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高瓴是驻马店哪里人家庭背景张磊最佩服的人巴菲特和史文森

牛Bclass的人物就是我的偶像,还是老乡啊,磊哥,以后像你好好学习!专栏人物:张磊,高瓴资本集团董事长、CEO。1972年,他出生于河南驻马店市;1990年,他以河南省高考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取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1998年,他赴美国耶鲁大学求学,后获得耶鲁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及国际关系硕士学位;2005年,他创建高瓴资本。

经典案例:腾讯、京东、滴滴、美团、百度、格力、Airbnb

投资哲学:“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投资家说:“超长期投资是我的信念、信仰。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一、人生四次转折

成为投资人我经历了四个转折点。

第一,小学考初中,差点没考上。因为我当时学习成绩比较差,小学考初中的最低录取分是140分,我考了141分,刚好多1分。我大概从高中二年级才开始努力;这是我第一次开始感觉要努力,印象特别深。

第二,我觉得是在人民大学读书。现在我交的很多很好的朋友还都是当年在人大读书的时候认识的,他们当中,现在有的是朋友,有的是关系很深的合作伙伴,有的还一起从事一些公益性事业。

第三,我在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工作。在找工作这个煎熬的过程使自己重新发现了自己,再加上第一份工作中跟什么样的人工作,我觉得这两件事对我影响比较大,其实刚进耶鲁基金实习工作是不得已而为之。找了好几个别的工作机会,都被拒绝了。

第四,就是创业。在为公司打工还是创业两者之间,我选择创业。当时我的工作比较不错,而且和当时的纽约证券交易所CEO,John Thain, 关系很好,所以他委派我担任中国地区第一任NYSE的代表。这是非常好的发展机会,我完全可以继续做下去,但后来我还是决定创业,在2005年我创建了高瓴资本。

二、做事就要做好

现在我经常会反复考虑,我发现自己最大特点就是爱折腾,不满足现状,爱挑战自己。今天公司规模已经这么大了,但是我总在公司内部说二次创业,永远创业。这就像我喜欢具有冒险精神的运动一样,在事业方面我也是爱折腾。此外,我从来不满足于现状,可能有些人会觉得你有几百亿美元基金,收管理费就够了,不用那么折腾。但我不愿意这样,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要么就不做。

我觉得自己思考问题还算比较彻底全面,喜欢把很多事情反复地去推敲和琢磨。我很喜欢提早计划,其实创业之前我很早就开始计划,先到基金工作,然后到别的机构,这些机构经常派我回中国,给了我一个时间过渡区来考虑和安排我的事情,每一步走得比较扎实。

其实,选择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做事情非常重要。我对这一点非常挑剔,我喜欢找基于长期信任的、熟悉的人一起工作。我身边的核心同事,要么是当年人大的同学,要么就是以前的同事。我的事业最早就是这么一小撮朋友一起做起来的。

三、最佩服两个人

我最佩服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巴菲特,一个是史文森。这两个人我都有机会比较近距离的接触,我最佩服巴菲特是他的投资能力,另外我也十分佩服他是一个具有强烈同理心的人,英文就是empathy。我很喜欢这种有同理心的人;同理心能使他更好地去了解年轻人,了解和他不一样的人,了解管理层。所以今天我经常和我的管理人员说需要有同理心,这点我从他身上学到的。

巴菲特总是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打个比方,假设从严格的角度来讲,有个管理层不是做到最优秀的,但他总能站在别人的角度,假设自己处在那个环境下,分析这个情况是由于这些或者那些原因造成的。他不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只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我觉得站在别人的角度想很不容易,因为每个人都习惯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

我觉得这个同理心对于投资,人生,甚至家庭、人际关系,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品质。我也经常和小孩子交流,让他们想想,如果你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是什么样的?同理心非常重要,可以帮助更好地与人产生共鸣。

说到史文森,我最佩服他的一点就是,他有非常强烈的道德感、责任感。可以这么说,他是我见过的把fiduciary duty和intellectual honesty结合得最好的一个人。这两个人永远都是是我的楷模,是我最佩服的人。

史文森还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比如长期价值投资,机构投资,资产配置,对风险的理解等等。中国很多公司,比如社保、中投都把他的书当做必读物。我认为这些方法能推动投资在中国的机构化;对机构化的思考问题,体系搭建都是有帮助的。但比如说有效边界,怎么把它运用过来,在中国是有很多限制条件的,所以若要更好地跟中国状况相结合,还需要做好很多事情。

