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地名搞笑太随便很魔性大秃顶子山峰砬子岩石泡子湖泊坨子海岛

【吸收财讯】这嘎达都是黑土地上跑出来的老满,地名就跟口语一样魔性,瞧哪个损色的样儿!“地道风物”是来自《中国国家地理》旗下的原创内容公众号,这里汇聚了一群热爱山川美食的人,立志于“寻访最佳物产、捕捉匠心民艺、分享最本真的生活方式。”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坐落在吉林白山市靖宇县森林保护区内的四海龙湾,玛珥湖如同一颗璀璨的蓝宝石。摄影/王馨平

-风物君语-牡丹江,没有牡丹

威虎山,与虎无关

东北地名的格外注意,源于一次对 各省最高峰的梳理。

西藏的 珠穆朗玛、新疆的 乔戈里、四川的 贡嘎,充满民族风情;北京的 东灵山、安徽的黄山 莲花峰,蕴含佛光宝气;陕西的太白山 拔仙台、山东的泰山 玉皇顶,自带仙风道骨。广东的 石坑崆、浙江的 黄茅尖,虽略输文采,但名字听起来没有违和感。

到了 关外大地,画风急转:辽宁省最高峰海拔最高点叫 鹰嘴碰子;黑龙江省最高峰叫张广才岭 大秃顶子。吉林的 白云峰试图将画风扭转。但事实证明,这只是个例外。只见大比例尺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山头纷纷自报家门:

大秃顶子、老秃顶子、烟囱砬子、三道滴子、三个顶子……这些仿佛“随口一说”的地名,不是来自某个段子,而是真真切切地被印在地图上。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长白山天池云海翻腾。摄影/常建儒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每一种风景,都有一个土味地名中国陆地版图是 雄鸡,白山黑水间的东北大地占据了 鸡脖和鸡头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东北方言分布图。制图/Paprika

不同语境下的“东北”略有差异:

地理单元上看,东北是由 大兴安岭、小兴安岭、长白山和渤海包围起来的 东北平原;从 行政区划看,全国六个大区之一的东北包括 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常简称 “东三省”;而文化可以突破省界和山脉的阻隔,扩散至更广的区域: 内蒙古东部五个盟、市在方言、习俗上与 东三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常被纳入 广义的东北地区。东北—西南向的 大兴安岭、长白山与西北—东南向的 小兴安岭,组成了一圈巨大的马蹄形城墙,外围黑龙江、乌苏里江、图们江、鸭绿江组成了这座大城的“护城河”。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山海关外,白山黑水,东北大地。制图/Paprika

文中 “东北地名”所指范围以 辽宁、吉林、黑龙江分布为主,并延伸覆盖 内蒙古东部及 河北省北部。这里几乎拥有所有地貌景观: 山脉、河流、湖泊、沼泽、湿地、沙漠、草原、森林、海滩、岛屿……

上苍赐予的河山画卷,为地名文化登场提供了舞台。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呼伦贝尔草原。摄影/邱会宁

几种最重要的 地貌,在东北地图上都能找到一个更接地气的词语。这些看似俗气、土气的奇葩地名,其实饱含着东北人民的智慧。它看似粗犷,实则直击要害,一针见血。它们, 拒绝风花雪月,讨厌春秋笔法,专治华而不实

有一种岩石,叫砬(lá)子

砬本意指 “孤立的石头”,这种地貌在南北方均有分布。但是到了地名领域,东北人将其发扬光大。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砬子”地名分布。制图/周三

砬子绝非泛泛之辈,它可跟多种词汇结合,幻化出无数新词:生活生产工具可以修饰它,如 棒槌砬子、烟囱砬子、罗圈砬子、刀刃砬子;它可以容纳家禽鸟兽,如 龙头砬子、鸡冠砬子、鹰嘴砬子;它也不拒绝人物,如 高家砬子、康大砬子;它还能无缝对接其他地貌,如 砬子沟、砬子河、砬子梁;它甚至可以动起来,如 关门砬子、栽马砬子

有一种山峰,叫顶子

叫“顶”的山峰并不罕见,如 玉皇顶、神农顶。然而,只有到了东北,叫“顶”“顶子”的山头才遍地开花。它可以是 山脉的名称,如黑龙江饶河县的 大顶子山,是完达山支脉;也可以是一方的佼佼者,如黑龙江的最高峰叫 大秃顶子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顶子”地名分布。制图/周三

