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虎一加签约罗永浩抖音直播带货第三场音浪收入640万转化率提高

【吸收财讯】对不起了老罗了,我又忘了,也没人提醒都不知道啥时候开播呢!-> “罗永浩直播成了;罗永浩直播完蛋了;罗永浩直播稳了……”对于外界的诸多评价,4月17日罗永浩在微博中称,要评价其直播带货的成果,不妨多观察一阵。4月16日晚,罗永浩在其抖音直播间完成了自己的第三期直播带货,就成果而言,褒贬不一。

由于没有了像第一期直播前“蓄势良久”的造势,第三方抖音数据平台“新抖”的数据显示,罗永浩在第三期直播带货时的累计观看人数,从第一期的4800多万掉到了840多万。需要注意的是,在该场直播过程中,罗永浩依然砍下了过千万的销售额,而且从订单转化率来看,相较于第一期直播带货时还提升了3个百分点。

作为“硕果仅存的中国第一代网红”,罗永浩有着自己的忠实粉丝。但当粉丝们体验过了最初的“新鲜劲”后,流量走低似乎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不论是李佳琦,还是薇娅等当前直播电商界顶级流量IP,无不是经过长时间的沉淀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如罗永浩自己所说,以三场成绩判断他做直播带货究竟是“完了”还是“稳了”,似乎还为时过早,摆在他面前更重要的或许是,如何精细选品、优化内容、完善服务。

刘作虎与罗永浩,一加手机的CEO和锤子科技的CEO,一个是现在手机业界里的风云人物,一个是曾经手机业界里的争议人物,这两个和手机业界息息相关的人,用当下国内最流行的推广方式销售起了一加8系列手机,这样的场景也算是很难遇到了。

老罗带货直播,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和前两次带货直播有话题性没看头不同,罗永浩显然对昨晚的带货直播投入了不少精力去布置。在老罗介绍完一加8系列的特征后,刘作虎在“上CEO!”环节正式亮相,两人主要阐述了一下未来深度合作的可能性。刘作虎穿上了锤子的衬衫,而老罗则穿上了一加的衬衫,按照老罗的说法,这是一种仪式,而合作就需要一点仪式感才到位。

那么这次强强联手的带货直播,究竟成效如何呢?就抖音在直播后给出的数据来看,昨晚罗永浩给一加8系列带货无疑是比较成功的,总销量比第一次带货时的小米10系列要多卖了不少,而全系列加起来超过4000W的总销售额也确实是个很惊人的数字了。

“我想让一加手机‘破圈’”,在被问到为何会选择与罗永浩合作时,刘作虎如是说。一加扎根于海外高档手机市场,在如今海外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当下,无疑会遭到很大的冲击。刘作虎希望能够改变自家手机知名度不足的问题,他希望能够告诉更多人一加手机的实力,吸引更多的受众。而罗永浩,这个曾经的圈内人,如今的带货直播主,则似乎成为了一加手机能否破圈的契机。

对于罗永浩来说,既然想要在带货直播这个行业上深耕,和其他手机厂商之间达成良好合作自然是最好。而对于一加来说,昨天罗永浩带货的成绩可以说出奇的好,如果一加手机希望能够再接再厉,进军国内高端手机市场的话,和罗永浩达成深度合作可能会成为最简单的“破圈”道路。

罗永浩带货成绩喜忧参半

第三方抖音数据平台“新抖”的数据显示,4月16日晚罗永浩结束第三场直播带货时,其抖音直播间的累计观看人数为840.48万人,相较于第一期直播时的4892.17万人,下降了82.82%。在音浪收入表现上,下滑趋势同样明显。“新抖”数据显示,在前两期直播带货时,罗永浩直播间的单场音浪分别为3632.73万和3237.23万,但在第三场直播时,音浪收入仅为640.92万(根据抖音平台收入介绍,1元约合10音浪)。

