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宝斋商标争夺战武汉荣宝斋被宣告无效庄虎臣荣宝斋创始人及其后人

【吸收财讯】这老北京的玩意能让你们拿了去吗,鬼吹灯都见过荣家啊,有武汉啥事啊?-> 北京日报客户端4月23日消息,北京荣宝斋是经营文房四宝的老字号,但武汉市荣宝斋也是一家经营乐器的老店,双方针对“荣宝斋”的商标问题打起了官司。23日上午,记者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召开的线上新闻发布会中获悉,经两级法院审理,武汉荣宝斋的注册商标被宣告无效。

北京荣宝斋店铺前身为“松竹斋”,始建于清康熙十一年,1894年更名为“荣宝斋”,至今已经有三百余年的历史,其拥有三枚核定在毛笔、墨汁等商品上的“荣宝斋”商标。

而在武汉市,也有一家经营了近百年的“荣宝斋”,主营乐器,其也成功申请了一枚“荣宝斋”商标,核定使用在乐器等商品上。北京荣宝斋认为该商标侵犯了其拥有的商标权,向原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商标无效。

原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北京荣宝斋拥有的三枚商标构成驰名商标,而武汉荣宝斋申请的注册商标文字、字形、呼叫与三枚驰名商标相同,其注册和使用易误导公众,并减损北京荣宝斋商标已为公众熟知的商标显著性,故对武汉荣宝斋的商标裁定宣告无效。

武汉荣宝斋不服该裁定,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其表示,两地荣宝斋经营的商品不属于类似商品,两荣宝斋的存在也是基于历史原因形成,武汉荣宝斋已经营近百年,不会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北京知产法院经审理认为,在武汉荣宝斋商标申请日前,北京荣宝斋的三枚商标已经构成驰名商标,双方商标的文字和呼叫均相同,两类商品的消费群体也有较大重合,法院认为,这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两方的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

对于武汉荣宝斋称其使用“荣宝斋”有一定历史渊源的观点,法院认为,这属于商号使用行为,所产生的商誉并不当然及于其现注册的涉案商标,涉案商标的注册应予宣告无效,故一审判决驳回武汉荣宝斋的诉讼请求。

武汉荣宝斋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维持了一审判决。

荣宝斋 经理侯恺荣宝斋 经理侯恺

2月14日2时50分,当很多异乡人奔走在回家的路上,大街上的年轻人忙着与情人约会的时候,在北京南城万明路家中,被誉为“民间故宫掌门人”的荣宝斋老经理侯恺,安静地走完了自己93年的人生历程。

侯恺是优秀共产党员,杰出的无产阶级文艺战士,功绩卓著的中国书画艺术传播者和经营者。他27岁主政濒临破产的琉璃厂南纸店——荣宝斋,为了不存私见,侯恺放弃了自己的美术创作。因为他刻苦经营,荣宝斋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成为最有价值的文化品牌。侯恺的一生,对保护国家文化遗产,向世界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在荣宝斋36年,从老一代齐白石、徐悲鸿、郭沫若、傅抱石,到新生代启功、董寿平、黄永玉、范曾等,侯恺以“店小二”的低姿态,广推画家,成了书画艺术家的“知音”,将荣宝斋打造成了“民间故宫”。2009年,侯恺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评为“新中国60年百名优秀出版人物”。

不过,作为山西人的侯恺,其早年的革命生涯,与山西抗战紧紧联系在一起。

侯恺1922年(民国十一年,壬戌四月初六)出生在山西省辽县(今左权县)上交漳村。虽然今天这个村庄因为修水库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漳河边上的贫困家庭却给侯恺最早的做人信念与艺术滋养。他“念滑嘴”背会了《百家姓》、《三字经》、《上论语》等蒙学读物,但是不识字。1936年,年仅14岁的侯恺进辽县城华丰蛋厂打杂。第二年7月,因日本侵华致使蛋厂倒闭,他只得返乡继续为地主干农活,这年10月,年满15岁的侯恺出任编村儿童团团长,表现出色。1938年9月,进《新华日报》、《胜利报》联合办事处做发行工作,同年入党。

