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思帆个人资料性格内向孤僻为什么张思帆许晓诺什么关系分手原因

【吸收财讯】小哥哥要开心常笑才能越来越红,年轻多好,看心点!->了非常多大火的作品,张思帆为人非常的低调,而且感觉有点沉默寡言,小编对张思帆的详细资料及经历了解一番后,发现张思帆性格内向孤僻与小时候经历有关,张思帆过往经历引人疼。

原创 张思帆个人资料 性格内向孤僻与小时候经历有关引人疼

张思帆年龄多大

如今出道5年的张思帆,其实没想到当演员,而且,在高考前也不知道表演具体是干什么了,在高考前,只是向考个好的大学,离家远一点,张思帆表示当时只是想碰运气,最后考上湖南大学才接触到演员这个行业,意外的走红了这条道路。

原创 张思帆个人资料 性格内向孤僻与小时候经历有关引人疼

张思帆童年经历

张思帆1992年11月18日出生,目前不满28岁,身高183cm,高达帅气,给人一种阳光大男孩的感觉,但其实,张思帆是个话不多的,切性格很内向的男孩。据了解,张思帆出生不久,就被寄养到舅舅家,舅舅一家对张思帆很好,5岁才回到自己父母身边,张思帆曾表示,5岁之前,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原创 张思帆个人资料 性格内向孤僻与小时候经历有关引人疼

张思帆家庭背景

张思帆回到自己家后,张思帆表示不适应,家里有个姐姐,父母对张思帆要求很严格,幼儿园就是寄宿制,成绩不好又会挨打,没过过生日,上学时期,张思帆每年学校放假都会到舅舅家。在回到自己家后,有过叛逆,被打不少。

回家后,张思帆其实是压抑的小时候不懂如何处理所遇的状况,慢慢得性格就越来越内向,而且变得孤僻。而如今,张思帆和自己和解了,和家人关系也不错,以前的事,极少提。小编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童年。

采访/撰文:赫希同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疫情还没有过去,演员张思帆在老家湖南等待着复工的消息。他和于朦胧、陈钰琪共同主演的古装甜蜜爱情剧《两世欢》刚刚收官,不久前我在北京拨通了张思帆的电话,进行了这次云采访。

从出道到现在,张思帆一直在为自己的星途做各种各样的尝试。最初,他在《爵迹》里客串出场,留下惊鸿一面;但很快,他在《回到明朝当王爷》里有了分量不轻的角色;再然后,他可以独当一面领衔主演,在网剧《最强男神》里演绎了高冷的电竞男神刘川。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综艺初体验,他还是个素人。再次荧屏相见,在《极速前进第三季》的舞台上,他已经和郭晶晶、金星、吴建豪等前辈们同台竞技。

从顶着“阳光鲜肉”标签的真人秀选手,到如今的青年演员,张思帆拥有的经验、见过的世面不少,但罕见的是他在采访中的反应是青涩的。

之前听说他很慢热,果然,采访一开始见识到了他的寡言。他可能思考很久,让你以为信号断掉了,然后给出几个字的答案。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作为典型的天蝎座,他没有敞开内心的习惯。不论工作还是生活,遇到的一切困难,他从不与人倾诉。张思帆躺在自家床上,反问我:“为什么要去说呢?我就是谁都不讲,自己消化。我不知道怎么去说,觉得难以启齿,挺羡慕那种能表达的人。”

面对我这样的陌生人的提问,他可以敷衍。但我们都希望他走心,他冷不丁走得很艰难,但也艰难的坚持在走。这种局面,在采访中程某个问题深度交流后,完全打破。场面急转,他开始进入到发自肺腑的状态,甚至讲到一些让我不能写在这里的背后的故事。

他不是不知道如何说漂亮话,但他坚持真实。是那种会明着来的人,遇到状况,他不会选择私下搞小动作,而是要当面讲出来。这份憨直,是他的坚持。做自己,有一定的风险。但相对于利益得失而言,他更看重光明和磊落。演员张思帆,是个妙人。