一位找罗永浩带过货的零售品牌渠道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品牌对此都是有预期的,毕竟罗永浩本来就是刚出道的带货主播,开场就有那么高的粉丝已经是破纪录了,后面肯定会有所放缓。”

但也有品牌商告诉记者,这种现象其实对于罗永浩的带货能力影响不大。良品铺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可能从直播间前台反映出的累计观看人数来说,确实会有降幅,但对品牌的影响不大,毕竟从直播促成的成交量来说,成绩仍然是超出了预期。

良品铺子是在罗永浩进行第二场直播带货时推介的产品之一。根据第三方短视频一站式数据化运营中心“抖抖侠”数据,在当时的直播过程中,良品铺子的零食大礼包累计卖出了2.18万份,累计销售额约为165.8万元。

同是在罗永浩第二场直播中带货的酒水品牌谷小酒披露的数据也显示,罗永浩直播带货90分钟卖出近4万件商品,约合100多万瓶酒,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

谷小酒CEO刘飞在朋友圈中对罗永浩直播成果表示认可,他表示:“第二场、第三场从吃喝角度来看,白酒是绝对的大需求市场,加上第一场小龙虾的表现,小龙虾和白酒都有巨大的机会。”

正如上述品牌商所言,虽然从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上来说,罗永浩的直播带货热度有所下降,但这并未对其促成的销售额产生太多影响,甚至在订单转换率表现上还有了明显提升。

根据“新抖”数据,罗永浩的三场直播带货分别实现销售额1.1亿元、3524.1万元和5715.9万元,分别实现销售量90.12万份、47.24万份和36.18万份。按照在线观看人数的订单转换率来,三场直播的转换率分别为1.84%、4.13%和4.30%。

“有的商家直播时的观看人数可能并不高,但是转化效果却不差。”有赞首席营销官关予曾告诉记者,对于品牌来说,发展直播电商有时粉丝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要知道如何将粉丝变现。

品牌商看重话题性

罗永浩直播带货的成果在数据上是喜忧参半。对于品牌商家,以及观看罗永浩直播的粉丝们来说,他们对罗永浩的直播形式也有不同的观点。

如在罗永浩第一期直播带货中,荣获销量榜首的小龙虾品牌信良记CEO李剑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罗永浩是个很挑剔的人,这一点在他了解品牌商品的过程中就能感受到。

谈及罗永浩直播给他的感受,李剑表示:“他在直播时候是很真实的,可能刚开始会口误,会犯一些错误,不是毫无瑕疵的,但真实是最好的。”

真实归真实,但也有观看过罗永浩直播的网友表示,对比罗永浩的直播和李佳琦、薇娅等知名主播的直播氛围,感觉前者并不太能激发他们的购物欲望。

相较于李佳琦、薇娅等当前直播电商界顶级流量IP,罗永浩也表示自愧不如。“抖抖侠”数据显示,在罗永浩第二场直播带货时,男性占比为86.3%。男性粉丝仍是罗永浩直播的主要受众。这与李佳琦、薇娅有着明显差异。

对此,良品铺子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罗永浩本身不是主播出身,很多喜欢他的人,喜欢的是他的风格。”

不论罗永浩最终能否成为下一个李佳琦或者薇娅,其实对于不少合作的品牌商来说,之所以会选择罗永浩直播带货,认可的就是他的话题性,以及其所能带来的流量。从直播的内容和形式上,其实也能看到,随着罗永浩直播的次数越来越多,一些直播中的变化也越发明显。

记者注意到,从第一期和第三期的直播形式差异看,罗永浩和其直播搭档朱萧木讲解时的姿态从坐着变成了站着,介绍商品时的方式从生硬地翻纸板变得谈笑风生,直播间布景还增加了专业商品展架。

连界资本董事长王玥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电商并不是说有流量就可以做成,一定还要找到在这里面有能力产生内容的人,需要在前期用很长时间去积累组织能力和生产能力,这些都会是直播电商的核心能力。”

 

