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百年中药铺大和堂参茸药行80后石浚铿Henry翻新大和堂咖啡店

闹市中,不少具历史文化特色的建筑,也敌不过时代巨轮的吞噬,转眼变成一片颓垣败瓦。九龙城旧区一带旧楼林立,配合市区重建的发展,新旧文化并存。有大半世纪历史的“大和堂参茸药行”自然成为了该区的标志。

眼见历史老店结业,80后的石浚铿(Henry)决定租下店铺,并将其翻新及改装成“大和堂咖啡店”,延续香港昔日的旧区面貌。

百年中药铺变咖啡店 延续旧情怀

大和堂咖啡店创办人石浚铿(Henry)耗资逾百万港元,将百年中药铺活化翻新改装成咖啡店,并尽量保留昔日的原始面貌。(汤炳强摄)

“大和堂”位于衙前塱道前的一幢战前唐楼,楼高4层,于1920年代兴建。1932年,地铺正式成为医馆,中医师钟伯明就在此白手起家,之后再外聘医师继续经营医馆。可惜,随着两代医师去世,由亲戚郭先生接手继续经营,从医馆转型成为中药行,直至2017年中正式结业。

80后牛津生 百子柜寻本土情

Henry自小在九龙城长大,曾负笈英国,毕业于牛津大学经济及管理学系。留学期间,他一直惦记着香港的事物,逐渐对文化保育及本土情怀产生情意结。

回港后,他一次偶尔经过大和堂门外,深深被这广州式骑楼建筑吸引,幻想如能在这里一边细味咖啡,一边欣赏旧区街景,实在是赏心乐事。于是,他耗资逾百万港元,用了4个月时间,将这间百年中药铺活化,并尽量保留其原始面貌,摇身一变成为今日的特色咖啡店。

保留旧貌 定期办艺术活动

为了将本港独有的文化理念呈现于咖啡店内,他将店内所有的陈旧铁闸、金漆牌匾,以及店内的百子柜等古色古香的装饰都修复保留。此外,咖啡店又定期与本地艺术家和摄影师举办艺术活动,主题围绕大和堂、九龙城和香港精神,令“大和堂咖啡店”活化成为新一代艺文好友的聚合地。

百年中药铺变咖啡店 延续旧情怀

大和堂保留店内的陈旧铁闸、金漆牌匾,以及店内的百子柜等古色古香的装饰,将本港独有的文化理念呈现于咖啡店之中。(受访者提供图片)

从店内装潢到食物设计,Henry都花尽心机经营,希望能为客人带来特别的用餐体验。此外,Henry特别将店内的餐牌设计成报章杂志的模样,他笑言:“这个咖啡店的概念,是以慢活的态度来欣赏大和堂的旧有面貌,过去人们习惯看报纸、看书,现在却很少人会阅读,希望藉着特色的餐牌吸引客人,既可了解大和堂的历史,又可感受我们的用心。”

Henry透露,“大和堂咖啡店”开业至今近2年,每月平均营业额约数十万元。为了吸纳更多客源,今年2月开始延长营业时间并提供晚市服务,同时推出全新菜式,在不少西式食物上注入中式元素或港式风味。其中,Henry特别推介一款特色菠萝油,将桂花酒浸泡过的鸭肝风干,令鸭肝有牛油的感觉,配合自家制的菠萝包,吃起来就像菠萝油一样。

他期望将港式味道,重新以西餐形式演绎,为客人带来不一样的体验。他坦言,推行晚市为公司业务带来约20%的增长,希望在疫情过后再观察成果,尽力延续大和堂的人情味,继续将旧有的情怀保留下来,做到新旧交融。

拓晚市外卖服务 吸纳新客源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本港曾多次爆出透过聚会传染的确诊病例,导致食肆生意惨淡。要在“疫”境中求存,大和堂咖啡店决定推出一系列方法自救,包括开拓晚市生意、透过外卖服务、或外卖折扣等方式吸纳新客源。