“秃”字并非随意添加:海拔较高的山峰相比周边,顶部常常没有树木,所以被形象地称为 “秃顶”,有网友戏称此山峰可取雅名曰 广坤峰。各种 “秃顶子”“大秃顶子”在东北有上百处,它们的共同特点是: 某一地区的最高峰或主峰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黑龙江省最高峰大秃顶子山。摄影/张小平

顶子家族有俗有雅,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有可听的 “琵琶顶子”,可吃的 “锅盔顶子”,正经风格的有 “仁义顶子”,走卖萌路线的有“ 宝贝顶子”

有一种河流,叫沟子沟原本就有 “河道”之意,如 《尔雅》有释文曰: “水注谷曰沟。”意思是,谷地中的河流称为沟。历史沿革中,正式叫“沟”的河越来越少。但是,东北依然对“沟”情有独钟。更多时候, 东北人会在“沟”后加个后缀“子”,称为“某某沟子”。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沟子”地名分布。制图/周三

全国各省份中,东北对“沟子”的青睐遥遥领先: 辽宁省拥有“沟子”地名340余处,最知名的一处是 《不差钱》中“丫蛋”的老家,铁岭市的莲花镇 “池水沟子”。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辽宁本溪桓仁小米仓沟。摄影/闻家麟

有一种湖泊,叫泡(pāo)子

由于地形、深浅不同,湖泊有 海、泊、沼、泽、荡、漾、池、塘、港等叫法;由于文化语言不同,又有 淖尔、库勒、错等称呼。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泡子”地名分布。制图/周三

把湖泊称作泡或泡子,几乎是东北的专属。除了几个大湖,东北多数湖泊形成、分布于 东北平原中西部洼地。一个“泡”字,形象地道出了湖的形状。相比 湖、泊、泽等,“泡”更能在人脑中留下具体的形象。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吉林省西部,“泡”群的聚会。制图/monk

黑、吉两省交界处西部,拥有最密集的湖泊群。这里位于 东北平原黑土地和内蒙古东部沙地交界地带——地势低洼,容易蓄水,但蒸发量大,湖泊众多,多数面积不大,湖面形状近似圆形或椭圆。

吉林省 白城、松原,黑龙江省的 大庆市,方圆三百公里分布着数百个 “泡”或“泡子”。面积最大的是 连环泡,由河沟连接20个更小的“泡”组成。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吉林白城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哈尔淖湿地,”哈尔淖”是蒙语,意为“黑色的水泡” 。摄影/邱会宁

有一种海岛,叫坨子

,本来泛指成块或成堆的东西。在民间,它被拿来称呼海中小岛,尤其是沙洲。清人吴嘉宾 《海疆善后疏》中有记: “海中沙洲,俗呼为坨……”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坨子”地名分布。制图/周三

辽宁省海域将 “坨”运用得淋漓尽致:那些散布在大岛周围的小岛,多被叫做 “某某坨子”。昔日辽宁第一大岛 长兴岛(今已跟大陆相连)周边有 温坨子、好坨子、双坨子、狸坨子、鹰头坨子

北方第一大群岛 长山群岛中的“坨子”显得更接地气: 青鱼坨子、形人坨子草坨子、井坨子、团坨子、干坨子、旱坨子、矶坨子半拉坨子、韭菜坨子、蚾螺坨子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大连金州的蛋坨子岛。摄影/闻家麟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东北地名,可以装下全世界

如果你手边有一本按笔画排列的东北地名辞典,刚打开首页可能就会笑喷: 一片石、一秃河、一拉溪河、一撮毛山……

东北人民十分青睐带数字的地名。松花江发于长白山天池的水系,从西到东分别称为 头道白河、二道白河、三道白河、四道白河、五道白河。鸭绿江右岸水系一级支流众多,于是,就有了 头道沟、二道沟、三道沟……直到“二十四道沟”才善罢甘休。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长白山冬季雾气蒸腾的二道白河,宛如魔界。摄影/刘慎库

