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app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是什么抖音腾讯短视频短兵相接

【吸收财讯】互联网的压力大的是非业内者无法体量,迭代太快了!->有业内人士笑称,又一头“野兽”被放出来了。随着这头野兽在短视频行业中急速扩张,让原本快抖相争的局面又热闹不少。按照既定的计划,微信视频号新一批灰度测试也已经开始。

半个月前,抖音宣布,继《迓琛贰《大赢家》之后,将上线百部经典口碑影片。差不多同时,爱奇艺也推出爱奇艺“随刻”版,形式几乎与抖音、快手雷同。

抖音利用“闪电战”开始侵占爱优腾为主的在线视频平台领土,后者不得不打一场反击战。虽然战术各不相同,但目的是一样的――争夺用户手机的屏幕时长。

当下,手机使用时长的增长率正在放缓,根据Quest
mobile发布的数据显示,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同比增长率已从22.6%降至6.0%,这意味着用户时长已趋于恒定。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由此,手机中众多App不得不参与到用户时长的争夺战中,而这样的战争已在抖音和爱奇艺、快手和淘宝、甚至在微博间纷纷打响。

针对用户有限时长的争夺战已烽烟四起,这也许将是一场无限战争。

心照不宣的秘密

快速变化的背后,是用户群体的大范围“移民”。

2012年,中国的移动端网民数量第一次超越了PC端网民,与此同时,手机屏幕里除了百度、淘宝和QQ三个App之外,新浪微博、微信、今日头条和美团等App也相继出现在手机屏幕中。

App开发成了当时最热门的领域之一。行业内甚至传出一种声音:“一款App或许就可以改变世界”。“用户规模”也成为很多行业内判断一个产品是否成功的标准。

在各行业以此为“真理”所奉行时,傅盛却提出了不同意见。在猎豹上市一年多后,他曾在采访中表示:互联网公司的本质就是为增长用户使用它家产品的时长而努力。”

这是“用户时长”概念第一次被大佬说出,或许这之后,会有些人开始关注,也有些人表示不屑,毕竟2015年移动互联网增速依然显著。

而随着一个个不同的App出现,“用户时长”的意义也变得愈发清晰。

快手,由制作gif动图起家,在2013年摇身一变为短视频平台后,虽然前两年一直不温不火,但从2015年到2017年间,快手注册用户迅速从1亿涨到5亿,日活跃用户超过6500万。

短视频行业的风口随之而起。

2016年9月,“抖音”App悄然出现在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中。在彼时,这条赛道上可谓是玩家众多,据极光大数据显示,除了快手和抖音之外,还有美拍、秒拍、小咖秀等类似App。

短视频风口来了,但互联网红利却没了。

根据Quest Mobile的数据反映了这个事实,2017年12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单日使用时长同比仅增长了8.7分钟。

虽然这样,却有一个行业的用户时长在快速增长。数据显示,短视频行业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自2016年的45.7分钟增长到了65.8分钟,增长率超过44%。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相比于PC时代,现在网民的时间更加碎片化,像抖音、快手这样的产品正好可以满足碎片化时间娱乐的需求。”一位资深产品经理老常对锌财经表示。

就此,抢夺用户更多时长已变的无比重要。

这样的观点继2015年傅盛提出后,行业大佬纷纷在不同场合中也提出。2016年,美团王兴在一封内部信中说到: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退,争夺用户时长成为关键”。

在同年年末《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他的跨年演讲中提出“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并认为用户时长将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至此,很多行业内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用户时长已代替用户规模,成为决定一家公司生死的第一指标。

短视频“内战”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古龙在武侠小说《小李飞刀》中这样写到:它的意思是当武功的速度达到极致的时候,简单一招就可以迅速破敌。如果要在人类现代战争史中反映这句话,只能是闪电战了。

而在行业内,字节跳动是出了名的“闪电战”高手。

字节跳动2016年孵化出抖音短视频App后,经过三年的厮杀,抖音和快手成为短视频战场中少数的“幸存者”,随后抖音快速超越了“前辈”。据Quest
Mobile的数据,抖音在2月春节期间增长了近3000万日活,快手则为1000多万。

