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哈里王子记恨媒体的杀母之仇哈里王子性格特点热情冰冷转变

【吸收财讯】这两个人估计走到一起和对媒体的排斥是一样强烈的,戴妃出事对孩子伤害太大了!-> 据英国媒体4月19日报道,在最近一次对哈里王子的采访中,他说到英国的疫情“比媒体所误导的情况要好”,随后遭到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卡洛·西科拉教授的抨击。

原创 哈里在记恨杀母之仇?他公开称英国疫情没那么糟糕,全是媒体误导

▲上周哈里和梅根一起在洛杉矶为某非盈利组织做义工

在这次电视采访中,哈里说:“我认为英国政府和人民在这疫情中的贡献是人类精神的精华所在,它证明了英国的疫情远比媒体报道的要好得多。”

“当然,当你孤立无援时,从某些新闻频道获取唯一的信息,你会感到非常担心。但如果你选择在正确的平台上获取信息时,你就能真正感受到人类精神正在向前发展。”哈里说。

众所众知,哈里因为母亲戴安娜的遭遇,视媒体为“杀母仇人”,他和梅根也多次抨击八卦媒体的行为,甚至诉诸了法律。然而这一次,他的言论却显得不那么合时宜。

曾组织过新冠肺炎病毒抗体测试的西科拉教授告诉媒体:“我认为这些言论令人无法容忍。”

“对于媒体的看法,我真的不明白哈里在抱怨什么。新闻记者一直在报道事实,并在追究政府的责任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原创 哈里在记恨杀母之仇?他公开称英国疫情没那么糟糕,全是媒体误导

▲上周哈里和梅根为洛杉矶的弱势群体送食品

“目前媒体也在支持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他们成为医生、护士和关键工作人员的重要伙伴。媒体们应该受到赞扬,而不是诽谤。”西克拉教授说。

曾担任《英国达人》和《美国达人》评委的英国著名主播皮尔斯 · 摩根在社交平台上上写道: “哈里王子在他的好莱坞豪宅里,指责媒体夸大英国的疫情是可耻的。正是媒体曝光了疫情的真实情况——英国的死亡病例在欧洲各国中居于首位,且已有60多名医疗工作者死于这次疫情。”

国家护理协会的纳德拉·艾哈迈德认为,哈里王子“还没有看到所有的事实”。

她表示,医护人员正遭受着精神上的痛苦,并补充说: “我听到的一些令人痛心的事情。”

原创 哈里在记恨杀母之仇?他公开称英国疫情没那么糟糕,全是媒体误导

▲世卫组织专家卡洛·西科拉抨击哈里的言论令人无法容忍

如果你在一家喧嚣的夜总会里已经狂欢了几个小时,当你在凌晨3点多钟走出夜总会时,你唯一想看到的东西也许只是柔和的路灯。哈里王子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但他却遇到了十几盏刺眼的闪光灯———狗仔队已经闻风在此恭候多时了。就在10月21日这样一个凌晨,哈里失去了耐心,他挥拳将一个摄影记者打得嘴唇流血,随之给白金汉宫带来了一片混乱。

位于伦敦市皮卡迪利街的泛古陆夜总会是家私人俱乐部,20岁的哈里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平常又欢愉的夜晚:饮酒、畅谈、欢笑……凌晨3点多钟,脸上泛红的哈里在保镖的陪同下走出夜总会大门,径直向自己的汽车走去。他本来想在后座坐下,但什么事情令他改变了想法。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24岁的摄影师克里斯·昂克尔对《伦敦标准晚报》说:“他(哈里)从汽车里冲出来,我正在拍照片,他向我扑了过来。他挥动着双手,然后故意把我的相机推到我的脸上。”相机划破了昂克尔的下唇。哈里的保镖和夜总会保安把愤怒的哈里拉出人群,但哈里的鼻子也被相机轻微擦伤。

白金汉宫的一位发言人说,由于被相机碰到鼻子,哈里才作出了过激反应。但在场的诸多摄影记者却说,当时根本没有人离哈里那么近。18岁的摄影记者詹姆斯·泰勒说:“哈里上手就开打。”

好事的英国媒体自然乐得王室出这样的乱子,它们愉快地在头版刊登出夜总会门前这场混战的照片,有些甚至把这些照片与哈里那丧命于狗仔队追踪的母亲———戴安娜的照片摆放在一起。《每日快报》质问到:“你能责怪他(哈里)吗?”英国王室的御用传记作家罗伯特·拉塞说:“在两位年轻的王子眼里,是那些狗仔队的追逐导致戴妃死于车祸。因此,你们应该了解哈里的心情,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厌恶这些狗仔队。”