看到此处,许多小伙伴觉得: 东北人取地名实在是太随意了!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风物君只好友情提示:你太年轻了! 数字排序命名河流,跟东北的地理环境有关:东北山区多有河流沟谷相间分布,干流两侧水系多呈箭羽或梳子状排列,为了标记和准确定位,人们就 以沟或沟子的顺序排列命名,这在没有卫星定位的年代,特别重要。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松花江嫩江交汇的松嫩平原。摄影/常建儒

各地几乎都会以动物象形给山水命名,如 马鞍山、金鸡岭遍布大江南北。但是,只有东北人民将这一普通招式运用到极高境界。

除天池诸峰外,海拔2051.4米的“望天鹅”是东北海拔第二高的地标。方圆千里范围内,数个“蛤蟆”与之遥相呼应: 蛤蟆塘(磐石市)、 蛤蟆泡子(蛟河市)、 蛤蟆泉子(永吉县)、 蛤蟆河(龙潭区)、 蛤蟆山(扶余市)。 “蛤蟆”遇见 “望天鹅”,不免让人想起那个搞笑的歇后语……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望天鹅景区玄武岩。图/视觉中国

东北虎、黑瞎子曾叱咤东北亚丛林,其雄风也保留在地图上: 老虎山、老虎岭、老虎岗、黑瞎子岛、黑瞎子顶等遍布东北。

这里的人民自古与猛禽为伍,于是就有了 鹰沟、鹰嘴峰、鹰嘴石、鹰嘴碰子;家禽家畜当然不能缺席,于是 鸡冠山、鸭蛋河、老母猪岭、牛心山、绵羊顶子、狗岛纷纷出列。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横道河子东北虎林园。摄影/康辉

除了动物家族,还有 植物大军。漫山遍野的山林草木、大豆高粱,既为餐桌制造上好食材,也为地名提供丰富养料,如 臭松顶、梨树沟、桦树沟、葡萄沟、葫芦地、荞麦楞子,都是来自植物界的馈赠。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向左滑动

左图:黑龙江抚远市黑瞎子岛东极宝塔;右图: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图/图虫·创意

还有一类地名,字面不见踪迹,但实际暗藏玄机:如 爱辉在满语里是 “母貂”;海拉尔,满语中是 “野韭菜”加格达奇,在 鄂伦春语里意思是“有 樟子松的地方”。这就是东北地名的“魔幻”之处: 看似粗犷,实则包罗万象;看似随意,实则高深莫测。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魔幻”地名,到底咋炼成的?

没有哪里的地名,比东北地名更魔幻。

吉林的意思不是“吉祥的树林”,而是“沿江城市”; 牡丹江跟牡丹无关,人家原名“穆旦乌拉”,是弯曲河流的意思; 威虎山不是来自老虎,而是来自满语“威赫”的转化。此外, 虎林与虎鸡西与鸡、呼兰与兰花——统统没有关系。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黑龙江鸡西,夕阳西下的中俄界湖兴凯湖,成了蓝冰世界。图/视觉中国

正常人命名,均以简短为第一原则,但东北偏偏有许多奇葩的长地名,如 喇叭竿子沟岗山,由 喇叭、竿子、沟、岗、山5个名词混搭而成;还有 “片磊子大顶子”,一个地名里有两个后缀“子”,至今风物君也没搞清它到底什么来路。 最复杂的是 长春,它显然不是“四季如春”之地。有人说,它来自古老的肃慎语 “茶啊冲”;有人说它指的是蔷薇科的月季,东北人称为 “长春花”;有人说它来自清代要塞 长春堡,是汉语名称。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长春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碧松净月塔楼和太平钟楼相伴而立。摄影/石耀臣

人们熟悉的 “大连”也是一个深坑:听起来是“与大海相连”?这个名字其实是个 “舶来品”,最早源于俄国人租借旅顺期间设立的 “达里尼”市。 最没有套路的是 张广才岭。从字面看,它似乎跟一个叫 “张广才”的人有关。其实它来自满语名称 “遮根猜阿林”“遮根猜”原意“吉祥如意”,汉语谐音多次转化之后形成今日看到的地名。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如林海雪原一般的张广才岭。图/视觉中国

东北地名大体分为四类: 是官方命名的汉语古地名,比如 锦州、沈阳、旅顺,这跟中原古地名类似; 是民间百姓基于开发自然、生产生活而命名的,如 大秃顶子、池水沟子是来自国内少数民族和外语的转译词,如 哈尔滨、大连是具有时代烙印的现代地名,如 山东屯、友谊县、东方红镇、太阳升镇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上图:大庆市太阳升镇 。下图:从“东方红”到“太阳升”。制图/monk

