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乔丹终审败诉乔丹体育图形商标被撤销中国乔丹上市ipo最新消息

【吸收财讯】乔丹这个其实这些年走的很难,基本上大城市应该没什么人买呢!-> 持续8年之久的乔丹商标之争终于落下帷幕。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撤销中国乔丹体育公司(以下简称“乔丹体育”)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乔丹体育败诉。

尽管乔丹体育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此次判决不会影响现有商标的正常合法使用,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商标案败诉无疑将会令乔丹体育上市计划再次搁浅。而已经错过第一次上市机会的乔丹体育,在时隔8年之后与本土头部品牌的差距逐渐拉大,此次案件的判决结果让其发展前景也变得愈发模糊。

结束8年商标之争,图案侵权终审败诉,乔丹体育路在何方

终审败诉

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于此前争议颇大的美国AIRJORDAN品牌状告乔丹体育商标侵权案做出裁决,被诉裁定、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应予撤销。乔丹体育第25类鞋帽袜等商品上的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被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事实上,这场关于“乔丹”系列商标的拉锯战开始于2012年。公司(旗下有AirJordan品牌)曾针对乔丹体育注册的“乔丹”系列商标提起了多起商标异议、争议行政程序。在其主张悉数被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后,耐克公司又就其中两个商标提起了两起行政诉讼。

在败诉后,耐克公司授意迈克尔・乔丹本人作为原告,针对乔丹体育公司已注册的80个“乔丹”系列商标提起了80起行政诉讼。2015年底,在迈克尔・乔丹的申请下,最高人民法院对“乔丹”系列商标案件中的68件进行了再审审查,裁定重审其中的10起案件。

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对再审申请人迈克尔?乔丹与被申请人商评委、一审第三人乔丹体育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案件进行公开宣判,涉及姓名“乔丹”的三件案件确认违反商标法规定,由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与此同时,涉及拼音“QIAODAN”的四件案件并未构成侵权,迈克尔・乔丹的再审申请被驳回。

而最新的终审判决书显示,二审庭审后,中国新闻网联合数字100市场研究公司发起了一项在线调查,该份在线调查结果本身就足以推翻商标评审委员会和一、二审法院关于“双方已分别形成了各自的消费群体和市场认知”的错误认定,有新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中认定的事实。此外,一、二审判决否认“乔丹”“QIAODAN”等标识与再审申请人的对应关系,属事实认定错误。最终,针对终审判决,最高院支持迈克尔・乔丹一方。

对于此次判决结果,乔丹体育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乔丹体育注册时间超过5年的74件商标已经取得胜诉,其中包括常用的25类中文“乔丹”、图形商标、拼音“qiaodan”在内的核心商标;注册时间未超过5年的4件商标发回商评委重新作出裁定。此次判决的“乔丹+图形”商标为乔丹体育注册时间未超过的5年的组合商标,该商标的撤销判决不会影响现有商标的正常合法使用。

上市受冲击

乔丹体育商标侵权败诉后,除了未来的营销策略受到影响外,乔丹体育的上市计划也将受到冲击。

中国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4月,乔丹体育登陆上交所主板的上市申请通过初审,继2011年之后再度完成“过会”。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书,乔丹体育拟登陆上交所主板,预计发行股数为1.125亿股,预计募资12.11亿元,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扩建和直营店等项目建设。

实际上,2011年11月,乔丹体育就已经成功“过会”,并计划于第二年3月底挂牌上市。然而,正是因为2012年开始的一系列“乔丹”商标的诉讼,让乔丹体育推迟了上市。证监会也曾在2014年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中提到,乔丹体育存在重大未决诉讼,根据我国《首次公开发行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上市必须满足“不存在重大偿债风险,不存在影响持续经营的担保、诉讼以及仲裁等重大或有事项”的条件,证监会将在相关受限因素消除后,按程序推进后续上市工作。

201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审结乔丹体育商标争议案,判决其商标并未损害迈克尔・乔丹本人的肖像权。商标没有体现乔丹个人特征,不具有可识别性,因此判决不构成损害肖像权。彼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诉讼的终结为乔丹上市扫清了障碍,乔丹体育再度过会后,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可能会拿到证监会批文,然后券商将启动发行流程。

