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否认蒋凡调任天猫总裁蒋凡的二次曝光伤害张勇为什么不当总裁了

从描述中可以看出来,蒋凡是个不喜欢出头的人,这次对他来说,是很大的不适应!四月似乎总是跟蒋凡过不去。2019年4月3日 ,王兴在朋友圈点名蒋凡,如果能打赢拼多多,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这番“太子论”被媒体疯狂转载,360度无死角解读。熟悉的朋友说,这就是把蒋凡放火上烤,搞不好就是捧杀。文丨新芒daybreak,作者丨翟文婷

4月19日,网传蒋凡调任阿里大文娱集团,阿里巴巴向新浪科技回应称,系谣言。昨日,蒋凡在阿里内网(阿里全体员工的内部讨论网络),就网络传言带来的不好影响对公司和同事道歉,并请求公司对自己展开调查。一年后的同一时期,蒋凡又成为话题中心。2020年4月17日,“花花董花花”在微博喊话网红张大奕,“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她口中的老公正是蒋凡。

一个女人的婚姻保卫战,因为丈夫蒋凡前面天猫总裁、淘宝总裁的头衔,迅速发酵成关乎阿里声誉的一场公共危机,而不是私人事件。

马云的微博评论区彻底沦陷。有呼唤马老师清理门户的,有哭诉阿里高管把无数女人盖楼的钱拿去挥霍的。可能要求无理,毫无逻辑,但网民的声音聚沙成塔,不能不理。

4月18日下午,蒋凡在阿里内网道歉,同时恳请公司对自己展开相关调查。随后,有媒体爆出阿里CPO童文红回帖,蒋凡因为个人家庭问题没处理好,严重影响了公司声誉,要认真反思,也应该向大家道歉,对于相关传言,公司会正式成立工作小组进行调查。

蒋凡在阿里的进阶之路是否会受到影响,尚未可知。

一位前阿里中层说,历史上阿里还没有发生过因高管个人作风问题被处理的事件,所以很难讲此次阿里高层作何表态。

刻意回避聚光灯的蒋凡,却一年两次成为最热门的新闻主角。街头巷尾的普通人可能都不知道其人其名,只知道天猫/淘宝总裁惹上了情感麻烦。

一位与蒋凡相熟多年的朋友说,蒋凡平时非常低调。尤其被任命为淘宝总裁之前的几年,在阿里集团处于蛰伏状态,几次去杭州吃饭,他们很少谈及阿里的事情。

“你想象下,一个复旦本科毕业生,去了谷歌这样的地方实习,创业拿了创新工场的投资有一点光环,也是Nobody(无足轻重)的状态。但阿里不一样,那是一个本土的超级帝国,产品、人、团队之间磨合,挑战程度远大于原来友盟团队的状态。”上述蒋凡的朋友说。

有一年,他去蒋凡杭州的家里吃饭,当时外界已经传言阿里成立了新零售战略小组,其中成员之一就有蒋凡。但那次饭桌上,他们并没有谈论太多此事。

成为阿里电商核心业务掌门人后,蒋凡来北京组织老朋友聚餐,饭桌上也不怎么说话。理论上,他是攒饭局的人,但也没有太强烈的意识调动气氛。朋友说,“他可能觉得大家在一起坐坐就挺好。”完全没有霸道总裁即时感。

有投资人带创业者去杭州,他也从不邀请去办公室。都是等他下班后,找个餐厅,听大家聊项目情况,如果后辈有什么困惑,帮忙指点一二。总之,类似场合蒋凡听得多说得少。

在阿里内部,蒋凡更是不敢高调出头。

因为是以被收购者的身份进入阿里,性格内向,不爱社交,蒋凡经常遇到麻烦。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逍遥子出面摆平。可以说,蒋凡要资源给资源,有人告状也被压下,逍遥子一路保驾护航,直到蒋凡坐到今天的位子。

但蒋凡是个内心很有主意的人。

当初决定卖掉友盟,是蒋凡独立做出的决定。据说,他跟马云私下见面,沟通完成,之后才通知经纬和创新工场两个投资人。当时经纬质问创新工场,为什么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公司卖了。创新工场方面表示很冤,他们也是刚刚知道。

