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企送奶到户跨界送菜上门光明到家业务需求猛增宅经济风口生鲜配送

【吸收财讯】你别说送奶这个也是一个到家货真价实的解决方案,不过要提前下单,然后又是社区店的套路!->危机中孕育生机,疫情之下,“宅经济”异军突起,众多消费者转向生鲜电商平台解决买菜等生活物资问题,拥有庞大订户数量和供应链能力的乳企,恰好具备做好生鲜配送的基础。 疫情期间,物流不畅、终端消费受阻,使乳企产业链承受巨大压力。

“到家”业务需求猛增 乳企从送奶到户到送菜上门

 

北京三元食品、上海光明乳业、四川新希望乳业等乳企在疫情期间纷纷增设了送菜业务,加码“到家”服务。从乳企反馈情况来看,这项新业务不仅适应了市民居家防疫期间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扩大了送奶到户的业务范围,带动了原有乳品销售的增加。

挑战:物流不畅产业链“梗阻”

“交通不畅、物流复工不足、生产资料价格上涨、产品库存积压过多、消费需求下降等因素打破了原有的生产秩序,对畜牧业的饲料生产、原料供应、养殖环节、加工环节、消费终端等诸多环节都产生了一系列影响。”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对20个综合试验站与国内大型奶牛养殖场、乳企调研显示。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荷奶业发展中心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介绍,湖北地区因流通停滞,生鲜乳相对过剩。多数省市在2020年1月后,生鲜乳收购价格呈现下降,而造成此影响的一部分原因还是物流不畅,销售不佳所致。

终端消费受阻,压力传导至整个产业链。由于疫情影响,我国的大部分社区都实行了严格的封闭式管理,以往人流量密集的农贸市场、商场商店也纷纷关闭待业,从而导致消费需求下降。以中小学为例,从前学生奶的销量可高达每天420吨,现在由于长期未开学基本停滞。

据中国奶业协会统计,截至2月10日,一、二线城市各大商超乳品销量同比大多下降50%以上,中国奶业20强企业的销售额同比下滑53.3%左右,环比下降67.8%左右。

“疫情防控期间,物流配送成为了一大难题,光明乳业能安全快速把乳制品第一时间送到市民手中,全靠光明乳业领鲜物流一群和时间赛跑的人。”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疫情防控期间,光明乳业领鲜物流全国1600多辆的物流车,近1200名员工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每辆物流车每天至少要出车2次或2次以上。为了满足运输需求,物流车从凌晨1点开始工作,一直到中午2点左右收车。每天需要跑30-50个配送点,除了增加配送次数,领鲜物流还会更具情况额外增加8吨的中转车来进行牛奶的中转运送。

事实上,为应对危机,国家和企业已经纷纷开始行动。中国奶业协会发布的《新冠肺炎防控期间部分相关政策文件》显示,1月30日至3月6日各部门发布的48份相关政策文件,涉及交通保障、奶牛场安全生产、资金支持、复工复产等诸多方面。如2月4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紧急发文,要求各地不得拦截畜产品运输车辆,并着力推动将生鲜乳、畜禽等运输车辆纳入重要物资供应绿色通道;2月13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通知,将饲料、种畜禽、兽药、畜产品包装材料等生产企业列入复工复产重点企业名单,加快复工复产等。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及国家复工复产政策的进一步落实,全国除湖北外,牧场生产、生鲜乳收购开始逐步恢复。截至3月8日,乳产品的销售恢复达到84%左右,奶业总体向好态势有序回升。

“到家”业务需求猛增 乳企从送奶到户到送菜上门

应对:跨界抢占“宅经济“风口

疫情期间,“云生活”、“宅经济”迅速流行开来,广大消费者足不出户、网上一键下单、享受无接触配送的米面粮油、蔬菜肉蛋奶等民生物资的消费需求大涨,这让用户数量众多、供应链管理水平高超的大牌乳企迎来了契机,纷纷试水生鲜配送领域。目前,上海光明、北京三元、四川新希望等乳企都已跨界生鲜配送业务。

