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大观8处房地产被拍卖起拍价4.4亿盘古七星酒店老板逃到美国

不要打包,分开来拍。集中起来,明显有蛀虫在吸血!【吸收财讯】#盘古大观再遭拍卖# 8处房地产 起拍价约4.4亿元来源:五环短视频 。。。4月20日,阿里拍卖平台上架盘古大观8处房地产,起拍价总值约为4.4亿元。该批标的将于5月25日10时至5月26日10时进行拍卖,距离水立方约200米、鸟巢约800米,并以低于评估价30%的价格起拍。此前 ,盘古大观龙首办公楼以51.87亿竞拍成功盘古大观又遭拍卖:8处房地产 起拍价约4.4亿元

近日,备受关注的42套盘古大观住宅在法院指定的网拍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加上同期拍卖的19套办公地产,市场价总值超80亿元。

其中,市场售价最高的一套住宅约1.2亿元,面积667.71平方米。由于本次竞拍起拍价在市场价的6.9折-8折间,该套起拍价为8347万元,每次增价幅度为10万元。

竞拍时间由8月31日持续到9月1日。据悉,此次拍卖情况并不理想,仅有办公地产有买家报名竞价,但最终未能顺利成交,交易显示已经中止。而备受关注的42套住宅则无人参与竞价,在拍卖网站上显示全部流拍。

盘古大观项目公寓于2008年开盘,起始销售价为6.5万元/平方米,2015年,新房销售均价已至16万元/平方米。距水立方仅180米,距鸟巢约550米,曾一度被评为中国十大豪宅。

整个盘古大观项目建筑外形犹如一条巨龙,由1栋超5A写字楼——“龙首”、3栋豪华公寓——“龙身”,1座盘古七星酒店及商业长廊——“龙尾”组成,也被亲切地称为“火炬冰激凌”。

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已成为京城地标性建筑,盛极一时,也曾一度陷入政商风波。

虽出自设计大师之手,但也有专业人士称其设计上犯了风水大忌。传统风水讲究乎形喝象,行龙本应委婉顿息,实际建筑僵直已然破坏了精髓,没有生气。

风云变幻,如今盘古大观再度进入公众视野似乎走下神坛、传奇已去,其背后的债务关系浮出水面,但这80亿级豪宅最后归宿仍尚为谜团。

  信托违约 80亿豪宅强制拍卖

此次公开拍卖执行依据为(2015)三中执字第00820号执行裁定书。根据执行裁定书可以看到,“盘古七星公馆”住宅涉诉的申请执行人为中泰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泰信托”)。

高参君了解到,此次拍卖源于一个信托计划,背后牵出中泰信托与郭文贵的一桩陈年旧事。

根据中泰信托公布的中泰∙汇聚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汇聚2号”)产品说明书,此信托计划成立于2014年10月,总规模为10亿元,分3期成立,日期分别为2014年10月21日、24日、28日,预期年化收益率10%~11.5%,期限两年。

信托计划资金指定用于向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盘古”)受让特定资产收益权,偿还农业银行借款,北京盘古以其所持有的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院3号楼“盘古七星公馆”共计42套公寓提供抵押担保,北京盘古的实际控制人郭文贵、北京至尊文奇投资有限公司、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以及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4个担保方为该信托计划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也就是说,当项目遭遇兑付风险时,中泰信托将通过变现抵押物、要求保证人履行连带责任保证义务等方式,实现信托债权,保护投资者利益。根据公开资料,3个法人担保方其实均为郭文贵所实际控制。

有消息称,而该信托计划成立之际,正值郭文贵与北大方正原高管激烈争夺方正证券控制权,这笔信托最终违约。

中泰信托于2015年6月25日发布临时信息披露报告,确认了北京盘古并未在6月20日支付当期回购溢价款5520.86万元,导致该信托计划投资者的当期利益无法如期实现分配。

2015年8月10日,中泰信托依据此前由上海市东方公证处作出的(2015)沪东证执行字第263号执行证书,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北京高院指定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于是就有了这些亿级豪宅进入法拍程序的一幕。

盘古大观将再次拍卖 资产归宿何去何从?