主编手记

NO.038

1

被寄养的超生儿童

张思帆出生时家里已经有一个姐姐了,所以他一出生就被寄养在舅舅家。五岁以前,在舅舅、舅妈身边长大。舅舅和舅妈对他很好,回忆里最深刻的就是大家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无忧无虑的温馨画面。目前为止,那是张思帆的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他五岁了,该上幼儿园了。回到久违的原生家庭,第一感受是:不适应。他说:“那时候刚回到自己家,姐姐也不认识你,一开始她也不会接纳你,确实挺麻烦的。”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五岁的小孩张思帆,面对的是情感沟通、建立关系这样的人生高级课题。这样的状况,哪怕是成年人,都会觉得棘手和麻烦。张思帆没有高超的破题技巧,只是渐渐变得越发内向和孤僻。

寄宿制的幼儿园,严格的家教。会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而挨打,没有过过生日。许多事情,他至今也不知道具体缘由,但是他已经放下。如今和家人关系和睦,过去的事很少提及。只是当年,对他而言,着实经历了一段艰难。

在压抑的氛围里,他尝试逃离、挣脱和叛逆。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每个寒暑假,张思帆都会去舅舅家。临近开学的时候,为了不被抓回去上学,他会骑着单车躲到几十公里外,身边只有发小陪着他。

他记得有一年,跑到隔壁县,回来的时候遇到大暴雨,被浇得像一只落汤鸡。结果跑回来被抓到,还是没有躲过挨揍。有一次,他挨完打,一边哭一边笑。从那次以后,他就很少哭了。

青春期,他努力修炼两种技能,一是挨打的时候不哭,二是遇到挫折自己消化。他很少对别人说自己的事情,在他看来,有什么困难,心里不舒服,自己消化不就完了?他一直习惯用内力消耗所有事情,不想给任何人造成负担。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身在演艺圈,面对复杂的环境,压力固然有。他知道如果他对家人讲出来,会得到鼓励和支持。但是他不会说,一直告诉大家:“我过得挺好的。”

入行,不是他原本的人生规划。事实上,他那时候也没有什么规划。唯一的想法就是考个好点的大学,离家远一点。小的时候有人告诉他,长得帅可以去当明星,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高考前,他并不知道表演是干嘛的,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上,单纯的想要碰碰运气,一下子碰到了这一行。无意中抓住了上天给的机缘,触摸到了演员的启动键。

2

从发懵的新人到最强男神

张思帆第一次拍戏是在电影《爵迹》的片场,客串出演杨幂的哥哥神斯。他当时完全是懵的,很紧张,一条结束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想想很庆幸,他说:“幸运的是导演他知道我是第一次拍戏。”所以,清楚的告诉他,你要站在哪里,你要说什么。虽然很懵,但是完成了导演交待的任务。

从紧张到游刃有余,张思帆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他很爱自己在《最强男神》中出演的刘川这个角色,不无感慨的说:“我付出了太多的心血。”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个男一号,对他而言意义重大。剧中,他单人就有一千多场戏,每天从早熬到晚。他把当时所有的热情、热血都给了那个角色,戏里的自己有血有肉,戏外的自己变得很枯槁。

他笑说:“除了拍戏的时候正常,其他时刻我都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当然,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最强男神》播出后,获得了不错的播放量,很多人正是因为看到了那部作品,成为了他的粉丝。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其实在拍摄过程中,他已经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长镜头的重场戏,他独自一人站在天桥上。导演在很远的地方,从监视器里看着他的表演。

一个镜头结束,他还没回过神,就看见导演、摄影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从远处跑着,冲过来给他鼓掌。他享受那样的时刻,体会到了作为“演员”的快乐和成就感。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他人的评价和认可,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他心里。他笑,“一般我都会敷衍的说,没什么好在意的。其实,还是有点在意。”

他不太会表达,但是会私下用功让自己做的更好。刚开始拍打戏,不会套招,被武行骂了个狗血淋头。但是后来他慢慢可以做到自己套动作一打十,还和那个武行成为了好哥们。

3

溺水?失明?坠马?并不轻松的拍戏体验

张思帆不太会讲故事,坎坷的离奇的惊险的经历,在他嘴里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只不过任谁听到,都会觉得心惊肉跳。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张思帆还不会骑马。有一个镜头,需要他骑着马从山坡上俯冲下来。马群狂奔的速度像疯了一样,等到镜头前停下来他才发现,自己像杂技演员一样挂在马上,马鞍子早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如果中途他掉下去,很大几率被马蹄踩死。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在张思帆参与的所有剧中,《回到明朝当王爷之杨凌传》是打戏最多的一部。他饰演锦衣卫千户伍汉超,每天从早打到晚。有一场戏,需要他从五六米高的船头跳到水里,然后含着一根管子游起来。

导演问他:“要不要替身?”

