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克西Instagram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群鼠大闹卫生间创意

【吸收财讯】这就搞笑了,这副群鼠大闹厕所图应该怎么拍卖呢?-> 话说,即便是对艺术没什么兴趣的人,也会对这个叫做“班克西”的家伙有些耳闻。在疫情特殊时期,这位艺术大咖也有些“坐不住”了,他在个人Instagram上“抱怨”:“我老婆讨厌这些!她不想我在家里工作!”原标题:这场面换谁都头疼!班克西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瓜群众还是对这位艺术家有些同情的,但如果你看了他的最新力作就会理解,为啥他老婆头疼成这样。

原创 这场面换谁都头疼!班克西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

或许,提老婆抱怨只不过是个幌子,班克西更多地是想炫耀自己的最新作品。在这幅最新的浴室画作中,几只老鼠,成为了班克西艺术的主角。

从画面来看,班克西家的浴室,完全被老鼠占领了。它们不仅霸占了马桶,还祸害了卷纸。镜子和灯绳成为了它们戏耍的工具,牙膏也没能幸免。毫不夸张地说,班克西呈现的浴室老鼠乐园,果然是栩栩如生,极其生动。

原创 这场面换谁都头疼!班克西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

这也就可以理解,为啥班克西的老婆对此并不满意。当然,比起这些老鼠主角,他的爱人还是要感到幸运的是,至少班克西没有将“小强”视为主角。

毫无疑问,当班克西晒出自己的这些杰作后,势必会引起吃瓜群众的强烈反应。几位网友戏称:“现在,你的卫生间比你的整套房子都值钱了!”“放心,我们站你这边,支持你!”

原创 这场面换谁都头疼!班克西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

其实,无论班克西晒出什么样的作品,似乎只要一提到“班克西”的大名,关注度分分钟就会接踵而至。尤其是在2018年10月初,班克西远程启动,将一幅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超过预期三倍价格成交的画作《气球女孩》碎纸之后,他就实现了名气升级的重任。

尤其是后来,这张被破坏的画作,不仅没有被销毁,反倒迎来了升值的反转结局后,无论是吃瓜群众还是媒体,对班克西这位艺术家的好奇心越发浓重。

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明确“班克西”到底是何许人也。有人推测,他就是艺术家罗宾-冈宁安的化名,甚至《星期日邮报》还从这位艺术家疑似父母那里得到了蛛丝马迹。但这不过是一种推测而已。

原创 这场面换谁都头疼!班克西抱怨:“老婆不愿意我在家画画”

也有媒体猜测,“班克西”压根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组艺术家的综合体现。他们使用相似的艺术风格,共同营造了这种神秘的氛围。

反正,知道不知道班克西到底是谁,似乎也不重要了。当前,最为耀眼的是,班克西出品的艺术画作的商业价值在水涨船高般的增长着。除了吸引像布拉德-皮特,安吉丽娜-朱莉这样的重量级好莱坞明星之外,很多艺术商人都对班克西画作“垂涎”。

他,从未向世人展露真颜,无人知晓他的身份和年龄,但他的作品遍布全球各个街头,他是个闪耀的巨星,是个特别的思想者,甚至有人盗取他的作品获得暴利。

他的作品不在某个画廊里,或者他自己的工作室,而是在街头的大街小巷。除了”Banksy”这个不知道是姓还是名的代号,他的一切都很神秘,从未在任何媒体上露过脸。

2010年,时代杂志把Banksy评为当年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由于不想暴露身份,他提交了一张自己头戴欧美杂货店常见的可再生购物纸袋的照片。

也许你现在还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的很多作品你绝对在哪里见过。比如他出镜率很高的猴子系列。

班克西最著名的一幅涂鸦作品就是《现在,就笑吧》,他通过活动广告看板向大家宣告猴子统治地球的纪元即将到来。

另一种经常出现在班克西涂鸦作品中的动物就是老鼠。

Banksy还涂鸦起了中国熊猫,他用拿手枪的熊猫幽默地讽刺了种族歧视主义,认为能打击种族歧视的英雄只有熊猫,因为he is black, he is white, he is Asia. 他既黑,也白,他还来自亚洲。

或许Banksy从小就是不一样的,1974年出生在英国布里斯托,14岁那年被中学除名后,他许下心愿:要向全世界宣战,成为艺术界的“恐怖分子”。

从此,他就凭借自己手中的喷漆创建起了自己的暗黑帝国。一段时间英国的街头出现了大量讽刺政府、抨击社会的街头涂鸦,这些涂鸦的统一签名就是Banksy。

然而大量讽刺警察的作品给班克西带来了很多麻烦,再加上涂鸦活动的非法性,他的“艺术”活动常常受到警察的打击和追踪,然而他一点也不在乎,哪里有看不顺眼的事,哪里就是他创作的地方。

Banksy曾在Bristol一家性健康诊所的外墙涂鸦了一幅裸体人物图像,后来由于受到当地居民的热烈支持,市议会最终才决定保持其原貌。

伦敦法国大使馆的墙上,《悲惨世界》中的小女孩被一个催泪瓦斯熏出眼泪,在讽刺法国警察对加莱难民营使用催泪瓦斯。

这位鬼才内心不仅有正义,还十分柔软,反战就是他涂鸦的重要主题之一。

2015年,一只憨态可掬的小猫出现在巴勒斯坦残破的废墟上,班克西反战的态度再次以匪夷所思的形式,展现于人前。

它曾冒着生命危险他曾冒着被杀风险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隔离墙上创作。

他说:“对人类来说,隔离墙就是一大耻辱。在隔离墙以色列那一边,是修葺一新的草坪和运动型多用途汽车,而在巴勒斯坦这一边,到处可看到肮脏的地面,以及四处寻找工作的穷人。”

Banksy也经常跑到世界著名博物馆中,乘人不备,把自己的恶搞作品挂到真正的展品旁边。。。

这块画着原始动物和超市手推车的山寨出土文物顺利混进大英博物馆,成功出展了8天。。。

戴面具的蒙娜丽莎竟然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卢浮宫。。。

挑战油画领域并将题材定为“颠覆经典”;例如替印象派大师莫奈的《睡莲池》系列加入都市阴暗元素,令水面倒映中所见的竟变成了乱七八糟的垃圾,甚至是超级市场里的购物手推车。

许多媒体开始大篇幅报道他的事迹,屡次捕风捉影说他已被逮捕,连BBC等大媒体也不免流俗,班克西的回击方法就是在报纸新闻出现后,将新作品立于墙上,讽刺新闻媒体,为了大新闻毫无底线。

世界在班克西的眼里不过是个玩笑,他的作品充满了批判思想,玩世不恭也机智诙谐,极具颠覆性,还不时来点恶作剧。

这样一位艺术界的活跃份子,没人知道他的长相、年龄和身份,而如今全世界的艺术馆都希望展示他的作品。而他依然极度低调神秘,在他愤世嫉俗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悲悯之心,他靠着自己的才华与胆识建立起了自己的暗黑帝国。

只要他愿意,全世界都可以成为他的展览馆。

我们不“做”旅游我们只是文化的搬运工。

把我们的文章分享出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