然而,此次的终审判决再次打乱了乔丹体育的上市计划。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上市过程中的法律纠纷对公司上市的影响很大,情况严重的可能会影响上市。此次商标案件负面影响面甚广,证监会也一直都在保持密切关注,此案很可能会影响乔丹体育的上市进程。“如果此次无法仍然无法上市,会对乔丹体育造成很大影响,很可能在市场竞争中失去原有的优势。”

前景难料

事实上,乔丹体育能够发展成为国内知名品牌,在一定程度上沾了迈克尔・乔丹的名气。资料显示,2008-2011年,乔丹全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1.58亿元、23.16亿元、29.27亿元和17.04亿元,如今已经成为国内六大体育品牌之一。尽管乔丹体育一再强调此乔丹非彼乔丹,双方不存在任何关联和合作,但在消费者眼中,提到乔丹自然会联想到美国“飞人“乔丹,而这显然是乔丹体育打得“擦边球”。

近两年,乔丹体育也在加速自身品牌发展。2018年,乔丹体育组织召开了主题为“新征程百亿梦”的启动大会。乔丹体育将企业愿景描述为“成为广受认同的体育用品集团”,而在市场层面,乔丹体育则希望在2022年销售额突破百亿元。在2019年的“双11”中,乔丹体育也交出了截至1点11分全品牌全网销售额破亿的成绩。

2019以来乔丹体育还频频赞助体育大赛,利用赛事平台传递品牌形象。除了赞助马拉松赛事外,乔丹体育还是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官方赞助商,同时是第25-30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中国和俄罗斯代表团的装备赞助商。

看似不错的成绩背后,乔丹体育与头部企业的距离则逐渐拉大。目前国内排名前五的运动企业,都早已是,其中,体育的2019年营收已达到339.26亿元,的营收实现了138.8亿元,在2019年实现了82.11亿元营收,体量较小的2019年营收也突破了50亿元。

程伟雄表示,目前特步、361度在不断做大的同时,从单一品牌发展成了多品类、多品牌矩阵。目前的商标案件对于乔丹体育挑战很大,百亿的梦想很可能因此搁浅。即使乔丹体育有资本助力,但在失去擦边球的品牌力背景下,其产品力、渠道力、销售力等必然受到抑制,重新再起步难度很大。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乔丹体育也在试图改变形象,摆脱此前“山寨”商标的阴影。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部分乔丹体育的店铺形象已经发生改变,“乔丹体育”字样有所缩小,还出现“QDSPORTS”或“BREYOUNDYOURSELF”等全新字样。产品设计方面,品牌标识“打篮球的男人”亦不再显眼。取而代之的是,部分服装的外观标识变更为“TEAM”、“SHOT”、“YOUTH”等系列。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本土企业与品牌在发展初期,傍名牌、名人等现象非常普遍,商标打“擦边球”确实能让品牌得到快速关注与成长;但随着全球化的推进,这类打擦边球傍名人行为很难长久,在此次商标侵权案败诉后,乔丹体育能否依靠自身的品牌价值和理念,赢得消费者的认同,需要有很长的路要走。

乔丹体育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乔丹体育目前取得的规模和市场竞争力,是公司20多年来巨大投入和消费者支持的结果,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为乔丹体育再创佳绩。

不过,在程伟雄看来,从某种意义上说,乔丹体育商标败诉等于彻底失去了继续搭“顺风车”的便利。“在大众化品类市场,乔丹已不具备与本土头部品牌全面抗衡的能力,需要做好错位发展才有空间。当下的乔丹体育如果能在不借助傍名人来做好篮球品类市场,对于乔丹体育来说不仅是突围,更是印证其真正实力的关键。”原标题:“乔丹”是乔丹的!乔丹体育终审败诉,8年商标之争落幕诉讼持续了近8年,乔丹体育的IPO计划也等待了8年,至今仍无结果。

经历三级法院审理,前后历时近8年,飞人乔丹与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乔丹体育”)的商标纠纷案终于有了最终的结果。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对AIR JORDAN品牌状告乔丹体育商标侵权案做出终审判决,被诉裁定、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应予撤销,应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就争议商标重新作出裁定。

诉讼持续了8年,乔丹体育的IPO计划也等待了8年仍无结果。

2011年11月,乔丹体育上交所主板IPO申请过会,这家由福建晋江县陈埭溪边日用品二厂发展而来的体育用品制造商走到了A股的大门外。不过,由于商标纠纷,乔丹体育直到今天仍在等待批文。

