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家杂志社长何振红对话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何问西东

【吸收财讯】雷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特别崇拜这货,这个湖北佬牛逼!对话进行了两个半小时,对于外界争议的小米速度、饥饿营销、极致性价比、不超5%的硬件净利润率、生态体系、研发投入等敏感问题,雷军一一作了回应,还点评了华为、腾讯、阿里、联想等“友商”。他笃定,小米和他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足以写进中国百年商业史。独家对话雷军(上):你不懂小米 | 何问西东 对话 |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振红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雷军精彩观点

谈速度

对互联网企业和新经济企业,我有一个非常大的认知,那就是一定要高速成长。一个高速成长的公司,容易聚集资源,也容易抵御风险。我在做小米的时候,还是推崇要跑得足够快。

谈制造业

2016年我们遇到小米十年中的第一个坎儿,开始大规模补课,主要是补硬件的课。

我们提出要敬畏制造业,实际上是已经充分地认识到,在积累制造业经验的过程中,无论我们团队多优秀多聪明多勤奋,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之前大家低估了这个代价。

谈风口

我说“站在台风口,连猪都会飞”,是指一个巨大的成功背后,往往是大环境在起决定性作用,思考大的趋势和方向性问题很重要。这和马云说的“台风过后,摔死的都是猪”不矛盾,其实台风一停,人也会掉下来。

谈“友商”

我们的宗旨是希望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弄得多多的。良性竞争必不可少,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遵守商业规则、保持底线很重要。

“我已经差不多10年没有接受这样的深度采访了。”一落座,雷军就开玩笑说,希望这一次采访能管10年。

参加《中国企业家》杂志社35周年大型对话节目《何问西东》,他显然做了认真准备。

“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他试图拉直人们心中对小米的那一个个问号。对话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结束时已是晚上10点,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过去十年,雷军创立的小米和他一样高速运转,也被一次次放在聚光灯下,有高光尽欢,也有低谷沮丧。

十年小米,创造了中国商业史上许多的奇迹:成立四年估值突破450亿美元成为超级独角兽、仅用三年时间拿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宝座、创业九年成为最年轻的全球500强公司、创立不足十年营业收入破2000亿……

过去十年,小米也一直在争议中生长。它的互联网营销模式,它近乎疯狂的成长速度,它专注于极致性价比的产品理念,它宣称硬件综合净利率不超过5%的底线,它的生态体系,它的研发投入,一次次让其卷入舆论的漩涡。在这次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的长程对话中,雷军一一作了回应。

雷军坦陈小米在2016年遭遇的危机其实就是一次补课,尤其是补硬件制造的课,“如果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一味追求高速就很容易翻船”。

雷军还用“一家独一无二的公司”定义了小米,他认为很多人其实没看懂小米,“如果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可能更愿意用‘互联网+制造业’来形容小米,我们的初衷也是要用互联网来帮助制造业转型升级。”

“过去十年,最让我们自豪的就是小米的商业模式被充分验证了,而且小米推动了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如果要谈遗憾的话,我觉得我们十年前的梦想是做最好的手机,今天我们正在努力的路上,还有距离。”雷军坦言。

对于未来的5G+AIoT战场,雷军表示,小米比较庆幸的是布局很早,有一定的领先优势:在已连机的AIoT设备里,目前小米是全球第一,在AI领域小米在全球的第一阵营,在5G方面小米的动作也非常快。所以,在整个5G+AIoT的时代机遇里,小米的速度最快。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节,分上下篇刊出,此为上篇:

小米速度:逃过死亡螺旋的高速发展

何振红:小米刚刚发布了2019财年报告,在所有的数字中,您最满意的是什么?

雷军:小米交出了一份非常不错的成绩单。在这个财报里,让我激动的应该有几个数字:

第一个数字是,小米的收入规模首次突破了2000亿,达到2058亿人民币。作为一个成立不足十年的公司,我相信在商业史上也是一个奇迹;

第二个数字是,去年一年小米的研发投入是75亿人民币,预计今年会超过100亿人民币。静下来想一想,一家不到十年的创业公司,一年的研发投入到了75亿、100亿这个数量,其实也是很大规模了;

第三个数字是,去年我们在全球范围里面销售了近1.25亿部手机,在全球排第四。尤其在去年四季度,小米的增速超过了30%。在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整个市场下滑的时候,小米还能保持超过30%的增速,体现了小米极强的活力。

何振红: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数字?

