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方是谁百度反腐9年带走119人李彦宏的锦衣卫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

【吸收财讯】要我想找地方贿赂都认不识人,网站被降权找个百度得站长管理,死活没接触上!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称,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韦方不仅背离了百度风清气正的职场文化,践踏了公司职业道德的底线,更触碰了法律的红线。”-> 原标题:起底副总裁被带走背后:百度9年间处理了至少119人 来源:极点商业评论 文 | 极点商业评论 刘蓉蓉 又一百度高管,因为涉嫌腐败,被移送至公关机关。

这个消息,随即在互联网圈中流传开来。不过,对多年来宣称严厉反腐的百度来说,其实这不过“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又一战绩,不公开信息完全统计显示,自百度职业道德委员2011年成立以来,9年间已最少处理了119人,上至3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在内部腐败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下,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如此反腐战绩,一方面说明其确实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腐败”的屡禁不止,管理甚至公司体制上,其实存在着极大漏洞。

一、被带走的韦方是谁?

相比其他落马百度高管,关于韦方的公开信息,此前相当少。

根据“极点商业评论”了解,韦方入职百度多年,曾担任多年百度财务总监,在百度财务体系内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2014年6月世界杯期间,韦方就以百度财务总监的身份,去福建温州,为当地600多名企业代表进行了名为“互联网变局中的新营销思路”的演讲。

“移动互联网给本地生活化服务一次新生机会。”彼时,在演讲中,韦方如此表示,所谓互联网营销新思路,也就是大数据挖掘的竞争,通过对用户的洞察,帮助企业开展高效精准的营销,以最合理的投入获得最理想的营销效果。

后面几条消息和去哪儿网有关。2015年9月,去哪儿董事会扩容,增加了三位来自百度的新董事,其中就包括韦方。

2015年年底,去哪儿经历了一系列与航空公司的博弈战后,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正式卸任CEO一职,高管也几乎集体撤离。随后的2016年1月中旬,去哪儿网董事会成员进行了缩减,新董事会由原来的九名减少到五名,此前占据半壁江山,包括韦方在内的百度系董事全部退出。

2017年6月,重庆两江新区当地的一家企业则在自己新媒体账号称,百度财务部执行总监韦方一行莅临参观考察。

2018年6月,知乎认证的“高顿财经”则以“百度副总裁韦方发来贺电”为题发帖,并在其中公布了韦方的视频祝贺截图——那也是全网唯一可以搜索到的韦方图片。

4月21日,天眼查提供的数据则显示,韦方在包括北京百慧创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百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百度(中国)有限公司等在内的15家百度相关企业担任监事等职务。此外,共有两条股权出质信息,质权人均为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198万元。

百度副总裁被带走背后:9年带走119余人 李彦宏的棘手难题

上述职务,和2019年向海龙的离开直接相关。2019年9月,向海龙离开百度后,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都曾发生工商变更,向海龙卸任相关职务,新增监事中就包括了韦方 。

这就是韦方目前为止可以搜索的公开信息了。4月21日,“极点商业”试图向百度官方咨询更多信息,未果。

“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财务总监,其本质工作是领导公司财和物的管理、规划、控制,属于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工作。”一位有着十余年从业经验的资深财务经理解释说。

不过,虽然韦方此前贵为百度副总裁,但并非百度E-staff(最高决策层)核心成员。目前,百度E-staff共有六位成员。他们分别是李彦宏、余正钧(CFO)、王海峰(CTO)、沈抖(高级副总裁)、梁志祥(副总裁)、崔珊珊(副总裁)。

截至目前,百度并未公布韦方涉嫌贪污的金额,也难以得知韦方是在财务总监期间,还是升任副总裁后的贪腐行为。

而据自媒体“BAT”消息称,据网友透露,百度副总裁经济问题,金额一般预估应该在5000万上面,大部分退赔以后也要8年10年的刑期。

二、9年间已带走119余人

这是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又一战绩。该部门成立于2011年,是百度规范员工行为、强化价值观建设的专职机构,相当于百度的“纪委”,权力极大,可直接“办案”,只对高层负责。

相比百度其它业务部门,这一职能部门自成立以来,打虎拍蝇从未间断,堪称最为激进的部门之一。

2012年,百度通报4起“严重违规违纪乃至涉嫌犯罪的案件”,涉案4人,波及社区搜索部、公共事务部、知识搜索产品市场部等三大部门的基层员工,违规行为集中在收费删帖,4人全部被刑拘。

