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世界遗产Skogskyrkogarden森林墓园参悟生死Markuskyrkan教堂

一场新冠肺炎,令世人顿觉健康之可贵,生命可以如此脆弱。来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可往市郊的Skogskyrkogarden森林墓园,它于1994年被列入世界遗产,草木扶疏,一望翠碧。还有以红砖砌成的Markuskyrkan教堂,厚重中见光影心思,参观过后,对生死会有点领悟。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森林墓园被列入世遗的说明。(冯柏伟摄)

瑞典人性好亲近自然,又擅长设计旅游,逛至Skogskyrkogarden森林墓园,没有丝毫阴冷之气,反而洋溢着生命绿意,这些都契合北欧人对生死之参悟。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森林墓园共有10万个坟墓,但一片松树橡树的翠绿,浑然没有中国墓地之阴森气氛。(冯柏伟摄)

Skogskyrkogarden墓园缘何如此有名?此墓园本由满布松树的森林和废置的砾矿坑组成,面积96公亩,1914年瑞典的墓地委员会相中此地建新墓园,并由Gunnar Asplund和Sigurd Lewerentz两位瑞典建筑师中标作联合设计。1915年启动工程,1940年竣工,两人名气未响,动工时只有25岁。

世遗墓地回归自然

在Skogskyrkogarden车站下车,走几分钟已达墓园,霎眼看一片青葱,空气渗着鲜香的草气,旁边点缀着青铜人像雕像,还有人在跑步,真似郊外公园,只是草地置以墓碑,才提醒大家这里是墓园。我看瑞典人的墓碑,大多只有名字和生卒年份,仿佛不落言诠,更没有花瓶,我想那一地野花就是最好的陪衬。

入口附近是个花岗岩十字架,寓意宗教里“生-死-生”的生命循环。旁边一排,则是火葬场、几座礼拜堂等设施,从等候室到堂舍,均采单方向通行,也是为家属治愈心灵的安排,将悲伤沉淀。最早兴建的礼拜堂是1920年由Asplund设计的森林礼拜堂(Woodland Chapel),是墓地内5个教堂中最小;围以云杉松树,堂的圆顶也是木制,只能容纳35人,地上写着“Today me Tomorrow you”的拉丁文版。那一年,Asplund的长子不幸猝逝,相信他在墓地的设计上投射了丧子之痛。礼堂如非有殡事,闭门不纳,但逢周日有导赏团,可走访5间礼拜堂。

Asplund 早逝哀思

从森林礼拜堂走约5分钟,则是Asplund于1937年起兴建的信仰礼拜堂、希望礼拜堂和圣十字礼拜堂,以古代神殿为创作理念,与之前的自然风相异。希望礼拜堂(Chapel of Hope)是家属在死者火葬前聚会默思之处,长排凳还特地设计成舒适的波浪形,广场中庭有个方形开孔口,放置了John Lundqvist设计的《复活》雕像,寓意从死缓攀至天堂,构思一流。另外一座复活礼拜堂则由Lewerentz设计。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Asplund设计的几座礼拜堂连在一起,前边还有小水池互为映衬。(冯柏伟摄)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礼拜堂有个方形开孔口有此《复活》雕像,象征登上天堂的过程。(冯柏伟摄)

可惜的是,Asplund在墓园竣工的1940年离世,其作品不多,芬兰设计先驱Alvar Aalto却深受他影响。Asplund墓正在园内,蓝天绿草仿佛成了他的墓志铭。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森林礼拜堂的外部及内部的椅子设计,都是由Asplund一手包办,北欧很多建筑师就是有此本事。(冯柏伟摄)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森林墓园的访客中心还有个小艺廊,由不同艺者演绎关于死亡的作品,有份沉淀的哀思。(冯柏伟摄)

因自然环境与墓园融为一体,Skogskyrkogarden于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第一个20世纪以后兴建的世遗。这里也有访客中心,让人更了解墓园的设计,内有小小的艺廊,以探讨生死为主。试想棺木缓缓推入火葬场,亲属出来感受到盈目苍翠和鸟鸣,像人死后回归森林。放下、释然,生命之来去就是这么一回事。

Skogskyrkogarden

地址:Sockenvagen 479, 122 33 Stockholm, Sweden

电话:+46 8 508 317 30

交通:地铁绿线往Farsta strand方向,Skogskyrkogarden站步行5分钟可达。

网址:www.skogskyrkogarden.se

旅游 Info

签证:特区护照或BNO前往瑞典均毋须签证(瑞典领事馆:2521 1212)

网址:斯德哥尔摩旅游局(www.visitstockholm.com)

白桦丛中神圣光辉

教堂的光影变化,向来是定义神圣空间的重要内涵。现在很多礼拜堂偏向光猛,白色祭台一片圣洁,但没有暗黑的映衬,就没有丰富细致的光影对照。到访斯德哥尔摩郊区的Markuskyrkan(即St. Mark’s Church),又是另一番感受。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Markuskyrkan全是砖块作构件,狮身长翼正是其标志。教堂钟楼也没有采用自动化的敲钟设计,而是由义工每天轮流敲。(冯柏伟摄)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Markuskyrkan的内部空间,其不规则的屋顶教我想起Alvar Aalto的作品。(冯柏伟摄)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虚悬的十架,相当型格。(冯柏伟摄)

教堂是Sigurd Lewerentz在1959年之作,相比早逝的Asplund,Lewerentz却成功从新古典主义过渡至现代主义。砖砌的教堂坐落在一片白桦树丛中,却不是一般红砖的暖色系,而是棕中带些靛紫,且立面的灰缝线很厚,甚具粗犷味道。我则爱其十字架在建筑外虚悬着,沉重中别有轻盈效果。

砖的“形相”

走了一段下坡路,来到中间的院子,是个浅水池。这设计是否和圣经故事有关,我这非教徒就不太明了,但一荫清凉确很怡神。进入教堂内,正是我喜欢的幽暗环境,内蕴沉敛,不规则的微斜屋顶、从屋顶吊下来的黄铜灯,以及泛金的祭台,均见庄严肃穆。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教堂外的水池,望着仿佛也洗涤尘心。(冯柏伟摄)

Lewerentz对当时二战后利用预制构件的快速设计很反感,此教堂则采用手工烧制的砖为主要材料,由瑞典的Helsingborg运来。因他认为砖一定要用整块,没有一块可被切成两半,那就要更花时间和增加难度。砖的“形相”在教堂发挥不同角色,如地砖的大小、颜色均不一;开窗侧口的光,则令砖墙肌理更立体,并界定了空间轮廓。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这钟楼亦由砖块砌成,相当复古。(冯柏伟摄)

瑞典世遗森林墓园 绿意参悟死生契阔

虚悬的十架,相当型格。(冯柏伟摄)

我于周日到访,神职人员正准备举行弥撒,趁有空之际还替我讲解:“很多初出生的婴孩,会在这里的石盆受洗。而Lewerentz在设计上也花了不少心思,除了黄灯,长凳膝盖跪的地方,则在木材外面包了羊皮毛,还有挂在墙上的显示圣诗章节编号等。”阳光循窗口洒落,已是一趟神圣的精神洁净了。

Markuskyrkan

地址:Malmovagen 51, 12149 Stockholm, Sweden

交通:地铁绿线往Skarpnacks方向,Bjarkhagen站步行3分钟可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