当然更多的媒体罗列出年轻的哈里身为王子,却是如何如何不守规矩。最近几年,哈里确实形象不佳。他爱出入酒吧、夜总会这样的场所,不久前又闹出了考试作弊的丑闻,在很多媒体眼中,他就是现代花花公子的“典范”。《每日邮报》甚至把哈里最近接触艾滋病孤儿的慈善之举称为“公关花招”,指称王室故意安排哈里去做这样的工作,以给哈里塑造一种“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展现出来的圣洁形象”。

既非花花公子又非圣徒

哈里究竟是个什么形象?他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哈里的前任保镖肯·瓦尔夫说:“别的孩子不做的事情,他也不会做。”言下之意,如果别的同龄人做什么,哈里也不会放弃尝试的机会。这当然包括带着自己的朋友们到夜总会里狂欢,喝自己喜欢的威士忌和香槟;这当然也包括与漂亮的姑娘攀谈,通常她们都是金发女郎。哈里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过一段真正的罗曼史,但自2001年起就有不少他亲吻女孩子的照片见诸报端。这样的形象确实不太像个王子,不过哈里的异性朋友有时也会评价说:“这就是哈里。”

对于在夜总会门前与记者的打斗,哈里的朋友说,也许是因为哈里在这些地方出入过于频繁。不过经常接触哈里的王室人员却强调,哈里也不过是偶尔才进出一次夜总会:“他可不想因寻欢作乐赢得凯斯·穆恩奖。(凯斯·穆恩:在英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最著名的摇滚乐队‘谁人’中担任鼓手,生性放荡不羁,最终因吸毒过量而去世,年仅32岁。)”明年1月就要进入英国陆军军官的摇篮———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学习,远离伦敦35英里(5.6公里),也许能让一直有志成为一名军官的哈里同时远离这些麻烦。

哈里,到底是充满年轻魅力的王子,还是喜欢饮酒狂欢的公子?英国王室对此一概否定。王室发言人派迪·哈佛森说:“他不是个流连于夜总会的王子,但也不是个圣徒。大多数普通人把他看作一个十分正派的男孩,这个男孩每次见报,都是因为他去了一家夜总会。”

有其母必有其子

今年早些时候,哈里在非洲小国莱索托投身艾滋病人救助工作,他在那个地方一呆就是2个月,还跟一位艾滋孤儿同住。哈里说:“我很像我的母亲。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看到的一面。”

哈里的确继承了母亲很多的品质。比如说,多变的性情、对“荤段子”的偏好、对体育而非学业的偏爱……当然,更明显的是对狗仔队的痛恨。罗伯特·拉塞说:“如果说救助受苦于艾滋病的孩子,是哈里从母亲那里学来的品行,那么这(与狗仔队斗争)也应该是。”拉塞解释说:“他是看着母亲的眼泪成长起来的,他听到母亲斥责那些人,有时候甚至看到母亲把他们推开。”

其实在哈里很小的时候,戴安娜就开始教他如何成为一个公众人物。肯·瓦尔夫说,哈里第一天上学的时候,有120个摄影记者到场采访。“如果是你,你会对一个5岁的孩子说什么?但哈里的母亲却告诉他;‘招手、微笑,这是你以后一生要做的事情。’”母亲对哈里影响颇深,至今依然是哈里生活里的中心人物。已经成年的哈里依然希望自己“能够让母亲感到骄傲”。正是因着戴妃,才使哈里决意到莱索托去,他希望能够像母亲一样,用自己的行为呼吁世界关注那些与艾滋病搏斗的病人们。

白金汉宫里一位官员说:“他很像他的母亲,尽管有很多人抱怨说戴妃已经被遗忘了,但哈里的确是那个最能让人想起她的人。”

两个截然不同的王子

被戴妃称为“淘气鬼”的哈里总是比哥哥威廉能给小报带来更多新鲜的素材。随着这两个王子已经渐渐成年,他们的性格差异就越来越明显。英国王室家族的一个朋友说:“他们就像粉笔和奶酪。”

哈里倔强甚至有些蛮横,“他比哥哥更冲动,总是把感情挂在脸上。”而威廉王子则“显然已经是个成熟的人”。认识威廉的人都说,威廉严肃、有思想、谨慎,把父亲的热情和母亲的意志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罗伯特·拉塞甚至评价说:“威廉的冷静是他的父母都不能企及的。”