彼时,由于百度产品形态较为简单,反腐对象仅仅是有偿删帖一类的员工。但随着百度O2O生态业务的不断扩大,尤其大量资金涌入糯米、移动分发、游戏、投资并购等领域后,相关领域也成了反腐的高危地带,涉嫌贪腐的人员职位,也越来越高。

2014年,百度员工再次收到来自职业道德委员会的邮件,同样是4起腐败案,涉及5人。这一次波及到公司中层,游戏事业部总经理廖俊和联盟发展部总经理马国林涉嫌商业受贿,直接被抓;搜索资源合作部负责人王庆伟伙同品牌展示广告部经理陈刚涉嫌参与流量黑市交易谋私利;展示广告运营规划部客服主管林汉超涉嫌职务侵占公司财产,被批捕。

2015年,原百度渠道部高级总监宇晖、渠道部高级经理赵志勇、大客户销售部副总监陈祯锋、百糯成渝云贵大区总监王林、百糯成渝云贵大区销售主管蒋青苓、董生敏、百糯西安分公司销售王磊等7人被开除,并移交有关部门。

2016年,是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迄今为止,动作最大、战果最丰富的一年。

2016年4月份,百度副总裁、“推广之父”王湛因违反职业道德被开除。9月份,当年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一口气公布了17起违规案,涉及30人,其中还包括1名实习生,这也是反腐首次波及实习生。此次腐败重灾区集中在百度旗下的O2O平台糯米网,17案中占了10案。此外还有分公司、渠道部、商务合作推广部、搜索产品市场部、百度贴吧、移动分发等多个部门。

2016年11月,百度方面宣布,百度副总裁李明远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已经主动引咎辞职。相比韦方,虽然同为副总裁,但李明远带来的影响却可能大得多——李明远作为E-Staff成员,当初在内部颇受重用,甚至被外界称为“太子”。他的出事,在业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还不算完,当年最后一个月,百度工程规划建设部总经理兼集团行政总经理董安民,被相关部门带走。

2016年百度多次反腐案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失去了两位副总裁,而且意味着百度O2O移动生态的失败成为定局,面对在移动时代的落后,百度不得不经历阵痛,重新开始寻找新的未来战略方向。

2018年,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再次出手,一口气开除55名员工,起因是虚开打车发票。2019年9月,又处理12宗严重违纪案,涉及包括一名实习生在内的14人——就在韦方出事前几天,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布了去年9月的有关百度员工的两起判决案例,一起为受贿案,另一起为职务侵占案。

综合上述案件不完全统计,自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2011年成立以来,加上最新的韦方,9年间已最少处理了119人,上至3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其反腐决心,不可不坚决。

三、李彦宏新的棘手难题

其实不仅是百度,过去几年来,席卷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反腐风暴也愈演愈烈。

根据《南方都市报》此前统计:自2015年以来,互联网领域反腐案件高达200余起,共涉及近20家互联网公司,包括京东、阿里巴巴、百度、乐视、360、优酷土豆、58同城、去哪儿网、大疆、暴风集团、美团、小米、字节跳动、滴滴出行、ofo等,累计涉事人员近500人。轻则开除,重则追究刑事责任,上至高级VP,下至实习生。

与过去内部消化相比,面对贪腐问题,互联网公司往往不再讳言,而是主动向外界通报,愿意花更大代价刮骨疗毒。如同360创始人周鸿祎在朋友圈里的表态:“公司里有些部门有了权力,不是为用户客户服务,而是变成了寻租的工具,这完全违背了公司的基本价值观和文化,要用最锋利的刀子将这些腐烂的肉切掉。”

有业内人士表示,因为大型互联网公司体量庞大,人员众多,涉及到的销售、采购、审批等环节往往易滋生权利寻租这样的行业“潜规则”,而人性,又是最容易动摇的,频频出现贪腐也就毫不奇怪了。

不过,一个问题是,当零容忍、强姿态的高压监察手段,已经逐渐成为互联网公司标配后,为何还有互联网企业高管不断落马?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与人性有关,也与管理制度上存在极大漏洞有关,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思考整个公司整个体制问题。