张思帆看了看,这不是就是游泳吗?初生牛犊不怕虎,他说:“不用。”

服装老师为了防止靴子在水里掉下去,绑了又绑。张思帆穿着盔甲长靴,潇洒的纵身一跃,立刻发现自己起不来。盔甲很沉,全部浸水。靴子灌满了水,还脱不掉。

整个身体,一直往下坠,感觉快要被淹死了,幸好剧组的打捞船及时把他捞上来。那之后有好几天,张思帆都害怕下水。后来他战胜了这个阴影,但没想到又在水里遇到别的意外。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一部现代戏的拍摄,在水里泡了七八个小时,四周高强度的灯光一直照着。收工后回到酒店,睡到半夜他忽然发现自己狂流眼泪,睁不开眼什么也看不见。

他摸到房间门口,找工作人员去了医院,被诊断为光敏性角膜炎。才发现那天同剧组的演员、摄影师好多都中招,大家都被放倒,集体“失明”了好几天。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一会骑马遇险,一会溺水危机,一会又看不见,真的很难遇到一个演员集齐了这么多惊险遭遇。我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去拜拜佛?感觉不太对的样子。”他不以为然,“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不也没事吗?”

张思帆性格里,有大多数人没有的那种乐观。那次短暂失明,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大声呼救,而是坐在床上给自己做了十几分钟的心理建设。虽然睁不开眼,他还在想,明早要开工,休息时间很短,要不要继续睡呢?

4

最惨的小王爷,最窝心的张思帆

《两世欢》中的小王爷慕北湮,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角色。前期有一些纨绔不羁,张思帆害怕自己浮夸,或者油腻,他每天晚上都在想:“怎么弄啊?头疼。”他在费尽心思的把握其中的尺度,尽量给观众塑造一个好的观感,让这个角色不讨厌。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他的努力颇有成效,播出后大家都很喜欢这个痴情帅气的小王爷。不仅心疼的称他为史上最惨男二,还给他取了个“烫头小贺”的昵称。

虽然收到了不少好评,但他也会自省,私下跟粉丝吐槽:“我现在看有很多地方不满意,贺王死的那场戏我演的啊,现在真想抽自己两个嘴巴。”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他的粉丝,许多是一路从他出道跟过来的。中间有的人会离开,也有新的人进来,但有的人一直在。很多人的ID,他都认识。

对于张思帆而言,粉丝就像朋友一样,互相陪伴,一起成长。关心、支持,都是相互的。他的心里,装着所有人。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虽然因为性格的原因,他很少剖白内心。但又惦记着,有时会发一条微博,问问大家在做什么。性格中对自己的封闭和对他人的挂念相互作用,他想要接近,但也害怕太近。距离和分寸,尤为重要。他依然不习惯说自己的事,但是他从不吝于关怀他人。

偶尔在字里行间也会真情流露,在社交网络上他写道:“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当上替补,委屈自己委屈身边人才可能去得到一份工作。”不经意的一句话,让人觉得感动和窝心。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从入行到现在,他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的个性变得更敞开一点。身为演员,社交和应酬是一门需要修习的功课。张思帆坦言:“我是一个不会应酬的人。”但是他在努力弥补自己的短板,一直学着去应酬,只是现在还是不太能喝酒。

刚出道的时候,张思帆曾想:“我要在30岁之前,有所成就。我要拍电影,我要拿影帝。”年少轻狂,曾以为会万事如意,但现实不是这样的。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我就是一直不顺利,总是和机会失之交臂。拿到手的东西,再次失去,在那样的循环当中。”他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远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过程中也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眼下,离他曾经订立的目标,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他坚持要那个目标,只不过时间往后靠一靠。

这几年,他的心态在渐渐成熟。“以前我会想,我拍完这个戏,会不会好?会不会红?会不会爆?我现在已经不去想了,演出最好的自己,其他的听天由命。”

深度专访张思帆:两世欢里最惨的小王爷

让他选择一种动物形容自己,他回答说:“鹰”。不知道为什么,但那的确他脑子里浮现的唯一一个答案。鹰是一种外表凶猛,不易接近的动物,喜欢白天狩猎,夜晚蛰伏。但在不为人知处,自有属于自己的爱和温柔。

鹰在等待着黎明开始的狩猎,张思帆在盼望着复工。等一切恢复如常,万物复苏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是雄鹰出击的日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