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名夏利老员工举报徐留平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混改涉及国资流失

【吸收财讯】尼玛徐总这样的大领导都敢举报,不是给组织添乱吗?-> 曾经风光一时的天津一汽夏利,在车市寒冬中苦苦挣扎的一汽夏利,如今又摊上了新的麻烦。日前有媒体报道称,因怀疑一汽集团推进一汽夏利与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合资的“混改”过程中涉及国资流失问题,200余名夏利员工向中纪委举报一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留平。截至目前,一汽集团未作回应。

被“接盘者”抛弃 200余名夏利老员工举报一汽集团

网曝一汽夏利员工举报信息图片来源:蓝鲸汽车

由于长期经营不善,此前一汽夏利已经来到了退市的边缘。

根据一汽夏利4月初发布的2019年业绩报告,公司去年营收为4.29亿元,同比下降61.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81亿元,同比下降4068.32%。截至报告期末,总资产19.47亿元,总负债33.0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3.9亿元。

被“接盘者”抛弃 200余名夏利老员工举报一汽集团

一汽夏利2019年业绩报告

因一汽夏利已经连续两年出现大幅亏损,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对公司的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而一汽夏利的股票简称也变为“*ST夏利”。

作为昔日自主品牌的代表,一汽夏利曾连续20年蝉联自主品牌轿车销量冠军,被誉为“国民神车”。但进入10年代后,一汽夏利因竞争力不足导致销量急剧下滑,经营出现亏损,不得不变卖旗下资产艰难度日。而一汽夏利的母公司――一汽集团也在设法甩去这个“包袱”,在减少业务亏损的同时,避免集团内部其他乘用车版块的同业竞争。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急需汽车生产资质的造车新势力成为了接盘者的选项。

2019年4月,一汽夏利宣布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与以现金出资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天津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

启信宝数据显示,博郡汽车由原就职于通用、福特等传统车企的工程师黄希鸣创立于2016年12月,公司总部位于南京浦口,初始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经多次增资后扩充至如今的1.38亿元。

成立之初的博郡汽车将南京作为总部和首个生产基地,并获得南京浦口政府的产业基金投资;2017年,博郡又获得江苏淮安政府的投资;2018年,博郡又与上海临港签署了总投资约35亿元的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临港建设新的汽车生产基地。

在陆续获得地方政府的支持后,博郡于2019年4月举行的上海车展上发布了首款量产车型――纯电动SUV iV6,NEDC续航里程600km,计划在2019年末完成新车量产,2020年初开启交付。

被“接盘者”抛弃 200余名夏利老员工举报一汽集团

博郡首款量产车型iV6

2019年6月,博郡汽车与银鞍资本签署投资合作协议,融资总额达到25亿元,而这也是博郡最后一次披露融资计划。

同年10月,一汽夏利与博郡汽车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正式成立,并公布了合资公司的具体出资情况:一汽夏利以资产负债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至此,至少在名义上,一汽夏利获得了赖以生存的资金,而博郡则取得了新势力梦寐以求的汽车生产资质。

被“接盘者”抛弃 200余名夏利老员工举报一汽集团

南京博郡和一汽夏利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图片来源:启信宝

然而此后博郡汽车的热度逐渐褪去,在头部新势力产能及销量不断爬坡的同时,博郡的量产车型并未如期出现,层出不穷的负面消息却接踵而至。

早在2019年5月,博郡就被曝拖欠超过800名员工上年的年终奖,并被起诉;其后,该公司多名高管陆续离职;今年1月,博郡供应商北斗星通发布公告称,博郡仍拖欠公司617万元。

而真正将博郡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是疫情期间的欠薪风波。今年2月,一份关于天津博郡延迟工资发放的通知在网上流传文件显示,因南京博郡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到位,导致公司资金枯竭,全体员工工资延期发放。同时,公司不再为员工缴纳社保,由员工自行解决。

观察者网汽车频道注意到,博郡汽车的最后一条微博发布于今年3月31日,其间有网友询问量产车何时上市,博郡回应称为“今年下半年”。

被“接盘者”抛弃 200余名夏利老员工举报一汽集团

博郡微博称量产车今年下半年上市

同样在今年2月,通过环评的一汽夏利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变更为“HUANG XIMING”(即博郡创始人黄希鸣)。但对于一汽夏利而言,当初博郡承诺的20.34亿元现金注资却遥遥无期。根据一汽夏利今年发布的公告,截止1月12日,博郡仅向合资公司支付1400万元,剩余注资并未到账。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汽夏利的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外,当初另有超过800名原一汽夏利员工被博郡一并接手。而博郡的财务状况告急,使这些夏利老员工也陷入恐慌之中。有老员工质疑,一汽当初将夏利和博郡“混改”,实则是变相裁员甩“包袱”,由此引发了举报事件。

而另一方面,为实现公司整体上市目标,一汽集团正通过各种手段整合旗下子公司。除了将一汽夏利转手给博郡外,一汽还在推动其他一汽轿车与一汽解放进行资产置换。这一方案已于4月初期完成。商用车版块一汽解放正式替代乘用车版块的一汽轿车上市。一汽轿车则回归母公司一汽股份。届时,业绩较好的一汽解放商用车业务将在股市中进一步提升市值,而一汽集团也能更好地发展自主品牌乘用车业务。

在此背景下,一汽夏利似乎只能成为牺牲品。

“生产资质需要至少十个亿,加上8个亿的负债,国有资产至少流失18个亿。”

刚刚更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不久的天津一汽夏利,就被自己的员工举报混改过程中违纪违法。

矛头指向了一汽集团和博郡汽车。

作为一汽夏利的接盘侠,早在2019年5月,博郡汽车就因为拖欠员工工资而上了头条。

各种公开信息都显示博郡没钱,而且资不抵债,然而,一汽集团为了一己之私,仍执意将一汽夏利甩锅给博郡,导致一代神车夏利加速消亡,而原本该收回来的18个亿,如今只到账1400万。

夏利已陨,博郡自危,所谓的天津博郡,就是个笑话。

这场匪夷所思的闹剧,最终将在何时,以什么样的形式落幕?