对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而言,这可能又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艰难时刻——他必须思考,这是向海龙离职之后的人事余波,还是百度未来战略好不容易不再摇摆后,百度本身的商业体系漏洞问题。

毕竟,虽然都反腐,但相比其他企业,如此高级别职位频频出事也不常见,可能并非一句“人性贪婪”能够说明。相比之下,对腐败和舞弊,考虑怎么堵漏洞、怎么进行制度建设,可能比多抓几位高管更有意义。

对李彦宏而言,棘手问题是,内忧之下还有外患。尽管去年第四季度,凭借“信息流+搜索”两大引擎的回暖,百度营收和净利润都超预期,但根据最新市值排名,如果算上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企业,百度排在第七位,落后于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点评、京东、拼多多、网易——BAT的格局,也早已正式改写。

除此之外,百度正面临来自外部的猛烈进攻。比如上线了头条搜索的字节跳动,信息流+短视频的组合下,外界预计将给百度赖以为主的搜索广告现金流带来极大威胁。

就在最近,字节跳动还上线了一款名为“头条百科”的网页产品,Slogan 为“在这里,认识世界”——这是今日头条对搜索内容野心的布局之一。

相比之下,在对手的擅长领域,百度最近才发力电商直播。根据了解,百度目前已经通知公会招募主播和筹备商品,但上线日期和平台政策还未完全确定,目前也仅支持淘宝、京东和度小店的商品。百度如何在淘宝、抖音、快手等一众电商直播玩家夹击下,突出重围,是一个考验。

还未过去的2020年的4月,百度难过之处不止于此。4月8日,网信办约谈百度,百度APP推荐、图片、视频、财经、科技频道暂停更新,开展深入整改。截至目前仍然没有恢复。对百度来说,这意味着用户活跃度、使用时长的减少,以及全年广告收入的缩水。

此外,近日百度网盘 PC 端默认开启的“用户激励计划”引发众怒,百度网盘不得不于4月20日向网友道歉。显然,对于好不容易开始恢复的百度口碑而言,是一个打击。

过去几年,百度已然为摇摆不定的移动战略买单,但现在,在人工智能、信息流生态两大主航道确定,以及去年第四季度业务好不容易回暖后,面对上述棘手难题,李彦宏又如何去寻得内部变革良药,争取更多留给百度的市场时间呢?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原标题: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文|盒饭财经  姚赟  刘东越 百度又一副总裁被查。4月21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通报了一起员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方经公司调查发现涉嫌贪腐犯罪,现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通告中称,韦方涉嫌贪腐犯罪,已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韦方不仅背离了百度风清气正的职场文化,践踏了公司职业道德的底线,更触碰了法律的红线。”

这封落款为“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的通报,让这个神秘的部门出圈了。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事实上,这个委员会犹如锦衣卫,一直低调地活跃在百度反腐的关键时刻。

2012年8月,通报4起案件,涉及社区搜索部、公共事务部、知识搜索产品市场部等三个部门;2014年11月,通报4起案件,涉及游戏事业部,搜索资源合作部,品牌展示广告部、展示广告运营规划部、联盟发展部等五个部门。2015年,8名员工涉案,2016年,17人涉案,而后的每一年,这个委员会都未缺席。

据职业道德建设部工作人员介绍:“在进行腐败案件调查时,拥有独立的调查权,不必经过相关业务部门领导即可直接展开调查,直接向最高管理层汇报工作。”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飞鱼绣春,人鬼之分。绣春刀、飞鱼服,是明代锦衣卫的标准装束。一旦着上那身皮,提上那把杀人利刃,在不少影视剧中,锦衣卫便是活生生的厉鬼。锦衣卫主要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直接向皇帝负责,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亲国戚。

除了百度的职业道德委员会外,还有阿里的廉政部门、腾讯的反舞弊团队、美团的重案六组、滴滴出行的风控合规部等等。在互联网大厂的组织架构中,他们犹如锦衣卫,地位超然、行使监察职权且直接向最高管理层汇报。

从这些具备监察职能的部门来看,互联网反腐早就成为常态。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虽然低调,但职业道德委员会,算得上百度最激进的部门。韦方也不是第一个被这个神秘部门通报的百度副总裁。