一种说法是,投资人觉得价格卖得比较低;还有种观点是,友盟完全可以不着急出售,有继续做大的空间。

但擅长洞悉人性的马老师抛出橄榄枝,一个27岁的年轻创业者很难拒绝。进入阿里,对蒋凡个人也是一次新的挑战和机会。阿里则借此机会收获一枚重要人才。

蒋凡对阿里最大贡献是,为淘宝无线决战斩获流量。猜你喜欢、淘宝直播等产品都是在他主政期间做起来的。因此,阿里内网对蒋凡的标签有:85年的帅哥。逻辑帝。阿里流量王。杭州互联网圈则认为,蒋凡是一位典型的IT直男。

风波四起的当下,是阿里四面迎敌的关键时刻。淘宝与拼多多全面对抗,快手抖音借直播带货进入电商腹地,在微信的支持下京东孤注一掷下沉市场。

战事吃紧,不得有丝毫懈怠,前线主帅蒋凡却后院起火。曾要求商家二选一的阿里,此刻也陷入一种艰难抉择。

公司核心高层的婚姻,本就是影响企业前途命运的不确定因素。

最典型的莫过于当当网,因为夫妻反目,变成行业笑话,公司悲剧。真功夫曾在快餐连锁行业一骑绝尘,因为创始人家庭问题导致公司一蹶不振;土豆网创始人王微被家属诉状离婚,错过最佳上市时机,被优酷并购。

最新的教训则是京东。因为明尼苏达事件,这家公司至今都在艰难去刘强东化。一年时间过去,尚未恢复元气不说,公司一举一动都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再次掉进舆论漩涡。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后三个公司案例都出自投资女王徐新之手。因为这些敏感事件,投资人在DD时特别注意考察,创始人家庭关系是否和谐。

对总裁/创始人来说,什么是好的婚姻,前辈们早已给出过很好的示范。

1986年,柳传志的夫人龚国兴老师生病住院。当时柳传志因为一笔应收账款在南方奔走,无法陪伴左右。

因为合作公司是中资在香港的单位,他过不去,情急之下就给对方写信。他说,真是一边写信一边掉泪,详细地告诉对方这笔钱怎么挣的,如果要不回来后果多么严重。对方被感动,及时打款回来,柳传志一分钟都没耽误,赶紧回京。

龚国兴老师手术顺利完成,但是过程痛苦。柳传志一进门,妹妹就挖苦他。龚老师却没怪他。

2015年联想控股上市,柳传志在采访现场讲过一段话,“当年创业联想,夫人从不阻拦我,对子女的教育、责任全是她的事……我平时小事不跟她讲,但重要的稿子、拿不准主意的时候,一定要听她的,她会给我尖锐的意见。”

给出尖锐的意见,还听得进去,这是一种良师益友型的伴侣,彼此都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文 | 接招(ID: itakethat) 翟文婷

本文首发于2019年7月18日

蒋凡的几个朋友看到王兴发的朋友圈,心里一紧。

这位美团CEO的原话是,“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

一位与蒋凡相熟的投资人为他担忧,“这就是把蒋凡放在火上烤。成的话怎么都好说,不成,你就是个阶段性人物。”考虑到自己与王兴也有几分交情,他没再往下说。

那两天,共同认识蒋凡的朋友私下聊天,互相提醒,不要跟他谈此事,以免给他造成额外的心理负担。遇到好吃的馆子,发给蒋凡,邀请他下次来北京时,一起喝一杯。

但他们也知道,作为阿里权力中心最年轻的高管,历经Google、友盟、阿里这三环的进阶,蒋凡的内心应该已经很强大了。

蒋凡是淘宝总裁、天猫总裁,是阿里核心业务的大管家。这意味着,阿里与拼多多、京东交火的时候,蒋凡是发号施令的一线总指挥,成败责任在他。

他还是阿里集团的合伙人,属于阿里最高决策的制定者行列。成为阿里合伙人条件非常苛刻,需要加入公司5年,75%的投票通过率。蒋凡成为合伙人时,33岁,在阿里刚好5年。

在《财经》披露的阿里经济体发展执行委员会里,还能找到蒋凡的身影。这个组织由张勇亲自牵头,将统一阿里所有经济体的战略。成员共计13人,被称作是“阿里最有权力的13个人”。

那些了解蒋凡往事的人,没预想到他能取得如此成就,只说是“厚积薄发”。那些不了解蒋凡过去的人,说他是“一鸣惊人”。

那个人不是蒋凡

是李开复发现了蒋凡。2006年,蒋凡进入Google中国,李开复拍的板。三年后,创新工场成立,他说服蒋凡加入,共同孵化创建友盟。那一年,蒋凡24岁。

创新工场早期最推崇的5个项目,除智明星通外,豌豆荚、友盟、点心和魔图精灵都是李开复和汪华的点子,然后找到最合适的CEO实现。这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移动互联网公司。

