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人Joji澳日混血最新专辑Nectar迷人音韵油管Pink Guy是joji吗

本文主角Joji对绝大部分港人而言是个陌生名字,但热爱Lo-fi音乐、紧贴潮流的九十、零零后朋友都很可能是他的粉丝,这位网红音乐人近日公布最新专辑《Nectar》推出日期后再度成为焦点。见他穿起件红色bomber jacket散发出潮人pop star气场,听下他动人又迷幻的慢板电子音乐,实在很容易被其出众才华迷倒……等等!这副混血亚洲面孔倒是有点熟口熟面?!

重口味笑匠还是才华音乐人? 迷人音韵杀你个措手不及

试听:Joji – SLOW DANCING IN THE DARK

无错,他就是facebook、youtube常见那个“Pink Guy”!笔者还记年前见到其影片以为是《Jackass》一类,怎料到疯狂玩味画面以外,片中乐曲制作是出色又用心,自此便留意到这位自称Filthy Frank的趣怪笑匠。后来得知他以Joji的身份推出专缉后爆红,粗糙的Lo-fi音乐亦变成登上大台的R&B、Hip Hop,细心聆听更会发现曲词对忧郁心灵起到治愈作用。

重口味笑匠还是才华音乐人? 迷人音韵杀你个措手不及

回想他做Filthy Frank时的重口味笑话,当真不分轻重什么都可开玩笑,世间的生殖器官都被他嘲弄过了……而最大的玩笑莫过于对自身价值,一位如此才华洋溢的音乐人竟甘愿饰演恶心笑匠?就算毫无偶像包袱,也怕观众会因这怪形怪相而轻视、甚至漠视你用心制作的音乐吧?可见Joji这不理后果的随性态度是较像艺术家的身分,懒洋洋的神态与oversized服饰非常相衬,每件都犹如为他度身打造。

重口味笑匠还是才华音乐人? 迷人音韵杀你个措手不及

正如Joji曾戏言“An un-aimed arrow never misses”,一切都随遇而安,他的衣着打扮亦跟其行事作风一样变幻莫测,时而80s街头,时而modern nerd。但重点永远在于那杀人不见血的乐韵,令你不知不觉无止境地loop下去……

一切都始于那个“filthy frank exposes himself”的视频。这似乎是joji第一次在荧幕前将自己本人的身份暴露在公众之前(除了之前拍摄的vlog)。之前那个anti—everything的papafranku一反常态,安静的坐在厕所里,对着镜头前说,前些天自己住院了。他一直很痛苦,也吸毒,做了很多蠢事。他创造了很多角色人格,但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这个视频随后立即被删除,但人们第一次有机会听到这个年轻的日澳混血的youtube红人的真实声音。反PC,反传统,以嘲弄为内核创造新式娱乐方式,甚至可以被称为油管独特的新媒体。集这些于一身的filthy frank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对抗着互联网。就像对待南方公园一样,很多人无法弄清“角色扮演的表现不等于在传达一种价值观,而是以娱乐精神进行反讽”这件事情。“They get triggered”成为新的话语潮流横亘在互联网交流领地之上,而这也是他在对抗的一部分。
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可以在youtube上肆无忌惮的挑战禁忌,猛烈抨击各类“愚蠢”的团体,甚至可以说出“We support prejudice equality”这种可以充当网络活靶子的歧视言论。haters堆积如山,评论区惨不忍睹,收到死亡威胁更是常有的事情。他和idubbbz maxmoefoe等狂人高歌一路,将嘲弄精神变成了真正的行为主义甚至是行为艺术,连油管大头pewdiepie也算是他的粉丝。我单方面的认为他是一名网络革命家。社交网络的发展在近几年迎来了一个微妙的转折点,随着圈子的扩大化以及虚拟化,人们将更多的精力以及自我认同投入其中。在纸媒衰落的时代里,很多人鲜有解构,而是投身在虚拟联络的沉浸式体验中,网络文化有着巨大的话语权力,大视频主和粉丝成为了主导和被主导的关系,整体呈现一种虽丰富却极端排外的趋势。

