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咖啡接连关店现在怎么样了还有门店吗连咖啡微信营运模式咋回事

【吸收财讯】赶紧过来补习一下为什么会出这个状况,不是茶饮店都是第一波生意爆发吗!->比瑞幸咖啡更早开始咖啡外送业务的连咖啡正处于艰难境地。4月7日,界面新闻自一名接近连咖啡的业内人士处获知,连咖啡除几家流水较好的门店之外,大部分店铺均已关闭,目前“正在处理包括上百台全自动咖啡机的二手设备”。上述消息被一名尚未离职的连咖啡员工默认,该名员工透露目前正考虑找下一份工作。 原标题:大部分连咖啡门店悄悄停止营业,它怎么了?

大部分连咖啡门店悄悄停止营业 它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样,估计还是和老板有关系,他一定有他得原因,又不傻看看在大众点评网站,北京仅能检索到23家连咖啡门店,上海40家。多数门店显示暂停营业,400电话则一直处于忙线中。连咖啡客服告诉界面新闻,“由于公司运营调整,您所在地区暂时无法提供服务”,并询问是否需要将预存入咖啡库的咖啡进行退款。此外,该客服表示,上海尚有长阳谷店、金鹰国际店、八佰伴店等6家门店正常营业。

连咖啡向界面新闻回应,再次进行关店潮并不属实,其实关店及设备处理的相关事宜自去年就已经开始进行,这是基于一些店面优化方面做出的处理,该信息去年也曾澄清过。不过对方也承认了北京区域暂停营业的状态,称这是疫情原因导致的店铺暂时歇业,并非陷入困境。但对最新的在营业门店的数字语焉不详。

大部分连咖啡门店悄悄停止营业 它怎么了?

连咖啡上海和北京多数店铺显示暂停营业

点评网站上的点评内容和时间透露了更多信息,连咖啡当代商城店没有显示暂停营业,但最新点评停留在1月27日,而甘家口店的最新点评为1月3日。界面新闻联系当代商城,得知该商城近期正常营业,包括一楼的Costa咖啡店也处于营业状态,但这里的连咖啡仍然没有开业,当代商城接线员称年后连咖啡“许久未营业”,原因尚不清楚。

北京中关村食宝街店、方庄店等显示暂停营业的连咖啡店,最新评价停留在2019年10月或者更早。这意味着,连咖啡部分门店在疫情之前就开始停业。

连咖啡创立于2014年,早期通过向顾客提供星巴克、Costa等品牌咖啡外送服务积累用户。2015年转型创立自有品牌咖啡并受到资本青睐。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连咖啡宣布完成由华策影视领投的B轮融资5000万元人民币;2018年3月完成1.58亿元B+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高榕资本跟投。

2019年4月,完成2.06亿元B3轮融资,此轮融资由连咖啡创始人王江和张晓高、启明创投、高榕资本联合投资。

如果关店的消息属实,这是连咖啡第二次收缩门店了。2019年年初,连咖啡曾对其位于北京、上海的门店进行了整体优化,关闭了30%-40%左右的咖啡站,被关门店多数是处于负毛利状态和品牌形象欠佳状态,调整之后,北京从高峰期的60多家缩减至20多家门店。

连咖啡彼时公布,经过此轮战略调整,连咖啡已经于2019年4月全面回归盈利状态,随着新一轮融资,连咖啡将启动新一轮扩张计划。

但近一年,连咖啡的门店数量不仅没有大幅扩张,反而处于暂停营业。一名去年已经离职的上海连咖啡员工称,去年关闭了一批门店后,只有市中心的几家店在营业。大众点评网站显示,连咖啡尚未有新店显示。

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向界面新闻分析,连咖啡的问题在于项目的营运模式一直在不断调整以及将主要品牌流量沉淀在了微信平台,虽然期间创新了防弹咖啡、福袋等等成功的产品或者推广模式,积聚了大量粉丝,但是当微信开始对公众号传播收紧管理(微信收紧了公众号的外链营销)之后,连咖啡的流量获取就变得非常困难。

此外,连咖啡的经营情况不佳其实从疫情前就开始了。去年咖啡市场的特点就是销售量增长,但是客单价下降导致了行业企业盈利能力不足甚至亏损。连咖啡其实是瑞幸咖啡打响咖啡价格战后的牺牲品,可以说连咖啡有一部分是被羊毛党给薅死的一个品牌。

连咖啡也试图探索更多不同的盈利模式,自2019年4月,连咖啡曾在北京部分地区内测新模式“口袋咖啡”——售价更低且只支持自提,意欲切入更多便利店咖啡的市场。在9月,连咖啡还与中石化便利店品牌在苏州共同推出了易捷咖啡,但该加油站咖啡至今未能拓展。

对此连咖啡回应,其与易捷合作方面一切正常,之所以一直没有看到新店是因为疫情原因整体进度被推后。与易捷合作的新店已经在规划中,很快会看到新店铺。

连咖啡亏损的锅,该不该让互联网咖啡全行业来背?