冷静当然不是哈里的外衣。威廉即将从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大学毕业,哈里尚未踏进大学校门。学府似乎不见哈里的身影。人们在伦敦最时髦的夜总会看见哈里畅饮马爹利,也在凌晨4点的澳大利亚夜总会看见他吸烟,在不同国家的街头看到他拥吻女孩,甚至在伊顿公学听说他考试作弊……这些事情与他的哥哥无缘。

最近有消息说,作为第二王位继承人的威廉,有可能取代他的父亲成为未来的国王。在性格上,威廉倒是有些像查尔斯王储。4年的大学生活让威廉更加稳重,他甚至放弃了水球队队长的职务,而宁愿专心复习应付考试。对于王位,威廉说:“有时候,我真的对它很渴望,但我并不怎么担忧。”

威廉没有弟弟那么多艳遇,至今只听说过他对一个女孩钟情———22岁的同学兼室友凯特·米德尔顿。两个人的关系处理得也相当低调,除了在瑞士滑雪的时候被狗仔队偷拍之外,人们基本上无法见到两个人同时在媒体露面。

在谈恋爱之前,《每日快报》也曾写文章说有人看到威廉在酒吧里“伴着70年代低俗的音乐如疯子一般跳舞”。但很快,人们就发现,威廉除了读书,最多也就是打打高尔夫球,或者与女朋友吃顿饭。威廉很少成为狗仔队的猎物。今年8月,他甚至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到德国法兰克福探望了一个朋友!媒体上刊登的照片通常已经经过王室首肯,例如与父亲在农场里喂羊之类的照片。

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

在这样的对比之下,“哈里几乎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肯·瓦尔夫如是说。威廉总是很清楚自己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但哈里却有些摸不着方向。1997年戴安娜去世的时候,哈里只有12岁,“正处于一个极易受到打击的年纪”。一个与哈里认识多年的朋友认为,正是由于哈里在那个需要有亲人帮助的年纪经历了成长的痛苦和学业及家庭的压力,才使得他的性格与哥哥泾渭分明。而父亲查尔斯似乎又不太懂得与小儿子沟通,王室内的人说:“查尔斯的生活都被其他人左右。他试图了解哈里,他知道哈里缺少些什么。”

2001年一天早晨,16岁的哈里被父亲发现正在喝酒、抽烟(英国法定允许饮酒、吸烟的年龄为18岁)。查尔斯于是让威廉带着哈里去参观伦敦一家戒毒中心。但对哈里在泛古陆夜总会对记者出手的事情,查尔斯却不是那么着急上火。王室发言人哈佛森告诉英国广播公司(BBC):“哈里的父亲比较支持儿子,也很宽容。”

对哈里来说,尽管不如哥哥那么出众,但是也很依赖哥哥。王室内的人说:“威廉是弟弟的保护。哈里崇敬哥哥,但他从来都不会承认这一点。”尽管在学校里无法经常见面,哈里与威廉还是保持着密切的电话联系。威廉曾告诉媒体:“我们经常打电话。”熟悉他们俩的人说:“如果威廉告诉哈里不该做什么,哈里也许回避这个建议,但他一定会注意到这个问题。”

想做普通人的两兄弟

不久,哈里就要进入军校。他必须剪短自己的头发,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做好内务,擦亮军靴,甚至冲洗马桶……在军校里,他将不再享受任何特权。而威廉也已经公开表示,希望明年6月大学毕业以后进入军校。兄弟俩都表示不愿意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受到特殊的礼遇。

哈里在年初的时候就曾经说:“威廉和我都希望像普通人那样。这很困难,但我们就是我们。”兄弟俩要求人们不要再把他们称作“年轻的王室殿下”或者“先生”,他们出游的时候不会带上管家或者贴身男仆,他们自己开车……

尽管这样,他们仍然无时无刻不“享受”着王室工作人员的保护。据说,这些工作人员分成3至4人一组的众多小组,随时随地为两个王子提供保护,而这对两个王子来说更像是“精神上的保镖”。

这些人一直守候在哈里身边,直到哈里走进泛古陆夜总会。与哈里一起度过这个狂欢之夜的安娜玛丽·摩格说,哈里可能是一群朋友中最安静的一个人,“他看上去非常羞涩”。就连肯·瓦尔夫都说:“一旦哈里稳定下来,他会成为王室家族中最有价值的一员。但他不得不时刻记住自己是王室一员,不得不按照王室规矩办事。他应该意识到,‘我就是我。’”

这不是愚人节的新闻。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哈里梅根的王室生活就这样画上了句号,新的起点,新的征程开始了。