虽然打着文化交融的旗号,但从充满性玩笑,垃圾梗以及仇恨言论为主导的评论区可以窥见,“get triggered”这种脆弱敏感的自我宣泄才是如今网络交流的真实所在。人们将自我过度投射于虚拟媒介,导致实体自我真空,盲从与虚伪构成了舆论与交流方式。而他的出现,无论是是否有意,都在客观上挑战着这种敏感神经。他的许多批评性的视频以一种荒诞并且极度嘲讽的形式被演绎出来,将因果论从语言中抽离并形成新的语言形式,这种改变无疑是革命性的。相比之下,他的老友h3h3production就显得有些教条化和情绪化,很难有结构性的影响。当然,不真正客观理解tvfilthyfrank的人也形成了新的体制化圈子,也有很糟糕的负面影响,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这大概就是我眼中的youtuber joji。而当人们一度以为他会将他的filthy帝国建立得更加庞大的时候,他竟然退出了。

“当我开始这一切的时候我还在澳大利亚上大学,我也有自己的生活。”那个视频里提到。很肯定的是,他的精神压力是空前的,他所对抗的群体实在庞大,并且成为热门视频主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没有一个很好的创意团队是很难运营的。他的视频仍然是一种低成本的运转方式,并且不算是经营类的,无论在物质和精神上的回报都比较低。虽然他在视频中声称自己52岁(笑),事实上他只是个23岁的男孩罢了。那次“expose himself”的经历,让他逐渐放弃了做那种视频,从而转向了他从小热爱的音乐创作。音乐的类型也从“色情嘲讽”转变为了新式的具有个人风格的电子音乐,和海尔兄弟等的合作以及庞大的粉丝基础也注定他会有不俗的表现。在之前一首《rain on me》中他唱到:“别责难我。”专辑in tongues的封面是joji本人溺水的照片,那个当年的demon of youtube陷入了太多的自我纠缠。经历了抑郁,神经创伤,以及自我认定问题,他就像一个潜行的溺水者,在只属于他的世界里痛苦的寻找着自己。在上个月的访谈里,他宣布自己不再做视频,准备专心做一名音乐人。大概真心喜欢他的人一定会尊重他的决定,并且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真正的从pink guy的粉色皮囊中露出他自己。This is Joji,please dont rain on him(and his music) 😀

重口味笑匠还是才华音乐人? 迷人音韵杀你个措手不及

全新单曲《Window》来自 Joji 感觉像“磕大了的宫崎骏”的 EP,我们和他聊了聊他的“一点点 trap”风格,还有从五年级就开始往 YouTube 上传视频的经历。

日本之子、恶搞鼻祖、极客之心的破坏者……这就是你现在必须要认识 Joji 的理由。你可能没意识到曾经在 YouTube 上看过他的搞怪视频,因为在那里他有着另一番身份:Pink Guy 和 Filthy Frank。Joji 用这两个别名制造了无数的恶作剧视频,甚至还借此教会将近七百万订阅者如何用日语说 “suck my dick” 这样的词汇,但其实这位25岁的大男孩生活中相当腼腆。

Joji 是日澳混血(但实际上他从没在澳大利亚生活过,而且更喜欢管自己叫“半个白人”),四年前才从东京来到纽约学习,从此便忙得一发不可收拾:随性完成的唱片居然登上排行榜榜首,也正是这个时候制作的 Harlem Shake(哈林摇)搞怪视频让原曲制作人 Baauer 赚得盆满钵满,让你疯狂地舞动了整个2013年。虽然 YouTube 上过百万的视频浏览量令他积累了不少人气,他 The Lonely Island 组合式的搞笑歌曲不仅让他开始在 iTunes 排行上占有一席之地,那张滑稽且有些粗俗的专辑《Pink Season》还让他(准确说是 Pink Guy)登顶 iTunes 榜单。仅听其中的歌名《Über Pussy》《Small Dick》和《Rice Balls》便能对整张专辑的调性略知一二。

