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宏振跨境电商公司成立宗庆后的厉害转型电商创业的故事

【吸收财讯】老爷子说的其实没错,马爸爸把市场搞坏了,直接弄死的多少渠道,现在新零售又要干死更多小店了!-> 原标题:娃哈哈连续成立两家电商公司,宗庆后“拥抱”电商(观察者网 文/徐恒)在过去的数年中,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多次在公开场合“怒喷”电商,认为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虚拟经济”搞乱了实体经济。但时过境迁,宗庆后如今也主动选择了“拥抱”电商。

天眼查数据显示,4月2日,娃哈哈成立跨境电商新公司——杭州娃哈哈宏振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观察者网注意到,3月末娃哈哈还成立了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短期内,娃哈哈连续设立了两家电商公司,宗庆后终于对电商不再“抗拒”了?

短期内连续成立两家电商

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4月2日,杭州娃哈哈宏振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法人代表为宗庆后。其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日用百货销售、通讯设备销售、电子产品销售等。天眼查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为娃哈哈商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宗庆后任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娃哈哈连续成立两家电商公司 宗庆后“拥抱”电商

值得注意的是,在8天之前的3月24日,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食品经营、食品互联网销售、货物进出口等。公司法人代表及实际控制人均为宗庆后,股权穿透后其综合持股81.2407%。

连续成立两家电商公司,宗庆后对于电商的态度或许终于发生了改变。

娃哈哈连续成立两家电商公司 宗庆后“拥抱”电商

错过了电商大潮的娃哈哈

为何娃哈哈在短期内连续成立电商公司?外界认为,错过了电商大潮的娃哈哈在过去数年一度走向了下坡路,让这个成立了30多年的“老字号”陷入了衰退。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娃哈哈集团成立于1987年,前身为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公司的初始元老仅三人,借款14万元作为创始基金。在发展数十年之后,娃哈哈一跃成为中国规模最大、效益最好的饮料企业。2006年,宗庆后曾表示,娃哈哈的目标是年销1000亿元。

而他距离自己的目标也一度非常接近。

2013年,娃哈哈实现年营业收入为782.78亿元,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不但是中国最大的饮料生产商,更是中国第二大民营非上市公司,仅次于华为。

而在娃哈哈达到巅峰的同时,国内的电商大潮也正式开始崛起。

2014年,宗庆后曾经分析电商形式。他表示,未来电商有可能会回归实体形态,毕竟做低价做不长久。“至于娃哈哈涉足电商,目前还在考虑当中。”

但是很快,宗庆后对于电商的态度从谨慎变为了敌视。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电商的贬低:“电商冲击不了娃哈哈;(电商是)花一块钱买来再亏八毛钱卖出!”

在2016年央视《对话》的节目中,宗庆后直接向马云开炮,认为马云是在“胡说八道”;电商搞乱了价格体系,“互联网乱搞对中国经济冲击得太厉害了”。

娃哈哈连续成立两家电商公司 宗庆后“拥抱”电商

对于宗庆后来说,拥有完备的线下营销体系,电商对于娃哈哈显得“可有可无”。公开信息显示,依靠“联销体”模式,娃哈哈在全国拥有近1万家经销商、几十万家批发商、300多万个零售终端,号称“在中国只要有小卖部的地方,就能看到娃哈哈的产品。”

但是在2013年的巅峰过后,娃哈哈的销售却出现了下滑,2014年公司营收728亿元;2015年677亿元;2016年529.1亿元;2017年464.5亿元。直到2018年,娃哈哈的业绩才有所好转,当年娃哈哈营收468.9亿元,重回增长之路。

分析人士认为,在业内人士看来,娃哈哈2018年收入结束下滑,与其加速产品和品牌的年轻化有关。据悉,在2018年,娃哈哈开始进行调整,推出AD钙奶味月饼、炫彩营养快线和彩妆盘、跨界推出哈哈粽、在社交渠道推出“娃哈哈天眼晶睛发酵乳”。

尤其是“娃哈哈天眼晶睛发酵乳”,被外界认为是娃哈哈走向电商的“关键一步”。

改变态度,拥抱电商?

2018年初,娃哈哈推出了线上微商城,提供限量款、纪念款、节日款、主题款等娃哈哈商品的售卖。

当年4月,娃哈哈和中南卡通共同推出了“娃哈哈天眼晶睛发酵乳”,走的是“社交零售”的微商模式。

在当时,娃哈哈除了开了一次现场发布会外,没有太多公开宣传。娃哈哈和中南集团联合给出的官方回应称,将以新款饮料为起点,将传统企业和新型企业的合作在互联网时代达到新的高度,全新的跨行业营销模式,对用户需求进行全方位追踪。

总体上,宗庆后依然对电商持低调保守的态度,在新产品的宣传上并没有大规模发力。

不过此次试水的销售记录非常不错,据悉,娃哈哈天眼晶睛发酵乳推出7天,仅大区合伙人回款已达4000多万,创造了2018年的销售纪录。

随后,宗庆后在后来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不抵制电商,也不拥抱电商”,曾经的“敌视”态度变得较为缓和。在他看来,天眼晶睛发酵乳依靠微商并不意味着拥抱电商,传统的“联销体”模式依然是娃哈哈的主力。