雷军: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只有更高更远的目标。前不久正好小米十周年,我们做了大量的总结和回顾。小米过去的这十年,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十年。当然,如果要说遗憾的话,我觉得也有不少的遗憾。

十年前,我们刚创办小米时,就有一个很夸张的梦想——希望能做全球最好的手机,以一半的价钱卖给消费者,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这个梦想还是挺大的。十年过去了,我们依然还在为这个目标奋斗。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2010年4月6日,小米在银谷大厦807室开业。小米开工第一天,初创团队喝了一碗小米粥正式开工。

何振红:回头来看这十年,围绕小米有几个关键词,一个是“快公司”,像您刚才也提到,小米十年就到了2000多亿的销售收入;此外,小米在成立四年的时候成为了超级独角兽,估值达到450亿美金。这一系列数据都说明小米成长得很快。您怎么评价小米速度?在它的发展过程中,速度是不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

雷军:小米的发展速度,可能会让我自己都觉得快得晕头转向,各个业务发展的速度的确令人瞠目结舌。

小米是2010年创办的,2011年年底开始做业务,2012年第一个完整产品的销售额超过了100亿人民币,2013年以后我们的营业收入就过了100亿美元,并且很快突破了1000亿人民币,随后又突破了2000亿人民币。这样的速度,前无古人。

在这个过程之中,其实我们没有想过速度的快与慢,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坚持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是不是真正满足了用户需求?是不是真的做出了用户想要的产品?小米十年,是把用户、产品、技术摆在第一位的十年。

这十年中,2012年到2014年是小米第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但2014年、2015年、2016年这三年的营收其实都在700多亿,我们停了两年。从2017年开始,小米又重新开始高速成长。

通过小米十年发展发现,往往我们的基础踏实了,产品好了,业务节奏顺了,就可以换来高速的成长。对互联网企业和新经济企业,我自己有一个非常大的认知,那就是一定需要高速成长。一个高速成长的公司,容易聚集资源,也容易抵御风险。其实你跑得快,风险往往就会降低了;速度一旦降低,所有的问题都会出来。所以,我自己在做小米的时候,还是推崇要跑得足够快。

何振红:小米在2016年出现了一些停滞,有人当时评价,小米太快了,把自己的节奏给弄乱了,再过五年小米可能就消失了。那个时候您会不会意识到,太快的速度还是给小米带来了一些困扰?

雷军:一家创业公司在成长过程中,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总体方向上,我还是觉得快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个快一定要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其实在发展速度如此之快的前提下,小米总体来说还是非常稳健的,这十年里,几乎没有出现大的风险。

2015年、2016年,我们遇到小米十年中的第一个大坎儿,但当时我们的业绩还是保持了持续成长,而且还维持了盈利能力,这可能会让大家比较惊讶。小米业务的复杂度,比一般的创业公司可能高了两个数量级,这跟我们团队的经验,以及对于风险的管控密不可分。

小米整个创始团队非常有经验,在创办小米的时候,平均年龄都在40岁上下,而且基本都在各家公司里是高级管理者,所以才能在这么大规模、这么高速度发展的情况下,还能风险可控。

当时,我们是在降低内外部的预期,大家希望永远高速成长,但翻起船来就会很可怕。所以在2016年年初,我们主动减速,因为如果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一味追求高速就很容易翻船。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何振红表示,从海外收入占比来看,小米已经成长为一家跨国公司。雷军认为,小米是一群做软件和互联网为主的人,干了一个“铁人三项”的活。

何振红:后来我们很快就看到了小米的逆转。您说过,手机行业有一个死亡螺旋,如果销售收入下来,出货量下来了,就很难再起来,我们看到有一些公司因此而倒下,但小米很快就回来了。走过死亡螺旋,对创新和工业制造,您有一些什么新的看法吗?