1941年秋,“太行鲁艺”招生,19岁的侯恺报了名。冬天,他考入鲁艺美术系,同时任鲁艺教务干事。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山进行“五月”大扫荡,在左权将军殉国的那场“十字岭血战”中,侯恺死里逃生。7月7日,太行军民公祭左权将军,侯恺参与了左权将军巨幅遗像的绘制。

1942年9月太行鲁艺停办,侯恺等鲁艺学员被送往延安深造。当到达晋西北120师司令部时,贺龙劝说他们留在晋西北创办了“晋绥鲁艺”。一年后,“晋绥鲁艺”停办,侯恺被调往晋绥抗日救国联合会任文书科长。1944年秋,晋绥边区新民主主义教育实验学校成立,侯恺出任教务干事;其美术作品《锄头与枪杆》获七七七文艺乙等奖,奖金200元。

1945年春,侯恺调入晋绥文联任专职美术创作员。1945年9月10月,在我党我军组织的攻打太原战役中,他利用画笔发动群众,鼓舞士气。在孝义、文水、汾阳一带,创作了一系列壁画(街头宣传画)和参与演出活报剧,揭露地方割据政府的反动统治。同年底,返回兴县,进《晋绥日报》任美术编辑。

1946年春,由著名作家孙谦主持,侯恺与杏花村汾酒厂老板的女儿杨娜结婚。1947年冬,回到太行根据地进入华北新华书店总店编辑部工作,为《大众报》美编。这期间,他与赵树理共事,受益匪浅。1948年冬,在石家庄出任大众美术社副总经理、编辑室主任。1949年底,在妻子去世一年后,侯恺与话剧演员白燕结婚。进京后,侯恺在国家出版总署任美术科长。1950年夏,任荣宝斋党委书记、经理。

在荣宝斋工作了36年,侯恺赢得了所有人的赞扬。作为一名共产党干部,最为难得的是,在历次运动中,他没有整过一个人。当反右运动开始后,“上面”给的压力很大,像荣宝斋这样与传统文化打交道的单位,有不少传统文化的痴迷者,其家庭背景也各不相同。上级领导指责侯恺:“别人打老虎,你连个苍蝇也打不了!”侯恺一瞪眼:“我们的生意我最清楚,你们说我打不了,你们去当经理,这经理我不干了!要打先打我!”

不过,话虽说得痛快,面对“上面”左右摇摆的瞎指挥,侯恺也非常犯难。他经常独自到天坛公园坐着苦思冥想。所以,那里被荣宝斋人亲切地称为“侯恺发愁处”。

为山西人所熟知的书画大家董寿平,家学很好,当年在北京却是一名普通工人。侯恺听说后,亲自找到董寿平,将董寿平调入荣宝斋做职业画家。而范曾刚出道,侯恺组织了大型活动,到日本宣传范曾。侯恺与书画家交往的故事有很多,但是,侯恺并不喜欢讲这些,他说:“我又不是为他们活着。”他自己没有保存很多名家作品,除非朋友送他,他不会开口要画。在他家的客厅,挂的是郭沫若送他的一幅字,吴作人送他的一幅画,他自己把玩的是启功送他的黑色折扇。再多的,侯恺没有了。记者曾经问他:“你曾那样推荐范曾,为什么没有他的画?”侯恺说:“我不喜欢,把所有人画成一个样子,有什么好?”

