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退休信号互联网大佬卸任潮为什么任正非的接班人将出自哪里

【吸收财讯】现在看来这马爸爸下野后,大佬都在脱身是要退居幕后了吗?潮流啊!-> 任正非释放退休信号?半年两次卸任华为子公司董事,业内这样分析!商界大佬为何纷纷退居幕后?作者:云中锦 来源:证券时报 券商中国。。。华为精神领袖任正非要退休了? 天眼查信息显示,近期,任正非卸任华为全资子公司上海技术有限公司董事,这是去年底以来第二次卸任子公司董事一职。业内再次热议,任正非要退休了吗?

任正非释放退休信号?商界大佬纷纷退居幕后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虽然早已卸任华为(指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下同)副董事长之职,现任华为董事、CEO,也是华为的精神领袖。业内人士认为,任正非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显然是不会退休的,目前的华为也需要他坐阵。业内人士更倾向于将华为高层集体卸任子公司董事和高管职务的举动解读为增加子公司的自主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任正非共在8家公司担任高管,分别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业务运作实体)、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华为母公司)等。其中,他是华为继承电路设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是华为母公司华为投资控股的股东(持股0.94%)。

作为国产技术发扬光大的典型代表,华为被业界视为21世纪中国当前最伟大的公司之一。2020年3月31日,华为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1317亿,最近四年(2016年~2019年),研发费用累计达4589亿,占同期总营收的14.8%。

任正非再度卸任子公司董事

4月14日,天眼查显示,华为全资子公司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于本月10日发生工商变更,华为CEO任正非卸任上海华为技术公司董事一职,前华为总裁孙亚芳则卸任上海华为技术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田兴普接任。胡厚崑、徐直军、徐文伟、郭平等华为管理层也卸任上海华为技术公司董事职务,并新增董庆阳、陈志东为主要人员。

任正非释放退休信号?商界大佬纷纷退居幕后

上海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2亿人民币,由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软件开发、通信技术领域内的技术服务、程控交换机、传输设备、数据通信设备、宽带多媒体设备等。

这并非任正非等华为高层首次卸任子公司董事。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1月22日北京华为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原董事长孙亚芳、原副董事长任正非以及徐文伟、郭平、胡厚崑等华为高层均退出该子公司董事会。

任正非释放退休信号?商界大佬纷纷退居幕后

不代表退休,华为还需任正非坐阵

这是否释放出任正非要退休的信号?自从2019年华为遭遇美国制裁之后,任正非一反低调风格,多次面对公众谈及国产技术的未来以及华为技术立国的决心。作为华为的精神领袖,正值国产技术迎来“曙光”的关键时刻,业内人士均认为任正非退出子公司董事会并不意味着他要退休。

“任正非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显然是不会退休的,目前的华为也的确需要他坐阵。”有业内人士表示。

在传统认知中,现年76岁的任正非早已到了退休年龄。他本人此前谈及退休时也表示,自己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但是因为美国制裁,华为的情况不容乐观,所以自己必须站出来稳定华为局势,给全体华为员工吃下“定心丸”。

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任正非共在8家公司担任高管,分别为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业务运作实体)、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华为母公司)、华为信息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华为培训学院有限公司、深圳华为技术软件有限公司、华为安捷信电气有限公司、华为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上海宇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其中,他是华为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是华为母公司华为投资控股的股东(持股0.94%)。

或为增加二级公司自主权

除了上述两家子公司的董事会变更外,在2019年12月30日,华为另一被全资控股子公司杭州华为企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发生一系列董监高变更,郭平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田兴普接任;此外,孟晚舟卸任董事,新增董事庞云光。

也就是说,去年底以来,随着华为高层集体卸任子公司相关职务,田兴普接任多家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职务。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田兴普担任四家公司董事长职位,除了上述三家外,还有成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

据了解,田兴普曾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北京研究所所长。任正非曾讲,“火线选人,战壕中提拔,需要增加我司的新鲜活血”,田兴普或许就是符合任正非标准的“新鲜活血”,而成为华为管理层的接棒者之一。