据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介绍,为满足市民的宅家需求,自2月11日起,光明乳业随心订全面上线蔬菜肉类配送服务,将新鲜蔬菜,新鲜肉类送到消费者手中,服务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订单量稳步增加,每天的蔬菜肉类订单都在400单以上。

2月17日,三元及递微商城上线蔬菜配送服务,将新鲜蔬菜送到市民手中。三元食品相关负责人介绍,三元及递是三元牛奶的送奶到户事业部,在开展送菜业务之前,就已经将配送范围从乳品延伸到了米面粮油等生活物资。“送奶员送菜,这是首农食品集团旗下的三元及递和裕农公司联手推出的新服务。”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如今乳企在线上配送更加专业化和系统化,原本在奶粉领域较为常见的“到家业务”,因这次疫情被更多乳企借鉴,它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问题,也是乳企在新零售领域的一种探索。

从数据上看,订奶到户已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目前,光明随心订在全国拥有7000名送奶员、日均送奶量达140万份;三元及递在北京共有500个奶站、1300余名送奶员、70万订户;新希望乳业在成都有20万订户和50万会员,上线生鲜配送业务可省去传统生鲜电商前期的获客成本。

在供应链方面,开展送奶到户的乳企具有冷链、仓储等先天优势。据新希望乳业相关负责人介绍,新希望乳业在成都拥有35个大前置仓、95个鲜生活连锁小型前置仓,奶站、门店数量过百并深入社区,同时拥有自己的冷链物流与配送团队。在与“鲜小厨”合作过程中,新希望乳业帮后者解决的正是前置仓和运力不足的问题。

“生鲜配送的核心是供应链问题,产品如何用最高效率运到平台,生鲜平台如何打包放置到前置仓。此外,还有低温物流配送、信息系统的打通、消费者体验,包括送奶工培训、统一售后、服务反馈等。”宋清辉表示。

对于疫情过后的生鲜配送前景,业内人士认为,订单可能会有小回落,生鲜平台也将面临新一轮洗牌。但消费者也会有消费习惯的结构性变化,基于到家的便利性,相信会留下相当一部分消费者。

趋势:“菜篮子”扶起“奶瓶子”

送菜业务不仅为各大乳企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还扩大了送奶到户的业务范围,带动了原有乳品销售的增加。

“新增的送菜上门服务一方面解决了我们的客户‘出门采购’的困难,另一方面一定程度上带动了乳制品业务发展。”三元食品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送菜业务每周可达上千单,订单数量成倍增长。

在四川成都,新希望乳业一方面与生鲜电商平台“鲜小厨”深度合作,为社区提供乳品、蔬菜到家服务;另一方面也在全国区域入驻当地生鲜平台,如上海的叮咚买菜、合肥的谊品生鲜、云南的绿鲜达等。此外,新希望乳业还与盒马、永辉、沃尔玛等零售客户联手,共同拓展线上业务。

“送菜业务是新希望乳业新的增长模式,对主营牛奶业务也有促进作用,客单量已超过自提订奶量的2倍。”新希望乳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生鲜产品的刚需可与乳品消费的高频性及用户黏性相结合,互相促进。这是趋势,也是转型的必须。

“截至目前,光明乳业随心订已收到78000份生鲜配送订单,因疫情而下降的鲜奶配送量也在近期回暖。比如光明乳业奶站,2月1日平均每人送出不到200份鲜奶,这几天已稳定在每日220份以上。”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介绍。

送菜业务不仅扶起企业的“奶瓶子”,也为送奶员增加了收入。光明乳业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很多送奶员在早上完成送奶工作后,还会打第二份工来增加自己的收入。疫情期间,很多行业停工,导致送奶员没有了第二份工作,而这次“转型”也恰恰给了送奶员一个宝贵的增收机会。光明随心订在上海有3000多名员工,在疫情期间抓住了机遇,“转型”成功,这样对企业对员工,都是好事。

对于“到家业务”发展前景,三元食品负责人表示,未来,三元食品将以家庭消费需求为出发点,结合自身配送网络优势和首农食品集团产业链优势,持续发力“到家”业务,打造以乳制品为基础、围绕消费者餐桌所需,提供多元化产品和配送的服务品牌。