一汽急于甩锅 夏利错付终身

夏利的消亡,是必然结局。
对于一汽集团来说,一汽夏利这个“抱养”来的孩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包袱,不甩不快。

就在近日,一汽夏利刚刚发布2019年财报,上面显示,去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81亿元,同比下降4068.32%。

因为2019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交易自4月10日起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一汽夏利”变更为“*ST夏利”。

这个曾经连续18年获得国民经济型轿车销量冠军的一代神车,因为无法适应自主品牌高速发展时期的激烈竞争,不仅遭到雪藏,还深陷亏损泥潭无法自拔——2013年至2019年七年间,即使把自己最优质的资产(一汽丰田股权)卖得一干二净,一汽夏利仍累计亏损53.67亿元。

如此败家的“崽”,而且还是抱养的(前身是天津汽车夏利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进入一汽体系),一汽集团怎么爱得起来?

让一汽集团心急火燎甩开这个包袱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集团整体上市。

作为国有六大汽车集团中唯一未实现集团整体上市的汽车企业,早从2006年开始,一汽集团就有整体上市的计划,但十几年来从未得偿夙愿,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存在同业竞争。

在2017年新任董事长徐留平空降一汽后,一汽集团自主板块业务开始了重组的过程。

其中,一汽轿车剥离一汽奔腾,置换一汽解放,主营业务从乘用车变为商用车,再由集团直接管理乘用车的两个品牌(红旗、奔腾);而非亲生的一汽夏利则直接被摆上柜台贩卖。如此一来,同业竞争问题就完美地解决了。

然而,在业界看来,一汽夏利就是个烫手山芋,谁也不敢接盘。

为了尽快甩掉包袱,一汽集团仅用1元卖掉了一汽夏利的子公司华利,又将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转给了博郡,上市公司的“壳”则卖给了铁物股份,自此,一汽夏利与一汽集团再无瓜葛。

为了集团整体上市大计,徐留平拼了。

只是,沦为牺牲品的一汽夏利却因此错付终身。

夏利的消亡是谁导演的“阴谋”?

为什么说一汽夏利错付终身?看看博郡的名声和实力就知道了。
如果说蔚来、小鹏、威马是造车新势力中的一线品牌,理想、拜腾们是二线品牌,那么,博郡最多只能算三线。

这个成立于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若非2019年4月的那个品牌之夜,就连业界都几乎无人知晓。

在这个品牌之夜,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爆出不少“猛料”:“对标特斯拉”,“在蔚来都拿不到地的上海拿下了临港地区600多亩制造基地”,这些信息点让人们立刻记住了这个神秘的品牌,有政府后台的传言更是让大家肃然起敬。

不过,刚过去一个月,博郡就因拖欠员工2018年年终奖被起诉,且至今尚未发放。

2020年1月,博郡还被曝拖欠供应商货款。其供应商北斗星通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对博郡汽车应收账款减值约617万元。公告称,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博郡汽车对公司的应收账款从2019年7月便开始逾期,目前博郡整车整体项目均处于停工状态,回款可能性很小,因此对其所欠应收账款计提了减值准备。

2019年初拖欠员工年终奖,当年7月起拖欠供货商货款,从这些信息点可以发现,博郡早在2019年上半年,资金链就已吃紧。

一汽集团和博郡的合作,又是什么时候呢?

2019年4月29日公告双方将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10月23日,合资公司成立;11月20日,合资公司取得了营业执照。

也就是说,在合资公司成立前,一汽集团应该对博郡的资金问题有所觉察,但还是选择了一意孤行。

据内部人士透露,在合资之前,不少集团管理层就曾质疑博郡的资金问题,但博郡单方面宣布与中化国际旗下的银鞍资本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将融资25亿元,给一汽方面吃了颗定心丸。

在合资重组这种重大事件面前,一家国有企业会因为听信对方画的“饼”而决定合作吗?这显然无法让人信服,更关键的原因,恐怕是一汽集团方面需要对这项合作给出一个理由。

“博郡融资安排无法予以核实,在这种情况下,一汽方面仍坚持重组,且未审查博郡融资的任何合同。”此次举报一汽违纪违法的员工(从夏利去往博郡)表示。

这种情况下,夏利的消亡,更像是一汽和博郡双方的一场“阴谋”。

根据双方协议,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应在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30日内完成首期交付出资10亿元,而截至目前,博郡方面仅缴付资金1400万元。博郡需要替一汽夏利偿还的8亿元债务也分文未付。

接下一汽夏利生产资质和厂房设备的天津博郡,根本没钱运作。

2020年本该是博郡交付量产车的重要一年,但量产车还没见到影子,其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就跳槽去了奇瑞。

没钱、没技术、没知名度、没盈利能力的博郡,接下来如何维持新合资公司的运营?资本界基本无望,如果其背后的地方政府股东不出手相助,或许就只剩卖身一条路了。

可惜一代神车夏利,最终毁于三线新势力之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