文 | 杨亚飞

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连咖啡大量关店原因浅析:步子迈的太大?

2.创业至今两次转型,连咖啡为何要“由轻到重”?

3.咖啡新场景不断涌现,但本质还要回归产品。

互联网咖啡命运多舛。

直到关店一事被曝光之前,很多人可能仍对连咖啡这个品牌所知甚少。作为最早一批为星巴克、costa用户提供“跑腿代买”服务的公司,连咖啡曾经赚得盆满钵满。不过最近他们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此前据《经济参考网》等媒体曝出,连咖啡在全国主要布局城市开始大量关店,上海地区门店从最多120家,收缩至只有70多家在正常营业,全国关店比例更是达到30%~40%。而目前在美团点评搜索北京、上海两地的连咖啡店铺,约有30余家门店处于“暂停营业”状态。

这或跟资金链紧张有直接关系。针对关店一事,连咖啡方面向《零售老板内参》APP(微信ID:lslb168)回应称,这属于对不盈利和早期不符合品牌要求的店面,进行的一轮调整和优化,“目的很简单,就是保证公司重新回到盈利状态,做好过冬准备”,连咖啡此前曾称。

中国现磨咖啡市场增长正劲。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更是催生了一大批互联网咖啡新品牌。近年来,纯外卖咖啡、外卖+门店、以及智能咖啡机等模式企业纷纷收获大量关注。作为风口上的互联网咖啡代表之一,连咖啡曾在线下进行快速扩张,不过这一行动在2019年春节前后戛然而止,他们转身开始“断臂求生”。

短短一年间变化之大,不免令人唏嘘不已。而在消息曝光同时,业内对于咖啡新模式的质疑声也再度密集出现。

似乎依靠补贴、以及拼团、分销等互联网营销玩法,来分食中国现磨咖啡市场这块大蛋糕的思路,前景一片悲观。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又或者说,连咖啡的今日窘境,是否能反映出整个互联网咖啡的生存现状?

– 1 –

连咖啡关店背后

很多人可能并不清楚,连咖啡为何会在门店扩张上摔这一跤?

连咖啡早期开出的店,并非严格意义的咖啡馆,创始人王江称之为“站点”,主要为外送咖啡订单承担咖啡前置仓和厨房功能,对于地理位置、面积、设计等需求稍弱。门店功能也进行简化,“只负责制作、配送,不负责接待、收款等。”

开店成本因此被极大压缩。此前据媒体披露,这些站点建造成本只有十几万。另据第三方数据平台jingdata测算,外卖咖啡场地成本平均仅为传统咖啡馆的1/3。

对于这个靠外送起家的新品牌来说,线下“轻资产”的做法有足够多的合理理由。常理来说,一个新商业模式最终成立与否,关键在于是否能从根本上提高经营效率。这在咖啡领域表现尤其明显——过往在一些精品咖啡馆,装修成本预算甚至会占到总成本四成甚至更多。

连咖啡目的明确,重点布局线上咖啡市场。连咖啡CMO张洪基此前在接受《零售老板内参》采访时曾透露,连咖啡未来会ALL IN小程序

牺牲门店场景体验,通过低成本运作的方式进入线下,连咖啡着实曾取得一定成绩。截至2017年底,连咖啡在北上广拓展出的100多家站点已全面实现盈利,据官方称,当年双十二期间,单日峰值更是接近40万杯。

而在2018年3月,在拿下1.58亿B+轮资金后,连咖啡门店扩张更是进一步提速,他们宣称到年底,这一数量将被提高至500家。

不过遗憾的是,未待增益效果显现,快速扩张导致的管理成本激增问题,已提前暴露出来。这也普遍被业内解读为,属于连咖啡此番关店以及资金链吃紧传闻的根本原因。

此外,也不乏有声音认为,以瑞幸咖啡为代表的竞品,通过大量补贴进入市场,以及星巴克合作饿了么等行业压力,也最终导致连咖啡用户大量流失。

不过有一个事情被忽略掉了,那就是连咖啡在2017年做了另外一个举措:大举研发新品。根据公开资料,连咖啡2017年推出30多款新品,除咖啡外,产品线还涉及鸡尾酒、莫吉托等特调酒,以及椰子水、打气的麦芽等多款饮料,品类跨度较大。

连咖啡不再只是一个咖啡品牌,也给自己贴上了“虚拟酒馆”、“茶饮吧”等品牌标签。

众所周知,新品研发有助于提高品牌商竞争优势,但前提是需要大笔投资,跨界新品研发成本更是翻倍,新兴品牌往往不具备成熟条件。连咖啡显然也遇到了相似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零售老板内参》曾撰文对这一举措提出质疑,认为连咖啡在快速扩张同时,拉长产品阵线,或将对其产品品质以及品牌形象带来负面影响。

