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医大医院女护士疑因拒绝领导饭局解聘詹主任是谁管理潜规则吗

【吸收财讯】我擦这疫情下不给堂食,还叫女护士去吃饭,是怎么个吃法?->据成都媒体报道,成都医大医院一名女护士疑因拒绝领导饭局遭解聘,引发社会热议。最新消息,医院方面于14日发布通报,认为当事者詹主任言行不当,对员工、医院及社会造成了不良影响,已停止其一切职务。 这样的管理潜规则该改改了 南方日报 ■丁建庭

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解聘?被解聘护士小莉认为与她此前拒绝科室主任邀请吃饭有关,理由是在办理离职当天,这位詹主任发信息给她:“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而詹主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解聘小莉与其拒绝邀约吃饭没有关系”,“我向科室护士长了解到她学习能力不行,所以就提前解聘了”。解聘原因很可能陷于罗生门,真相可能永远埋藏在詹主任心中。然而,公道自在人心,网络上一边倒支持小莉的声音,代表了人们朴素的价值判断。

暂且抛开真相不说,透过这起事件,也让人看到成都医大医院个别领导让人大跌眼镜的做法,而这背后或许还存在诸多难以言说的潜规则。

一是解聘员工不直接言明原因。据媒体报道,小莉当时询问詹主任是什么原因,但对方回避了这个问题,只表示“没问题的话,你这几天就可以来找我办离职了”,随后便是收到那条意味深长的忠告信息。而当接受媒体采访时,詹主任才公开解聘原因是“学习能力不行”,但此前小莉并未收到这样的意见反馈。除了面试、办理入职、邀请吃饭和办理离职,小莉和詹主任并无过多交流,因此不免引人联想。而这种当面什么原因都不说的做派,难道就是詹主任的领导哲学?

二是负责科室经营的人,却管理整个科室工作。詹主任称,他主要负责科室经营,并非从事医疗活动的医护人员,但管理整个科室的工作。人命关天,兹事体大,医院是最应该讲究专业主义的地方,但成都医大医院却由经营人员管理相关科室,恐有外行领导内行之嫌,而且直接反映出医院的管理导向和价值理念。成都医大医院作为一家民营医院,自然有经营压力,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医院本身的属性。

三是领导请员工吃饭,竟然声称是在职责范围内。针对詹主任约小莉下班一起吃饭,成都医大医院一名崔姓院长作出过解释,竟然声称“这个是在工作职责范围之类”;而对于詹主任对小莉的“忠告”,崔院长也认为没有错,“对你的工作情况,主任可以侧面了解,这是他工作方法的问题,也不一定非要面对面跟你沟通”。自一开始就没有说是部门聚餐,而且即便是部门聚餐,一则与当前疫情防控要求不一致,二则也与工作职责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崔院长甘为詹主任“背书”,如此“同气连枝”是不是就是成都医大医院的管理生态?

从忠告员工“要领会领导并听从”,到解释“领导请员工吃饭是在职责范围”,成都医大医院留给公众一连串大大的问号。像小莉这样的员工,她们的权益如何保障?事件暴露出的管理潜规则,确实该管一管、改一改了,绝不允许一个单位成为个别人为所欲为的“独立王国”。

对于被解聘,小莉认为与她此前拒绝主任邀请她去吃饭有关。她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被解聘时,詹主任曾发信息给她:“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

该聊天记录发到网上后,小莉的遭遇引发网友广泛讨论。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成都医大医院及当事主任。院方及詹主任均表示,解聘小莉与其拒绝邀约吃饭没有关系。詹主任说:“我向科室护士长了解到她学习能力不行,所以就提前解聘了。”

小莉分别于3月26日和4月7日收到的詹主任的信息

被解聘前曾拒绝领导“约吃饭”

在小莉上传的微信聊天记录中,3月26日,备注为“詹主任”的微信好友给她发信息,“今天下班后有没有事,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一起吃个饭。”她的回复则表示约了朋友。“詹主任”随后让她叫上朋友一起去吃饭,仍然遭到拒绝。

聊天截图中的时间,从3月26日跳到了“昨天”。“詹主任”直接问她几号入的职,“你觉得你试用期能过吗?目前看,试用期你是过不了的”。

小莉拒绝了詹主任“约饭”的要求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爆料者小莉(化名)。

据介绍,今年3月15日,21岁的小莉通过网上的招聘信息联系上成都医大医院,随后应聘入职该医院“风湿科”,从事治疗室护士职务。刚进医院,试用期为一个月,詹主任是该科室的主要负责人。

小莉说,由于与医院签订的合同没在自己手上,她向记者提供了医院的排班表。记者看到,她的班最远已经排到4月12日。

3月26日,詹主任给她发微信邀约下班一起吃饭,她拒绝了。之后过了十来天,詹主任告知她可以来离职手续。聊天记录显示的时间为“昨天”,但其实是4月7日。

小莉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另一组聊天记录,4月7日晚8点过,医院另一位同事发微信问她“在哪里”,“我说我没在宿舍之后,他又去宿舍找了我们一个新来的医助,叫她去吃饭。”

小莉告诉记者,4月7日晚8点过,她答复对方没在宿舍之后10分钟,詹主任的信息就发来了,告诉她试用期过不了,让她办离职。

次日(4月8日)凌晨1时44分,前一天晚上问她“在哪里”的这位同事又跟她通过微信进行语音连线。小莉说:“半夜三更,打电话来喊我出去喝酒,我又拒绝了。”