两个月的时间,英国王室经历了一系列动荡——2020年1月初,哈里王子和梅根公开宣布,离开王室,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4月1日起,辞去王室所有公职的哈里王子和夫人梅根,正式退出英国王室。

再加上王储查尔斯感染新冠病毒,英女王“跑路”,以上种种带给英王室的打击还真不小。

哈里梅根夫妇先是离开英国,搬到加拿大。后因疫情的原因又“逃至”美国洛杉矶,他们的未来种种都将因为抉择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往后二人的生活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相比较梅根,离开王室对哈里王子的影响更为猛烈,毕竟梅根才带上“皇冠”不到两年的时间,而哈里王子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已经生活了35年。

接下来,就一起回顾一下——这些年哈里王子作为英王室成员时的得与失。

  1. 高光时刻

哈里王子一直以他幽默风趣而接地气的性格收获了许多民众的喜爱——他是大多数人最喜欢的英王室成员之一;他是第一个和民众“打成一片”、可以一起游戏的王室成员;他对于工作中的伙伴无微不至的关心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个身边的人。

在哥哥威廉王子的婚礼上,哈里作为伴郎演讲《生活、失去和爱》深深触动了威廉和凯特的心,而他独有的“哈里式幽默”也逗得宾客们哈哈大笑——“我哥哥威廉在遇见凯特前太直男了,没有任何浪漫的气质,但是当我看到他居然柔声细语地称呼凯特为‘小宝贝’时,我就知道这是真爱了!”

▲哈里作为伴郎出席哥哥的婚礼

2013年7月,凯特和威廉迎来了儿子乔治王子的出生,哈里第一次当上了叔叔。他说:“家里又多了一个孩子真是太好了”,当他见到这个新生儿时,激动地都快哭了。

▲哈里和乔治小王子在一起时

哈里告诉媒体,作为乔治的叔叔,他的使命是,“确保他有良好的教养,不让他受到伤害,并确保他过得开心”,然后补充道:“其余的就交给威廉和凯特去做了。”

就在这一年,哈里王子参加了美国的勇士运动会,亲眼目睹了体育运动如何在身体、心理和社交方面帮助那些受过伤的人。

▲曾在军队服役的哈里对这种运动会充满了热情

这一次经历给了哈里灵感——于是,在往后的日子里,哈里王子以个人的名义创办组织了一系列体育赛事,专门提供给那些身体受到过创伤的退伍军人,比如赫赫有名的“不可征服运动会”。

遗憾的是,原定于今年5月举办的不可征服运动会由于新冠病毒的原因不得不取消。

前文提到,哈里王子的言行深深打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梅根也不例外。可能在外人想来,王子的求婚一般都是浪漫而华丽的吧。

▲哈里和梅根大婚的场景

然而任谁都没想到,求婚那天,梅根正像往日一样做着烤鸡,准备晚餐。哈里突然单膝跪地,向梅根求婚。这突如其来的求婚、以及如此接地气的求婚方式就是实打实的“哈里风格”——简单而不失情调。

▲哈里梅根和他们的儿子阿尔奇

婚后,随着儿子阿尔奇的出生,王室成员纷纷发来祝福,英女王也高兴不已,英国民众也很看好这对新人。似乎这就是童话故事的标准结局。

  1. 低谷

然而,对哈里来说,也有一些糟糕的时刻,有时他不得不公开道歉。

1997年,在母亲戴安娜王妃的葬礼上,哈里和哥哥威廉、父亲查尔斯王子以及爷爷菲利普亲王并肩站在灵柩前哀悼。

▲哈里王子送别母亲戴安娜王妃的葬礼

英王室把哈里的手写字条放在了戴安娜的灵柩上,过了许久,哈里王子回忆起来声称:“年幼的孩子们不应该被要求做这些事。”

哈里王子也有犯傻的时候。2005年,哈里王子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乔装打扮成纳粹分子,这让公众感到愤怒。照片泄露后,他受到了政客和诸多慈善机构或组织的严厉批评。

▲当年《太阳报》的头条

当时《太阳报》头版的照片标题为《哈里:纳粹》,照片显示哈里身穿一件胸前印有老鹰图案的衬衫,还佩戴着纳粹十字臂章。

而这一丑闻就发生在奥斯维辛解放60周年的前两周。

2012年,哈里王子还被拍到在拉斯维加斯的私人派对上赤身裸体地嬉戏玩耍。对此,他说:“我让自己失望了,也让我的家人失望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