事实上,最新检索连咖啡小程序及美团外卖菜单可以发现,类似鸡尾酒、椰子水、打气的麦芽等新品已经难觅踪迹,商品更加聚焦咖啡产品。

综合来看,连咖啡今日关店背后有诸多方面的原因,并不能一概而论,从连咖啡的关店上升到对互联网咖啡模式的否定,更加难称得上有说服力。连咖啡关店的锅,还是应该从自身定位找原因。

– 2 –

从“轻资产”转向“重资产”

连咖啡品牌历史并不长,但已有过两次转身经历。

早在2014年,借助过往在咖啡代买服务上积累的经验,连咖啡完成第一次转变——从咖啡服务商转向打造新咖啡品牌,沿用至今的自营品牌coffee box也在此后正式推出。

这一品牌化转变,与当时中国市场环境变化不无关系。2014年前后,专业的同城配送服务商纷纷诞生,闪送、达达产品在2014年先后上线。次年,赛道内另一玩家UU跑腿正式成立。

同一时期,中国第一批O2O创业者也正在生鲜、医药、鲜花、家政等几乎全部本地生活领域,疯狂进行创业尝试。前UU跑腿合伙人张现伟向《零售老板内参》回忆称,那时候不断有细分项目冒出来:代取送衣服洗、代买药、代买咖啡、代遛狗、代买蛋糕等……

如今中国本地生活龙头—美团点评也在那个时候抓紧抢占市场。随着各类新玩家的涌入,项目同质化现象不可避免地发生。坊间甚至流传一种说法,美团内部有个部门,专门检测市场上日单过1000单(单个城市)的O2O项目,发现了就在内部开始复制内测。

对于连咖啡而言,此后逐渐将注意力转向微信服务号以及小程序等线上渠道,并尝试通过拼团、虚拟咖啡馆等营销打法为品牌造势,线下门店更多是作为补充服务功能而存在。

事实上,连咖啡的轻资产模式在线上也有所体现——这个品牌在除微信渠道外,几乎放弃其他任何线上渠道,官方也未开发APP。据《零售老板内参》了解,尽管连咖啡部分入驻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但大部分订单仍来自于微信服务号。在小程序上线前,仅服务号渠道订单便占近九成。

这种轻资产同时,他们也在尝试通过新营销玩法刺激订单量。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新上线的虚拟咖啡馆项目“口袋咖啡馆”曾被寄予厚望,连咖啡一度为其规划了类似分销的现金提现机制。

不过,由于某种未知原因,这一模式并未如期执行。作为替代方案,《零售老板内参》发现,连咖啡眼下采用的是“每售出一杯咖啡,奖励2元下单抵扣基金”的形式来刺激用户分销咖啡。这能减轻一部分佣金成本,但显然效果也势必会大打折扣。

连咖啡“口袋咖啡馆”小程序

连咖啡的第二次转型,则在2018年底被曝光出来。此前根据36氪报道,连咖啡拟在2019年初于一线城市开设50~60家形象店,以核心城市优质商圈为主,并且主要布局“大本营”华东市场。

至此,这个成长于线上的互联网咖啡品牌,最终选择向市场妥协,将手里的一部分筹码用于开拓线下咖啡市场,从“轻资产”向“重资产”过渡。

比起“站点”,线下形象店的建立,显然能一定程度更新连咖啡在消费者心中的形象——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完全依赖网络渠道。但竞争激烈的线下市场,也对这个团队提出了更为严峻的考验。

并且这种转型举措,显然一部分来自于瑞幸咖啡等行业对手的全渠道布局压力。时间拉更长远一点来说,如果再有新的对手杀出,连咖啡是否还要再次调整身姿?

– 3 –

互联网咖啡混战

根据一项公开数据,中国现磨咖啡市场规模正以15%的增速扩张,其中一线城市增速甚至高达30%。美团点评发布的一份2019中国饮品趋势报告则提到,相比全球范围内现磨咖啡在咖啡总消费量中87%的高占比,中国现磨咖啡现磨咖啡仅占16%,未来潜力有待进一步挖掘。

新资金的不断涌入,无疑是推动中国现磨咖啡市场快速发展的重要动力。在过去的2018年,瑞幸咖啡的烧钱抢市场的打法,无疑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不过其中不乏对其持续亏损的现状质疑的声音。互联网咖啡究竟能否在中国咖啡市场取得多大突破,仍要打上一个问号。

连咖啡似乎也正在急于摘掉亏损的帽子,“就目前情况来看,二季度将重新回到盈利状态。”连咖啡预测道。他们同时称,新一轮融资会在4月前宣布。

中国现磨咖啡市场渠道的分化趋势,正愈加明显。而随着咖啡上游供应链全自动咖啡机技术的迭代与趋于成熟,办公室、便利店、以及校园等场景也不断被开拓出来。在购买一杯咖啡这件事上,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

不过,对于咖啡这个品类来说,比起新场景,产品的稳定性可能更具吸引力。好咖网CEO李加敏告诉《零售老板内参》,站在中国咖啡产业来看,口味不够好的问题,不只是存在于连咖啡身上,国内咖啡产业普遍需要加强供应链和品控管理,形成自己的品控标准和研发能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