“乔丹”是乔丹的:乔丹体育终审败诉 8年商标之争落幕

乔丹体育的“乔丹+图形”商标被撤销

2012年10月,NBA巨星迈克尔•杰弗里•乔丹(下称“迈克尔•乔丹)向当时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申请,请求撤销乔丹体育的第6020578号“乔丹及图”商标。不过,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维持乔丹体育的一系列商标注册。

“乔丹”是乔丹的:乔丹体育终审败诉 8年商标之争落幕

乔丹体育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公司商标。

之后,迈克尔•乔丹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在一审驳回了飞人的诉讼请求后,迈克尔•乔丹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再次败诉后,迈克尔•乔丹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的申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正式提审该案。

最高法判决书显示,该案再申请人为迈克尔•乔丹,被申请人为国家知识产权局,一审第三人为乔丹体育。案件的争议商标“第6020578号”由上方图形与下方的“乔丹”组合而成。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乔丹体育明知再审申请人在我国具有长期、广泛的知名度,仍然使用“乔丹”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损害了再审申请人的在先姓名权。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应予撤销,应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就争议商标重新作出裁定。

在此次判决中,最高人民法院并没有同意迈克尔•乔丹的全部诉求。其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迈克尔•乔丹主张的在先姓名权,但对于损害其肖像权的主张不能成立。

此外,最高法判决书也透露了之前各个裁定和判决环节的一些依据和证据细节。

例如,北京市中院在此前的判决中曾认为,关于姓名权,争议商标的中文部分为“乔丹”。“乔丹”为美国人的姓氏,本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单独的“乔丹”明确指向再审申请人。而且,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具有影响力的篮球运动领域差别较大,相关公众不易将使用在服装等商品上的争议商标与再审申请人相联系。

关于使用“乔丹”的理由,乔丹体育却先后在三次庭审中做出过三种不同的解释。最高法判决书显示,这三种解释分别是“‘‘乔丹’的含义为‘南方之草木’”“美好的意思;普通含义,美好意愿”,以及“在90年代中期,他们还是村办企业的时候,曾经找到了晋江当地的商标事务所帮他们起名,就包括这个名字,就注册了”。

IPO过会近8年,乔丹体育未获批文

资料显示,乔丹体育由成立于1984年的福建省晋江县陈埭溪边日用品二厂发展而来。晋江是全国重要的体育用品制造基地,当地许多企业为运动品牌代工。乔丹体育于1991年注册“丹桥”商标,2000年将企业名称改为乔丹体育。

乔丹体育在2011年11月25日通过中国证监会发审委2011年第263次会议审核,成功过会。这意味着乔丹体育已经站在了A股的大门外。但直到今天,乔丹体育仍未获得批文。

“乔丹”是乔丹的:乔丹体育终审败诉 8年商标之争落幕

据证监会每周例行披露的发行监管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显示,截至今年4月2日,乔丹体育的审核状态仍为“已通过发审会”。

“乔丹”是乔丹的:乔丹体育终审败诉 8年商标之争落幕

2014年11月28日,证监会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目前已通过发审会但尚未核准发行的企业,待其按规定履行封卷、会后事项等程序后,证监会将依法核准其发行。此外,还有个别过会企业存在特殊事项,如乔丹体育存在重大未决诉讼,部分企业的中介机构执业行为受限等。证监会将在相关受限因素消除后,按程序推进后续工作。

企查查显示,福建百群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福建百群”)持有乔丹体育64.73%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而丁国雄、丁也治夫妇合计持有福建百群100%股权,为乔丹体育的实际控制人。

乔丹体育原计划IPO发行1125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0%,拟募集资金10.64亿元,中介机构包括中银国际证券、福建至理律师事务所、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等。

招股说明书显示,2008年-2010年及2011年1-6月,乔丹体育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58亿元、23.17亿元、29.27亿元和17.04亿元;分别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31亿元、3.03亿元、5.18亿元和2.8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说明书中,乔丹体育将商标及商号风险排在需要特别关注的风险因素的首位。

乔丹体育指出,商号及主要产品商标“乔丹”与美国前职业篮球球星Michael Jordan的中文音译名“迈克尔•乔丹”姓氏相同。公司和迈克尔•乔丹不存在任何商业合作关系,也未曾利用其形象进行企业、产品宣传,可能会有部分消费者将公司及其产品与迈克尔•乔丹联系起来从而产生误解或混淆,在此特提请投资者注意。

新京报记者 肖玮 李云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