侯恺一生爱抽烟、爱喝酒。很多时候有人劝他戒烟,说不抽烟有利健康。侯恺不屑地说:“哼,贺老总(贺龙)是抽烟抽死的?彭老总(彭德怀)是抽烟抽死的?”在他参加革命的早年,在晋西北曾在贺龙手下工作,在太行山曾在彭德怀手下工作。而贺龙、彭德怀的遭遇,也让他这个老部下有点忿忿然。而侯恺喝酒,多数情况喝杏花村汾酒,量不大,但是天天喝。

侯恺有四个儿子,侯恺叫他们是“四条汉子”。受家庭影响,他的四个儿子都成了画家。其中次子侯晓明是山西大学美术系毕业,和著名电影导演米家山同班同学。

侯恺晚年一直由四子、著名国画家侯晓东陪伴。父亲去世后,侯晓东接受了记者电话采访。他说,虽然近半年来父亲的身体已大不如前,最近还出现了大小便失禁的情况,但是按照老人的一般状态,还算好。因为快过年了,晓东还约了清华池的师傅来为父亲修脚,老人对过年也非常乐观。可是,2月14日中午喝酸奶呛着了,造成呼吸困难。家人赶紧拨打医院电话,等医生赶到的时候,老人又恢复了正常。家人、医生商量索性让老人到医院检查一下,就给侯恺穿外衣。侯恺问:“为什么要去医院?”家人、医生耐心解释。就在这个过程中,侯恺突然不好,然后就彻底放下了他热爱一辈子的革命文化事业。

2月16日,在北京八宝山东大厅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中国书画界、荣宝斋和亲戚朋友,最后与侯恺告别。在马年即将过去的时候,侯恺为自己正直的艺术人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是,中国书画界会记得他,因为他的人品、作风、功绩值得后人永远铭记。

最近,网上流传一组荣宝斋20世纪中期字画的收款单:

1200元可买一件明代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征明山水轴,一件王时敏山水卷;800元买一件沈周的设色山水卷;450元买一件陈道复牡丹图,八大山人花鸟轴也就600元……

左起:许麟庐、黄永玉、许化迟

据和平画店创办人、荣宝斋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经理许麟庐之子许化迟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初,父亲许麟庐的“和平画店”在齐白石的支持下开业,郭沫若、徐悲鸿、傅抱石、张伯驹、李苦禅、启功、黄苗子、黄永玉等都是常客。那时候齐白石不是很富有,直到去世也不富有。很多画家生前都不是很富有的,在1951、1952年,黄宾虹的画一元钱一张。

1957年1月11日,李苦禅“八哥桂花”47元。

1959年1月7日黄胄人物5件共95元,平均每件约19元。

1963年6月7日,陈半丁4件96元。

1963年6月10日,叶浅予一幅画100元。

1963年6月10日,李可染“春雨江南”原画一幅100元。

1964年4月3日,吴作人画7幅、妻子萧淑芳花卉6幅,一共13幅作品319元。

1978年10月19日,吴作人作品一件60元。

齐白石

诗人艾青曾说过,他收藏的几幅齐白石的画不是齐先生赠送的,而是花钱买的。当时齐老自称94岁,画价是每平尺4元钱,艾青为了请齐老题上款还多加了几块钱。即便按这个价格,当时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就可以买两幅齐白石的画。

1950年前后,黄宾虹在杭州西湖栖霞岭寓所

黄宾虹活着的时候,收藏家嫌他的画脏,黑乎乎的,送都送不出去。黄宾虹有次在上海开画展,只有一个人买他的画,黄宾虹激动坏了,送了他一堆,这个人叫傅雷。在1951、1952年,黄宾虹的画才涨到一元钱一张。

王雪涛

1977年,王雪涛的画12元一平尺,李可染是15元一平尺,陆俨少是8元一平尺。上世纪80年代初,天安门前的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外宾服务部”,吴作人的润格是一平尺5元钱,李可染8元,刘炳森6毛、8毛钱。

李可染

1981年,从香港回来的许化迟,仅花20多万港币就买下了外宾服务部的全部画作,超过9000张字画,包括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等人作品,“谁的都有”。

对比如今拍卖会上的天价字画,这简直是“白菜价”。当然,那时的钱与现在的钱不能比,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当时的物价以及人员工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部分人员工资:

部分物价:

鸡蛋每斤0.48元,

猪肉0.78元,

大米每斤0.23元,

白面每斤0.18元,

粗粮每斤0.1元,

蔬菜每斤在0.05至0.2元之间,

各类水果每斤也不会超过1元,

看电影0.05至0.1元。

那么,从20世纪到21世纪,这些大师作品的价格涨了多少呢?又出现了哪些天价作品呢?