天亮之后,她按照和詹主任说好的,去医院办了离职手续。

小莉收到离职信息那天,同事曾先后邀约她出来

离职忠告竟为“要领会领导并听从”

小莉说,尽管詹主任是自己科室的领导,但平时交流很少。上班20多天,就面试、办入职和离职的时候,接触过这位詹主任,“还有一次是中途他来询问每一个人工作是否顺利,平时都很少看到他,完全没有任何交流。”正因为如此,小莉对这位领导的“约饭”感到很诧异,对男同事半夜打电话喊她去喝酒,更觉得别扭。

记者通过小莉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看到,对于“试用期过不了”,她当时询问詹主任是什么原因,但对方回避了这个问题,只表示“没问题的话,你这几天就可以来找我办离职了”。

办理离职当天,詹主任发来的一条信息,在小莉看来,就有些意味深长了。“给你个忠告!做事学习可以慢,但是一定要领会领导并听从领导的指示去做……”

詹主任的忠告意味深长

小莉告诉记者,“在试用期间,我跟着一位固定的老师学习,但直到我被要求办离职,我的老师都还没听说。”

小莉说,她实在不明白什么原因被要求离职,并且一个月的试用期还没有满,“不管合不合格,也应该等到试用期满了之后再来考核和评定啊。”在她看来,医院对自己解聘,是不公开不透明的。

对于詹主任微信中给他发的那段“要听从领导指示的忠告”,小莉说,詹主任从来没有跟她安排过关于工作上的任何一件事,也根本没有给她关于任何工作上的建议,“只跟我安排过吃饭,但我没去。”

在小莉保存的大量微信聊天中,记者还发现,医院的同事为她的遭遇鸣不平,“动不动就是这样,之前那个妹子也是。”一位同事这样说道。

小莉同事为她鸣不平

院长称领导请员工吃饭是职责范围

此事被发布到网上之后,小莉试用期所在的成都医大医院的名字被公布出来。随后,医院人力资源部一位工作人员联系小莉,希望她能到医院当面把事情解决了,并表示会积极处理,也希望她删掉帖子中医院的名字。

小莉并未答应,她说,原本打算离职后不再过问,但离开医院当天,看到有七八个女生在医院排队等待面试,于是决定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公之于众。

4月11日,成都医大医院一位崔姓院长致电小莉,对此做出了解释。根据通话录音,该院长表示,詹主任请员工吃饭,这个是在工作职责范围之类,对小莉的工作不认可,要解聘她,也是履行他的工作职责。

对于詹主任给小莉的“忠告”,崔院长称“这个话是没有错的,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看待。对你的工作情况,主任可以侧面了解,这是他工作方法的问题,也不一定非要面对面跟你沟通。”

涉事医院

崔院长称,半夜打电话叫小莉的只是一个普通工作人员,不是领导,“是私人喊你喝酒,不代表科室和医院。下班时间,不属于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我们没办法去判断他个人行为有什么问题。我们的员工如果违反了道德、纪律或者法律法规,医院肯定会给一个说法。”

经红星新闻记者证实,4月7日晚8点问小莉“在不在”,以及在次日凌晨打电话找她的人,并非詹主任,而是另一位同事。

记者通过企查查平台查询了解到,成都医大医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经营范围除了内科、外科、皮肤科,还有医美和化妆品销售。

当事人回应:解聘是因为能力不够

4月13日,记者联系上成都医大医院风湿科詹主任。对方称,他确实是3月26日下午5点过的时候跟小莉发过信息,但当时请的也不只她一个人,是请了新入职的几个员工。

4月7日,他发信息告知小莉让她离职一事,与当天有单位同事发信息问小莉“在不在”,以及半夜打电话找小莉这事没有关系,“单位员工在非上班时间的个人行为,我们也管不了。”

詹主任称,他主要负责科室经营,并非从事医疗活动的医护人员,但管理整个科室的工作。

4月时,他通过向科室护士长,也就是带小莉的老师那里了解了情况之后,认为小莉能力不行,学习太慢。“我们认为她到了试用期也过不了,所以就提前解聘了。”

至于没有向小莉解释离职的原因,詹主任表示,“单位解聘一名员工,有的会解释原因,有的也不会解释。”

小莉和同事的排班表

记者试图联系当初带小莉的科室护士长老师,但对方没有出面。4月13日,小莉再次询问这位老师,詹主任是否问过她自己在试用期的表现,对方的回答是:“半个月左右是问了的,我说的是你适应能力比XXX要差一些”。

成都医大医院崔院长在4月1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向记者表示,詹主任叫小莉吃饭,是部门聚餐。

但小莉表示,两位领导对记者的解释,她此前并未听说过。在微信聊天记录里,该主任也没有表明过是“单位聚餐”,崔院长在与她的通话中,说的是“领导请员工吃饭是在职责范围”,也没有说过是聚餐。

在微信聊天中,小莉说了约了朋友,但詹主任让她把朋友也叫上一起,也没有提到部门聚餐的信息。

成都医大医院崔院长表示,希望不要再继续说这个事,“她(小莉)要发布这些信息是她的权利,但所说内容并不属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