业内有观点认为,华为本轮调整的逻辑可能是,把二级公司的董事调整为二级公司实际负责人,华为集团层面的董事退出二级公司,增加二级公司的自主权。

华为一直在进行制度创新,任正非也一直在放松企业的管理权。在2018年3月份,华为另一位灵魂人物,自1999年起担任华为董事长、与任正非并称“狼爸虎妈”的孙亚芳退休。任正非也同时卸任了副董事长一职,不过仍担任公司CEO以及董事。为了让华为始终保持强大的竞争力,华为宣布,未来五年公司将实行轮值董事长制度。

按照华为规定,轮值董事长在当值期间是公司最高领袖,对内聚焦公司的管理,领导公司董事会和常务董事会,带领公司前进。轮值董事长轮值期为六个月。孙亚芳卸任董事长以及轮值董事长制度的实施,被誉为是华为进入“后任正非时代”的开始。

国产技术之光:近四年研发费用累计达4589亿

作为国产技术发扬光大的代表,华为被公认为21世纪中国当前最伟大的公司之一。2019年8月份,华为召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全球开发者大会,华为自行研发的的鸿蒙操作系统成为最大关注点。自2019年5月华为透露鸿蒙即将面世消息以来,业内对这套全新操作系统予以高度关注。

天风证券研报认为,华为在操作系统、芯片级国产自主可控的努力之路上,有望带动广大国产软件生态伙伴共同打造华为生态合作体系,携手打造中国IT行业,共铸数字中国的底座。

2020年3月31日,华为发布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华为营收8588亿,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同比增长5.6%;研发费用1317亿,占营收的比例提高到15.3%;最近四年(2016年~2019年),研发费用累计达4589亿,占同期总营收的14.8%。

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年报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对华为来说才是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不仅全年处于美国实体清单之下,而且华为(元器件)储备也快用完了,这将是全面检查华为供应链连续性能否发挥作用的重要一年。他表示,“活下去”是2020年华为的第一目标。

商界大佬纷纷退居幕后

近几年来,商界大佬纷纷卸任旗下子公司管理层职务,就在本月初,刘强东卸任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成为2020年来刘强东卸任的第47家关联公司高管职位,逐渐退居幕后。

4月1日,滴滴创始人程维卸任一号专车运营主体——上海奇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且去年来已陆续卸任多家子公司管理层职务。去年3月份,程维卸任奇心(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经理,2月份卸任杭州快迪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均由王庆山接任。滴滴方面曾回应称,公司治理结构经常会随着业务发展持续调整,这在企业里很常见,不会对公司正常运营产生影响。

2018年8月29日,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瀚宝(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马云变更为叶郁青,叶郁青同时身兼支付宝董事长和总经理,杭州阿里科技有限公司董事等职务。2019年9月10日,55岁的马云正式从阿里巴巴退休。

作者 | 克虏伯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教育是最廉价的国防。”

任正非今年年初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如是说,他对基础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超外人的想象,他曾透露华为目前拥有15000名在编的基础科学家,60000多名开发产品的应用型人才。

这些人才储备,是任正非和华为如今面对挑战仍能表现出极度自信的底气。

任正非还说过“华为的成功是教育的成功”,纵观华为过去30年的创办和发展,也绕不过多所大学源源不断的支持和人才输送,近20年前,重庆邮电大学电信专业一个班40多人,有39人都被华为录用,东南大学无线电专业30多人的毕业班,有25人被华为招揽……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但有一所大学,是在华为的发展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如果没有它培养出的毕业生,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华为,这所大学,就是有“华为的娘家”之称的华中科技大学。

今年5月22日,华中科技大学官方宣布与华为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人才培养、科研落地转化方面进行合作,探索面向未来的前沿科学。

这次合作背后,是华为与华中科技大学30多年的相互扶持,以及华科学子们加入华为用自己的智慧造就一个又一个里程碑的故事。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回顾一下,华科人在华为的往事。

华为与华科的结缘

1980年,一部名叫《珊瑚岛上的死光》的电影在国内上映,后来它被认为是中国内地首部科幻电影,算是《流浪地球》“爷爷辈”的作品,这部电影主要讲述的是正邪两派保卫和争夺“高效激光科技成果”,最终反派被激光武器剿灭而正派一方获救的故事。

当时,这部改编自著名小说的电影上映后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但恰好被一个名叫郑宝用的福建长乐籍高考毕业生看到,并最终影响了他一生的命运。

因为对电影里的激光武器十分好奇,郑宝用决定将自己的高考志愿选定为激光专业,经过一番寻找后,他发现武汉有一所名叫“华中工学院”的大学有这个专业,于是报考并顺利被录取。