黄宾虹

2011年中国嘉德秋拍中,黄宾虹作于1952年的《山川卧游卷》手卷以5290万元成交,创下了黄宾虹个人纪录。

黄宾虹作于1952年的《山川卧游卷》手卷

2014年5月18日,黄宾虹作于1955年的《南高峰小景》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以626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黄宾虹 1955年作 《南高峰小景》

2017年6月19日晚,黄宾虹巨制《黄山汤口》以7200万元在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起拍,最终以3亿元落槌,加佣金以3.45亿元成交。

此作品是黄宾虹绘画生涯中的绝笔巨制,其一生九上黄山,此作绘于1955年,这年黄宾虹92岁,患有严重的眼疾,他凭着记忆勾勒出了《黄山汤口》。

《黄山汤口》,立轴 设色纸本, 1955年作

黄宾虹的市场价值确属慢慢被发掘的,尤其在其诞辰150周年系列展后,其精品力作成为拍场焦点。这似乎也验证了他的那句话:我的作品,要五十年后才真正会为人所认识。

齐白石

2017年12月17日晚,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的“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中,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以8.1亿元落槌,加佣金9.315亿元成交。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

成交价:9.315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保利拍卖

齐白石的画在同辈中其实并不是最贵的,比如徐悲鸿等人有时的画作价格就比他的要高。但是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2011年拍出4.255亿元之后,一下子就把齐白石的画作的价格推到了顶峰。

关于齐白石的画值多少钱这个话题,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几幅齐白石最贵的画。

《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

成交价格:4.255亿

2011年5月22日

《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十三开)》

成交价格:9520万

2009年11月22日 北京保利

《花卉草虫镜心(十二开)》

成交价格:7280万

2010年11月3日

《山水册(八开)》

成交价格:7130万

2011年5月19日

《花卉四屏》

成交价格:5712万

2010年6月5日

《秋山图(立轴)》

成交价格:4088万

2010年6月18日

李可染

2015年11月15日晚上7:00,中国嘉德2015秋拍“大观之夜——近现代”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其中,李可染《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最终以1.84亿元成交。有趣的是,40多年前,荣宝斋花80元就把这幅约3.1平尺的《万山红遍》收入囊中。

《万山红遍》1964年 设色纸本 75.5×45.5cm

2017年6月19日晚,在嘉德2017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李可染《雄关漫道》以5500万元起拍,以765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8797.5万元成交。

李可染1964年作《雄关漫道》,中国嘉德2017年春拍拍品

2017年10月2日上午,蘇富比香港2017秋拍“中国书画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本场共291件精品上拍。其中,香港著名收藏家杨永德旧藏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以咨询价形式上拍,最终以1.07亿港币落槌。

李可染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

2017年10月3日,中国嘉德香港2017秋季五周年庆典拍卖会“观想—中国书画四海集珍”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其中,李可染六十年代“采一炼十”硃砂山水典范之作《丹霞秋色》以2900万港币落槌,加佣金3323万港币成交。

李可染《丹霞秋色》1964年作 镜心 设色纸本

2017年12月17日,北京保利“中国近现代书画夜场”中,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以1亿3800万元起拍,成交价为1.7825亿元。

李可染 《韶山 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成交价:1.78亿人民币

拍卖行:北京保利拍卖

李苦禅

李苦禅的作品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进入海外拍卖市场,价格不低。1990年他的二十四开《花鸟册》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5.4万成交。1993年在北京拍卖市场上,他的《松鹰图》以17.05万元成交。1994年他的《红河》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9.35万元成交。

李苦禅《松鹰图》

2002年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李苦禅的一幅《鹰》成交价高达6.05万元,另一幅《远瞩》以11.2万元成交,这些佳绩令海内外藏家刮目相看。

