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商所允许负油价为什么不移仓中行不追偿将损失300亿被谁赚去了

悟空与八戒:中行的原油期货只是国外的原油期货衍生品,没有原油实物交割环节,怎么能和华尔街联系在一起?

中行原油宝事件正在发酵,中行面对不断发酵的事态也不断做出公告,最新公告中行已经承诺将在法律框架内承担相应损失。据估算,原油宝穿仓,假如中行不再追偿投资人的话,中行将损失300亿。那么谁赚了这300亿?

这次,又是万恶的华尔街资本!仅仅只利用了一个漏洞。

纸原油卖了原油还要倒贴现金,谁赚?

交易都有买卖双方,既然有卖方就有买方,中行亏了那肯定是交易对手赚,中行是多头,那么赚的就是空头,谁是空头?空头就是那些提前布局,熟悉规则,知道漏洞所在的人,除了那些老奸巨猾的华尔街资本还有谁?

这回中行被老外结结实实的上了一课。

复盘看看中行的300亿是怎么流走的

我们简单的了解这个过程,大家自然就知道谁是赢家。

中行这个原油宝是纸原油,不交割实物,只进行账面交割互补差价。

1.疫情全球蔓延,各地出现封锁措施,经济发展回落,原油需求降低,产油国不减反增大搞价格战,美国库欣储油库容告急。

2.原油价格大跌,3月开始中国大量投资者涌入抄底,买盘过多,工行还一度暂停买入。

3.中行发行原油宝,大肆推荐投资者进盘抄底,门槛极低,1桶即可开单,网传中行重仓做多。

4.4月3号芝商所修改IT系统代码,允许负油价申报和成交,4月5日生效。4月15日CME清算所修改交易规则,新规适应新合约,并适用存量合约(请注意!!!)中行原油宝交易结算机制在新规下暴露漏洞,中行在晚10点以后停止交易,但结算价格还要参考凌晨2点27至2点30分的3分钟均价,出现负值客户也不可能主动平仓.

5.在新规出现,提醒可能出现负值背景下其他银行在4月15日先后移仓换月,中行迟迟未动,原油价格在交割最后时间由于没有交易对手方,眼睁睁看着暴跌到-40美元,卖货还得倒贴钱!

从始至终,都有充斥布局嫌疑,让我们想起了当年某金融巨鳄做空某国货币。

熟知交易系统规则,熟知对手产品设计特点,利用产品设计缺陷,做空再拉升,割了没有投资经验投资者的韭菜。

中行此次不可推卸的责任及教训

吃一堑长一智,中行没有预估到极端情况的出现,其实是没有意料到自己早已成为华尔街资本眼中的猎物。

这里面总结几个中行的“失误”

1.准备不足,决策失误是必须的

2.盲目开设金融衍生品产品,引导普通投资者进场,违背投资者适当性原则

3.产品设计缺陷,对CME修改规则无法应对,单日内不能实现处理外围市场风险,最终成为华尔街板上“鱼肉”。

想想当年华尔街巨鳄做空泰铢,出击香港金融市场,类似操作仍历历在目,华尔街资本的眼光独到,手段犀利,鬼魅布局还是需要我们时刻警惕的,同时也告诫广大投资者,不要涉足你不懂的行业,在你臆测盆满钵满的同时,你已经成了资本的“韭菜”!

若继续阴谋论的恶意揣测,上述种种缺陷和问题,金融专业人士不可能不明白。中行有没有内部人跟空头大鳄“里应外合”恶意串通的可能性,毕竟是300亿的巨额国家财富,而且还要兑换成美元赔给人家。在中国历史上,这种金融卖国贼并不稀缺!若不想背上卖国贼的骂名,中国银行就应该有点儿骨气,带上投资者一起到美国,状告芝加哥交易所任意修改规则,公告时间不足,风险警示不够等相关责任。如果是新规则下的IT系统失灵,或者存在恶意操纵,甚至是交易所联手空头坐庄下套,我们完全可以主张那个时间段的交易无效。这在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比如著名的327国债事件。

今天继续聊中行这个价值300亿的大坑!

