深度控制,而且利益同美国利益从来都是深度绑定,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因为一己私利而主动去拆美元的台?

所以,这种剧烈的市场动荡只有一种可能——动荡本身只是美国上层计划的一部分。通过将大量资本从股市中暂时撤出,一方面缓解债务压力,一方面为下一波特殊的金融操作积累足够的资本规模,是通过挤泡沫而腾出资金,使大量的资金获得完全的流动性。这绝不是一种衰败的表现,恰恰相反,这种现象直接说明了当前的美元资本主动变得兵强马壮而且粮弹充足,已经具备了金融攻击的基础,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并且其高速的撤资行为,同时也客观上起到了稳定外国投资的作用。猝不及防的接连熔断,使得大量外国投资直接被高位套牢,由于跌幅巨大,这些外资若是离开美国,相当于就要立即承受暴跌带来的代价,他们只有继续在美股等待,才有可能达到哪怕回本的目标。这对于美国而言,无疑是将这些资金巧妙困在了美国,而大量出来的游资,则可以心无旁骛地开始他们的行动和扩张。

从当我们能获取的信息来看,从股市中撤出的资金相当一部分都转移到了美国债市中,另外更多的部分除了进入了我国的债市以外,并未向外界透露去向。我们一定要知道,这些钱是不会蒸发的,它只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然而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现在的美资具备了前所未有的流动性优势,哪怕突然对一个国家进行大规模金融攻击,也不会因为撤离本土市场而对美股产生大的影响。

早上A50出现快速拉升,美指期货大涨中,亚洲市场普遍反弹中,本周4个交易日看市场反弹力度再决定,继续假期第三天,养精蓄锐,明日开始战斗!

精神病人欢乐多Z人民币在全球国际贸易结算量的占比只有1-2%,别说与美元(占约40%)和欧元(占约36%)比,连英镑(占约8%)和日元(占3-4%)都比不了。一个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本币在全球国际贸易结算量的占比如此之小,实在是不成比例。人民币要获得全球的信任,成为国际硬通货,需要很多内部改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