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平淘集集人去哪里了失联5月后现身张正平是哪里人欠了多少钱

【吸收财讯】玩消失就是不对啊,你看人家老罗把帐算的多清楚,欠归欠,还归还!2019年12月,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布公告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而后淘集集官方公告称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此后,张正平失联近半年,至今年4月底才再次出现在朋友圈,发出了朋友聚会的合照。->淘集集破产事件5个月后,其创始人张正平更新了朋友圈。 记者 | 林北辰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张正平近日在其微信朋友圈发布了一张合影,配文称“TJJ的事情过去了,想发财的朋友,展望未来。”对此,一位商家在张正平朋友圈回复询问淘集集员工工资怎么办,张正平未作回复。

淘集集创始人失联5月后现身:接下来还是得赚钱做生意

值得注意的是,在张正平的合影中,其中一名为苏宁易购零售云业务的高管刘怀力,因此有商家猜测张正平的”展望未来“指的是进入苏宁集团发展。

根据商家提供的微信群截图,张正平在商家群内公开发言称,“赚钱第一,不管大家放不放得下淘集集的事情,接下来还是得赚钱做生意。”并指出,由他“做顾问”的那家公司才是有机会做起来的一家,鼓动商家加入。

淘集集创始人失联5月后现身:接下来还是得赚钱做生意

根据知情人士的消息,苏宁近期将在苏宁拼购业务中孵化出一款“极速版”App,其定位是“苏宁版拼多多”。鉴于淘集集的社交电商定位和拼多多类似,市场传言称张正平进入苏宁正是负责“极速版”App业务。

对此,苏宁回复界面新闻称,消息不属实,“极速版”由苏宁拼购总经理张奎负责,并未签下张正平。

2020年3月,天眼查显示,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的运营主体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新增破产重整信息,显示该公司主动申请破产,经办法院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这是淘集集并购重组失败事件的最终结果。

不过,对淘集集上的商家来说,这不是终局。去年12月,淘集集宣布并购重组失败后,多个积压资金超过100万的商家表示无法与淘集集官方取得联系,即使是支持淘集集平台重组的商家也产生了恐慌情绪,部分商家来到上海向淘集集讨要说法,但由于张正平失联,商家并未获得满意的结果。

根据腾讯《深网》,目前淘集集债权人超过3万,但实际欠债超过19亿,现有资产不足6千万,这意味着每位债权人最终平均获赔或许不足两千元。

在商家群内,张正平称“我没恳请大家放下,但恳请大家开始”,并未提到对淘集集商家的赔偿方案,至于张正平所言“展望未来”指的是哪个平台,张正平也未给出答案。

有多个信息源对《深网》表示,张正平担任顾问的公司是苏宁拼购。资料显示,苏宁拼购,是苏宁易购旗下的电商拼购App,旨在向消费者提供正品低价+服务体验的优质拼团,于2016年7月15日正式上线。苏宁易购内部人士对《深网》回应称,在员工名单中并未发现张正平的名字。但有几位业内人士则对此表示,张正平在苏宁拼购担任的角色应该是外部顾问,自然不会在员工名单中进行体现。

张正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10月15日时发布的道歉信。在信中张正平公开承认“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7月时销售额出现停滞,我却把过多时间花在融资上,想通过融资解决增长问题,错过了黄金自救期,策略上仍然选择了亏损获客。”几乎同时,张正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拖欠供应商8.9亿,总负债高达16亿。又提到,目前解决方案有两种,一种是先偿还一部分货款,另一种是“债转股”,将大的供应商转换为公司股东。

一位淘集集的离职员工邓风曾对《深网》表示,淘集集挪用商家货款并非仅在B轮融资失败后,而是刚刚开始运营就已经挪用了,“那时候感觉淘集集就像是个庞氏骗局了,用后续商家货款或融资来偿还前面商家的货款,停下来就要暴雷,所以在今年2月份左右就已经离职了。”

在腾讯新闻发起的“你在淘集集还有多少余额没取出来?”的投票中,有接近2000人参与,拖欠货款超过百万的比例超过13%(如抛掉其中17%的路过投票者,该比例超过15%)。投票下的讨论中,大量商家叙述了自己的经历,有刚毕业的学生、新的电商从业者,这些商家们赔上了自己(家里)所有的积蓄甚至还包括信用卡以及各种借贷渠道。一位淘集集商家表示,“淘集集非法挪用我们商家货款,200多万瞬间灰飞烟灭,现在倾家荡产,去上海总部维权数次无果,张正平及淘集集高管至今还没被绳之以法。”

据公开信息显示,3月,淘集集已正式提出破产申请。实际欠债超过19亿,现有资产不足6千万,《深网》掌握的消息显示,目前淘集集债权人超过3万,这意味着每位债权人最终平均获赔或许不足两千元;而按照欠债计算,淘集集平均欠每位债权人超过6万5千元。张正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10月15日时发布的道歉信。据公开信息显示,3月,淘集集已正式提出破产申请,实际欠债超过19亿,现有资产不足6千万。