四、未来的3个机遇

对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来说,我觉得机遇很多,把整个产业链整合是很重要的一块。但我更看好互联网金融,利用互联网把整个金融产业链、金融的产品,从保险、抵押贷款、到消费金融都结合在一起。很多结合的东西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还有很多机会在后面。

我们旗下的清流资本已经投资了好几个这方面的公司。比如像51信用卡,这是像美国的Mint,把大家的理财、信用卡都管理起来。我们才刚刚开始这方面的投资,我相信下面还有很多。

未来5年的投资机遇,我第一是看好创新,第二是看好中产阶级带来的巨大消费机会,第三是看好金融和资产管理行业,现在的需求远远没有被满足,尤其是资产管理,我觉得会有很多好的商业模式出来。

五、每个人都能战斗

有人说我不但是成功的投资者,也是优秀的领导者。但我觉得这两个角色是不一样的,经常有矛盾。一个好的投资者要有强烈的质疑能力,一个好的管理者要有更强大的亲和力与管理能力。

我的领导风格受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中国古代文化,尤其是老庄哲学;二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精神。

从中国哲学的角度来讲,比较像是老子的“无为而治”。而从真正的组织行为学来讲,我相信的是互联网模式带来的一种颠覆,我称之为去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像在前线打仗,我觉得像任正非而言,应该是听到炮声的人去做决策,而不是听到炮声的人要打电话给连长、再打给营长、营长再打给团长再做决策。去中心化决策模式能大幅度地提升在前线的班长和战士的作战能力。

第二是大幅度减少公司的层级。我们公司的层级非常少,我是一层,六个合伙人是一层,所有的员工是一层。每个员工和我之间只有合伙人一层。这样的话就大幅度地消减层级。同时,精挑细选每一个员工。“去中心化”加“消减层级”,争取让每一个人都能够战斗。

但是在管理过程中我也会遇到很多挑战。第一,诱惑。中国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们怎么在诱惑中选取适合自己的,“弱水三千,但取一瓢”;第二,挑战是人才的培养。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要漫长,但我们现在摸到了好途径。人要花精力挑选,挑进来之后也要花很多时间按照高瓴文化和价值观来雕琢。好奇、诚实、独立是高瓴资本的企业文化。

一有时间我还要去运动一下,像冲浪、单板滑雪,都是比较能够充分张扬个性,并且要求在运动中全神贯注。就像你在雪山上,能想什么别的?我夏天经常去冲浪,一周三四次,八点钟出去、九点钟回来洗个澡、九点半去上班,夏天很容易,冬天就去滑雪。

六、张磊的投资哲学

高瓴资本代表了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投资机构,涵盖了最早期风险投资到私募股权投资再到上市公司投资以及上市以后的兼并投资。我们是全中国唯一在做全产业链事情的机构,这实际上在世界上也是不常见的。

因为在美国完全不分私募股权和上市公司股权,股权全产业链做得最好最成功最大的实际上在美国,像Buffett既买可口可乐(45.430,+0.80%)股票,买上市公司股票,又自己去做风险投资甚至去做私募股权投资。本质上,投资就应该是这么做的,不要框定是做风险投资还是做上市股权投资。

实际上,在风云变幻的中国,一年相当于西方的十年二十年,其中最重要的不是股权的format,最重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有什么样的人。在高瓴资本内部培训中,第一讲就是人与生意,我们要投资什么样的人,要投资什么样的生意模式,人与生意的组合是我们选公司的第一个标准。

为什么这种标准中大部分的人不能做到?有人说我要么做风险投资,要么做上市股权投资。我觉得有唯一一个belief,就是我们投资的第一原则,是什么呢?是We don‘t have to do anything.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这是我们投资的第一个哲学思想,当你说自己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时,就有机会做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在投资的过程中都在实践这一原则。

我们在全球投资的规模和回报也是很靠前的,很多人知道我是耶鲁流派的,很多人知道耶鲁投资基金给了我怎么投资的想法。在翻译《机构投资者的创新之路》时,我对投资有了很深的理解。其实之前我做过很多行业,直到后期才找到我想干的事。

在中国做投资最难的一点就是市场很浮躁,每天都有人告诉你市场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如何在浮躁的市场上保持冷静?就是我的第一个投资哲学,“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守正用奇。”当你能够做到“正”你就能经得起各种各样的诱惑与挑战。

为什么要用奇呢?一个人宁愿很conventional failure,也不愿unconventional success,为什么呢?不愿意打破常规去犯错误,这时候各种各样的人,在“守正”之后不能突破各种各样的限制去“用奇”, 你的想法如果和别人不一样就可以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