“未来,光明随心订将持续加码‘到家’业务,不断升级服务内容,为消费者提供更好更完善的服务。”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光明随心订“送奶到家服务”覆盖全国20多个城市,每天为120多万个家庭提供送奶到家服务。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到家”业务是品牌乳企下沉渠道的关键手段和工具,可以使整体品牌更深入到每一个消费者。对于扩大企业品牌影响力、增强消费者粘性都有促进作用。不过,“到家”业务是个系统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长期建设和培育。

从安徽老家回到上海,光明乳业送奶工邵慧多了一项工作内容,就是给4个小区的居民配送新鲜菜肉。这是光明送奶到户业务在疫情期间的转型。

疫情之下,“宅经济”异军突起,众多消费者转向生鲜电商平台解决买菜等生活物资问题,拥有庞大订户数量和供应链能力的“送奶到户”,恰巧具备做好生鲜配送的基础。目前,上海光明、北京三元、四川新希望等乳企都已跨界生鲜配送业务,且订单数量增长迅速,同时带动了乳品销量的回暖。

业内认为,乳企做生鲜配送,不仅需要具备上下游供应链基础,还要与主营业务相互促进,才能形成跨界的必要。

送奶工“转型”加送生鲜

邵慧在光明随心订上海二部北郊二区做送奶工已有3年半的时间。2月10日,结束14天居家隔离准备返岗的她,突然被公司告知要“转型”。简单来说,就是在送奶基础上增加送菜、送肉的工作。

此前,邵慧每天凌晨2时30分起床,然后骑车到沪太路上的奶站报到,确保7时前把200多份鲜奶送到4个小区的150多户居民家中。7时30分左右,她把周转箱和回收的奶瓶放回奶站,一天的工作便告一段落。

如今,邵慧的在岗时间要延长2到3个小时。送完鲜奶,她还要把猪肉、叶菜等农副产品装进货箱,至少再跑一次小区。

由于配送范围内有许多不带电梯的老公房,疫情期间,这些订户对送货上门服务形成了刚需,约占邵慧送货总量的六成。送的品种多了,跑的次数多了,邵惠的收入也随之增加。目前,光明随心订送菜送肉配送费采取按单结算的模式,“我不在乎在岗时间比以前延长了,只希望公司的这次转型能成功,这样我就能接到更多的配送单。”邵慧说。

据光明乳业介绍,为解决疫情期间市民出门少、买菜难的困境,随心订在原有送奶基础上,自2月11日起全面上线蔬菜肉类配送服务。其中,蔬菜货源来自地处青浦朱家角的生态农庄,推出4个系列的蔬菜套餐;4款肉类产品则来自控股股东光明食品集团旗下的上海农场。

光明乳业要求奶站每天对人员进行体温检测并通报健康情况,奶站、奶车、冷库及办公场所每天进行定时清洁消毒,送奶员工全程佩戴口罩,无接触配送,以保障安全。

新业务带动乳品销量回暖

除光明乳业外,北京三元、四川新希望等乳企也在疫情期间增设了送菜上门业务。从乳企反馈情况来看,这项新业务不仅适应了市民居家防疫期间消费模式的改变,也扩大了送奶到户的业务范围,带动了原有乳品销售的增加。

截至目前,光明乳业随心订已收到3000多个生鲜配送订单,因疫情而下降的鲜奶配送量也在近期回暖。“比如我们奶站,2月1日平均每人送出不到200份鲜奶,这几天已稳定在每日210份以上。”邵惠说。

北京三元方面,自2月11日起,三元及递联手裕农公司也开启了送菜上门服务。三元食品相关负责人介绍,三元及递是三元牛奶的送奶到户事业部,在开展送菜业务之前,就已经将配送范围从乳品延伸到了米面粮油等生活物资。“目前送菜业务每周可达上千单,订单数量成倍增长。”