与其他几位CEO比起来,蒋凡当时的状态有种没在线的感觉。

创新工场最早的办公室是Google退租的,布局陈设也是原来的,他们还延续了Google的TGIF模式。

每周五饭后一小时,各个项目CEO分享下这一周在做什么,产品有什么进步之类的,是一种开放式的沟通。李开复写的书被摞在一起就是讲台,众人围在旁边。

王俊煜是最有Google范儿的演讲者,豌豆荚也是很长一段时间内,创新工场最受追捧的明星公司。他的话语权和优越感更强些。李开复、汪华以及其他CEO都会拿起话筒,即兴讲些什么。

但是这样的场合,蒋凡几乎没说过什么话。一位创新工场的投资人回忆,他每场都在,没有对蒋凡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那时候,大家就知道蒋凡性格内敛,不爱出风头。友盟的对外合作事项,他都让合伙人参加。

创新工场投资负责人汪华每周会跟几个项目的CEO聊项目。这些人都二十岁出头,第一次创业,硬被推到那个位置,要快速学会怎么当一个合格CEO。他们聊起产品技术基本都是眼里放光,交流不停的状态。即便是这样的私下场合,蒋凡也不怎么说话。

但早年一位与他共事过的人说,蒋凡经常在听别人说什么,观察别人在做什么,最后用结果证明自己。

一位友盟旧部回忆,蒋凡对产品要求苛刻,一定要出结果。如果遇到他不满意的事情,训起人来也很凶。一位友盟的元老,现在见到蒋凡,心里还有些紧张。

2010年,创新工场成立一周年,手里只有豌豆荚等5张牌,索性把这5个CEO推到前台接受采访。蒋凡告诉媒体,从工程师转变为创业者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经常跟人交流。

那时候,他不是舞台中心的super star,也不是富有感染力的领袖型人物。工场一周年内部活动,创业者代表上台发言,没有蒋凡。

友盟其实做得并不差,技术底层扎实,与部分手机厂商有嵌入式合作。作为一个移动APP的数据分析公司,友盟发展势头不算大开大合,却也在2011年拿到经纬的投资。

接下来的走向有点出人意料。只拿了创新工场和经纬两轮融资的蒋凡,在2013年决定把公司以8000万美金卖给阿里。

据说,在消息公布之前,蒋凡和马云见过面,并且聊得不错。投资人是在事后得知这个消息的。

一种说法是,投资人觉得这场并购来得早了点,价格低了点。但对蒋凡个人,是种胜利,进入阿里有机会更上一层台阶。

当时友盟增速不错,但蒋凡对国内整个开发者人群的数量做了个评估,觉得商业空间不大,因此决定卖掉公司。相较之下,王俊煜对产品体验和设计打磨更用心,却错过最佳时机,最后同样卖给阿里。

据说,豌豆荚最后期权兑现情况远不及当年的友盟。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说,“从这点讲,友盟的老人都挺幸运,应该感激蒋凡。”

阿里流量王

公司被收购,蒋凡进入阿里。但这不是他为自己设计好的既定路线。

一位与友盟同时期的创业者去杭州出差,偶遇蒋凡。问他最近忙什么,蒋凡说没忙什么,过段时间就撤了。这个说法也得到一位阿里内部人士的证实。

张勇出面挽留了蒋凡。在“all in 无线”的战略下,把他交给时任淘宝总裁的行癫,放在手淘,给蒋凡的头衔是资深总监,职级是M5。

上述阿里内部人士说,这个级别虽然一开始就定得不低,但M5级别的高管在阿里可能有几百人,这个阶段蒋凡受到的都是正常待遇。

当时被重用的不止蒋凡一人。“一夜之间从各个团队抽调了很多这种高级的人才,全部铺到无线端,算是一场运动。”

但蒋凡的表现无疑最突出,解决的也是手淘的核心问题:流量。

2014年手机淘宝的DAU从3000万做到6000万,这是蒋凡在淘系建立影响力的第一件事,一炮走红。然后数字从6000万攀升到2015年9月的1.1亿。

用户增长这件事,在北京的互联网创业者眼中轻车熟路,但以商务推广见长的阿里,却不是那么有感觉。蒋凡在这里变成那个能创造奇迹的高人。

据说,蒋凡初期采用的用户增长方式也是以手机预装、拼命导量的常规手段。他们曾尝试过支付导量的手段,但效果并不太好。

很长一段时间,手淘的DAU都停留在1.2、1.3亿这个水平,没有持续增长。搞一些促销,短期可以增加活跃用户,一停就回到原来的数字,没有找到实质性的突破手段。淘宝内部还曾讨论,是不是手机端年轻人的盘子就这么大,用手机购物的人已经被挖掘到极限了。