这所学校,就是后来的华中科技大学。

乍一听名字,或许很多人会以为这所一所二线城市的二流大学,但实际上它在工科领域的实力之强,也曾让杨振宁称赞其为“南方小清华”。

不过郑宝用进入这所大学以后,最大的一个感觉却是失望——他并不是对这所大学失望——而是对激光专业比较失望,他发现激光在当时并不是一种很实用的技术。

这也直接关系到郑宝用未来的发展前途,毕竟他少时家境贫寒,甚至上学路上都是赤脚徒步,考上大学是他人生中的一次转折机会,但激光技术在当时不够实用,确实会让人沮丧。

这件事也告诉我们,千万别因为盲目崇拜而报考并不熟悉的大学或专业。

不过郑宝用的自我驱动力还是很强的,他在大学还自学了许多其他专业的课,比如计算机专业、自动化专业、无线电专业、固体物理专业等等,他都有涉猎。

就这样到了1987年,郑宝用在华中工学院度过了充实的7年时间,获得了理学硕士学位。随后他又留校任教带学生,同时还准备考清华大学的博士,这一年郑宝用才23岁。

也是在1987年,比郑宝用大整整20岁的任正非筹集了2万多元开始创业,注册了华为公司。他创业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大女儿孟晚舟曾说的一句话:“爸爸,如果我将来考不上大学,你可要负责。”

孟晚舟说这话时是1983年,恰逢基建工程兵裁撤,当时的任正非处于转业或选择去偏远地区研究所就职的关键选择时期,孟晚舟的一句话坚定了任正非转业的决心,也间接把任正非推上了创业之路。

刚创业的任正非,也是步履维艰,为了解决通信设备的技术难题,任正非曾经背着一台交换机去华中科技大学找教授咨询,也就是在华中工学院的教授办公室里,20出头的研究生郭平见到了深圳来的“土老板”任正非。

(任正非创业时期的名片)

后来郭平还跟着自己的导师一起去深圳华为公司调研,与任正非一席话谈下来,竟然让郭平有了“21世纪非华为莫属”,想要立马加入华为的冲动。

可见任老板画饼挖人的功力确实深厚。

任正非的这项功力后来也传给了郭平,他也为华为挖来了不少“悍将”。

1988年,还在读研的郭平加盟了华为,担任产品开发部项目经理,第二年,郭平还拉来了自己的师兄郑宝用。

当时郑宝用刚刚考上清华大学的博士,被郭平几经说服才同意去深圳华为看看,这一看不要紧,郑宝用就再也没有回清华读博,而是留在了华为做研发,喜得一员大将的任正非直接将郑宝用任命为华为总工程师。

要知道当年郑宝用的那个选择是极具风险的,他放弃了自己的博士学位,却加盟了一个刚创立2年,随时都有可能倒闭的创业公司,这种勇气,也丝毫不亚于10年后放弃580万年薪选择拿500元月薪加盟阿里的蔡崇信。

曾经力劝任正非让华为做手机业务的高管张利华,在其离职后写的《华为研发》一书中这样评价郑宝用加盟华为这件事:

1989年,郑宝用到华为公司与任正非会合,在华为公司研发的历史上不亚于当年红军朱德与毛泽东的“井冈山会师”。

(郑宝用近照)

当然,郑宝用也不负众望,带领团队成功开发出了华为第一款自主研发的交换机—HJD48小型模拟空分式用户交换机。这是华为从交换机销售转型到自主研发的关键一步。

天助自助之人,最后,郑宝用在大学自学的其他专业多门课程也都没有浪费,还是用在了华为的产品研发上。

华为公司从1987年任正非的2万多元全部资本到1992年的销售额破亿元,郑宝用在1989年加入华为以后,他的贡献是巨大的。

随着华为公司业务的蒸蒸日上,郑宝用在华为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当华为人事部门制定工号时,任正非是001号员工,而郑宝用则是002号员工,后来华为还曾自建了一栋楼供高管们住,最顶层只有两套房,一套是任正非住,另外一套是郑宝用在住。

任正非最信任郑宝用时,甚至还让自己的儿子任平跟着郑宝用学习。性格直率、脾气火爆的郑宝用也毫不客气,在任平不听话时甚至还曾用皮带教育过他。

据说在华为早期发展中,也只有郑宝用一个人敢顶撞任正非。

华科人在华为内部的“恩怨”