在中国做投资,知道自己碗里能装多少东西更重要。所以我要讲的第二点就是,“弱水三千,但取一瓢”。你每天的功夫就是要把你的这一瓢做得更大更结实更深,而不是整天壶里的和桌上的菜都要喝掉吃掉。投资里面有这样一个定理,中西文化是相同的,跟老外讲就是a piece of mine ,看到别人投了很好的东西你投不到你是不是会着急。你有这个哲学支撑就会找到the piece of mine,something you think make sense。

当你只有低调的时候才能专心致志地把自己的东西做好。你在早年时就非常高调,拿上帝的话说就是“欲先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要低调,踏踏实实的做好投资,真正好的资源,真正好的投资人,好的投资项目会逐渐找到你的。

在这个行业里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你是被钱驱动的。要么你很快就挣了很多钱,你不知道干什么,要么你一直没挣到钱很着急,你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所以为钱驱动是一个最最dangerous的想法。钱并不重要,是最后的一个nature income,不能成为一个目标,你肯定是为了一个passion,带着你走下来。

我们是一个“异类”,有独立的思考,不在乎市场,不在乎别的投资机构。

有全美最美校园之称的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门口有一条叫做HillhouseAvenue的小径,因为秋天时常铺满金色落叶,簌簌作响,被狄更斯和马克·吐温称作全美最美的小路。

2005年,一位耶鲁大学毕业的中国人取了Hillhouse之名,用20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创立了一家中国的投资公司高瓴资本,如今高瓴资本的管理资金规模已经超过600亿美元。而这位低调的中国人的身家也超过了170亿人民币,在2017年的胡润富豪榜单上位列179。他就是高瓴资本的创始人张磊。

遥望大洋彼岸,张磊代表了中国新兴企业家阶层。他曾与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和杰夫·贝索斯(JeffBezos)等科技大亨坐而论道,也投资了包括Airbnb、Uber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

神秘男子

由于张磊的低调,高瓴资本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给人一种“神秘”的形象,张磊也因此被称作“意外发现‘金矿’的神秘男子”。

不过,从去年高瓴资本以68亿美元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百丽国际控股集团,并将其退市以来,张磊开始逐渐走入公众的视线。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和上海交大高金论坛等多个场合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经验。

在刚刚结束的在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高瓴资本主办了一场“新时代的数字经济”分论坛,张磊还邀来了马化腾和李彦宏作为对话嘉宾。会议当天,张磊很忙。他接连转战“主”、“客”场之间,一人分饰论坛主持、演讲嘉宾等多个角色,忙得不亦乐乎。

文质彬彬的张磊一脸书生相,戴一副黑框眼镜,个子也不高,穿梭在人群中,可能根本不会引起人们注意。但这位长相普通的中国人,很幸运地进入了全球最好大学之一的耶鲁,并更加有幸地得到了与巴菲特齐名的传奇投资者大卫·史文森(DavidSwensen)的栽培。

张磊出生在河南驻马店,家境极其一般。在回忆起自己的出身和童年时,张磊非常坦然。他说道:“父母那代人没有我们这样好的机会,他们吃了不少苦,但总是乐观向上。”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利用暑假时间,在家边上的火车站摆上一排小凳子,把连环画和书租给候车旅客看,后来到了高中毕业时,他的生意扩大了,不仅转手倒卖杂志,还卖矿泉水、方便面以及腊肠等等。到上大学前,张磊已经赚得了800元的学费。

据说时至今日,张磊的生活仍很节俭。可见个人财富的积累与生活方式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值得一提的是,驻马店还是著名结构生物科学家、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的家乡,张磊和施一公也是师兄弟,这是令张磊感到自豪的。“施一公是我的中学校友。他是很好的榜样,鼓励我迈出人生的第一步,知道要努力。”张磊说道。

在本科从人民大学毕业后,张磊想到国外攻读研究生,于是报考了耶鲁大学,并获得了奖学金。他开玩笑说,申请耶鲁的唯一理由就是他们能够提供奖学金。不过,由于耶鲁仅提供一年的奖学金,而整个研究生学业要持续三年,因此张磊必须得找到工作。

对于初来乍到美国的中国学生来说,要在异国他乡找到一份实习并不容易,张磊的求职道路也并不顺利,很多面试仅通过一轮就杳无音信。就在绝望时,柳暗花明——他非常幸运地在耶鲁投资办公室找到了一份实习生的工作。

耶鲁投资办公室是掌管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机构,而该机构的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是被美国投资界奉为“教父级”的人物。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前董事长巴顿·毕格斯把他称为“和巴菲特一样伟大的投资人”。2009年2月,史文森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美国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委员。

