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唱作人马頔瘦了是首情歌不再民谣了马頔和舒傲寒的故事分手了

【吸收财讯】看到标题就想起南山南了,听着熟悉得张磊声音,看着老马神马感觉?-> 上周《我是唱作人》第二季正式开播,作为一档对标《歌手》、首季零差评的音乐综艺,首发八位歌手的名单一经公布,很快就在音乐圈产生了新话题。

🎵

Start here:

按照年龄大小排列,他们分别是:郑钧、GAI、马頔、张艺兴、陈粒、霍尊、隔壁老樊、刘思鉴。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应该说,大多数人最关心的点在于,以上这些风格各异、阅历不同、背景差别明显的歌手们,要是放在同一个舞台上用音乐来比拼高低,到底怎么打分才好?

站在歌迷们的立场来讲,私底下或有交集,或完全不相熟的一群音乐人,以同场竞技的方式相遇了,到底会不会尴尬?

还好第一期节目播完,打分上倒是无太大争议,八人两两相对,胜负结果都在接受范围内。只是这几位的首次碰面,确实一度让观众感受到了出屏的尴尬,当然后来还好有一次和谐的饭局算是搬回了一局。但很多细节的呈现,还是让我们对个别选手抱有更大气点。

比如,贡献出综艺首秀的前民谣歌手、现年31岁的马頔。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对于很多因为《南山南》而入了民谣圈的歌迷来说,马頔的名字曾经代表着中国新民谣的最强音。尤其当那英带着她的冠军学员在鸟巢一同唱响《南山南》的时候,我们一度对民谣的期许就像后来爆红的《成都》一样,以为属于民谣音乐的新时代终于要来了。

时至今日,《南山南》依然是马頔最被人熟知的代表作,只是曾经属于马頔的“民谣歌手”身份,已然在过往的几年时间里,发生着些许不同以往的转变。

马頔也在用行动和作品,屡次刷新着大众对他的全新认识。所以,就有了一首首风格变化明显的新歌,和这一次让人意外的综艺首秀。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马頔改变了这么多?我们借此文章,给予大家一种或许存在的可能性。

减肥成功,曾经胖成了宋冬野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在不发新歌,也不做演出的日子里,喜欢马頔的朋友,都会去关注他的微博。那里也就成了马頔对外发声、更新近况的第一平台。

如果你尝试浏览他的历史消息,会发现“戒酒”和“减肥”两大人生的终极命题,始终在持续不断地环绕在这位已经进入而立之年的音乐人身边。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到底要不要彻底戒酒,究竟从哪天开始减肥?放狠话、发毒誓、跟死党对赌……这些我们都会干的事,马頔也都做过了无数次。

或许能借此感受到马頔的苦恼,那就是如何成为一个更好的马頔?他始终在努力,不管是生活(减肥、戒酒)上,还是在音乐(发歌、演出)上。

曾经一度被称为“颜值担当”的小鲜肉马頔,是用他的人格魅力和音乐作品征服了无数歌迷的心。以至于他的感情故事几经转述和加工,成了热门民谣评论里常见的名人逸事。

这些年,虽说新作数量不多,但马頔依然活跃在舞台之上。前几年的一次演出,马頔以近乎胖成了宋冬野的身段,登台露面,这一幕也成了他的颜值低谷。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回到颜值巅峰的马頔

此后在朋友、歌迷等人的轮番轰炸与网络监督之下,没想到2020年刚一开年,再见面时的马頔竟然减肥成功了,荧幕上瘦削的身材再加上有棱角的下巴,难怪弹幕里是一片惊呼:跪求减肥秘诀。

其实这个点很值得做一期人物专访:让马頔谈谈他减肥的日子。当音乐人成了减肥达人,想必这个话题破圈的速度,不会比梁龙做美妆博主、臧鸿飞讲脱口秀低。

我先举手期待着,并备好小板凳。

综艺首秀,拿下了第一场胜利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出道快有十年,《我是唱作人II》竟然是马頔的综艺首秀。但和好友宋冬野一样,马頔的走红却和音乐综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想当年,《董小姐》是在《快乐男声》上被唱红的,《南山南》是在《中国好声音》被更多人所熟知,两首“民谣金曲”传遍大街的最有力助推器,都能找到综艺的源头。