李苦禅 《英姿飒爽》

随着中国传统字画在海内外市场行情走高,李苦禅的作品也开始受到各路藏家的青睐和追捧,成交价在数十万元的作品大幅增加。2003年,李苦禅的精心制作《双鹰图》在嘉德拍卖会上获价187万;2005年李苦禅的大幅《英姿飒爽》以319万元成交。

李苦禅《赤峰远瞩》

上海嘉禾拍卖有限公司2012年春季拍卖会“《四海集珍》——近现代书画专场”上,李苦禅1981年作《赤峰远瞩》拍出了667万人民币。

陈半丁

(1923年)作 三友行吟图

在艺术品市场上,陈半丁字画作品十分抢手。尤其是步入21世纪后,随着中国书画行情的大幅攀升,陈半丁作品备受海内外藏家的追捧。

《松菊如此渊明犹在》

2003年《三友行吟图》在嘉德拍卖会上以110万元拍出;《花卉四屏条》被嘉德拍至390.6万元,此价创下陈半丁作品市场最高价。2004年他的巨幅《松菊如此渊明犹在》被中贸圣佳拍至140.3万元。2011年,陈半丁的《人物》在河南汇丰亮相,估价3万元,众多买家踊跃竞投,经过几十轮激烈争夺,最后被一位买家以9140万元人名币收入囊中。

此后,陈半年的书法作品价格一直居高不下。2015年,香港中远推出了陈半丁《菊花八哥》,估价45万至89万元,故吸引了众多藏家竞投,最终以946万元成交。

黄胄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纸本设色 1976年

北京荣宝斋早年经营的黄胃作品,其6尺人物画一般价位在60元左右。到20世纪80年代,黄胃的作品开始大幅攀升。90年代后,黄胃的作品频频在各拍卖会上出现。在2004年荣宝春季拍卖会上,黄胃的一幅大尺寸作品《洪荒飞雪》以550万元成交,同年黄胄的另一件作品《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在中国嘉德春季拍卖会上拍出了550万元的高价,创造个人书画作品拍卖纪录。

黄胄 驯马图

设色 纸本

204.5×141cm

中国嘉德2011春拍

成交价:RMB 60,375,000

到了2005年,黄胄作品每平尺最高价则翻了近一倍,达到13.3万元,北京保利2005年秋拍黄胄巨幅作品《丰收图》以1595万元成交。2011年春拍,黄胄的《驯马图》在中国嘉德拍卖上以6037.5万元成交,再次刷新黄胄作品的拍卖纪录。

黄胄 欢腾的草原

RMB 128,800,000

2013年,黄胄的扛鼎之作——《欢腾的草原》以1.288亿元成交,创下了黄胄最高作品拍卖纪录,荣登2013年全球中国书画拍卖价格榜首,同时也是当时内地秋季拍卖市场上唯一过亿作品。媒体因此将2013年称为“黄胄年”。

黄胄 《日夜想念毛主席》

纸本镜心

1976年作

尺寸:166×96.5cm

备注:赵朴初上款

在广东崇正2017春季拍卖会上,黄胄曾花20年之功反复打磨的巨制《日夜想念毛主席》以3800万元起拍,最终以5750万元成交。

叶浅予

叶浅予 藏族舞蹈

立轴 设色纸本

135 × 134 cm

1964年作

中国嘉德2010秋拍

成交价:RMB 2,968,000

叶浅予作品市场, 据雅昌艺术网监测统计,2007年春季,叶浅予的作品均价为8980元/平方尺。自该年度秋季始,他的作品单价指数开始攀升,达到63885元/平方尺。

以下是叶浅予历年作品成交记录:

1964年作 《藏族舞蹈》 立轴 设色纸本 编号:1856成交价:504.00万 日期:2010-06-07拍卖专场:中国书画专场

1991年作 巴安弦子 立轴 纸本

1991年作 《巴安弦子》 立轴 设色纸本 编号:6960成交价:265.00万 日期:2010-11-14 拍卖专场: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