目前,海外疫情正在从欧美向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蔓延,智能手机市场随着各国的“封锁令”正面临下滑。而国内无疑成为了目前手机新品的主战场,但形势也不容乐观。一加开始谋求更高的品牌知名度,试图带动其销量增长。

4月16日晚,一加手机在国内发布了5G新品一加8系列,发布会结束后,一加手机CEO刘作虎便立刻加入到罗永浩的第三场直播卖货现场,用当下国内最热门的方式促进新产品的销售。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加因为坚持只做旗舰,而被外界质疑商业模式太过单一,但如今成立7年多的一加,产品在海外已经获得良好的口碑。不过,在国内,它始终被贴着“小而美”的标签,甚至市场知名度被限制在一、二线城市。

疫情下的调整

在华米OV几大头部品牌激烈厮杀的时候,刘作虎独辟蹊径远走海外,用几年时间在中国品牌作战艰难的印度和美国市场打开了销路。

在一加8系列新品发布会上,刘作虎回顾了一加2019年的成绩。“去年在手机整体下滑的大环境中,一加手机销售量增长超过10%。”而在印度市场,一加甚至超越了三星、苹果,以33%市场份额占据高端第一的位置;另外,一加在美国也打开了新局面——与T-Mobile、Verizon等主流运营商达成了合作。

“为什么进入美国运营商这么顺利?”刘作虎总结称:“对Verizon来说,一加的用户群中,18~24岁的用户比例达到40%多,通过一加,运营商能吸引到一群优质的年轻用户;对一加而言,通过Verizon可以拓展在北美高端手机市场更广渠道。”目前,苹果、三星占据北美高端市场九成左右的份额,但刘作虎认为,与运营商合作后,一加将在高端市场获得较大的发展空间。

不过,在海外形势一片大好之时,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加的节奏。疫情在北美、欧洲、亚洲等地区迅速蔓延,其中,北美市场是一加的新兴市场,而印度市场则是其主要的海外市场之一。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预计,印度的封锁令将让印度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下降接近60%,这意味着在疫情封锁期间,印度智能手机行业收入损失约为20亿美元。

“印度的疫情对所有的手机品牌都会有影响,整体的营销节奏和市场策略需要调整,其他地区也会有相应的措施快速应对。”刘作虎说道。在印度,一加正加快清关速度,维持货运,加快响应速度;在北美,一加则考虑将营销投放后置,等线下店都开启的时候再去做营销。

刘作虎认为,疫情或许也会推动线上渠道(销售)。“疫情过后会是线上渠道先复苏,我们的机会是很大的,一加过去走线上销售模式并与电商平台保持良好关系,电商渠道也会优先给予我们资源。”

谋求“破圈”

在海外销售被迫按下“暂停键”时,国内市场的竞争正在加剧。根据中国信通院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3月份上市新机型39款,其中5G手机达到24款,而整个一季度,中国5G手机的新机数量已经达到了43款。尤其是头部手机厂商,正在加速对5G市场的渗透。

一加虽然已成立多年,产品在海外获得了较好口碑,但在国内它始终被贴着“小而美”的标签。罗永浩在节目中,则用安静的“异类”来形容一加手机和刘作虎。

疫情期间,直播带货大火,刘作虎也希望借此来强攻国内市场。“直播是一个大的趋势,直播相当于导购,跟线下促销员模式一样,只是搬到了线上,从一人服务一人,变成一人服务一百万人。”

刘作虎表示,今年一加在营销上会不断尝试破圈,让更多人了解一加。“与罗永浩合作做直播就是一个破圈路径,我们希望可以通过罗永浩告诉更多的人一加品牌的实力。”同时,一加也在拓展线上渠道,除京东外,一加还与天猫、苏宁等平台达成合作,以通过这些渠道触达更多用户。

但不容忽视的是,竞争之下手机企业压力陡增,每家厂商都在产品线、渠道、营销等层面发力,一加能否从中争夺产品市场,还有待观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