不过在接下来的发展中,他选择沿着同辈歌手 Troye Sivan 的老路,从视频博主转型为正经音乐人。但现实是 Joji 并未收获主流厂牌的青睐,走上星光闪闪的流行偶像之路。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是纽约团队 88rising,这家实力超群的音乐厂牌/经纪公司/制作团队/现象级网站如今已是嘻哈先锋的聚集地。在诸如韩国说唱明星 Keith Ape、来自雅加达的 Rich Chigga 和中国最红的说唱团队 Higher Brothers 等光环的加持下,共同构建起亚洲音乐的梦之队。

出于对 Joji 多面性的赏识,88rising 向他提出了合作的邀请,他也欣然接受。在制作完第三张以 Pink Guy 为名义的专辑后,Joji 需要一个支持他制作“严肃音乐”的地方,结果证明“严肃音乐”棒极了。在今年四月,Joji 推出了极简而复古的新歌《i don’t wanna waste my time》,紧接着在七月发布了湿乎乎的《rain on me》 ,随后又和 Higher Brothers 合作了洗脑单曲《Nomadic》。

然后我们来看现在。《In Tongues》作为他的首张EP(已于10月24日面世),我们已经领略到了一曲暗黑神秘而抒情的《Will He?》。接着要发布的《Window》的 MV (现在我们得以一窥预告)由 Joji 最为交好的 BRTHR 组合担任导演(这对年轻的双人组亦是 The Weeknd 的《Party Monster》和 Travis Scott 的 《Butterfly Effect》在视觉上的幕后功臣),而本次他们选择前往上海进行拍摄,整个过程给他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主要是我在水下的镜头,”Joji 向 i-D 介绍。“MV 松散地勾勒出一个女孩穿行在这座未来之城的故事,她为了救出我斩妖除魔。我来扮演通常‘落难少女’的形象。”

为了进一步了解他口中的那个落难少女,我们给正在纽约公寓里休息的 Joji(也就是日语版的 George)打了通电话。粉丝们知道 Joji 并不习惯接受采访,“我可不擅言谈,”他在我们发问之前打了个预防针。整个 MV 看下来,感觉的确比之前发布的作品都要更为惊艳(主要是斩妖除魔的部分),接下来你也可以通过这些趣事更好地了解他,比如他的摔跤入场音乐是什么,他最中意的 meme 是哪个,以及他只在晚上出门的原因。

你好 Joji!你正待在公寓里和我们通话对吗?什么地方最能让你有回家的感觉?

事实上哪里都没有。我在日本长大,当时像我这样的混血儿还不多见,所以人们都觉得我们是局外人,外国人,但实际并非如此。后来我到了纽约,但对美国一无所知,不过美国人的确能把我看做普通人加以接纳,这一点比日本要好得多。我猜我的骨子里还是把日本当做自己的家,只是他们不这么对待我罢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喜欢做一个局外人,这样更有意思。

你在高中时是怎样的?

在我的记忆中,当时我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学生,总是唯恐天下不乱。不然我也不可能和朋友们玩起音乐:我们总是写歌拿别的孩子和老师开涮。这么多年过去我绝对是低调了不少。

还记得你第一次上传到 YouTube 上的是什么内容吗?

当然记得。那是我五年级的时候,还是 YouTube 建立初期,我发的是一条跟朋友们跳霹雳舞的片段。没错,我小的时候学过一点霹雳舞……后来我意识到自己的身子骨太柔弱了,根本不是干这行的料。如果说是职业生涯上的话,第一个应该是我穿着粉色套装做些有的没的的视频。

听起来确实是你的风格。是几年前生病的经历让你转向音乐生涯的吗?

是的,你说的没错。那段经历让我意识到一切是多么脆弱,我也认识到自己必须勇敢地改变过往的一切生活方式,因为身体已经开始吃不消了。我只想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声音中,开始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向正轨。

你是如何找到自己声音的呢?