一位曾经在淘宝负责服装类目运营的人士回忆,手淘一直想做社区,但始终做不起来,负责人正是前几天传言涉及职位调整的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陈镭(闻仲)。这是一位老阿里人,后来抓住直播风口,将此作为主业,职级也从总监被提升到M5的资深总监,向蒋凡汇报。

这些成绩都是在蒋凡任内实现的,成了投名状。阿里内网匿名给蒋凡的标签有85年的帅哥,逻辑帝,还有一条是,“阿里流量王”。

蒋凡对流量确实有一套自己的逻辑。阿里内部产品会互相输血,今天这个产品搞活动,借饿了么点流量,有机会再还回去。但如果想从淘宝获取流量资源不是一般的难。一位阿里系产品运营说,“蒋凡会守着淘宝的流量,不会轻易给人,只从别人那里引流。”

在合适的时间,遇见合适的人

蒋凡是在2017年12月底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他是淘宝历史上的第5任总裁。

孙彤宇、陆兆禧、姜鹏(三丰)、张建锋(行癫)是蒋凡的前任。这些人的特点是,都是元老级别的人物,老阿里,有根基。

蒋凡不是。从2013年友盟被收购算起,直到他被任命为总裁,也不过4年时间。更何况,在蒋凡之前淘宝已经整整两年没有总裁了。

2015年张勇接任阿里集团CEO,行癫是淘宝、天猫和聚划算三位一体的总裁。当年年底阿里组织架构调整,实行“大中台,小前台”,手淘、淘宝、天猫则不再设总负责人,实行班委制,各类目负责人直接向张勇汇报。

2019年3月6日,蒋凡再进一步,取代靖捷兼任天猫总裁。如果了解历任天猫总裁,就会明白,这个职位做好的困难指数只会更高。

2011年,淘宝商城独立,次年更名为天猫,张勇是第一任总裁。2014年3月,张勇升任集团COO,权棒交给乔峰,但整一年后,乔峰就被免职,天猫、聚划算由淘宝总裁行癫兼任。行癫负责了九个月,张勇实行的班委制取代总裁制。

2017年,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的同时,靖捷新任天猫总裁,一年零三个月后,靖捷又被调任逍遥子助理,蒋凡接替他。

也就是说,历任天猫总裁在位都只有一年左右,任期最长的是张勇本人。今年,他把一手打造的这块根据地交给一路保驾护航的蒋凡,也是意味深长。

拿阿里核心业务电商阵地来说,首任淘宝总裁孙彤宇也是淘宝的亲手缔造者在2008年离开阿里,接替他的是后来成为阿里集团第二任CEO的陆兆禧。这位一度是阿里“最有权力”的高管,几乎所有重要业务都经过他手。2011年,阿里B2B前CEO卫哲因为欺诈事件离去,接替他的同样是陆兆禧。

再后来的人事变动是陆兆禧因无线化不力“退位”,包括彭蕾在内的阿里“十八罗汉”纷纷让位。

左起:孙彤宇、卫哲、彭蕾、陆兆禧、俞永福

孙彤宇离去时,张勇为淘宝网CFO,他刚加入阿里一年。但卫哲的离去,张勇内心并不平静。卫哲先于张勇一年加入阿里,可能因为俩人同为空降高管,随后迅速变得熟悉。此事让张勇“感觉很冲击”。

电商板块之外也不是平静如水。外来高管俞永福在短暂接手阿里移动、阿里妈妈、阿里大文娱等重要业务后,现在负责eWTP投资,被边缘化;行癫从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变成阿里集团CTO,以及兼任阿里云智能总裁,原来干得好好的阿里云总裁孙权去了蚂蚁金服。一位阿里前员工说,因为行癫作风强硬,为他搭配合作人选尤其慎重。巨头从来不缺宫廷戏。