淘集集前身是“闪电降价”,2018年开始以全新的品牌形象做下沉市场,与拼多多的用户重合率高达55%,意在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

2018年10月,公司开始进行A轮融资,融资金额4200万美元,投后估值2.42亿美元,投资方是老虎基金(tiger)、数码天空科技(dst)和险峰投资等。

据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介绍,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已经与投资方(国内电商行业巨头)达成意向协议。但投资资金迟迟未到账,投资人要求淘集集有更好的增长曲线。

由于资方传递的信息过于乐观,淘集集在2019年6月后持续烧钱,通过满减、补贴、市场投放等一切外界能想到的方式持续烧钱,以换取高额增长,最高峰时期平台月活7000多万。

2019年9月,淘集集出现了供应商集中挤兑上门讨要货款的现象,平台资金链开始转负。据《晚点LatePost》消息,从年初至今,淘集集已经亏损近12亿元,上半年净亏六个亿,净资产负6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

张正平很快调整方向,于国庆期间找到了新的资方讨论重组事宜,但由于时间过于紧张,公司整个估值从8亿元下滑到5.5亿元,接近打了7折。

10月13日晚,淘集集公布了先向商家支付20%债务金额的方式,剩余债务延期至当淘集集与重组方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3个月内兑付剩余款项,但此举遭到了商家的反对。

10月15日,新的债转股方案公布,商家可任意选择其中一种方式。张正平公布了与部分商家代表签署的意向书。

淘集集CEO张正平(正中间红色衣服)正在与部分商家谈判。摄影:王付娇

一位来自福建武夷山做茶叶生意的商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的店铺在淘集集这个平台增长很快,6月份最高增长日均1500单左右,客单价在15块。目前暂押资金100多万,希望平台能够度过难关,只要平台在就还有希望。

对于给了口头offer的资方和重组方,张正平不希望透露过多内容。

界面新闻:是否可以复盘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张正平:昨天发表的公开信内容虽然有些粗糙,但是完全真实的。淘集集从6月份开始出来融资,刚开始非常顺利。7月份时,出了一些状况,内外部原因都有。我们融资这个事情太高调了,处理得不好,其他竞争对手从运营上给我们做了狙击,整个运营出现了GMV打平的状态。

坦白讲,当时我做了一个错误决定,应该急速收缩、减少亏损,业绩下滑没关系,但我做了一个往上冲的动作,资方又迟迟不进来,往上冲亏损扩大。到9月份的时候,现金流转负。之前我们现金流都是正向的。

但当时我觉得危机也不大。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供应商集中上门要钱的情况。原来的方式我们还是很安全,但出现了集中的挤兑,现金流就会急速下滑。后面我们又聊了一些资方。重组并购是资方聊下来唯一的比较合适的方案。

界面新闻:这是唯一考虑的方案吗?

张正平:并不是。

所有的方案其实有个前提,就是把负债按一按。如果大家集中挤兑负债,这谁都帮不了。

就我们自己来讲,可能是从烧钱模式转向微亏,向打平走。收佣金、收广告费这些事情,。一定要做的;在资本层面,我们可能并购或融资进来。

之前供应商和我们都是敌对关系,转向债转股之后,商家和我们变成了伙伴关系,大家在积极帮助平台想办法撑过来,这也是一种出路。如果是这样,我们不需要并购,等到平台稳定下来,大家觉得这个项目很健康,再融一笔钱进来。这也是另外一种出路。

界面新闻:目前进展顺利吗?

张正平:所有这些出路其实都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让商家满意。

界面新闻:但商家不可能满意。

张正平:商家满意有两种,一种是暂时搁置,一种是走到我们这边来。目前我们走到了最好的一种,就是商家站到了我们这边来。原来供应商觉得我们欠他们钱,是仇人,但今天,很高兴有些商家做了袖章,表示支持淘集集。这是一个好事情。在整个电商行业,我们也许能跑出一个新模式,股东直营的模式。

界面新闻:具体解释下股东直营?

张正平:商家通过债转股的方式,和平台保持绑定关系。我们按照目前5.5亿美金的估值进行计算,总股本是多少,商家的货款有多少,折算成干股。(由于股份有限公司股东人数上限为200人,商家需同意其股份由张正平代持)。

界面新闻:您具体出让的股份有多少?

张正平:这部分要看签约的商家有多少。目前事件还在进展中,昨天已经和各省的商家代表谈过了。

界面新闻:整个淘集集是否会进行裁员?

张正平:目前不会。你在办公室也可以看到,整个team还在这里办公。重组资方没有强制性干预平台运营,还是给了平台比较大的权限。

除了增加了一些保安外,淘集集办公室看起来一切正常。摄影:王付娇

界面新闻:您认为平台创造了什么价值?

张正平:对商家而言,一些小白商家也可以在淘集集的平台上做得很好。现在成熟电商体系里门槛太高了,对于没有什么经验的商家,淘集集是非常好上手的平台。对于用户来讲,能买到更高性价比的产品,这就是平台创造的价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