但是,在尝到了甜头过后,宗庆后还是在2020年顺应了潮流,投入了电商的大潮。外界认为,在宗庆后口中“花一块钱买来再亏八毛钱卖出”的电商亏本时代早已过去。娃哈哈也需要新的渠道来提升自己的业绩,早日达成宗庆后口中年销1000亿的目标。

修过汽车,也卖过番薯,在亲人眼中他从小耐吃苦,从未向困难低头,经过时间的沉淀与历练,如今成为了中国最大食品饮料企业的掌门人,他就是宗庆后。宗庆后出生在旧中国,幼时随父母颠沛流离,成长于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青年时期又赶上“上山下乡”,经历了一段艰苦的岁月。

苦难是一种财富

尽管宗庆后从小学习成绩优异,但初中毕业后,迫于家境困窘,作为家中老大的他不得不辍学,干起了谋生的小买卖。他曾走街串巷叫卖爆米花,也曾在寒冷的冬夜到火车站卖煮红薯,虽然挣到了一些钱补贴家用,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人生。他本打算报考不要学费还能发给津贴的师范学校,无奈因出身被拒之门外。

直到1963年,宗庆后听到消息,说舟山马目农场正在杭州招收知识青年,不论家庭成分,谁都可以报名参加。对于当时的宗庆后来说,这几乎是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他紧紧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主动报名“上山下乡”。

马目农场是一个荒无人烟、寸草不生的地方,本是关押犯人的劳改所,被称为“舟山西伯利亚”。农场里的日常工作就是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不是挖沟修坝,就是拉土堆石,大多数城里来的年轻人都难以承受,有人晚上偷偷躲在被窝里哭,还有人索性当了“逃兵”。18岁的宗庆后却选择了默默忍耐,以一颗倔强的心坚持了下来,还时常给同伴鼓劲,积极参加劳动竞赛,被评为舟山地区的“上山下乡积极分子”。

一年后,马目农场收缩,宗庆后辗转来到绍兴茶场,一样的高强度体力劳动,种茶、割稻、造地,甚至开山打石,他一干就是14年。

日复一日的重体力劳动,宗庆后唯一的爱好就是阅读,他将《毛选》翻来覆去读了很多遍,这是当时他能找到的仅有的读物。这一段经历,造就了宗庆后强健的体魄和坚韧的个性,使他在后来能坚强面对创业的种种艰辛。谈起那段艰苦的岁月,宗庆后认为这段经历于他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不安分的“而立之年”

1978年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元年,也是宗庆后人生的转折点。在经历了15年的下乡劳动之后,这一年,已过而立之年的宗庆后回到杭州,接替退休教师的母亲,进了杭州工农校办纸箱厂做校工。从此在校办工厂工作了10年,正是这段经历的磨练,为他以后创办娃哈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按照宗庆后自己的话说,他是个“不安分”的人,总想“做点事情”。在校办工厂的10年间,他做过推销员,也办过电扇厂、电表厂。他曾蹬着三轮车到处送货,背着几台落地电扇挤在绿皮火车上,在天涯海角斗智斗勇追款讨债,在简陋的招待所里打地铺,在广交会大门外摆地摊。“我用脚来丈量中国的市场,深入到穷乡僻壤、犄角旮旯,‘中国市场地图’就是这样在水里火里、摸爬滚打中摸透的。”后来,他将之称为创办娃哈哈的“秘密武器”。

娃哈哈的“前世今生”

现今在杭州清泰街160号,立着一座已有些年代感的六层小楼。31年前,这里是娃哈哈的前身——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宗庆后就是在这里起家,投身到改革开放后轰轰烈烈的创业大潮中去的。

宗庆后凭借着他在校办工厂第一线摸爬滚打的经验积累,初步掌握了市场规律之后,1987年,在他42岁那年,机会终于来了。当时,杭州市上城区文教局要对下属的校办企业经销部采用承包经营的方式,并公开选拔经销部负责人。宗庆后毛遂自荐,夸下了当年创利10万元的“海口”。而文教局要求的当年创利指标仅为4万元,按人均创利标准计算也已经远超当时国企的人均利润指标。“当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其实我心里是有底的。”这底气,就来自于在校办工厂做推销员、办厂中厂的磨砺与积累。

在当时小学的校办企业,利润微薄,一年可能能赚个一两千、两三千块钱。“我的第一年承包完成了10万元的利润,那个时候因为没有搞市场经济,没有人去主动做生意,我们主动去做,当然生意就比较好会做一点。” 宗庆后总结道。

第二年他搞了一个罐头车间,给杭州一家保健品厂代加工灌装营养口服液。这一年,他赚了一百多万。

到了第三年,宗庆后敏锐的市场洞察,让他下定决心推出自己的营养口服液。他瞄准了当时尚未有人涉足的儿童口服液市场,邀请营养专家研制配方,开发产品,在校办企业经销部的基础上,成立了娃哈哈营养食品厂。不久之后娃哈哈的拳头产品——娃哈哈营养液问世了。

如今家喻户晓的“娃哈哈”品牌,从这一年开始,正式进入了中国百姓的视野。“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的广告语,从此成为了一代人的童年记忆。而当时,恐怕没有人会料到这间校办厂,日后会成为中国最大的饮料集团。

这一年他已44岁,年过不惑的宗庆后,从此走上了企业家的创业道路。

或许正如宗庆后在自己的传记中这样写道的那样,“我是一个普通人,从底层崛起的凡人。幸运的是,我生于一个大时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