任正非创办华为公司后,还真的没有耽误大女儿孟晚舟考大学的事情。

1992年,孟晚舟从常州财经学校毕业,在银行实习一段时间后,于1993年“隐姓埋名”的加入华为,从基层的电话转接员、内刊编辑等工作做起,最终成为了如今的华为CFO。

孟晚舟在1997年到1998年期间,还曾在华中科技大学攻读财务专业硕士,当她再次回归华为负责财务工作时,她认为“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华为的职业生涯”,所以她跟华科也有很大的渊源。

其实孟晚舟在华科还有一位师兄,也在1993年正式加入了华为,而且他还与华为的002号员工郑宝用是华科光学物理专业的同门师弟,他就是华科少年班首期学生李一男。

(李一男)

1985年,15岁的李一男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天资聪颖的他当时还不知道,华中科技大学的一个人将会彻底改变他的人生命运。

这个人就是他的大学班主任宋文芝。

这位班主任与华为的关系十分紧密,她曾代表华科为学生们向华为公司寻求奖学金,因为有郭平、郑宝用等人才在华为公司的成功,同时资助学生也符合华为对教育投入的理念,宋文芝的奖学金请求得到了华为的积极响应。

2000年华中科技大学的少年班在“拔苗助长”的争议声中停办,宋文芝此后收到邀请加入了华为“高校联络办”,开始负责高校对接和人才输送。

宋文芝在华为任职就像是为华科学子加入华为打开了一扇门,李一男就是第一个被宋文芝推荐进华为的人才,后来发生的事也证明他是对华为影响最大的那一个。

当然进入华为的华科学子也是有过硬专业技术的。郭平不仅曾成功邀请郑宝用加盟华为,还曾在1993年前后华为研发万门机时推荐了自己的同班同学洪天峰加入,连入职面试环节也省了。

李一男在华为的成功大家都知道了:

1992年先是在华为实习,1993年毕业后正式加入华为,23岁就深受任正非赏识,加入华为2天就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25岁)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常务副总裁宝座。

余承东熬了25年才得到华为常务董事的职务,孟晚舟成为常务董事也用了18年时间,而李一男则用时不到5年,他的升职之路在华为至今都是一项无人打破的纪录。

李一男在华为的“冉冉升起”是华科天才的必然,也是任正非为了公司管理权衡的使然,这种权衡的结果,就是李一男和郑宝用之间在华为内部发生过一些明争暗斗。

李一男从华为离职前,曾和自己的下属刘平(也曾做到华为副总裁级别)吃饭时说过这样一句话:

当年年轻气盛,不懂事,被老板一煽动,就和阿宝斗得你死我活的。现在想想,真不应该。

阿宝,就是郑宝用的昵称。

(1994年华为研发团队出差美国,左二是李一男,右三是郑宝用)

其实回头看看,李一男的“上位”史,也是郑宝用逐渐远离华为核心的时期。

在华为的前3年,李一男受任正非之命研发了CC08万门数字程控交换机,凭借这一产品,华为才开始了与上海贝尔这样的国外公司抗衡,并迈出了从农村市场逐步进城的步伐。

1995年研发成功后,李一男被任命为华为总工程师,而这以前是郑宝用的职务。

1996年郑宝用被调离研发一线,担任规划办主任,取而代之的是李一男被任正非任命为华为的常务副总裁,全面负责华为研发。

任正非与李一男的亲密程度,甚至一度到了他天天去看望李一男的团队,甚至中午留在那里和项目组一起睡午觉,任正非还曾称李一男是其“干儿子”。

当时外界纷纷传说李一男是华为的继承人,他在华为公司的7年里,华为迎来了从1亿元销售额暴涨到220亿元销售额的快速发展期,李一男作为研发带头人功不可没,这位刚刚站在华为公司权利巅峰上的年轻人,此时才刚刚30岁。