咖啡店通常只做早市午市,晚市时段一般会休息,毕竟晚上喝咖啡会妨碍睡眠,但大和堂却反其道而行,决定由2月中开始开拓晚市生意。疫市期间,大和堂延长营业时间至晚上10时,希望在白天提供传统咖啡店美食之同时,晚间同时供应一些注入中式元素港式风味的西式晚餐。其创办人石浚铿(Henry)指,晚市生意确实还有很多发展空间,情人节当天生意额大增,成绩令人鼓舞。

食肆新规碍生意 推自取优惠

可惜好景不常,在晚市服务营运一个多月后,政府突颁布新规例,要求食肆每张台相隔最少1.5米、座位减半、每台上限4人。Henry直言,新规例下,生意大受影响,每日营业额下跌数千元。

由于堂食座位有限,市民又减少外出,大和堂开始与外送平台Deliveroo合作,让客人可以选择外卖食物和咖啡送到府上,同时推出外卖自取八折优惠,希望客人可以节省堂食的轮候时间,安在家中仍能享用大和堂的咖啡和食物。此外,在政府颁例后,店铺缩短营业时间,特别推出期间限定餐牌——大和临时报,冀能让客人在有限时间仍能品尝到晚餐的招牌菜式。

古迹唤起集体回忆 可凝聚社会

古迹文物见证着一个地方的成长及发展,亦是组成集体回忆的重要部分。然而,香港地少人多,寸金尺土,每一寸土地,都可能代表着一个商机,空置的古迹、旧楼,或许只会被发展商视为绊脚石。

过往,港人对文物保护意识不高,但自06、07年发生天星码头和皇后码头保育事件后,市民对历史建筑的拆卸及改建事件尤为关注,使文物保育成为热门话题。但是,要平衡本港文化保育和发展并不容易,衍生出不少取舍争议。

平衡保育与发展 屡掀争议

保育很多时是新旧之间的选择,不同城市都会有各自的取向,新建筑大多需要配合城市的面貌,不能太突兀,以保存城市的整体形象。大和堂咖啡店创办人石浚铿(Henry)直言,在英国留学期间,发现当地人都很乐意保育本土建筑的文化发展,旧有的人情味和回忆都并非可以金钱来衡量。

“去年下半年开始,港人经历反修例风波,社会活动引发市民之间的不少矛盾,尤其在身份认同的问题上,分歧甚大。而历史建筑可以重新勾起港人的集体回忆,加强港人的身份认同感,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膜,凝聚社会各阶层。此外,更能驱使人们进行社会政治参与等促进社会进步的活动,望以此改变社会现状,可见集体回忆对加强香港社会凝聚力的重要。”

九龙城是香港的老城区,王晶的电影《追龙》中复原的“三不管”九龙城寨,就曾出现在那里,如今,九龙城寨被拆了,但整个九龙城的旧港气息仍浓郁。这里是发哥发嫂经常出没之地,香港市民刘先生曾在这里被拍到过,同时也是著名美食家蔡澜在文章中提到过最多的地方。而在九龙城,你除了能偶遇发哥、买菜市民刘先生,以及蔡澜笔下的美食,你或许还会邂逅这样一家独一无二的咖啡馆。

中药铺喝咖啡Resurrection Space

哪天,你路过香港九龙城衙前塱道24号,

没准会被这样一家

风格独特的咖啡馆吸引。

门头上招牌赫然写着:“大和堂”,

这名字听上去不像咖啡馆,

倒像是药铺~

走进去一瞧,

清爽的混凝土色调

搭配浅色桌椅,

让人感觉瞬间放松下来。

吧台那边最显眼的实木百子柜,

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柜子上的镜面上,

贴着“羚羊犀角”、“土木人参”、

“合浦珍珠”……

都是中药材的名称。

百子柜对面的墙上挂着年代久远的横框,

从内容和落款处

可以辨认出是病人赠送的感谢牌匾。

环顾四周,

屋子里的老家具看起来都近百岁了,

就是一幅中药铺的样子,

但吧台上的咖啡机,

喝着咖啡吃着美食的客人,

和满屋的咖啡飘香……却提示你:

嗯,这确实是一家咖啡馆。

 

