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百亿地王思明区2020P01地块围标上海泰鸣是中骏集团的马甲吗

【吸收财讯】这是虾米情况,为什么现在都开始哄抬价格,是恶心了谁呢?-> 4月22日上午,厦门迎来今年首场土拍。上海泰鸣以103.55亿元竞得厦门思明区2020P01地块,成交楼面价50599元/平方米,溢价率43.8%,这块地不仅刷新厦门单价和总价的记录,也成为厦门历史上第一个破百亿的地块。

在聚光灯下,这块地的竞得者上海泰鸣迅速引发围观。这个能出手百亿元的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究竟有何来历?而在业内传出上海泰鸣为中骏集团“马甲”的消息后,中骏集团却迅速否认。在这扑朔迷离的事件背后,这块高价地是否卷入一场“围标”?

中骏“马甲”?备受关注和争议的上海泰鸣,究竟有何来历?

在昨日的土拍现场,有业内声音传出,拿下超百亿地块的上海泰鸣就是惯常在厦门拿地的中骏集团的“马甲”公司。但是,昨日下午,中骏集团迅速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拿地事项。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获悉,上海泰鸣于2020年4月9日注册,注册地址是上海市闵行区沪青平公路277号5楼,法定代表人蔡思鹏,企业类型为港澳台法人独资,工商登记行业为批发业,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销售、金属材料销售、五金产品零售、市场营销策划。

进一步查询得知,上海泰鸣的股东为达源国际有限公司,是一家香港公司,持股比例为100%。上海泰鸣为达源国际有限公司于今年4月12日新增的对外投资公司。除此之外,天眼查并无达源国际有限公司的更多信息。

记者再通过香港公司查册中心查询,达源国际有限公司背后的股东为悦泰发展有限公司。而悦泰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为 “保信(中国)置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而保信(中国)置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实际上是中骏置业的间接全资子公司。

根据中骏集团2010年上市时发布的招股书,中骏集团注册于开曼群岛,保信(中国)置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是中骏集团的二级子公司。

另据中骏集团的公告,中骏集团也曾在2016年用保信(中国)置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来收购位于泉州市两项目的股权,公告中称保信(中国)置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为中骏置业“间接全资子公司”。

此外,据媒体报道,悦泰发展有限公司在公开市场拿下过上海闵行区华漕镇MHPO-1402单元42-07地块、南昌DAJ2017068地块、江苏徐州铜山区2017-27地块,这三个项目均为中骏集团旗下项目。

在超百亿元高价地轰动全国的同时,中骏集团一时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但是,中骏集团的连续否认也为此事蒙上了疑云,这此中究竟有何缘由尚未能得知。

涉嫌“围标”?

就在中骏集团连续否认的同时,亦有媒体指出,在竞拍现场,中骏集团和上海泰鸣同时出现,并且交替竞价,使得地价屡被抬高,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块百亿元的高价地也将被指向“围标”的可能。

根据《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关于2020P01等三幅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开出让公告》中商品房的预售要求,竞买申请人之间不得私下串通,采取“围标、串标”等方式排挤其他竞买申请人、干扰拍卖活动、破坏公平竞争、谋取不当利益等。如有上述行为,一经查实出让人将取消竞得人的竞得资格,解除出让合同,无息退还土地出让价款,竞买保证金不予退还。并且将该企业列入诚信黑名单,限制其及其关联企业(指与该企业具有直接或间接控股关系的企业)今后不得参与厦门市土地矿产资源交易市场拍卖活动。

但是,目前有限的信息尚不足论断,至于这块黄金地块是否存在围标,还有赖于厦门相关政府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同时,根据厦门市人民政府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要求,厦门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有权对本次出让商品住宅的预售及销售价格进行限制。其中2020P01地块宗地内商品住房的销售均价不得超过70800元/平方米。在厦门业内人士看来,“按照目前破5万楼面价,限价不能超过7万,中间的盈利空间并不大”。那么,如果中骏集团和上海泰鸣“实为一家”,那么,为何又“互相加价,进而推高楼面价”呢?