在这样变化无常的环境中,“外来户”张勇选择同样出身“外来户”的蒋凡,也就不难理解了。刚刚继位的逍遥子迫切需要自己的班底。

蒋凡性格内向,不爱Social,又是中途以被收购者的身份加入阿里,有人不理解他,觉得或者这人不好沟通,但张勇需要这样的人。

“蒋凡是第一个年纪很轻,没有电商基因,在阿里没有根基,被如此重用提拔的人。”一位前阿里员工说。

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之前几个月,阿里宣布成立的“五新战略执行委员会”, 蒋凡就是委员会成员之一,也是淘宝班委会班长。

跟张勇开会,蒋凡不带电脑,只看手机,张勇还听他说话。然后跟同事说,“你们别看蒋凡这样,其实他心里都很清楚。”

张勇会把重视的人放在蒋凡的团队,让他们一起做产品搞技术。“老逍喜欢那种聪明人,看起来比较有气质,尤其是海归。”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说。

2015年双十一,蒋凡第一次任总指挥,有些内部资源协调不了,逍遥子开会挨个问类目负责人,“支持不支持?”“你呢?支持不支持?”他们都点头。淘宝千人千面和猜你喜欢,都是在逍遥子的支持下做出来的。

蒋凡的那些老朋友都不清楚他去阿里的头三年是怎么度过的,虽然当时也一起喝酒吃饭,但知道这个难度系数不是一般的高。“从一个小创业者进入阿里超级帝国,要面对人的问题,需要团队之间的磨合,这个挑战远远大于在友盟的状态。那段时间他应该都在韬光养晦,低调做人。”

谁是太子?

如今,老朋友带着年轻创业者去见蒋凡,这位阿里电商双总裁已经是年轻人口中“让人惊艳”的前辈了。饭桌上,他不多言语,大多数时候听创业者说,如果有技术或产品层面的挑战,适当给予指点。

虽然不爱Social,但蒋凡融入环境的能力很强,他会把阿里高管、杭州当地投资人或创业者,介绍给其他朋友。

来北京,他也招呼老朋友聚聚,一般饭局组织者都很积极活跃气氛,担心冷场。蒋凡还是照旧,不说只听。熟悉的朋友知道,这就是他。

遇到好项目或创业者,他的话会多一些。尤其是跟数据相结合的东西。他从淘宝或天猫后台发现一些明显的产品趋势后,分享给消费品行业的创业者,这样可以联合更多公司在上下游做配套。

用人方面蒋凡也开始确定自己的准则,人才年轻化。据说,今年他要求团队里P8级别的人必须是85后,明年则是86年以后的,以此类推。

蒋凡眼下最棘手的问题毫无疑问是拼多多。

一位淘宝特价的员工曾反馈,拼多多做下沉市场是无中生有,原先没有评价体系。但淘宝不一样,打分系统和商品体系都有严格管控,一旦扰乱市场价格,商家可能被降权扣分,甚至严重到以后也不能再卖。一旦有用户投诉差评,商家可能就不跟你玩了。拼多多不然,说卖10块就是10块。据说,淘宝特价团队有人压力大到想转岗。

蒋凡跟黄峥之间的对战,朋友们会私下讨论,但不太愿意把俩人做粗暴的对比。蒋凡2006年加入谷歌中国,黄峥2007年离开,“俩人交集到底有多深,我不确定,但风格还是有很大差异。”

黄峥创业更早,从丁磊和段永平处受到点拨最多。蒋凡最早的商业启蒙来自李开复和汪华,此后在张勇和阿里体系被锤炼。一位投资人分析,俩人的知识体系、掌握的公司牌面,以及系统参数都不太一样。正面交锋的时候,结果很难预料。

至于“蒋凡是接班人”一说,阿里内部人士和前员工都持保守态度。

一个原因是,阿里这家公司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在变,风云变化,谁都不敢过早下结论。

上述阿里内部人士也提醒,早年张勇把蒋凡放在手淘,具体工作内容更多是行癫在负责。他说,当时行癫给蒋凡的支持也很大,尤其在淘宝网、手淘和一淘合并的过程中,行癫起到非常重要的角色。

2015年底的那次组织架构调整,行癫出任阿里中台事业群总裁,也是给蒋凡留出了成长空间。要知道,2004年加入阿里的行癫,也是电商业务崛起过程中的功臣,哪块业务负责人出问题,救火队员都是他。行癫是阿里第一个同时兼任淘宝、天猫和聚划算三块业务的总裁。只比逍遥子小两岁的他,在阿里集团权力中枢占据着重要位置。

阿里内部有人说,在逍遥子和蒋凡之间,其实还隔着一个行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