2016年11月4日晚,与韦方处理方式相似,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向全员内部通报。通报中表示,收到针对公司副总裁李明远的举报,现查明,李明远在参与公司一项收购项目时私下收受巨额资金,违反百度职业道德规定,现已批准其引咎辞职。

李明远,1983年出生,2004年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百度。

作为百度贴吧首任产品经理,李明远打造了全球最大最热门的中文网上社区,使当年百度贴吧的流量占百度流量的比例从1%提升至11%。此外,李明远还主导完成了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社区类产品的设计。

2007年,李明远担任百度历史上第一个独立事业部——电子商务事业部的总经理。

2010年短暂离开百度任职UCWeb北京产品副总裁后,2011年李明远重回百度,担任百度移动·云事业部高级总监,2012年升任移动·云事业部总经理。2013年,年仅29岁的李明远晋升为百度副总裁,成为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2014年,李明远晋升为E-Staff成员,身兼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及最年轻的决策委员会成员,是李彦宏口中的“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甚至在江湖中有“百度太子”之称。

然而,2016年4月便初现端倪。

2016年4月13日,百度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并成立“百度搜索公司”,下辖副总裁向海龙负责的“搜索业务群组”(SSG)、副总裁李明远负责的“移动服务事业群组”(MSG),以及副总裁曾良负责的糯米事业部。之前直接向李彦宏汇报的李明远,改向向海龙汇报工作。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而后,李明远在朋友圈公开申明自己不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但最终李明远还是被迫出走百度,黯淡离场。

上至王湛、李明远、曾良、韦方四位副总裁,下至实习生,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成立以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9年间已最少处理了119人。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我们从他过去的招聘广告中,或许能找到蛛丝马迹。

南都曾这样写到:在一份招聘广告上看到,该部门在招聘反舞弊调查经理时,要求法律专业毕业,与侦查/调查相关的工作经验5年以上,具备司法调查工作经验者优先。

而其工作内容包括:接受来自不同途径的举报或报告,采取适宜的调查方案及手段来甄别事实,提取人证物证,并对涉案人员进行质询。依据调查过程中获取的事实,向管理层提供书面的结案报告,向公司职业道德委员会汇报案件情况。

据职业道德建设部工作人员介绍,该部门类似香港廉政公署,在百度内部具有高度独立性,不隶属于任何业务部门。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阿里巴巴创立之初,反腐基本靠文化价值观宣导,以及创始人和老阿里人言传身教。

2009年开始,淘宝的网络零售业务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淘宝发展成一个有数千名员工,数百万卖家、数亿买家的一个大平台。

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业务崛起,公司规模与员工人数成倍增长的背景下就显得质朴、效率不高。于是,在2009年阿里巴巴出台《商业行为准则》,并在次年,在淘宝设立了“反腐试点”——廉正部门。该部门的任务就是查处、打击员工的违规行为。

2012年,在阿里巴巴经历了“中供铁军腐败事件”“聚划算风波”之后,除了赞佩阿里的“自曝家丑”的行为外,更多声音开始聚焦于阿里巴巴的内部管控体系上。

大家熟知的“廉正合规部”,也在那个阶段出现了。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该部门主要职责是调查内部是否存在违反集团纪律的情况。当时该部门负责人蒋芳,也就是此前在B2B公司的安全团队工作,主要职责是调查客户如何借助B2B平台做不法的事情,从而进行规避。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阿里曾增设了“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一职,由阿里合伙人郑俊芳担任,她的阿里花名叫“灭绝师太”。与此同时,阿里设立了平台治理部,负责电商平台的规则、知识产权保护、打假、打击信用炒作等管理事宜。

事实上,除身负重任的大佬外,一些店小二也被阿里廉政合规部门拉入黑名单。这些店小二因手握销售和流量资源,为企业销售、运营人员提供灰色空间、腐败横行。

2015年3月,廉政合规部公布了对26家淘宝店铺永久关店的处罚决定,经查实,皆因其存在不正当谋利行为。其再次发布处罚公告称,永久关闭其平台上36家以不正当手段谋取利益的店铺。同时,这个“廉正合规部”在阿里体系中拥有高度独立的地位。

据法制网报道,该部门只向集团CPO(首席人力资源官)汇报,与各业务线以及内审、内控部门都保持充分的独立,其职能不受任何业务部门的干预。同时,赋予廉正调查“上不封顶”权限,问责权限是全体员工一视同仁、上不封顶。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腾讯反腐,阿里副总裁被捕。