实际上,中骏集团在厦门拿下高价地并非首次。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12月,中骏集团以总价38.05亿元竞得厦门枋湖2018P03地块,楼面价39090元/平方米,溢价率18.4%。时隔一年后,2019年11月19日,中骏集团再次以59.4亿元的总价拿下厦门湖里2019P01地块,成交楼面价4.51万元/平方米,溢价率超过30%。这一次的拿地,同样位于厦门岛内,同样刷新了厦门地价总价记录。目前,该地块上的项目尚未入市。

昨天成交的思明区2020P01地块,同样位于厦门岛内,楼面价也高于湖里2019P01地块。业界人士表示,无论这块地的“实主”是谁,都已经为中骏集团在湖里2019P01地块“解套”埋下了伏笔。

被抬高的厦门房价

作为疫情过后厦门的首场土拍,4月22日的激战具有额外的指向意义,土地市场的高溢价也将为楼市回暖作出铺垫。

从厦门土地市场来看,正是伴随着一次次高价地的拍出,房价一次次得以高攀。而在厦门岛内市场的买家中,高价地的得主往往聚焦在中骏集团、建发集团这些老面孔上。

2013年,建发集团以楼面价29935元/平方米拿下现在的建发央玺项目地块,在当时刷新了岛内单价记录。时隔多年,岛内再次供地。2018年9月,建发以总价57亿元,楼面价38102元/平方米,溢价率27%,刷新记录。直至2018年12月,中骏集团接棒建发集团,以38.05亿元楼面价39090元/平方米、溢价率18.4%竞得厦门枋湖2018P03地块。2019年11月,中骏又“二刷”记录,以 59.4亿元的总价拿下厦门湖里2019P01地块,成交楼面价4.51万元/平方米,溢价率超过30%。

不断“刷新”高价地的中骏集团和建发集团并没有自吃苦果,反而尝到了甜头。在2019年厦门本地房企销售排行榜中,建发集团和中骏集团分别以79.14亿元和57.46亿元的成交价格,占据12%和8.7%的市场份额。

而随着高价地的入市,厦门岛内约200万的人口也屡次见证了房价的破纪录。据CRIC数据监测显示,2019年厦门商品住宅成交面积143.06万平方米,共12799套,同比上涨103.54%,与2018年相比成交量实现翻番。其中,岛内商品住宅共成交27.77万平方米,同比上涨92.69%,均价方面,整体均价为38509元/平方米。值得一提的是,受岛内高价盘集中备案影响,有三个月均价超4万元/平方米,其中12月均价高达4.8万元/平方米。

据易居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100城年初累计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水平排序,厦门以41514元/平方米位列第四位,仅次于一线城市中的深圳、上海、北京。

厦门百亿地王涉嫌“围标”?中骏“马甲”疑云待解

4月22日上午厦门拍出的百亿地王,可能将入列中国土地出让史上“最蹊跷”的成交地块。

当天厦门共出让三宗地块,其中“思明2020P01地块”经多轮竞拍,由上海泰鸣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泰鸣)以103.55亿元的总价摘得,楼面价50598元/平方米,溢价率43.82%。

这一价格刷新了厦门有史以来的单价和总价地王记录。破百亿的总价,在全国范围内,也极为罕见。

上一次让业界印象深刻的,还是2016年上海静安拍出的百亿地块,闽系房企融信“一拍成名”,成为压倒房地产调控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了全国范围内,持续至今的严厉调控政策。

但蹊跷的是,这一次厦门地王背后真正的夺标者,却隐藏极深。

公开资料显示,最终夺标的“上海泰鸣”仅成立13天,注册资本只有100万元,此前从未在任何土拍中出现过,看似为此次土拍专门成立。为了隐藏真实身份,这家企业也煞费苦心。

根据天眼查,上海泰鸣于2020年4月9日注册,法定代表人蔡思鹏,企业类型为港澳台法人独资,工商登记行业为批发业,经营范围包括建筑材料销售、金属材料销售、五金产品零售、市场营销策划。