此次公开拍卖惨遭流拍,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因为高端项目成交本来就较为不易。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法释(2004)16号),共可经过三次公开拍卖。如果未能顺利拍出,申请执行人中泰方面可选择接受该资产。

高参君了解到,中泰信托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公司不良信用风险资产合计为4.8亿元,信用风险资产合计为46.6亿元,其中正常类39.6亿元、关注类2.25亿元、次级类1.25亿元、可疑类0元、损失类3.54亿元。本年度,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为10.28%。

并于2017年12月收到了上海银监局下发的《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指出中泰信托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且部分业务开展违反相关法规规定。对此,上海银监局责令中泰信托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

有媒体曝出,实际上,在现有三家股东背后真正控制着中泰信托的,是由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信托”)在2012年成立的一个名为“德瑞股权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德瑞计划”)的信托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花样年集团(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样年集团”)于2016年10月从中泰信托接盘“汇聚2号”信托不良资产,据中泰信托内部一位管理人员透露,转让金额达11.9亿元,由中泰信托负责人吴庆斌亲自策划与操盘。

有消息称,花样年集团有意将上述资产转让给四大资产管理公司。

盘古大观这80亿级房产最终将何去何从?谜底还有待揭晓。

 在北京中轴线上、毗邻奥林匹克公园,距鸟巢和水立方西侧不到500米的地方,一座龙型建筑以独特的东方神韵屹立高耸。

随着2008北京奥运吸引了世界的目光,这座名为盘古大观的系列建筑也逐渐成为京城地标。

如此优越的地理位置上,它犹如一条通体雪白的巨龙,以191.65米高的火炬型写字楼为龙首,三座国际公寓为龙身,七星酒店为龙尾,由南向北依次延伸约600米。

据了解,盘古七星酒店高档奢华:下午茶休闲厅最低138元/位;盘古文奇美食汇特别注意保护客人隐私,没有散桌只有26个风格各异的包房,可以看见水立方;健身中心、法国餐厅、日式料理和空中酒廊应有尽有……

盘古七星酒店盘古七星酒店

新浪网查阅发现,盘古七星酒店在携程网的标价为2300—3600元/晚不等,盘古自助餐厅均价差不多在500元/位。

七年后,盘古大观再次引起世人的强烈关注,却是因为他的主人——在北京商界被称为“战神”和“加勒比海盗”的郭文贵。

2014年胡润百富中国富豪榜显示,郭文贵家族以155亿元的资产由2013年的第323位飙升至第74位。

山东莘县草根出身的他,如何在二三十年间辗转腾挪,从一个街头混混变身为叱咤北京商圈的巨贾?

低调奢华的“盘古会”贵人云集

盘古大观上的空中四合院盘古大观上的空中四合院

看看郭文贵平日相交的政商权贵,或许能了解一二。

据棱镜报道,以盘古大观为基地,郭文贵差不多每周都在此设宴,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及下属高某,北大方正集团原CEO李友及原执行总裁余丽,三位任职于政府部门、被胞兄郭文存称为“郭文贵的好大姐”的不知名女性官员,出身政法系统局级干部后下海经商的林强,都曾是盘古大观宴会的座上宾。

如今,这个贵人云集的组织被外界称为“盘古会”。

一位曾接触过盘古会的企业家对棱镜透露,高某向其许诺,加入盘古会不但能获得办公住宿的私密空间,还能调动全国各地的政法系统为企业家提供相应服务。

据财新网报道,郭文贵喜欢四合院。于是,盘古大观三座楼公寓楼的顶部都加建了两层坡屋顶复合式四合院,共有12组。

2010年2月,北京市规划委认定这些四合院是未经规划许可擅自修建的违章建筑,经过怎样的一番斡旋不得而知,这片一万多平方米的违章建筑最终按3000元/平米的处罚金换来了合法身份,而盘古国际公寓当年的均价都在8万元/平米以上。

新浪家居曾在2010年详细介绍过空中四合院的建筑构造。

每套四合院约700平方米,分上下两层。一层可以休息、会客、用餐,还有小型室内游泳池,二层以卧室、书房为主。院中栽种了象征“金玉满堂”玉兰和海棠,还有喂养金鱼和锦鲤的人工水池。中庭安装了可开合的屋顶,能够隔绝恶劣天气。每座四合院还配特别订制的电梯,无与伦比的尊贵感铺天盖地。

财新网的报道频频提及这些政商权贵与四合院的交集。

坊间传言,多位与郭文贵熟悉的官员、商人在盘古大观拥有可鸟瞰奥运村的空中四合院。 据悉,某官员的女婿、一位投资界的知名人士就买了一套四合院,但抱怨不能过户。

郭文贵还曾花费6亿巨资在北京后海银锭桥附近买下一座占地3000平米的四合院,用以招待更高层级显贵。四合院装修豪华、戒备森严,20多个保镖看家护院,进出都是防弹车。

除了盘古大观,盘古会在香港也有据点。郭文贵曾斥巨资买下一座豪宅和两辆豪华游轮,李友及其下属曾多次在郭文贵的游轮和豪宅出入玩乐。

盘古大观的建成得益于谁又扳倒了谁?