从小时候就听过很多 Radiohead 乐队和制作人 Flying Lotus 的早期作品,所以让我喜欢在创作上有机结合现代和古典的曲风。并且我还是一个以取样为基础的创作人,我会经常把自己随性弹奏的旋律记录下来,之后随机挑选取样。说唱歌手 Donald Glover 给我巨大的影响,毫无疑问,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我只想跟随他的脚步。不过我也会从时下急速变化的流行文化中获得启发,而我也正在学着去研究它,与时代脉搏的结合能让我紧跟今日的流行,同时保持着对音乐的探索。我享受着玩 trap 的感觉,尽管我并不准备在这个节奏上说唱。在这张 EP 确实有一点点很轻的 trap 的影响,但并不是全部。

你觉得这张 EP 最适合做哪部电影的配乐?

这个问题很有趣,我想也许是电影《HER》。整体风格跟电影的氛围挺搭,但也有一种宫崎骏磕大了的感觉。

完美。这张 EP 推出时感觉如何,紧张吗?

我是个心思很重的人,不管什么事总会先紧张一阵。我还有个习惯,只负责作品面世,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与我无关了。我只接受周围朋友们对我的点赞或者吐槽。对于公众的议论我选择视而不见,并且会一直这样下去。

想法够独特。所以你是怎么想到找 BRTHR 来拍这个视频的呢?

我们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将来也打算有更多的合作。他们也正好在帮我做些专辑封面设计,所以他们能理解我想要呈现出的粗糙感觉,从而更精准地将拍摄重点突出和放大。他们也说我的声音呼应了他们的视觉风格,所以整体来说效果不错。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想为 EP 中的主打歌拍摄 MV,但后来他们选择了一首更为平缓的歌曲来创作,因为他们觉得和缓平静的曲调与节奏紧张的视频能碰撞出更大的火花。

你觉得还有什么事让人紧张? 名气算吗。你走在大街上会不会经常被人认出来?

可能每次出门都是如此。现在我只会选择深夜或清晨出门,这两个时候街上的人还不多。我确实会因为越来越大的名气所紧张,但我也对拥有着一切心怀感激。铺天盖地的呼喊声算是甜蜜的负担,人们会为我而兴奋尖叫,我也希望自己能给他们带来快乐,我想是这样的。

人们对你最大的误解什么?

人们觉得我相当悲伤和忧郁。我觉得应该是我生病那段时间。我的隐退是由于我想给自己留出些时间,我是个相当内向的人,也不太和人互动,就这样在人们视线中消失了三年。其实我就是想让自己休息一下,仅此而已。还有一个误解是关于网上说我身高是5’7(约1米74),但实际上是5’9(约1米8)。我知道自己肯定到不了6’(约1米82),但也肯定比5’7要高…所以最好有人改一下。

交给我吧。我们最想问的一个问题:你K歌必点的曲子是哪首?

Oasis 乐队的《Champagne Supernova》。

你最喜欢的 meme 是哪个?

这个图说起来有点猥琐,但那张图的文字是“当妈妈说晚餐吃披萨时(when mom says pizza’s for dinner)”对应的是有个人抓着女孩的屁股。它不受欢迎是有原因的,我想可能是因为整个想法都很有问题吧。这张图暗示的是,当你知道晚餐吃披萨时实在太忘乎所以以至于抓了你妈妈的屁股。

如果你玩摔跤,入场音乐会是哪首?

一定得是 Limp Biscuit的《Hotdog》,气氛棒极了。

最后一个重要的问题,你认为自己老了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我想应该和乡村里田间地头的老人们没什么区别,手里牵着狗,背上挂着猎枪。没有家人和朋友,就一个人坐在走廊边的摇椅上,要是有小子敢过来占我家便宜,我就掏枪或者放狗咬他。

Credits:

作者:Frankie Dunn

摄影:BRTHR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