在四川成都,新希望乳业一方面与生鲜电商平台“鲜小厨”深度合作,为社区提供乳品、蔬菜到家服务;另一方面也在全国区域入驻当地生鲜平台,如上海的叮咚买菜、合肥的谊品生鲜、云南的绿鲜达等。此外,新希望乳业还与盒马、永辉、沃尔玛等零售客户联手,共同拓展线上业务。

“送菜业务是公司新的增长模式,对主营牛奶业务也有促进作用,客单量已超过自提订奶量的2倍。”新希望乳业销售总监俸崇俊告诉新京报记者,生鲜产品的刚需可与乳品消费的高频性及用户黏性相结合,互相促进。“这对我们的团队操作、服务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但这是趋势,也是转型的必须。”

对于疫情过后的生鲜配送前景,俸崇俊认为,订单可能会有小回落,生鲜平台也将面临新一轮洗牌。但消费者也会有消费习惯的结构性变化,基于到家的便利性,相信会留下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则认为,疫情过后,乳制品刚需将逐步恢复,即便生鲜订单有所减少,但对比之前单一送奶而言也增加了业务量,依旧会产生叠加效应。

供应链能力成关键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我国生鲜电商市场发展迅速,2018年交易规模突破2000亿元,预计未来3年仍会保持年均35%的增长率,并在近两年迎来新一轮洗牌。而供应链能力是生鲜企业突围制胜的关键。

在俸崇俊看来,乳企开展生鲜到户业务需要具备几项条件:消费者对品牌有信赖感,具备优质的全流程、信息化的供应链,拥有配送团队、流量入口及上下游资源,此外还要有创新、敏感和质量意识。

光明乳业相关负责人也认为,乳企想要做好生鲜业务需解决好上下游基础、净菜成本、冷链保障等问题。“如果没有冷链配送,乳企没有必要与生鲜电商抢生意;如果对原有乳品业务没有提升,也没有必要开展生鲜配送。”

从数据上看,订奶到户已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目前,光明随心订在全国拥有7000名送奶员、日均送奶量达140万份;三元及递在北京共有500个奶站、1300余名送奶员、70万订户;新希望乳业在成都有20万订户和50万会员,上线生鲜配送业务可省去传统生鲜电商前期的获客成本。

在供应链方面,开展送奶到户的乳企具有冷链、仓储等先天优势,如光明乳业旗下的领鲜物流,是全国首家通过高级别认证的冷链物流企业。另据俸崇俊介绍,新希望乳业在成都拥有35个大前置仓、95个鲜生活连锁小型前置仓,奶站、门店数量过百并深入社区,同时拥有自己的冷链物流与配送团队。在与“鲜小厨”合作过程中,新希望乳业帮后者解决的正是前置仓和运力不足的问题。

此外,上述3家开展生鲜配送的乳企均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背靠集团“大树”,从而获得上下游供应链的充分支持。

资料显示,光明食品集团是集现代农业、食品加工、分销为一体,具有完整食品产业链的综合食品产业集团,旗下有光明乳业、金枫酒业、梅林股份3家食品类上市公司;裕农公司与三元同属于首农食品集团,长期为肯德基、麦当劳、华堂、永旺、便利蜂、罗森等连锁企业供应新鲜蔬果,年供应量可达3万多吨;新希望乳业此次联手的“鲜小厨”,实质上是新希望集团投资平台草根知本于今年1月新推出的社区生鲜新零售项目,而新希望集团也是大型饲料生产企业和农牧企业。

【同题问答】

新京报:乳企跨界生鲜配送面临的困难是什么?

新希望乳业销售总监俸崇俊:核心是供应链问题,产品如何用最高效率运到平台,生鲜平台如何打包放置到前置仓。此外,还有低温物流配送、信息系统的打通、消费者体验,包括送奶工培训、统一售后、服务反馈等。

新京报:疫情过后,所在行业会迎来哪些新机遇?

俸崇俊: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探索和推动2C业务,摸索到家业务的拓展,也做过一些尝试。疫情开始后,我们关注到消费者由于出行不便,线上购买生鲜诉求增加,而“鲜小厨”这样的平台受制于前端运力不足,给了双方携手的机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