郭文贵郭文贵

在盘古大观之前,郭文贵不过是个刚从郑州商圈跨进北京地产界的颇有手腕的商人,盘古大观从兴建到落成的过程,让京城人士见识了这位商界“战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狠辣和大胆,从此无人再敢小觑。

据棱镜报道,郭文贵先是认识了同为山东籍的小品演员朱时茂,共同成立了北京文茂投资公司(即北京摩根投资公司,后又改为盘古氏投资公司),在朱时茂的引荐下,郭文贵认识了事业发展历程中及其重要的“贵人”林强。

知情人士称,林强下海前曾担任国务院政法系统的局级干部。同样在政法系统担任局级干部的弟弟林地,也被拉来一起与郭文贵合作。

政法领域人脉颇广的林家兄弟给郭文贵带来的助力远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一位与林强有多年交情的朋友告诉棱镜,没有林强就没有现在的郭文贵和盘古大观。

2002年,郭文贵在林强帮助下提前得知奥运项目包括了朝阳区大屯乡的地块。摩根公司加紧从大屯乡手中购买地块,拟建摩根中心。初建之时资金缺乏,林强动用自己的关系从香港、新加坡等地银行融资,甚至还曾向香港娱乐圈黑帮大佬拆借资金。

作为回报,林强担任了摩根投资董事长,郭文贵还曾许诺送给林强部分股份。之后未能兑现承诺,林郭二人分道扬镳。虽然启动资金依然不足,可郭文贵毕竟开工了。

在施工过程中,原本寄希望于承建方垫资完成工程的郭文贵与北京建工集团争执不断,于2003年11月不得已停工。

2004年国土资源部下发文件,要求收回开发企业手中闲置两年以上的土地。摩根公司屡次与市国土局协商没有达成目的。

2005年10月,北京市国土据以未在约定期限付清全部地价款为由,宣布收回摩根的土地使用权,摩根公司的起诉也以败诉告终。期间为了挽回局面,郭文贵找到了当时主管城市规划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却被强硬拒绝。

2006年5月,摩根此前购买的地块和建筑重新招标,被北京首创集团和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收购。

不料半个月后风云突变。2006年6月9日,刘志华被中纪委双规,6月16日,首创董事长刘晓光被中纪委带走。

据棱镜报道,一份长达60分钟的录像带轻而易举地扳倒了这位副部级高官。

原来,眼看到手的项目被首创收购,郭文贵开始派人跟踪刘志华,掌握了他的日常行踪。在确定了刘志华赴香港某酒店的时间和细节后,郭文贵收买了一名酒店IT技术人员在其房间安装了针筒摄像头,拍摄刘志华与情妇的性爱视频。

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财新的记者,刘志华被偷拍,是郭文贵通过时任国家安全部部长助理的马建,动用了国家安全力量和技术手段,经由特殊渠道直接递进中南海,高层领导震怒,责成中纪委火速查办刘志华。

经此一役,郭文贵重新夺回地块大获全胜,刘志华进了监狱,而马建也成为盘古会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

不太光彩的“贵”人前传

郭文贵郭文贵

对刘志华及其情妇的偷拍,并非郭文贵首次“杰作”。在其发迹史上,这位“战神”曾屡屡发现摄像头的妙用。

据财新网报道,有人举报郭文贵利用他控制的河南裕达国贸酒店、北京盘古七星酒店接触领导官员,用奢侈品和色情从业者拉拢腐蚀,并用隐秘的音像设备拍摄视频,以此要挟。

这位草根企业家少年时打架斗殴是常态,初中肄业,进过监狱,当过二道贩子,还拐跑过同村姑娘。

据财经网报道,早年在郑州执掌裕达置业时,郭文贵在与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的石发亮在中原高速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裕达国贸楼层的价格上迟迟未能达成协议。不久,石发亮被人做局,受美色所诱还被拍下视频,这笔生意最终以高出市场价数倍的价钱做成了。

来到北京后,拿下民族证券的郭文贵原本与方正集团原CEO李友称兄道弟,两公司重组后,由于方正证券董事席位的争夺战,郭李二人也互揭老底,两败俱伤。

一位接近北大方正的人士告诉财新的记者,2015年1月4日李友被带走前曾给有关部门写信举报郭文贵和马建。

1月16日,官方公布马建落马。财新网报道,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马建利用国家安全系统的资源与郭文贵内外勾结巧取豪夺。

但马建、高某与郭文贵的交情也并非铁板一块。分利不均使得三人之间的互相猜忌越来越严重。

棱镜报道,郭文贵曾要求马建、高某帮忙解决一起经济纠纷,事成之后却少给两人3个亿的好处费;而马建和高某也曾以同样的手段从郭文贵手中捞钱。

“有利则聚、无利则散”的“盘古会”分崩离析,“勾肩搭背”的政商关系最终只能是互相算计得有人落马,有人“协助调查”。“贵”人郭文贵是否离孤家寡人不远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