2015年7月9日晚间消息,据内部员工透露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春宁于6月22日被深圳警方带走。

据悉,刘春宁被带走是在腾讯工作期间收受商业贿赂遭到腾讯方面的举报。此前有消息称长期跟随刘春宁的秘书被带走调查,主要起因是刘春宁负责腾讯视频版权采购时期涉嫌商业贿赂。

刘春宁曾任腾讯公司总裁助理、电子商务部总经理,拍拍网负责人。2013年7月1日,从腾讯离职创业。2014年初,任职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总裁,全面负责手游项目。

7月10日,阿里巴巴发表声明,在表示支持腾讯反腐的同时,也称会尽可能向刘春宁及其家人提供应有的法律援助支持。声明结尾表示,“年轻人无权犯法,年轻人总会犯错,年轻人承担他该承担的后果。”。同日,阿里巴巴官方微博发布公告,证实“集团副总裁刘春宁因涉及腾讯群体性腐败事件被腾讯举报并被警方拘捕”。

江湖中,腾讯反舞弊团队虽低调神秘,但出手绝不比阿里和百度手软。

2019年年底,腾讯审计监察反舞弊调查组官方公号发布了《腾讯集团反舞弊通报》。

《通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涉嫌违法犯罪被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其中通报列出了15起典型案例,问题主要集中在侵占公司资产、收受贿赂等。

这些案例中,涉事的供应商或业务合作伙伴向腾讯公司员工行贿或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都被列入腾讯黑名单,永不合作。涉案人员违反国家规定的,移交工商、公安等执法机关处理。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据了解,腾讯内部成立有专业的反舞弊团队,在过去几年间持续不断地加强对腐败以及舞弊行为的打击。从2018年至今,腾讯累计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100余起,其中150余人因严重违规被解聘,30余人因涉嫌违反法律法规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美团的反腐,也已成为常态动作,甚至每年都会发布一年的生态反腐公告。

2020年1月10日,美团发布2019年年度生态反腐公告。公告显示,2019年美团总计查处违纪类刑事案件38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70人被采取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依法逮捕等强制措施。

公告指出,美团将反腐败视为一项组织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在对内部员工贪腐“零容忍”的同时,基于共建阳光透明营商环境的社会责任,也对合作伙伴危害平台秩序、侵害用户利益的变相舞弊行为坚持“零容忍”原则。

数据显示,2019年,美团总计调查38起违纪类刑事案件,其中内部员工贪腐及其他违纪15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1人,涉及案件包括收受贿赂、利用职务便利套取侵占公司资金、侵占商户结算款项等;合作商员工变相贪腐23起,涉案人员达69人,涉及案件包括勾结网络黑产、诈骗、盗卖公司资产等。目前,涉案人员已被采取刑事拘留、取保候审、逮捕等强制措施。

2018年12月,美团点评公司发布生态反腐处罚公告,宣布包括内部员工、生态合作伙伴人员以及共犯社会人员等89人受到刑事查处,其中外卖渠道高级总监因触犯公司高压线被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根据公告披露,2018年2月至今,美团“重案六组”在业务、HR、风控、技术、IT、内控、内审等团队支持下,调查违纪类刑事案件29起,移送公安机关查处89人。其中,内部员工贪腐及其他违纪刑案11起,涉案员工16人,社会人员14人。

据了解,2019年美团将继续加大深度反腐、生态反腐的力度,坚持反腐理念,继续深化反腐体系,推动行业健康持续发展。

美团在2015年成立集团监察部,2016年成立阳光委员会,并且在阳光委员会成立以来,先后出台了《阳光职场行为规范》、《避免利益冲突制度》等十几项制度作为员工的行为准则,要求员工“坚守道德与法律底线,坚决不触碰阳光职场八条高压线”。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从2018年年初开始,在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中,刮起了一阵反腐之风。很快,这股反腐风,就刮到了字节跳动的头上。