在2018年春节后,抖音就将原有的slogan“让崇拜从这里开始”换成了“记录美好生活”。

当时此举被外界视为抖音的转型,但也是进攻,这点从抖音总经理张楠的讲话中能窥见一二,“抖音就只做高清视频+高清音频的录制与分享,这让我们的用户体验,一下子和同类短视频产品拉开了身位。”

抖音在超越快手后,并不轻松。

因为两款App变得越来越“像”了。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抖音和快手的用户重合率同比上升了45.7%。这个数据在侧面反映着一个事实:两个App的使用时长也是差不多的。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于是,抖音率先发动“闪电战”来摆脱这一困局。

去年4月25日,抖音突然宣布开放视频时长至1分钟,配合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Vlog作为一个舶来品,随着欧阳娜娜而爆红,之后被秒拍与美拍、微博与B站用来做争夺战的“弹药”。

紧接着,在4月后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经理支颖宣布“为了给创作者提供更加丰富的内容载体,抖音将逐步开放15分钟的视频发布能力”。

在抖音快速的“侵略”下,快手和腾讯感受到了不安。快手首先放开了默认10秒视频的限制,允许将时长延长至57秒。紧接着小规模内测了更长时间的视频模式,将时长限制10分钟以内。

腾讯对此不仅推出了拥有微信入口的视频号,同时一次次“被抛弃”的微视也做出了动作――视频时长从15秒增加到30秒。

从结果来看,这场短视频行业的“内战”是颠覆性的,因为这场战役不仅改变了用户使用时长的格局,同时也牵动了整个行业的转型,进一步蚕食其他行业的时长“领土”。

战火越燃越旺,并急速蔓延。

一场无限的战争

面对短视频纷纷变“长”,对于爱奇艺、腾讯视频为主的在线视频平台来说,是规模不小的“侵略”。

根据相关数据,截止2019年6月移动视频行业用户时长短视频行业占比为12.2%,在线视频仅为8.2%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兵临城下,在线视频平台开始反击――长视频变“短”。

去年6月5日,腾讯视频推出一系列单集时长为1-10分钟的微剧集,比如《小哥哥有妖气》、《抱歉了同事》等。相比于前者,爱奇艺更早在这方面做出了布局。2018年推出竖屏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每集只有两三分钟。

或许看到在线视频行业准备打“持久战”,短视频行业准备再用一场“闪电战”来快速解决战斗。

字节跳动相继重金买下《迓琛泛汀洞笥家》电影首播权后,在4月初又宣布将在抖音App上线百部经典口碑电影。面对这样的“闪电战”攻势,爱奇艺并没有“服软”,爱奇艺也推出爱奇艺“随刻”版。

这两个行业之所以打的如此焦灼,这是因为它们所在的移动视频行业“蛋糕”还在变大。据Quest
mobile数据,截止2019年9月全行业总用户时长占比只有移动视频是增长的。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用户使用时长是恒定的,此消彼长下,其他行业的时长随之变少,就比如在线购物行业。

淘宝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很早就察觉了这一趋势。自2015年开始,淘宝App上相继上线了“淘宝头条”、“微淘”和电商直播等功能,这些其实就是淘宝版的“今日头条”和“微博”。

这些功能的上线,是为了把移动视频行业抢走的时间“夺”回来。这场用户时长的争夺战已不仅是一个行业内的战争,也不是几个行业间的战争,而是包括短视频、在线视频、移动视频、在线购物…….等多行业的混战。

那么,这场战争将会持续多久?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可以从淘宝内容化中看到。由于人们普遍爱看资讯类信息、或者刷视频,所以一些行业还是会在这些方面下功夫。但要实现这些并没有多大的技术壁垒。”老常对锌财经如是说。

因此,只要人们未来还用手机,各行业会继续投入金钱和精力,手机上的App就会越来越多,这场争夺用户时长的零和游戏也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甚至,演变成一场无限战争。

(来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