歌火以后,人也跟着起势,在曾经的民谣厂牌麻油叶里,宋冬野和马頔有着很相似的遭遇。两人在拥有代表作后,随即成了演出的宠儿,乐迷争相喜爱的对象。

新民谣这一面大旗,也在这时候被麻油叶的众将们扛起,但很快在之后的时间里,慢慢又放下,并不再提及。

马頔作为麻油叶的核心与发起人,同时也在经历着个人风格上的转型。到了2018年,谁能继续代表民谣,很多人在这时候认识了隔壁老樊。

当《我是唱作人II》节目中,不会聊天的隔壁老樊遇上了前辈马頔,两人原本是可以聊出很多话题的,但很显然剪辑后的效果是,明显的“代沟”似乎清晰可见。小了马頔9岁之多的“歌坛新贵”隔壁老樊,几乎每句话都没跟马頔聊在同一个点上。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尬

到了比赛场上,他的作品依然延续了此前《歌手》的个人风格,一贯的远超其年龄的成熟表达,略带沧桑和沙哑的嗓音,反复地拍打着听众的神经,“审美疲劳”在所难免。

而反观马頔,还是一个人、一把琴登台,只是身后多了乐队,“琴也换成了电琴”。演出配置的直观变化,也自然地体现在了音乐作品的呈现上。

比赛前,隔壁老樊还曾这样解释过,选择对战马頔的理由:“风格相似(都是民谣),在他身上受到过启蒙。”

结果比赛后,他发现拿起电吉他的马頔,在台上不再民谣了,同时也无悬念地赢下了自己。想必一时间,最难接受这个结果的人,只有老樊。

他还是不太清楚,马頔不再民谣,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再民谣,弹电吉他玩起后摇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马頔《是首情歌》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听完整音频

我始终不清楚,究竟是从何时起,当年的民谣歌手们,开始想跳脱出民谣这个圈,并谋划着迅速摘掉民谣的标签。

今天的马頔,也只是这股大浪潮里的一员。和他一起出现在《我是唱作人II》里的陈粒,从举办个人巡回演唱会开始,就越来越不像当年唱着民谣、走着巡演的民谣歌手了。

直到后来屡次站上各大舞台,以及其他音乐综艺,陈粒在众人里率先出头,成了拥有独立风格的新兴唱作人,民谣的标签已然不见。

马頔拿起电琴,唱起“后摇”,大概是从和文雀乐队合作《大雁》开始的。当有了那一次大胆且冒险的音乐尝试以后,越来越多的歌迷在主动或被动中,接受了一个正在转变的马頔。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虽然在近些年的草莓音乐节上,歌迷们依然能看到马頔的身影,但他的位置却离主舞台很远,一般会在副舞台压轴出场。即便唱的歌,大多还是《孤岛》专辑里的经典作品,但是在编曲和舞台呈现上,已经越来越不像《南山南》时期的马頔。

直到《青年王国》来到歌迷面前,马頔的转型也接近定型,这一转变得到了多数人的认可。所以这首歌被更多人喜爱,也是实力所致。当然,得感谢他自身的执着和坚持。

说到底,问题不是出在了“民谣”二字身上,在麻油叶等人之后,依然还会有隔壁老樊们靠民谣杀出重围,接过大旗,赢得市场。即便这些年“民谣”的口碑不同以往,甚至有逐年下降的趋势,但这些都构不成音乐人选择转型的最终理由。

根本原因,我赞成还是要回到其自身的选择之上:就是马頔自己觉得,哪种表达更适合当下的自己,哪种风格更有利于音乐的发挥,哪种方式让你在台上更舒服?他就可以去做出选择,选择去唱《是首情歌》,而不太需要去考量市场或者流行。

31岁的马頔瘦了,上综艺了,不再民谣了

即便在当下,《是首情歌》这首新作在节目播出后,被很多人听出了别人的影子,但值得肯定的是,马頔在舞台上用其“微醺”的姿态,演绎的是此刻真实的自己,延续着他想要的音乐之路,即便他已经戒酒成功了,但是这股新来的酒劲儿还在他头上,于是写成了歌。

任何一个时代,过去或者现在,多数人都是更爱新鲜的,不管是年轻的小鲜肉,新上市的数码产品,还是刚发布的新歌单曲。新,至少代表着创作者的与时俱进,或者他们并未放弃对自身的思考。

所以民谣也好,后摇也罢,马頔还是那个马頔。如今他已经31岁了,刚减肥成功,在综艺上说着他的北京话,在凌晨两点还会发微信给别人:你觉得人都是孤独的吗?MakeNois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