在2018年的5月,字节跳动旗下火山小视频的负责人黄子峰等三人就因为利用职务之便,与合作商有利益往来,收受贿赂而被字节跳动送交给了警方。

这已经不是字节跳动的企业纪律与职业道德委员会第一次出手了。早在2016年,字节跳动就曾经揪出过员工彭某与前员工宋某、侯某盗取公司信息系统数据的案件。而到了18年的5月和12月,又相继出现了字节跳动的员工罗某与王某擅自出售账号、利用职务受贿的案件。

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出现了四起内部腐败案,其中有三起都集中发生在2018年,对此我们还是应该对字节跳动表示一下恭喜。诞生于2012年3月的字节跳动,终于迎来了每个大公司都会遇到的腐败问题。高密度、高频次出现的腐败案,说明了字节跳动的商业价值正在不断的攀升。

但同时也反应出字节跳动在经历了商业上的飞速增长之后,组织制度建设还略显不足。所以如何有效的反贪腐,就成为了字节跳动成为大公司之后,所要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对于这个问题,字节跳动并不是毫无回应,从这四次的内部公告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字节跳动的内部监察部门,叫做企业纪律与职业道德委员会,这说明字节跳动正在有意识地建立自己企业内部的监督机构。而将涉嫌贪腐人员直接送交警方,并在“阳光诚信联盟”予以公示的行为,也展示出了字节跳动的反腐决心。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相比上述几家大厂监察机构的低调和雷霆手段,京东的反腐工作总会不少吸睛的话题。

2019年3月20日,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迎来了来自京东云公共业务部的参观团。他们通过此次参观,了解在押犯罪嫌疑人的日常生活,其中一位管理者感叹道“自由是人生最伟大的财富”。

京东对腐败的零容忍政策,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京东的一位周姓采购经理,因为利用自己的职权,谋取高额的不当经济利益而被公安机关刑拘。所以到了同年的11月,京东的审计监察部门摇身一变,成为了内控合规部,负责监察京东的诚信反腐工作,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在京东内控合规部门成立后,京东还专门出台了《京东集团反腐败条例》和《京东集团举报人保护和奖励制度》,还有1000万实打实的反腐基金来对举报腐败问题的员工进行奖励。

除了高额的奖励,完整的制度外,京东内控合规部的反腐公告,也很有自己的特点。别的公司总会隐去犯错员工的名字和职务,可京东却将犯错员工每一个人是什么职位,叫什么名字,因为什么事,犯了什么公司条例而被解聘,每一条,每一项都写的是明明白白,颇有点判决书的意思。

刘强东之所以会花这么大力气,在京东反腐倡廉,主要还是源于他自己的一段往事,据刘强东自己说:“我第一次创业开餐厅失败了,当时因为收钱的小女孩跟大厨谈上了恋爱,他俩把公司所有的钱都给贪了。”

有了如此惨痛教训的刘强东,在成立京东之后,自然也就将反腐,放到了京东天条的首位。

2012年10月,京东商城高级副总裁吴声被爆涉嫌以权谋私之后,京东创立“廉洁京东”网站。从2016年12月至2018年8月,“廉洁京东”已通报内部腐败事件24起。其中大部分是运营人员收受贿赂,凡涉及腐败的人员均予以辞退,严重者被公安刑事拘留。

2017年,美团、京东、腾讯、百度等14家企业成立“阳光诚信联盟”,通过共享职场黑名单机制,对舞弊员工联合拒绝录用,对不良商家联合拒绝合作,目前阳光诚信联盟共390家成员单位,失信名单涉及170家企业、3100人。

刘强东也京东内部言辞激烈地反复强调:“你贪十万,我就是花一千万也要把你查出来!”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2017年的圣诞节,一条“华为高管涉嫌受贿,被带走调查”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很快,就有媒体报道称,涉嫌受贿而被调查的高管,是曾经获得过华为内部“蓝血十杰”奖的消费者BG大中华区执行副总裁腾鸿飞。

人们在痛惜一个青年才俊走上歪路的同时,也不得不对华为的反腐决心高看一眼。

华为高管因为腐败被调查,其实算不上一个新鲜事。早在腾鸿飞事件的11个月前,就曾有6名华为中层领导因为泄露华为商业机密而被捕。而在2014年的9月,更是有116名华为员工因为涉嫌腐败,而被华为开除。