刀锋的直觉,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和陷阱,中行原油宝,很可能是被“下套”了!外资空头大鳄们历来嗜血,吃人不吐骨头,他们跟交易所官方联手,里应外合围猎了“人傻钱多”的中国大肥羊。

主要疑点有三:

1、原油作为一款非常成熟的期货商品,已经存在了近40年,在这40年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负数价格。甚至在今年4月份前,所有交易所都没有负数的报价机制。

而蹊跷的是,4月3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突然通知修改了IT系统的代码,破天荒的允许“负油价”申报和成交,并从4月5日正式生效。

芝加哥为何突然这么做?如此重要的规则修改,不需要向会员单位发个征求意见稿,讨论几个月再实施吗?答案是没有。如此违背市场规律的操作,竟然直接就宣布并实施了,实在是匪夷所思。

我们并不清楚美国芝商所这么做的具体理由,但客观上,报价规则的修改,为后来中国银行客户的巨亏铺平了道路。用一个成语来形容规则修改后的市场,非常贴切,叫做请君入瓮。

2、因为疫情,原油需求几乎停滞,但全球各主要石油生产国,并未减产。而全球石油储备的空间是有限的,若所有储备空间填满,现货实物交割将变得“毫无可能”。中国银行这类抄底多头,若到期完成不了实物交割,就只能接受负数价格。

据了解,芝商所石油期货到期现货交割仓库在库欣。刀锋查了一下,库欣是美国的一个内陆城市,4月中旬时库欣的原油库容已被预订一空,中行原油宝多头根本无法交割。而老练的空头资金,提前一个月就算好了库欣的库容,面临交割时,中行必将毫无还手之力。

交易所增加负数报价,交割的时候仓库又没有地方可以让中行多头客户完成实物交割,倒逼多头不计成本的疯狂出逃,最后没有出逃的,就只能按-37.63美元强制结算。客观上说,美国芝交所早就和石油空头势力挖好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准备坑杀中行的300亿多头。

3、第三个疑点,是中行自身产品设计存在重大缺陷。首先就是22:00之后中行将冻结交易,不再盯市,强平;其次,选择了完全追随MYEMX到期日的产品设计思路,不会提前移仓。这两方面产品缺陷,完全可以被空头利用。

以美国时间为基准的原油期货交易,中行竟然在晚上10点后就关闭了交易窗口,实在是难以理解。难道因为自己是国企,福利好,舍不得让员工上夜班?

没有提前移仓,每天晚上10点后停止交易,几百亿的风险敞口,在美国市场交易最活跃的时间段,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赤裸裸的成为待宰羔羊。

这次奔向负数的暴跌,恰恰发生在4月20日凌晨,这个时间点,中行已经退出了市场,冻结了交易。原油宝多头客户,在那个时间段没有任何出逃的可能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中行拱手将300亿真金白银送给美国芝商所的石油大空头,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从美国芝商所修改报价规则,到交割仓库无法实现多头客户交割,再到中国银行在最关键的的几个小时冻结交易,三大条件形成共振,一场针对中国银行原油宝客户的猎杀就形成了闭环。

300亿巨额亏损,触目惊心,背后是多少家庭的血和泪?

对于此次踩雷事件,投资者当然要为自己的投资行为负责,甚至亏损的大部分损失要自己扛下来,但中行自身的责任也不小。

除了产品设计缺陷,风控不作为,风险警示不够,向一般理财用户兜售高风险产品等违规的地方,更大的责任在于,中国的资本账户尚未对外开放,个人投资海外证券期货市场是被严格禁止的,中行为何可以突破政策红线代理外盘期货业务?是谁授权的?这种金融创新,难道不构成非法经营吗?

A股都有各种门槛来保护中小投资者,原油外盘期货这种极高风险的市场,反而毫无门槛的去给国外送韭菜,该产品的决策者其心可诛!

若继续阴谋论的恶意揣测,上述种种缺陷和问题,金融专业人士不可能不明白。中行有没有内部人跟空头大鳄“里应外合”恶意串通的可能性,毕竟是300亿的巨额国家财富,而且还要兑换成美元赔给人家。在中国历史上,这种金融卖国贼并不稀缺!

若不想背上卖国贼的骂名,中国银行就应该有点儿骨气,带上投资者一起到美国,状告芝加哥交易所任意修改规则,公告时间不足,风险警示不够等相关责任。

如果是新规则下的IT系统失灵,或者存在恶意操纵,甚至是交易所联手空头坐庄下套,我们完全可以主张那个时间段的交易无效。这在历史上也是有先例的,比如著名的327国债事件。

不过,说实话,刀锋认为起诉成功的概率极低。这些五花八门的金融衍生品,本来就是西方人发明的,各种规则充满陷阱和机关,我们有什么资本跟人家斗智斗勇呢?

以史为鉴,中国没出过几个出色的金融家,金融买办却不少。金融大开放之路,任重道远,且行且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