雷军:小米的核心商业模式,是互联网+制造业。我们提的“铁人三项”就是软件+硬件+互联网。其实我们所处的行业和我们要做的事情,都是全天下最难的事情,因为软件、硬件和互联网,意味着不同的人才、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做事方式,要在一个公司里完美结合,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些非常优秀的硬件公司,软件做得不扎实;非常优秀的软件公司,你看他做硬件会在旁边干着急。这也说明小米这件事情的难度。很多人低估了软件+硬件+互联网的难度。本质上,小米是一群做软件和互联网为主的人,干了一个“铁人三项”的活。

在2016年我们提出了要敬畏制造业,实际上是我们已经充分地认知,在积累制造业经验的过程中,无论我们团队多优秀多聪明多勤奋,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之前可能大家低估了这个代价。所以,整个2016年我们都在强调夯实基础,大规模补课,主要就是补硬件的课。

从哪几个角度补课?怎么补?小米在那个时候还是非常冷静,提了三个方向:第一个是创新,创新是解决问题比较好的方法;第二个是品质;第三个是交付。很多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会想出奇招,“以奇胜,以正合”,我们的基础一定要夯实才行。

小米创立早期老是供不应求,消费者老觉得我们故意饥饿营销,其实是我们能力不足。2016年我们才学会“交付”这个词,之前连供不上货这个问题是什么都搞不清楚,2016年才知道供不上货本身是交付问题。

2016年我们把问题搞清楚了,专项解决创新、品质和交付三个问题。这个过程惊心动魄,但是比较庆幸的是,小米还是有良好的基础,我们用了一两年时间,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三个核心问题,迅速重新恢复高速成长。

小米模式:一条鲶鱼搅动各行各业

何振红:在小米的发展历程中间,第一个十年算是一个什么样的节点?小米创造了很多的奇迹,最让您得意的是什么?您有没有什么遗憾?

雷军:小米过去的十年肯定是创造奇迹的十年,最让我们自豪的就是小米的商业模式被充分验证了,而且小米推动了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如果要谈遗憾的话,我觉得我们十年前的梦想是做最好的手机,今天我们正在努力的路上,还有距离。但我认为未来十年,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做世界最好的产品的。

何振红:您有句话非常有名,“站在台风口,连猪都会飞”,也有人有不同的理解,包括马云就说过,“台风过后,摔死的都是猪”,您怎么看?

雷军:这句话我想表达的意思,跟大家理解的不一样。

我想表达的第一层意思,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背后,其实是大环境或者说“台风口”起了决定性作用。很多人觉得是自己改变了世界、创造了历史,其实是那个时间点的大环境很重要。如果你不在一个正确的时间点做事情的话,其实是很难成功的。对于每个创业者来说,我觉得看风向、看大势、做正确的事情是非常关键的,要花足够的精力来思考大的趋势和方向性的问题。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第二层意思,我在跟他们开玩笑,其实说我是猪,我没有大家那么聪明,我们认真把事情做好。这一点也很重要,就是极端的务实。

这个跟马云讲的不矛盾,其实台风一停,人也会掉下来,对吧?

何振红:一直听您在说要和用户做朋友,我们再看看小米的朋友圈,友商有可能成为您的朋友吗?

雷军:小米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公司,有些友商六七次来到小米学习和拜访,我们都非常热情地接待。中国企业只有抱团,良性竞争,才有机会在全球更大规模地成长。良性竞争必不可少,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

小米认为,遵守商业规则、保持底线很重要。小米有一个非常透明、向上、健康的企业文化,我们的宗旨是希望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朋友弄得多多的,小米坚持广结善缘,这也是我们在很多事情上的包容度都特别大的原因。

我们创办小米有一个很宏大的目标,就是不仅仅是把小米做成功,还要推动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所以帮助友商进步也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也做插线板,但公牛进步了,我也发自内心高兴。

何振红:就像鲶鱼去搅了一下各行各业?

雷军:小米就是做一条鲶鱼。其实插线板只是个例子,我们做很多产品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推动行业发展。传统制造业转型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小米就像鲶鱼一样,推动了各行各业的进步和发展。这么一搅和,你看手机行业全部进步了;再一搅和,各行各业,连插线板都在进步中。

我挺欣喜的是,我们搅动了100个垂直行业,各行各业都在蓬勃发展。总体来说,中国制造业是不是进步了,消费者是不是可以买到更好的产品,是我们最关心的。

何振红:您的骄傲是不是除了小米做成功了以外,还包括它能带动中国很多的制造业也成功了?