1978年作 《印度舞姿》 立轴 纸本

1978年作 《印度舞姿》 立轴 纸本 编号:5785 成交价:386.00万 日期:2009-11-10 拍卖专场:翰墨寄怀——周思聪、卢沉藏画专场

1991年作 雪山藏舞 立轴 设色纸本

1991年作 《雪山藏舞》 立轴 设色纸本 编号:2137 成交价:563.60万

吴作人

吴作人 《九牛图》

步入21世纪后,吴作人的作品走势强劲。2002年《九牛图》被中贸圣佳拍至49.5万元。2010年吴1982年作的《一览众山小》立轴在嘉德拍卖会上以560万元拍出。2016年吴1982年作《青海少女》立轴被被北京传是拍至897万元,同年,《鱼趣图》在香港荣盛获价616万港币,由此可见吴的画作价格居高不下。

《重庆大轰炸》

吴作人的油画比国画价格要高,一般作品动辄在百万元以上,2002年他的《轰炸重庆》被香港佳士得拍至172.4万港币;2007年,1956年作《金色海洋》被佳士得拍至816.7万港币,同年,1949年作《解放南京号外》在北京华辰以1232万元拍出,价格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

吴作人 战地黄花分外香 118×175.5 cm

尤值得一提的是:吴作人1977年作的油画《战地黄花分外香》在2003年嘉德获价352万元后,2013年再次被嘉德推出,不少藏家你争我抢,最后被一买家以8050万元价格收入囊中,此价不仅创吴氏作品新高,而且比十年前成交价位上涨了20倍,这一成交价曾轰动海内外拍坛。

1964年作 篆书《风展红旗如画》 立轴 水墨纸本

吴作人的书法亦有不错行情,2013年《书法同求大道》四字被荣宝斋(桂林)拍至3.36万元;2013年《书法》立轴被江苏九德拍至22万元;2016年吴1964年作《篆书风展红旗如画》立轴在嘉德获价34.5万元。

萧淑芳

萧淑芳 北京冬季的什刹海

木板 油画

53.5×40cm

中国嘉德2017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RMB 4,140,000

萧淑芳,吴作人的妻子。她的画融西方水彩与中国“没骨”画法为一体,色调明快,风格隽永,笔法简洁,意境清新,自成一家。在中国嘉德2017年秋拍中,萧淑芳的《北京冬季的什刹海》以414万元的成交价创造她个人作品的成交记录。

2017嘉德秋拍 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之萧淑芳《儿童游戏》

成交价:RMB 598,000

据雅昌艺术网的统计数字显示,2000年11月,萧淑芳国画的拍卖平均价格约为4000元/平方尺,而且上拍的画作数量非常少。2001年11月,其画作的拍卖平均价格已经涨到了约5600元/平方尺,2003年11月更是达到了8800元/平方尺。2004年6月,萧淑芳国画的拍卖平均价格突破了万元大关,并且在2005年12月达到了约1.3万元/平方尺。

1982年作 友谊长青 立轴 纸本

成交价:RMB103,040

萧淑芳油画的拍卖平均价格要高于其国画作品。2002年11月,其油画拍卖平均价格约为1万元/平方尺,2003年11月达到了4.5万元/平方尺。

1960年代 风信子 纸本水彩

成交价:RMB 46,000

除了国画和油画外,萧淑芳的水粉画在收藏市场上也有流通。2003年其水粉画的拍卖平均价格约为3900元/平方尺,2005年5月,价格涨到了约2.1万元/平方尺;2005年7月,又涨到了5.9万元/平方尺;2005年12月,更是冲到了6.9万元/平方尺的新高。

后记

以上艺术家作品价格的上涨,不仅是因为时代的飞速发展,人民收入的提高,还因为人们已经不满足于基本的物质生活,开始在追求精神层面的充实,相信艺术品的价值还会不断被发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