史文森掌管耶鲁捐赠基金长达20多年。他掌管的这部分捐赠基金年均净收益率超过16%。而这位中国学生的到来在史文森身上产生了化学反应,这位传奇投资人非常欣赏张磊的真挚,并在他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投资潜质,于是教给他各种投资技巧。

2005年,张磊决心回国创业。史文森也是第一个支持他的人,还给了他创业的第一桶金——2000万美元资金,用于投资中国新兴公司。可以说史文森对张磊产生的影响力也是巨大的,张磊至今仍然奉行恩师的投资理念——坚持价值投资。

重仓中国

回到中国时,张磊就抱着“中国必将雄起”的信念。当时整个国家焕发勃勃生机,似乎每个人只要努力,都能成为亿万富翁,国内确实也涌现了众多朝气蓬勃的创业者与高科技创业公司,包括张磊最先押注的腾讯和京东。而这笔投资,也让张磊“一战成名”。

2005年,高瓴资本就购入腾讯股票。

当时腾讯最著名的产品是QQ,公司估值还不到20亿美元。而如今腾讯已经成为价值达200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高瓴资本依然持有腾讯的股份。对腾讯的押注,就连张磊自己都感到意外。他曾表示:“腾讯的股价当时实在太便宜了。”

2010年,高瓴资本以3亿美元投资了京东,成为当时国内的早期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中单笔投资投资金额最大的案子之一,高瓴也一度被人取笑“钱多人傻”。但这笔投资让高瓴今年减持京东时豪赚了38亿美元。

张磊透露,当时刘强东的融资需求只有7500万美元,但是张磊坚持要给他3亿美元。“要不就一分钱都不投,要投就投大的。”张磊解释道,“企业家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又低估了实际困难。因为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足够的钱在物流和供应链系统上是看不出来核心竞争力的。”

手握腾讯和京东,张磊开始发挥资本的效应。他看到了京东有很强的零售基因,但是移动电子商务不强;而腾讯方面当时刚刚收购了易迅,但马化腾从来没有处理过库存。张磊把两个公司拉到一起,各用一个词总结了它们的问题:移动VS库存。虽然双方以前互相打,但合作可以产生共赢。

经过两年多的研究策划,高瓴资本终于在2013年撮合了这起当时最大的电子商务交易。

2014年,京东与腾讯正式宣布联姻。京东收购腾讯QQ网购和拍拍网的权益、物流和资产;腾讯获得京东约15%的股份,并在京东IPO时以招股价认购额外5%的股份,腾讯总裁刘炽平进入京东董事会。京东IPO后,张磊的这个建议让腾讯的账面回报达数十亿美元。

当初2000万美元的投资投在了正确的方向,这使得高瓴资本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如今公司已经管理着600亿美元的资金。现在投资者对像京东和腾讯这样的公司的投资兴趣降了下来,张磊也在寻找新的投资前沿,但他始终坚持“重仓中国”。

张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重仓中国是高瓴资本一个长期的发展。中国腹地辽阔,在一二线城市发展之后,还有三四线城市,仍然充满了创业机会。中国不仅是企业家的宝地,也是价值投资者的天堂。”

高瓴资本目前已经成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就在上两个月,高瓴资本刚刚为其最新成立的私募股权基金筹集了创纪录的106亿美元资金。数据提供商PitchBook的数据显示,该基金的融资规模可能已经超过了KKR创下的93亿美元的纪录。

张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新基金将在医疗保健、消费者、科技和服务领域寻找投资机会,尤其重点关注亚洲市场。”他表示,通过新基金,高瓴资本将继续与创业者和管理团队密切合作,追求可持续的、长期的增长。

逆势投资

张磊说百度是连接人与信息,阿里是连接人与商品,腾讯是连接人与人。而现在“产业互联网”的大幕正在拉开,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被提上议程,这给了高瓴更大的发展机遇。

“高瓴可以说打响了产业互联网的第一枪。我们投资了百丽,让很多高科技赋能传统零售业,这就是标准的产业互联网的典范。”张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过去几年,十几万百丽员工在电商和互联网的冲击下也没有找到方向。我们收购以后,第一步是改变人的思考方式,不要再想它是传统企业。”

对百丽鞋业的投资是去年高瓴资本最引人注目的投资项目。去年4月,高瓴资本豪掷531亿港元控股“一代鞋王”百丽。用几十人的公司去管理一家12万人的公司,实属罕见。

在大多数投资者看来,传统零售业深受电商和虚拟商城的冲击,对百丽来说,前景尤其萧条,但张磊相信科技能够让这家传统领域公司新生,他对百丽抱有很大期待——比如百丽未来有可能计划将3D打印技术应用在鞋履领域,顾客可以去实体店铺进行初步试鞋,随后百丽将会线上提供私人定制服务。

张磊表示,百丽国际拥有1.3万家女鞋店和7000家运动服饰门店,合共2万家门店的零售企业可能是全球唯一。“从高瓴的角度看,百丽国际有很多宝藏。”张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瓴资本投过不少高科技公司、亚文化创新公司、互联网时尚公司,这些公司参观完百丽后都惊呆了,因为百丽做的这些事情,它们都做不了,太难了!”

