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茶一坐全国门店上海大规模闭店法人林盛智变更沈芳羽个人资料

【吸收财讯】台湾人开的连锁店,然后赶上疫情了,就关门了,扛不住房租呗!->最近,连锁餐饮品牌“一茶一坐”上海大规模关店的消息引发关注,从4月15日起,新京报记者致电相关上海门店,其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一消息。 原标题:一茶一坐上海大规模闭店,北京两家店已被新老板接手 。。。有媒体报道称,自3月以来,一茶一坐在天津、深圳等地的部分门店也在陆续关闭。而据新京报记者4月16日了解到,一茶一坐在北京的两家门店已在年初易主,目前正常运营,不涉及此次关店风波。

祖籍广东兴宁的林盛智1966年出生于台北。半个世纪前移居台湾的林父,在日本工作时娶了一位贤惠的日本女子为妻,就是林盛智的母亲,巧的是后来林盛智的妹妹又嫁去日本,林盛智笑着说是娶来一位又还回去一位。在中国文化大学食品营养系读大一时,家境清寒的林盛智开始打工挣学费,在一家批发宜兴紫砂壶的公司当业务员推销茶壶,初步接触到了茶文化。大三、大四学习了茶的加工与制造的专业课程后,才真正对茶文化有了深入认识。实习期他进入麦当劳,大学本科毕业后就留在那儿工作,前后共待了五年时间。之后他曾在百货公司、保健食品公司、行销专业公司担当经理人,还筹划过餐饮连锁企业。因敬业乐群业绩出众知名于同业中,后被台湾一茶一坐公司聘请为顾问。世纪交替之际,台湾一茶一坐欲拓展大陆市场,林盛智多次被派来大陆,到上海、大连、北京、广州考察当地市场,策划大陆事业开发计划。

高管接连离职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目前一茶一坐已关闭上海约50%的门店,仅剩七宝万科店、虹口龙之梦店、星游城店等8家门店正常营业,而根据大众点评,一茶一坐在上海有15家门店。此外,一茶一坐去年关闭了杭州多家门店,目前仅剩1家店。

针对上述情况,4月15日起,新京报记者致电一茶一坐百联真光路店、龙之梦长宁店、七宝万科店3家门店,工作人员均确认了一茶一坐上海关闭多家门店消息属实,且称应该与“疫情期间生意不好”有关。而根据界面新闻的最新报道,其从一茶一坐门店工作人员处获悉,上海一茶一坐将剩3家门店持续营业。

4月15日,七宝万科店店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所在的门店由于拖欠物业多项钱款,被物业要求不得晚于4月16日关店,否则就会停水停电。就七宝万科店的关店原因,该店长表示,与疫情有关,疫情期间店里生意不好。不过她提到,“这家店平时生意也一般,维持正常运营,不赔钱也不挣钱。”

关店的同时,一茶一坐运营方上海一茶一坐餐饮有限公司高层接连离职。根据天眼查,3月30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盛智退出,变更为沈芳羽;同日,董事吴嘉林、马晓星以及监事曹斌退出。就关店原因及高管接连离职,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上海一茶一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截至发稿暂未取得联系。

多次暴发加盟风波

根据公开资料,一茶一坐来自中国台湾,主打台式菜系,2002年在上海开了第一家门店,在“多数直营、少数加盟”的经营模式下,曾在资本的助力下进驻北京、杭州、武汉等23个城市,共开出上百家门店,2010年还宣称要在三年内上市。

一茶一坐上海大规模闭店 北京两家店已被新老板接手

图/一茶一坐官方微博

不过,一茶一坐的经营似乎一直不理想,且负面消息不断。根据媒体报道,一茶一坐进入内地市场持续亏损至2009年,且多次爆发加盟风波,其中2008年、2009年多个加盟商对一茶一坐提起诉讼,称加盟时遭欺诈,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而在2016年,一茶一坐武汉加盟商发放储值卡后“跑路”,当时公司总部回应称是“加盟商私发未经总部同意的储值卡。”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2017年的报道,一茶一坐CEO林盛智承认,由于定位不清,没有切中消费者需求,决策失误影响盈利,因此不得不关闭逾五成的门店。而在今年,有媒体报道称,自3月以来,一茶一坐又相继关闭了天津、深圳等地的部分门店。

疫情或是压垮一茶一坐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今年1-2月,全国餐饮业收入4194亿元,同比下降43.1%。姜俊贤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疫情将使得餐饮业出现新一轮洗牌”。

北京门店年初易主

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App上看到,目前,一茶一坐在北京有2家门店。4月1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一茶一坐北京东直门银座mall店,其店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上海关店不涉及北京,其所在的门店仍在正常运营,原因是“在年初,北京的门店就被新老板接手了。”

就北京一茶一坐门店的具体情况,4月16日,一茶一坐北京一门店店经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北京2家门店同属于一个老板,原来也是做餐饮的”。据上述店经理介绍,北京2家一茶一坐门店的运营方为宜佰壹(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之前还听说该公司要接手天津、河北的门店,但考虑到疫情,暂时没了解到有新进展。

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1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及全资控股股东均为贺学军。就上述公司接手一茶一坐的具体原因及运营模式,新京报记者尝试联系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尚未取得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一茶一坐于2002年在上海成立,主打台式菜系,曾宣称要“打造第一个国际化中式休闲连锁餐饮的领导品牌”。其经营模式为建立中央厨房,以“多数直营、少数加盟”的原则开店,在内地的门店一度开到百余家。

2005年10月到2008年9月,一茶一坐迅速完成三轮融资,获得约4768万美元的投资;2015年,它再获1400万美元的D轮融资,除却未披露的B轮融资每轮风投中IDG资本均在列。到2010年,一茶一坐宣称要在三年内上市。

然而一茶一坐等来的并非上市时间表,而是十几家加盟商的诉讼官司。2011年,十几家加盟商称与一茶一坐签订加盟合同时,对一茶一坐2002年以来的财务亏损并不知晓,并要求一茶一坐返还高昂的加盟投入以及赔偿损失。

据上海虹口区工商局档案中一茶一坐的财务状况显示,其开业首年便宣告失利,此后一连亏损七年。但2011年时,林盛智曾宣称持续亏损在公司战略预料之中,2009年已全面实现盈利,2010年利润较2009年大幅增长三倍以上。

到2017年12月,林盛智首度出面承认由于定位不清晰,放弃“正餐”只专注于“下午茶”,没有切中消费者需求,公司在极力扩张时做了决策上的失误,影响盈利,因而不得不闭店逾五成的门店。同时,林盛智表达了对其副牌“鲁肉范”的看好,称“鲁肉范”已成为较符合消费者需要的模型,会在华东地区和上海逐渐加速推行拓展计划。实际上,走低价快餐路线的“鲁肉范”,目前在上海仅有4家门店。

现在看来,新冠疫情有可能成为压倒一茶一坐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位上海市餐饮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虽不了解一茶一坐的具体情况,但“现在上海全餐饮行业一片哀鸣,尤其是以家庭聚餐为主的餐厅损失尤其惨重。而市里各种落地政策还没出来,大家都在观望、都在熬着。尽管目前大部分餐厅已恢复堂食,大排长龙的餐厅一般是火锅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