东北之地,在地缘上属于 东北亚,除了今天行政区域,还包括清代丢失的 外东北。古代,这里是多民族聚居之地, 农耕、游牧、渔猎等不同文明在黑土地上交织。近代,这里成为国际势力觊觎、角逐的地方, 中国文化与外来文明进行了深度碰撞。近代闯关东,后来的 北大荒、大庆油田建设,又为古老的土地注入了新的文化元素。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东北平原广袤而肥沃的黑土地。摄影/邵国良

这些因素,形成了东北地名的复杂局面。 有的地名或因记载缺失,或因转译过多,已经摸不清套路。 如果你没有心理准备,不要轻易跟东北地名较劲,也不要轻易对它评头论足。这个家族是一座 没有图纸、没有模板、没有套路的迷宫:诚如这两个奇葩地名——你会一不小心就掉入 “迷魂阵”(吉林省一座山峰),误入“ 出不来沟”(辽宁省一条河沟)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查干湖上冬捕时节,尽显游牧民族特色。摄影/邱会宁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土味儿,不过是大东北的表象

东北有很多“土味”地名,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人们会选择性忽略:东北也有很多像 沈阳、丹东、锦州这样听起来很文艺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 第一,东北话和东北明星的传播效应。东北话总体发音接近普通话,地图上那些通俗地名,最很容易引起注意。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沈阳八卦街,真正的迷宫。摄影/董浚哲

第二,清代封禁“龙兴之地”所致。清初以来,大量汉人移居内地,造成东北人口稀疏。闯关东等移民到来后,生存、开发、生产是头等大事,造成取名比较随意。 第三,东北历史波谲云诡,大批古老地名出镜率低。尤其是,清宫戏的过度热播,让人误以为清代之前的东北很蛮荒。 商周时期,箕子被封于 辽东战国时燕国疆域已经到达今吉林省和朝鲜半岛北部; 西汉在吉林和朝鲜半岛北部设立 乐浪、玄菟、真番、临屯四郡。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中朝界河鸭绿江,在吉林段至今还能看到古老的木材运输方式——朝鲜木排。摄影/常建儒

东汉以来,高句丽、渤海国等地方性政权,以及 辽、金等入主中原的王朝,虽发祥于山林牧场,但在政治、文化上均向中原看齐。渤海国历史与唐朝几乎相始终,其都城 上京龙泉府格局仿长安而建,是 当时东北亚第一大城市,所设 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的地名跟中原如出一辙: 龙州、湖州、渤州、宁州、龙泉、龙原、显德、东平……疆域更广阔的 辽、金,留下了更多古城地名。 南宋岳飞一直梦想攻破的 “黄龙府”就位于今吉林农安一带。 “黄龙府”,一个听起来很不东北的地名,在九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东北。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位于丹东鸭绿江畔的虎山长城,明代为防御建州女真人侵扰所建。摄影/杨东

发祥于东北的 鲜卑、契丹、女真、蒙古等部族接连登场,但强大之后就离开北境、入主中原。随之,当地原有文明成果一次次被 “格式化”。于是,那些拥有历史感、文艺范儿的古老地名,跟随宫殿、城池一起,被湮没于厚厚的黑土之下。

忽略了这些,人们对东北的印象,就只有 “蛮荒”“土味儿”了。

东北地名,究竟有多魔性?

事实上,东北是中国东部的文艺秘境。摄影/王馨平

– END –

文丨箭羽

图编丨DC zhang

地图编辑丨Paprika

制图丨周三

封图摄影 | 王馨平

📖

参考资料

罗节文 邵蔚风 著 《东北古今地名辞典》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9

朱鹏飞 《长白山地区地名文化景观研究》 硕士论文 2018

陈静 《东北三省县级及以上历时地名文化内涵探析》 2019

– end –

你还知道哪些有趣的

“魔性”地名?

通过留言和评论分享给我们吧~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那就动动手指

You May Also Like

我们在指尖,为你珍藏了一整个武汉的春天

塞尔维亚这个宝藏国家藏不住了!

为什么东北盛产“倒骑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