雷军:我曾经不觉得小米做成功了是我的骄傲,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进步才是我的骄傲,至于小米做不做得成功并不是必备条件。后来我发现这一点是错的。因为如果小米不成功,大家会觉得这个模式也不成功,导致大家学完你、抄完你,连句谢谢都不说。并不是所有人的道德标准都那么高,它们一边学你,一边踩你,我们经常说“拿走不谢”。

何振红:拿走不谢,您也无所谓?

雷军:无所谓。但是我们一定要把小米做成功,因为把小米做成功,才能充分证明小米模式的强大和伟大之处;小米做成功了,才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向小米学习,否则我们一输,他们会说,这个东西绝对是出来骗人的。

我经常说,时间是小米的朋友,你可能需要一点时间,需要一点耐心才能看懂小米。其实这句话也是说给我们自己听的,我们自己也要有耐心,因为改变别人的观念还是挺复杂的一件事情,也需要耐心和时间。

何振红:其实真正了解小米的人非常少,小米的内在逻辑到底是怎么样的?

雷军:小米的故事挺复杂的,虽然我们讲了十年,但听懂的人不是很多。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小米的故事具备了颠覆性,它会挑战很多认知。小米其实是一家独一无二的公司,它的商业模式具备非常强的颠覆性,它推动了很多观念的普及,而且也做了非常多的事情,浓缩在十年时间里。

很多人可能看到的都是小米做得不足的地方,我无意辩解,但大家不妨试着想一想,小米做得好的地方。小米被比较的对手全是世界上最好的公司,你动不动就问我,你的手机做得怎么不能比苹果好?我说可以,苹果公司都1万亿美元市值了;还有人问,你为什么不能比华为好?华为都干了三十几年了。

即便在这么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小米还能保持30%的增速,而对手的增速已经停下来了。面对这样的对手,小米没垮,而且还能增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小米内在的强大。所以我觉得理解小米需要一点点耐心。

小米的巨大创新在于它找到了一个商业模式,解决了一个世界级的难题。这个难题是什么?是小米希望把所有硬件都做到最好,同时希望卖一半的价钱。其实这个事情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因为好的东西它的成本必然高,你却只要卖别人一半的价钱,你的公司怎么生存?

何振红:小米说过硬件利润率不超过5%,但是我们也看到,小米10的定价已经比较高了,所以也有很多人问,小米是不是要丢弃性价比?是不是也因为有利润的压力?小米现在是不是也在开始要去追求一些利润,可以支撑未来的发展,包括研发、人才等方面的支出建设?

雷军:小米永久性承诺每年在硬件上的净利率不超过5%,这个是用董事会文件来向所有消费者承诺的,而且是永久有效的。另外,可能很多消费者对性价比这个词不太理解。性价比不是便宜,是同等性能价格最好,同等价钱东西最好。

雷军: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

小米10是小米冲击高端旗舰市场的第一款手机,两个多月前发布,到今天来看非常受欢迎,在网上被消费者评价得非常高,在5000元档的手机里,小米10特别好,这说明性价比不等于便宜。

我们为什么把Redmi和小米分开?因为小米成立以来一直有一群追求极致性价比的铁粉相伴,所以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拆出Redmi,守住我们的基本盘,即极致性价比,而小米品牌则会在性价比的基础上追求极致的体验。

何振红:所谓极致性价比,是不是就是价格不太高?

雷军:也不能这么讲,因为Redmi最贵的手机也做到了4000多元。它会在每一个功能选择上,仔细推敲它的性价比够不够。今天小米在做高端的时候,因为有很多体验没法感受,没法量化,只能凭感受,所以有一些人会问,小米怎么越卖越贵?结果发现小米10还是性价比最高的手机。

持续的性价比其实是一种能力,认为小米是在打价格战的是对小米最大的误解,小米的本质是把商业效率摆在第一,只有具备超高的效益、永恒的效率,才能保持永恒的性价比。

何振红:您去追求极致体验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品牌的溢价?

雷军:我们坚持着跟别人不一样的价值观。我们还是认为,品牌就是消费者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不会谈什么品牌溢价,我们也不会说同样的东西越卖越贵,这是我们摒弃的,也是小米跟所有其他公司想法不一样的地方。同样的产品,我们总是希望做得越来越便宜,不是因为消费者越信任我,我就刀子越狠,直到有一天砍不动为止。这是传统消费电子的习惯,小米不会走这样的路。



相关推荐