上海泰鸣的全资控股股东——达源国际有限公司(英文注册名:TIME SOURCE INTERNATIONAL LIMITED),2017年9月6日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根据香港相关规定,查询企业股权信息需要1-3个工作日,界面记者目前尚未得到关于达源国际的确切信息。

房企在参与土地竞拍时使用“马甲”公司或项目公司是一种常用的手段,一方面可以隐藏真实身份,避免锋芒太露,一方面也方便后期开发立项。

多个线索指向,上海泰鸣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闽系房企中骏,但中骏方面却对记者表示,没有拿下地王,与拿地方上海泰鸣没有关系,也没有参与联合体拿地。

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公开查册信息,上海泰鸣的股东——达源国际有一名董事叫做黄伦,而中骏集团董事会主席黄朝阳的儿子也叫黄伦,他在中骏集团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和助理总裁。

此外,达源国际在香港的注册办事处地址是铜锣湾希慎广场2801室(查册信息原文为“RM 2801, HYSAN PLACE, 500 HENNESSY ROAD,CAUSEWAY BAY”),而根据香港最大的股市资讯分析平台阿斯达克财经网,上市代码为01966.HK的中骏集团在香港的注册地址正好也是“Room 2801, Hysan Place, 500 Hennessy Road, Causeway Bay”。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中骏内部有一名财务员工名叫蔡思鹏,和上海泰鸣贸易的法人同名。

一位参与了今日竞拍的房企高管也向记者表示,“最后拿地的是中骏。”

根据公开资料,今日共有14家企业(或联合体)报名了思明2020P01地块,包括深圳平安、上海泰鸣、中骏、杭州建杭、中海、融创、鑫、杭州绿城、旭辉、建发、首开&保利&

、国贸、珠海华发、金茂。

截至目前,没有其他任何一家房企公开表示中标了该地块。

为什么中骏极力撇清与“马甲”公司上海泰鸣的关系呢?

“可能在这个时间点拿地王太敏感了,中骏想低调一些。”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此前中骏曾屡夺厦门岛内地王,被打上了“抬高厦门房价“的标签。

厦门楼市一般分为岛内、岛外两个市场,厦门本岛面积不大,分思明区和湖里区,土地资源稀缺,极少有新地块出让,一直是房企争夺的重要战场。

去年11月19日,中骏曾以近60亿元的价格拿下枋湖2019P01地块,楼面价45103元/平方米,刷新楼面单价记录。

除了不想出名,中骏也很有可能因为这次操作,面临天价处罚。

参拍房企里有一家叫做“杭州建杭”的公司,根据天眼查,浙江建杭置业有限公司在2019年8月13日成立,至今还不到一年,股东为两个自然人,分别叫做骆江川和潘洪祥。

中骏与这家房企也有关系,据天眼查,中骏参股的杭州润益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和浙江建杭参股的浙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杭州滨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有两名共同高管,分别叫做毛伟杭和郑江文。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了“厦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关于2020P01等三幅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开出让公告”,其中明文规定,竞买申请人之间不得私下串通,禁止围标、串标,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如果中骏除了主体参与竞拍,还携带了一个甚至两个马甲一起竞拍,哄抬地价的话,即将面临罚没保证金、列入黑名单等严厉处罚。

保证金金额是:一家14.4亿元,两家就是近29亿元。

从整个土拍过程来看,中骏和上海泰鸣叫价也是最积极的。

思明2020P01地块起拍价72亿元,中骏一上来直接报到90亿元,随后融创报价91.35亿元,不久中骏报价93亿元,随后上海泰鸣报价95.25亿元,鑫万豪报价95.4亿元,上海泰鸣报价98亿,鑫万豪报价98.25亿,上海泰鸣报价突破100亿元,最终上海泰鸣以103.55亿元竞得思明2020P01地块,溢价率达到了43.8%。

一家仅注册13天的空壳公司,凭什么拿下了厦门最为稀缺的土地资源?中骏为何与关联紧密的马甲公司一起哄抬地价?厦门市政府相关部门是否清楚每一家参拍企业的背景?如果坐实围标,厦门政府该如何回应?

围绕厦门103亿地王,还有很多未解之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