张磊还称,高瓴资本做过估算,百丽国际的直营门店每日进店人数有600多万,按照互联网的概念,就是600万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即使是在互联网企业中都能排到前几名,而现今线上流量获取成本越来越贵,流量入口正从线上向线下转移,百丽的2万家直营店的线下流量入口尤其显得可贵。

历史上投资了大量高科技企业的高瓴资本,这些年投资了大量消费企业。除了“鞋王”百丽之外,高瓴资本还投资了江小白、良品铺子、孩子王、公牛插座和Peets咖啡等,可见张磊对扭转传统零售业颓势的戏码感兴趣,这也说明了中国最成功的科技投资者,如今也正把目光投向别处,寻找新的投资领域。

以良品铺子为例,在张磊的投资下,他们大量通过数据驱动搭建了全渠道会员体系,今年短期内,在有限的几个城市中做到60亿元的销售额。而Peets咖啡,则是用网红平台的形式,把咖啡制作的过程完全呈现给消费者,卖的是一种体验。

张磊说:“我们正看到中国企业家崛起,在跨国公司的发展相对缓慢时,中国企业家正快速赶超他们。美国公司可以从中国同行这里学到一两个经验,而中国企业必须学会跨越传统行业。”

其实对于传统零售业的投资,蓝月亮是高瓴资本早期投资的经典案例。2006年,当张磊首次见到蓝月亮的夫妻搭档创始人时,他们正在销售洗手液。几年后,他们给张磊打电话称开发出新型洗涤剂。当时大多数跨国公司都在中国销售洗衣粉,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消费者不愿意花更多钱买洗涤剂。但是张磊劝说蓝月亮公司扩大洗涤剂业务,并通过交换持股的方式迅速扩张。现在,蓝月亮已经成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品牌,能够与汰渍等国际品牌一争高下。高瓴资本还向格力、美的等传统制造企业押下赌注。

“我们的使命是改造、融合和赋能,还是让传统产业作为主角,我们去帮助它们成长。”张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也鼓励传统行业加大研发投入,比如现在一年投十几亿,以后一年投几十亿。在数字经济时代,互联网企业、传统和实体产业都要有开放心态。”

做时间的朋友

张磊说,价值投资在产业互联网时代,作为技术创新和实体经济之间的催化剂,将发挥重要作用。“不断地创造长期的价值,和时间做朋友才能弥合技术基础设施的鸿沟。”张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过去几年,高瓴资本还支持了生物科技公司百济神州走上药业巨头之路。张磊表示:“这是一个美国和中国科学家一起创业,美国基金和中国基金一起投资的例子。现在百济神州市值将近100亿美元,生物制药公司在4年内做到100亿是很罕见的,充分体现了人工智能、大数据生命科学的爆发力。”

张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创新已不仅仅局限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更是向生物医药、生命科学、新能源、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芯片、精密制造等广泛的领域渗透。而且,随着这些领域创新的产业化落地,传统产业与新技术融合加速,内部效率和对外服务能力将大大提升。”

从河南驻马店贩卖杂志的少年,到资本大鳄,张磊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变成了亿万富翁,堪称传奇。在他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充满着冒险精神和激情的心。张磊热衷于极限运动,经常在美国和欧洲等地滑雪。他曾前往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柳特赖德滑雪,并沿着直线滑下最陡峭的斜坡。

张磊也喜欢边体验生活,边考察公司。三年前,他在一次访问美国的行程中,与随从人员通过房屋租赁平台Airbnb挤入旧金山MissionDistrict一套三居室的住宅中,他还通过按需杂货店递送服务Instacart订水。在纽约停留的数天中,张磊等人都是通过GoogleExpress购买食物。

张磊经常强调的三个哲学观是“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也造就了他“低调寡言”的性格。而他对员工的要求是要保持好奇心、独立性与诚实。作为投资人,张磊认为,即使最成功的投资人,也要心胸坦荡,认识到自我局限,不可以名门正宗自居,必须认识到获得真理是一个学无止境、永远追求的过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