以华为这样的体量,想要让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保持清醒,实在是太考验人性了。

所以华为在内部腐败问题上,一直都是处于一个极度高压的状态之中。为了防止华为内部腐败现象,华为在内部控制上一共设立了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业务管理者。第二道防线则是内控及风险监督部门。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底线,是华为的内部审计部,这个被任正非誉为是“司法部队”的部门,主要的工作就是对大小问题,审计到底,纠察不休,只要发现一处裂痕,就必须深挖出后面的根源。

这些负责监察的岗位,在华为的内部有着特殊的地位。任正非就曾在华为内部体系座谈会上公开表示过:“只要三年以上的监管岗位工作经历,就应该给他们每个人发一个奖章,奖牌刻上‘英雄万岁’……监管岗位的员工比你们还辛苦,有好事也不能漏掉他们。”一番话,就说出了任正非对华为监察岗位的重视。

除了重视监察,严惩贪腐之外,华为对于遵纪守法的员工更是有奖有赏,在2014年9月的反腐行动中,华为一共缴回资金3.7亿,而这3.7亿,则会作为奖金,发放给华为集团的所有员工。

现在的华为,每年年初都会举行干部工作作风自律宣誓,所有的华为领导干部,必须都要参加。宣誓的内容一共八条,有三条都与反贪腐有关。华为对于廉正的重视,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滴滴廉政风控团队的负责人周蕾曾有这样一个三角理论:当一个员工具备了动机、能力和机会,就几乎一定会贪腐。

滴滴在2019年8月公布的内部反腐公告中,就有29人因为贪腐而被解聘。这个数目虽然相较于2018年略有减少,但还是一个较为惊人的数字。

滴滴内部有一个独立的风险合规部,并且这个部门还有着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公众号,叫做滴滴清风,其寓意就是为了让滴滴内部风清气正,为了让滴滴的员工两袖清风。这个部门一共分为七个团队,直接向滴滴的董事长程维汇报,在滴滴公司内部具有很高的权限。

为了应对内部的贪腐行为,滴滴风险合规部可谓是煞费苦心,不仅要负责对公司员工的内部监察,还要负责对员工进行反腐宣传。为了让宣传更具有警示性,滴滴风险合规部门的人曾跟随警方跨省追捕过一名贪腐员工,并在警方抓捕到这名员工后,让这名员工声泪俱下地来讲述自己的悔恨之情。

同时,滴滴风险合规部还会在公众号“滴滴清风”上,发布一些诸如《像防疫一样防“它”,你能做到吗?》《我有故事、讲给你听》等反腐反舞弊的文章,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向员工们讲述贪腐的危害,来树立员工的反腐意识。这种通过当事人的亲身经历,来现身说法的方式,算是一拳打在了人性的痛处。

为了更好的实现反腐,早在2017年,滴滴就对外公布了《滴滴出行合作伙伴廉政合规奖励试行方案》。到了2018年,滴滴又在公司内部颁布了《廉正行为奖励方案》,给予举报贪腐行为和拒绝收受贿赂的员工,提供高达10万元的奖金。

虽然滴滴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完整的廉正制度,但在公司不断扩张的过程中,滴滴已经建成了业务、职能、风控内审三道防线,编织起了一套严密的反腐网,也标志着滴滴,正在逐步走向成熟。

百度反腐9年处理119人 互联网大厂其实都有“锦衣卫”

百余年前,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在他的著作《自由与权力》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著名的观点。原句是这样表述的——“Power tends to corrupt,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此句引入国内后,被翻译为数个版本,目前较为常见的有两个:一个是“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一个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翻译版本1侧重于腐败的主体——个人,翻译版本2则侧重于腐败滋生的土壤或者是背后的组织架构。而个体与组织在腐败中关系也是反腐工作中的讨论焦点。

历史上,行监察之职的部门,何止一个锦衣卫。

如,秦朝在中央设立御史大夫,掌管文书监察,御史大夫的官署;汉武帝时期设立司隶校尉,号称“卧虎”,监察中央和地方,可以弹劾除三公以外的所有官员。而后,便是明朝的东厂、西厂和锦衣卫制度。

超然于原有组织架构之上,直接向最高权力汇报。但,值得强调的一点是,这些部门,都是企业内部的监督机构,并不属于公检法司体系之内。

有权力就会有寻租的空间,也会有失控的一刻。对一个组织内的常规组织架构来说是这样的,对地位超然于所有常规部门的机构,更是这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