放中药材的玻璃樽里装咖啡豆,跌打酒壶冲咖啡,凉茶樽装冰滴咖啡……曾经碾磨药材的工具都成了店里复古韵味的装饰品。

还有各种中药主题的菜式,比如红枣芝士蛋糕、枫糖浆鸡蛋仔炸鸡、杞子桂花冬甩……

百年中药铺里喝咖啡,吃中药主题菜,如果从未尝试过,倒是可以亲自临门去一探究竟。

大和堂咖啡馆,是香港第一家由百年药铺改造而来的古迹咖啡馆。

19世纪20年代,九龙城衙前塱道上一座建筑拔地而起,它就是大和堂蔘茸药行,这个广州骑楼式的楼房一共四层,位于一层的地铺是1932年的时候建造的,先后经营过参茸药行、医馆、药材铺,总共经历了三代人。

 

1940年,老中医师钟伯明

来港行医接手了医馆,

还在大和堂为穷人义诊,

香港政界、演艺界都有人慕名来这里求诊过,

钟伯明被街坊邻居封为“在世华佗”。

后来老中医年纪大了,

就将大和堂传给长子钟福利,

两代医师离世后,

由亲戚郭先生掌柜继续经营,

这里也从医馆转为中药行。

早些年,它还曾是古天乐、杨千嬅

主演的电影《干柴烈火》的取景地。

 

但因为生意不景气,2017年中药行正式结业。现在,这座有些年头的建筑业主是钟伯明的女儿钟洁仪。

时代在更迭,九龙城上的建筑也慢慢在改变,经历时代变迁,挨过了日本侵华的艰苦岁月,见证了香港回归,这座86岁的老医馆也被时代洪流裹挟着,催促着,“消失不见”似乎是注定的结局,直到它遇到了80后香港小伙石浚铿Henry。

Henry自小在九龙城长大,大和堂对他来讲既熟悉又陌生,“小时候有跟妈妈去那里看病,记得有百子柜,其余就全无印象了。”

小伙子后来念书去了英国,毕业于牛津大学经济与管理学系,在欧洲呆了5年,他耳濡目染地也受了些欧洲人重视文物保护的影响,除此之外,Henry表示自己“很思乡”:“在英国吃一碗叉烧饭贵的不行,还很难吃,令我特别想念香港的食物。”

2011年Henry回到香港,做过团购公司,在大型商场担任过租务部职位,因为工作关系,他常常跟美食界的商户打交道,“如果我以后创业的话,会偏向于饮食业这一块。”

后来,梦想照进了现实~

恰巧在2017年年底Henry经过大和堂,看到这座始建于战前的建筑木门上贴着“招租”,知道这个医馆很有历史的,“如果被其他行业占用这些老物件会不会就被破坏了?”

小伙子不忍心拥有86年历史的中药店从此变成回忆,于是,起先他想把这间店铺“活化”做成餐厅。

尽管对大和堂的记忆只停留在儿时陪母亲看病上,当聆听完药铺传人,以及街坊们的故事后,更坚定了他要保护并“活化”大和堂的初衷:“历史情怀很珍贵,要保留此处让人喜爱的地方。”

租下大和堂之后,他第一次踏进大堂,看到右手边的百子柜和木台,就立即联想到:“这里做咖啡店很适合,如果客人能在这里品尝咖啡,缅怀旧日香港情怀,是一件挺美好的事。”

Henry觉得这样的本土文化值得去保护,于是他着手开始改造店铺。

因为是私人建筑,又是有年代感的古建筑,在“活化”和“保育”这件事上,Henry作为新手是慎之又慎,他还设了三天的开放日,邀请邻居解放门进入这家“博物馆”,诉说和它的故事。

药铺传人钟洁仪从小在医馆长大,

是老中医钟伯明七个子女中唯一的女儿,

钟洁仪至今还记得,

百子柜顶部有几个柜桶,

一般都不会放药材,

而贵重的药材,比如参茸等,

只有店里的大师傅才能拿取。

有街坊在开放日时说:

“这块牌匾,

印着二战时期伍藩将军的题字,

好厉害的,一定要保留!”