华科人在华为的现状

任正非说过:“一个人,不管他多聪明,他一生中也只能发出几次智慧的光芒。所有开发人员的光芒聚集起来,华为的未来就很光明”。

写出《华为往事》的刘平认为,在这些光芒中,郑宝用和李一男所发出的光芒是最强的。

巧合的是他们都是华科人,一个解决了华为自研产品从0到1的困境,另外一个解决了华为从1到N的创新发展。

不过如今他俩却并非是华为最风光的华科人,郑宝用在1996年淡出华为核心后,曾在2002年被查出患上脑癌,幸运的是在赴美治疗1年后神奇的康复了。

此后他负责过华为“蓝军”的工作,主要是为任正非提供战略建议,职务比研发部门务虚了很多,后来他也离开了华为。

2013年曾传出过49岁的郑宝用重新回归华为的消息,不过担任的职务依然被认为是虚职。

李一男则离华为更远,他曾“背叛”过华为,带着1000万元的分红离职创办了港湾网络;抗争过任正非,也曾因华为“打港办”的围剿而屈服,让华为出资17亿元收购了自己的创业公司。

别忘了那是13年前的17亿元,那一年的福布斯富豪榜上BAT创始人的身价分别是李彦宏51亿元、马化腾42.7亿元、马云28亿元,大家可以对比参照一下。

李一男随着港湾网络被收购,还曾短暂重回华为,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

后来他曾因利用内幕消息炒股而锒铛入狱,被炒的股票还是跟自己母校有紧密联系的华中数控,成交金额仅为499万余元,实际获利更是只有236万余元,身价过亿却为了区区几百万而坐了2年半的牢房,昔日天才少年的种种遭遇也是令人感慨万千。

如今出狱的李一男以投资人的身份重出江湖,与华为任老板各走各的路。

但华科人在华为依然拥有很大的话语权。在华为的董事会17名成员中,有郭平、胡厚崑、孟晚舟和彭中阳4名高管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占比排名第一,且华为的三位轮值CEO和董事长郭平、胡厚崑、徐直军,其中两位都毕业于华科;

(华为董事会17名成员的毕业学校)

另外,网传华为早期有30%的员工来自华科,不过据2017年的一份统计显示,华为十几万员工中有2.1%的员工毕业于华科,仅次于武汉理工的2.3%占比。

可见华科不仅是华为的“娘家”,更是任正非的人才“弹药库”。

结语

华为的前员工戴辉曾透露网上有这样一种说法:

华为的成就之一就是挽留了一批本来要出国的人才。

上世纪末,美国IT与电信业火爆,很好找工作,北大清华电子计算机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基本都出国了。北邮等系统内院校的毕业生则大多在系统内消化了。

到深圳做苦逼设备的多是二流重点大学的毕业生。

华为那些颇响亮的名字里有东南大学的徐文伟、丁耘、聂国良、马悦,华中科技的胡厚崑、郭平、郑宝用、李一男、洪天峰,南京理工的徐直军等,成电、西电、西工大很多人也“孔雀东南飞”。

这种说法也不无道理,阿里巴巴B2B公司前总裁卫哲也曾透露,有一段时期阿里很少去清华招工程师,相较而言更喜欢去华中科技大学、武汉邮电这些大学招聘,卫哲说:

我去清华做校招,人家问我,卫哲你来干嘛,马云怎么不来,李彦宏都还来呢,觉得我去都不够格。

那我跑到华中科技大学,一千多人的场子,挤进来两千多人。阿里很多最优秀的工程师,都是武汉邮电、华中科技这些大学招聘过来的,并不是大家心目中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

清华北大,永远有比阿里更好的职位。但你到了武汉邮电,到了华中科技,阿里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正是华中科技大学的这种低调务实的学风,让这所学校的毕业生具备了扎实的技术功底和单纯的工作理念,备受互联网公司的青睐。

甚至2015年初腾讯公布的《腾讯代码报告》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华科毕业的员工在腾讯公司的代码贡献量达到了0.31亿行,排名第一。

如今这所学校的学生如今也有着“大一学代码,大二做产品,大三组团队,大四开启创业”的良好氛围。

即使是在华为公司之外,也培养了一批如微信创始人张小龙、PPLive创始人姚欣、海康威视三位创始人龚虹嘉、陈宗年、胡杨忠;脸萌创始人郭烈、贝店创始人张良伦等优秀创业者,影响和搅动着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华科人在华为的传奇依然在上演,也不排除任正非未来的接班人或许将出自华科毕业。

这所曾因男女学生比例7:1被戏称为“关山口男子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未来还将继续培养更多中国技术领域不可忽视的领军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