 

幸亏得到大和堂传人和街坊邻居的提点,

Henry就知道自己该保留什么文物,

比如百子柜、店内古董等等,

都尽量保存完好,

这是活化这个老建筑的一部分。

保留一系列的古物倒不难,难的是怎么复修大和堂。Henry说,“大和堂因为楼龄太旧,又没有设计图纸等留存下来,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我得把僭建的阁楼给拆了,用铁支撑起结构已经十分脆弱的墙。”

小伙子表示,“你拆了所有再重新装修很容易,但是要爱惜这个地方,慢慢修复和清理,这过程就比预期多了一两个月。”

历时将近一年的时间,2018年10月,Henry对中药铺的活化改造终于完成,正式对外营业。

迈进咖啡馆,会发现这里装修复古,

保留了许多“前世”的痕迹,

不只沿用了“大和堂”这个名字。

大部分的文物都被留存了下来,

比如金漆招牌,

招牌的下方,还可以看到大和堂昔日的照片。

老中医钟伯明的执药证,

各种牌匾,

比如由大将军提字的牌匾“剑胆琴心”,

古人常用来高度赞扬人品,

行医者医术高明。

进门靠右手边的百子柜,

毫无悬念地得到了保留,

如今被用作储存咖啡豆和茶叶等。

用来装药材的玻璃樽,

樽面上的贴纸上,有放药材的名字,

Henry都没舍得撕下来,

如今玻璃樽里装着咖啡豆。

在保留原本风貌的同时,

这里还融进了流行的咖啡馆元素,

比如用皮革包裹的桌子等等。

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

这个曾经用来磨药材的长木凳,

中间有一块木板,揭开后,

这中间的位置就可以磨药材了。

木纹手工椅,

摸上去有一种和时间握手的错觉。

店铺尽头那道旧式手造铁闸,

则成了店里的标志性陈设,

和牌匾、百子柜、药材凳一道,

成为镇店之宝,

守护着这间有温度的咖啡店。

曾经的中药铺变身成了咖啡店,

但吃货Henry的店里怎么能没有好吃的呢,

嗯,大和堂咖啡馆不只

卖手冲咖啡和鲜奶咖啡;

你还可以邀三五好友,

来这里吃各种西式美食,

比如牛肉汉堡,意粉,班尼迪蛋……

除此之外,

最吸睛的还属中药主题的Fusion菜式。

比如红枣芝士蛋糕、

枫糖浆鸡蛋仔炸鸡、杞子桂花冬甩……

味蕾狂欢的同时,

仿佛看到了中西方文化碰撞的火花在燃烧。

虽说旧貌换新颜,但咖啡馆保留着先前的灵魂,建筑得以完好地被保存下来,好似“复活”了,置身其间,会感叹着岁月和空间变化的神奇。

昔日药材味变为咖啡香,曾经鲜少人问津的医馆和中药铺,竟变身成为潮人们爱去打卡的网红咖啡馆,还引来了明报等媒体的争相报道。

古老的中药房渐渐失去原本的社会功能,但它背后藏着的是一代代人的记忆,如果粗暴地毁掉一幢建筑,可能与之相关的记忆和温度也随之被毁掉。

活化的过程花费了上百万元,但Henry说:

“对香港本土文化一直有份情结在,虽然复修往往比拆卸重建成本高,但能将历史建筑重新活化,意义无价。若重建,这里就没有了,反而活化可以保留从前的味道和情怀,背后的价值不能用金钱去衡量。”

因为,这座老房子承载的不只是冷冰冰的空壳,而是安放着几代人的时间、空间和记忆。

facebook@TaiWoTangCafe

其他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7]雪花新闻:这家港片里经常现身的百年药铺,变成了时髦咖啡馆!

[8]新假期周刊:九龙城百年中药行变咖啡室!

[9]牛津经济系开cafe 旧街坊变老板活化86年中医馆

[10]乡土味:流逝三代回忆

大和堂咖啡馆

城市:香港

类型:古迹咖啡馆位置:九龙城衙前塱道24号电话:+852-262320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